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次雨傘運動,有不少世代之爭的論述,但終歸還是對權威的挑戰,和對個人的特殊和唯人的彰顯。(羅國輝攝) 

壹擋專政

由民族共和 走到後現代個人主義( 2014/11/13)

Ads by Google

政治,是分配社會資源的方法之一。傳統家庭,資源分配可以按照家長的喜好;傳子不傳女、傳嫡不傳庶、又或者孻仔孻心肝等,只要是私有財產,家庭糾紛不涉公眾利益。但「家天下」的封建社會,將兩者混為一談,封建也變成了不平等的代表符號。

 

共和政制,正本清源,其實就是要破除封建家族政治對社會的影響,希望讓有能者領導而提出的理想。簡而言之,就是要天下為公。可是,怎樣實踐?歷史以千百年的時間進行了不少實驗。中國歷史,局部取締的方案,就是開科取士,選賢與能,不拘一格。可惜,不完全的模式逃避不了權力腐化的詛咒,上樑不正下樑歪,許多王朝過不了一世紀,權力結構又回到了封建世襲的狀況,這是為何中國歷史過去兩千多年的周期,沒有最差,只有更差。
孫中山在清王朝被取締後,提出的有中國特色的共和體,有五權分立,在三權以外,還開了監察院和考試院,可以說是一種進步構想;只可惜從來都沒有真正得到貫徹。說到底,政治制度的結構,除了反映良好的主觀意願,最終決定成功與否,還是離不開集體的意識認知。
五權憲制最大盲點在於錯誤相信可以創造一個萬能的政府,照顧四萬萬人一切所需,也就是三民主義構想中的集權思想。民國敗走,只留下了對民族和集權的迷信。過了幾十年,台灣人終於有民主選舉政黨輪替。坦白講,在政治自由和思想開放方面,台灣絕對勝過大陸,甚至優於香港,但在施政效率和人才質素,究竟台灣有沒有異常突出的表現,則屬見仁見智。不少在港台兩地有豐富經驗的朋友,對港台施政優劣,仍有爭議,保守的說法,就是橙和蘋果不可相提並論。

 

歷史上另一次共和實驗,是美國獨立革命。 1783年美國立國,原意是廢英王,但也要實際考量地區自主,團結一致。高舉美國憲法精神的組織如茶黨,至今仍然緊守權力下放的核心精神。近年州政府和聯邦政府的角力,如奧巴馬醫改,許多州政府不是愛理不理,就是索性將案件拿到最高法院,來一次司法覆核。
聯邦,是中共一黨專政的禁忌。權力一放,就等於打破一黨專政。香港的高度自治,同樣也是困惑着中國共產黨,究竟在這個城市扮演一個怎樣的角色?假如說中共只是有符號上的統治權,像英聯邦地區對英王的精神效忠,結果還是較易處理。可是,香港又確實有不少民族主義者,將中共統治和民族自尊結合,令問題變得更複雜。
後現代的社會,人對傳統社會制度提出挑戰;家庭、民族、國家等,都失去了往昔的威權。今次雨傘運動,有不少世代之爭的論述,但終歸還是對權威的挑戰,和對個人的特殊和唯人的彰顯。作為個人主義者,我應該對這場運動義無反顧的支持,而我也實在被不少雨傘運動的藝術作品震撼感動,可是,對其單一集權政治主張的矛盾,我卻無法認同。究竟在個人主義抬頭的世代,政制應該如何建構,下篇續談。
(政治問題政治解決系列,之二)

 

李兆富
公共事務顧問及時事評論員,自由市場智庫獅子山學會創會成員。
作者 Facebook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LeeSimon.hk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