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老有話兒 蔣志光

以娛樂圈藝人來說,蔣志光是一個寡言的人。入行二十多年來,只做過四次雜誌訪問,這是第四次。「我不太喜歡曝光,而且我覺得做訪問好花精神。」因為回答每一條問題,他都要先認真地思考好一陣子。

Ads by Google

「我是比較堅持原則,對一些做人做事的細節,也看得比較重。」從前的他甚至連劇集宣傳,亦是九成不出席,就算現身也只會企埋一邊。此所以蔣志光向來都有娛樂圈隱士高人之稱。今次之所以願意現身,首要原因是畀面王祖藍。「祖藍在《老表,你好hea!》中,以高音這個角色給我很多發揮,我覺得今次有責任出來幫他做宣傳。」歌星出身的他,在劇中一展歌喉唱了兩分鐘〈愛是永恒〉即引來網民熱評如潮,與好拍檔韋綺珊扮夫妻,合唱經典〈相逢何必曾相識〉,更相信會成為劇中高潮所在。這二個願意做訪問的原因,相信亦是最重要的一個,皆因今次「沉默的蔣老師」,真的有說話想講。「今次訪問是我這麼多年來,第一次會直截了當、隨心所想地講說話,這是我從現在的年輕人中學來的。」無綫藝員中,會被後輩們稱呼為「老師」的,就只有劉江和蔣志光,皆因他們是真的會在拍劇工作過程中,開口提點後生仔的前輩。曾經說過「香港樂壇已死」,也認同黃家駒:「香港沒有樂壇,只有娛樂圈」,更狠心退下歌星之路,變身電視台「綠葉」廿年。「我曾經想過,應該會是這樣隱沒一生。」今天卻在新一代「後生仔」身上,看到希望。「我見到希望,人世間原來不經過冬天,春天不會再來,總要捱過黑夜至會見到黎明。」蔣老師說,現在正是要向香港「後生仔」學習的時候。

蔣志光早幾年已被高登仔封為神人,網上有大量他的改圖。這句「香港樂壇就是垃圾」本是《情人眼裏高一D》中的對白,卻被網友當成是蔣志光評論樂壇的神句。

時代在變

蔣志光說他的人生,見過很多世間險惡,慎言地做隱形人,是他自小學到的生存技能。

未正式入行做歌星前,做過夜總會樂師、駐場歌手、在廟街開檔唱歌,更錄過超過三百首口水歌,扮林子祥、羅文、鄭少秋的唱腔出錄唱帶,世面見得多,唱歌的技巧更早已是爐火純青。

因〈相逢何必曾相識〉名噪一時,只是無以為繼,毅然退出,轉而入電視台拍劇廿年,乃「綠葉王」之一,一晚三套劇集套套有份演出,也已經不是甚麼特別事。

淡泊名利,直言自己「雖然未搵過大錢,但亦沒有輸過甚麼」,只想繼續「日日食茶餐廳,過自己喜歡的生活」,也不太願意談論自己的往事,想不到這樣的人生,竟然變成了電視劇情。

《老表,你好hea!》,高音一角其實是蔣志光的人生寫照。

「某程度上,《老表》中的高音就是反映我,曾經風光過,之後心灰意冷,寧願去殯儀館做樂師都不想再唱歌,劇中把香港樂壇的興衰史,都濃縮在這個角色之中,但這既是我,也不完全是,只是以〈相逢何必曾相識〉一首歌連起來。」

最初他其實不太想演,皆因他一直堅持「演員不可以做 自己」的原則。

「若果要我做蔣志光的話,我是不會演的,但演戲就冇所謂,我也主動提出不如找韋綺珊演我老婆吧!橫掂要唱〈相逢〉,咁梗係要搵佢唱啦!」

最讓蔣志光感到開心的,卻不是能夠與老朋友敍舊,而是在一班年輕人身上得到新的活力。

「近來我看到香港的後生仔活力十分強,而且很聰明,創作力高、靈活性和對理想的堅持都是我以前未見過的。單講音樂的話,現在年輕人的接受程度,比廿年前高了很多,當年我覺得樂壇已死,不再做音樂,但現在看到,世界似乎是真的變了。」

就連說話態度的改變,也是從年輕人的一份直率中學來。

與老拍檔韋綺珊再合作,拍劇之餘再唱經典金曲。

一份堅持

在娛樂圈打滾了廿多年,有些事卻不是說變就變的,對蔣志光來說,個人的原則和名譽,比任何名氣、利益都重要得多。

「自從真真正正信主之後,我已經沒有興趣爭名逐利,拍劇演戲是我的生活和工作,但我從來不會去爭。」

作為虔誠基督徒,他有一份徹底的堅持。

「我不裝香、不切燒豬,開鏡儀式我只會企埋一邊,廿幾年來都是這樣的,在這件事上沒有妥協,這些細節位我睇得好重。」

據說很多年前,曾經有高層找他做男主角,但一定要他上香拜神。

「是曾經有監製叫我做男主角,我覺得自己未夠班所以拒絕了。如果話畀個男主角我,但要我上香拜神的話,抱歉喇!我寧願不做男主角。」

從蔣志光臉上,我看到原則和堅持,並沒有一點兒的虛假成分。

「這麼多年來,開鏡不裝香也是平平安安的過,我只不過隱藏自己,企埋一邊,又冇阻到人,就連宣傳活動,我通常都不去的,根本不想麻煩。」

或許,真的不能以一個普通娛樂圈藝人的想法去看蔣志光,皆因他真的是高人, 所謂「大隱隱於市」,他是更進一步隱在娛樂圈。

「我只是不追求物質名利,做到能夠買書給兒子、買書給自己不會手軟,我已經無求。」

 

拍了廿多年劇,時裝古裝甚麼角色都做過,但蔣志光從來未裝過香。「咪又係平平安安!」

不再相逢

作為七十後的我,認識蔣志光除了《逃學威龍2》之外,〈相逢何必曾相識〉絕對是我們的經典,更是不可磨滅的回憶之一,當年每去一次卡拉OK,這首歌最少都要出現十次或以上。「我知道,〈相逢〉是一個經典,這首歌與很多人的人生記憶連在一起,不能改。」

對於蔣志光來說,這首歌是人生轉捩點,既是轉好,但也轉了去另一個方向。

「因為這首歌,搵到的錢讓我有兩年時間,可以輕鬆地做自己喜歡的事,但之後就有壓力,不斷被要求再重複創作,要再造出同樣的歌。當年我退出樂壇,最主要原因就是我真的再寫不出,就趁勢入無綫拍劇。」

《逃學威龍2》中的史老師,讓蔣志光長期成為搞笑角色的必然選擇。「我花了十年才搣甩這個印象,轉型做其他角色。」

音樂創作停了廿年,卻讓他可以休養生息,不用去應付銷量,真正自由地思考喜歡的音樂。

「當年我覺得『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是夾硬填落首歌的,每次聽我都好唔舒服,只因是白居易的詩,好多人識所以冇人覺得有問題。」

又是因為現在的年輕人,讓蔣志光終於打開了這個心結。

「我看到年輕人的靈活,其實音樂有甚麼不可以?只要唱的人開心,聽的人有共鳴,就算廣東話填入歌詞再怪,都已經不是問題。」

我相信,這亦是為甚麼蔣志光說,事隔廿多年後,他終於再有決心創作音樂的主要原因。

「我o依家每次行過中環、尖沙咀,見到年輕人在街頭唱歌,都好有衝動走去和他們一起唱。哈哈哈!」

當年經典,一九九○年〈相逢何必曾相識〉,蔣志光作曲填詞兼主唱,乃香港第一代經典K歌。

神隱志光

蔣志光是一個極度保護自己個人私隱和家人的藝人,這亦是為甚麼他一直不願意做訪問的原因。

「做雜誌訪問是一件很冒險的事,因為支筆在其他人手,不能保證會怎樣寫。」

我與蔣志光未見過面,約他前不少行家都告訴我:「他不做訪問的。」

這次之所以願意出來,還有另一個原因,就是他事先竟然走去起了我底。

「你找我之後,我去問過幾個人,是誰就不說了(藝人嗎?是),他們都說你是『nice guy』,所以我才會應承做訪問。」

就算這樣,有很多事,蔣志光其實仍然不太願意說。

例如網上所有關於他年齡和出生日期的資料,全部都是錯的。

「我根本從來沒有講過我的年紀或出生日期。」

太太和兒子的事,亦從來不願多講。

「兒子的朋友和同學,都不知道他的爸爸是蔣志光。」

舊事可以不說的,也盡量少說。

蔣志光在一九八九年原來擔正拍過老麥廣告,開開心心唱廣告歌的同時,其實正在諗緊移民。

「我是一個盡力向前看,不會回憶從前的人。」

他更直言自己不是一個網中人。

「我沒有fb、也沒有微博,不論是真名或是假名的都沒有。」

果然無負隱士之名。

「隱士?我係,向來我都是『潛水』的。要曝光來想點先?想大紅大紫做天王巨星?我唔想喎!咁我何必要幫自己來賣廣告?」

說到廣告,其實蔣志光都曾經拍過,更由此自爆了一個小秘密。

「拍這個廣告的同一年,我其實正考慮移民,當時諗若之後出的唱片,唔掂的話就即刻走。」

誰知第二年出的〈相逢何必曾相識〉熱爆香港,移民念頭就此打消。

到現在兒子都已是大學生,更沒有任何移民的想法。

「現在年輕一代非常叻,我在他們眼中睇到新的希望。」

蔣志光還是這樣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vb4life 的頭像
tvb4life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