旺角彌敦道屬禁制令影響範圍,週二清晨仍有佔領者在清涼天氣下露宿佔領,並揚言留守到最後一刻。(羅國輝攝) 

新聞追蹤

禁制令變相清場 佔領者打游擊重佔

Ads by Google

捱過催淚彈,毋懼警棍扑頭及黑社會挑機,佔領者最新的挑戰是來自法庭。本週一高等法院罕有頒下命令,特別提到若執達吏清除旺角及中信大廈路障時遇到阻撓,警方有權作出拘捕,儼如替清場行動開綠燈。
不過禁制令無法禁制人心,有佔領者坦言,會將路障或帳篷移出禁制令覆蓋的區域並繼續佔領,亦有人表明會轉戰其他未被禁制的街道,聲言政府無實質回應真普選,佔領必定持續下去。
另一針對夏愨道雨傘革命大本營的禁制令將於下週一審理,有份給予法律意見的立法會議員何俊仁已打定輸數,但表明盡力上訴,又質疑梁振英與警方借助法庭道德權威是逃避責任,形容禁制令只是將佔領區「唧去第二度」,無法根治問題。

 


Vintonius負責看管中信大廈門外鐵馬,並透露佔領者之間已達成共識,若執達吏清場不會硬碰。(郭永強攝) 

繼高等法院頒下旺角及中信大廈的禁制令,冠忠巴士集團及其聯營公司申請臨時禁制令,要求開通夏愨道等「心臟」路段,亦是首次有禁制令針對夏愨道的佔領大本營。
案件本週二聆訊,代表冠忠的資深大律師陳志海指,受佔中影響,冠忠的校巴及旅遊巴服務受延誤,另一代表律師謝偉俊在庭外補充,他們收到百多封家長來信,子女需要提早一個半小時,於凌晨四時起床上學,認為佔中令他們日益困擾。
有「長洲覆核王」之稱的郭卓堅獲法援參與訴訟,其代表大律師潘熙反駁指,普通市民亦因佔中而受到影響,不同意冠忠比市民蒙受更大損失,反對冠忠提出訴訟。法官批准郭卓堅本週五補交誓章,有關禁制令申請下週一再訊。

已商討應變計劃


高等法院法官區慶祥在判辭中強調,鑑於上次執達吏清除路障受阻,警方將介入提供協助,圖為上月二十一日示威者拒接法庭命令。(翁少陽攝) 

細看禁制令覆蓋的範圍,雖未有威脅「大台」及「自修室」等核心位置,但有關路段上仍有多個帳篷及物資站等。記者週一晚走訪受禁制令影響的佔領區,留守紅棉路天橋底物資站的阿 Dee指,他們的取態沒有改變,認為公民抗命已經是違法,學生一日未離開仍會繼續留守。「承擔唔到嘅咪向後退,承擔到嘅咪繼續堅守囉,呢個都係我哋一貫嘅原則嚟。我自己就有包袱,所以我自己就會去第二個地方。」
阿 Dee透露,佔領者一直有商討清場的應變計劃,亦已計劃好撤離路線,他指禁制令講明警察可直接介入清場,加重了參與運動成本。「但我覺得佢哋呢個做法,更加令我哋團結囉,因為去到呢個位,佔領街道未必比佔領人心重要,所以最緊要大家現在有士氣、目標一致。」
修讀電腦工程的呂同學,留守大會堂停車場對出的物資站,同樣屬於禁制令範圍,他指各人都會繼續留在原地,又認為政府改用司法程序,利用佔中與反佔中人士的對抗立場作清場藉口。「呢個方法係咪可以解決件事呢?我就不敢苟同喇!始終我哋知道初初嚟嘅目的係咩,唔會達唔到目的就走。」

強調警方可介入


法庭延長禁制令,並授權執達吏清除路障,一班運輸業團體在法院歡呼慶祝。(莫智謙攝) 

夏愨道的禁制令審訊未有結果,但早前的士小巴團體以及中信大廈業主,申請禁止佔領旺角和金鐘部分路段,高等法院法官區慶祥本週一頒下長達五十四頁的判辭,決定延長有關禁制令。
法官在判辭中強調,本案並非處理政治問題,但法治是香港重要的基石,如有人認為法庭作出錯誤裁決,應先遵守禁令,然後循法律途徑挑戰。對於佔中發起人之一戴耀廷及學聯早前曾發出聲明,佔領者最終若願意承擔法律責任,無損法治精神。法官在判辭中不點名批評,這些訊息都是錯誤並誤導公眾。
法官特別指出,阻礙執達吏執行職務,乃刑事藐視法庭,可判監禁。但鑑於大批佔領人士沒有遵守早前的臨時禁制令,他預計情況將會持續,佔領者亦會阻止執達吏清場,並質疑警方是否有權拘捕示威者,因此法庭除授權執達吏協助原告清除路障,亦可要求警方協助,警方可拘捕懷疑阻礙執達吏工作的人,被捕人士將盡快帶上法庭。

未見過這樣的禁令

有份就夏愨道禁制令給予法律意見的立法會議員何俊仁,看過判辭後形容,高等法院頒下的禁制令非常罕有,在他律師生涯中從未見過,不但強調警方有權拘捕違令人士,更可以無需確認對方身份及預先申請下,將有關人士帶到法庭。「咁以往帶(違令人士)返嚟法庭,通常要去法庭申請,話某個人違反禁制令,但今次牽涉太多人,又不具名,所以好罕有地俾一個命令,就算唔知乜嘢名,就帶咗返嚟先。」
事實上,佔領街道本身已有機會觸犯非法集結罪,過往案例一般只判罰款或守行為。但干犯屬刑事的藐視法庭罪,由於屬普通法罪行,故無特定最高刑罰,視乎處理案件的法院級別。何俊仁透露,後者刑罰可輕亦可重,但很大機會判處監禁,佔領者要有心理準備。
何俊仁認為禁制令雖然會嚇怕部分佔領者,但當權者若以為倚靠法庭權威便可解決問題是太天真,因警方早前清場已顯示,示威者可在不同時間不同地點打游擊佔領。「警察點解唔肯執法呢,唔係一定清唔到,而係驚復活,驚啲人唧咗去第二度。」
不過,有消息指警方已鐵定透過執行法庭命令的契機,進行小規模清場,警方聯同律政司及執達吏三方已進行商討,初步定於週四開始清除禁制令範圍內的路障。署理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及袁國強會見傳媒時強調,法庭判辭清楚授權警方,有需要時可以採取拘捕行動,律政司會同警方配合,給予相關法律意見。


的士及小巴團體上月底曾自行清場,雖成功清走部分路障,但不久後又有示威者重新搭建,繼續佔領。(《蘋果日報》圖片)

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回應法庭禁制令,指梁振英政府是以司法手段進行政治任務,無法徹底解決問題。(江永健攝) 

範圍有限人力無限

禁制令變清場令,週二早上記者在中信大廈外視察,大廈保安員表示未收到何時移除障礙物的通知,但指出有留守者在延長禁制令發出後,已把部分營帳搬開。現場所見,中信大廈添美道出口只餘兩重鐵馬,以膠索帶及保鮮紙捆綁鞏固,龍匯道緊急車路位置,更只餘一重鐵馬。
自九月廿七日開始在金鐘留守的 Vintonius,一直與其他示威者跟進中信大廈外鐵馬及防守安排。他表示鐵馬組及附近示威者已達共識,不會違反禁制令,會開通中信外的緊急車輛通道,「公民抗命並非違反所有法律,只係會選擇性去犯一啲不公義嘅法律。我哋係基於人道考慮,唔希望今次運動有任何人受傷,所以決定開放番緊急車路。」對於會否在其他地方重置鐵馬,以及是否擔心「清場令」,他表示寧願將心力放在爭取真普選,「而家清場嘅成數一日比一日高,我哋唔再諗幾時清場,而係幾時先爭取到真普選。」
旺角彌敦道的佔領者同樣表示未有計劃即時撤離,三十三歲的教育工作者阿德自十月三日起便留守旺角至今,他尊重法院裁決,但會與其他旺角戰友商議,或改為佔領其他地點,「佢哋(申請禁制令)範圍有限,我哋人力無限,但我哋人無咗,想去第二度就難,其實彌敦道好長嘅。」
學聯秘書長周永康重申,參與運動人士都在公民抗命,相信會衡量自己能否承受違反禁制令後果,他認為有關決定是在輿論上施壓,「基本上大家都係覺得佢係用司法手段,去幫佢達成政治任務啫。」他稱暫時未見到有人離開禁制令範圍的趨勢,相信大家仍然會堅守原地。


金鐘佔領區 

旺角佔領區 

撰文:李穎欣、馮普賢、袁慧妍、林璐菁
插圖:劉志誠
mailto:news@nextmedia.com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