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壹流

我波士好 Nice

Ads by Google

你怎形容波士,可反映你在公司的前途。如果形容是 nice,你面對巨大限制,應設法改變情況,不能改變的話,應離開這崗位。波士在你心目中的形象可以是叻人、決斷、爽快、市儈、仆街等林林總總形容詞,而你選擇用 nice,我可肯定你不應繼續追隨這波士。 Nice波士四處可見,這些人共通點是害怕衝突,開口埋口都是「和諧」、「正能量」、「一家人」等企管廢話。

衝突源自不同意見,人擁有不同意見,是正常情況,因此衝突時時刻刻存在。處理衝突不一定動武或嗌交,有好多其他方法,不過避開衝突肯定不是方法。 Nice波士致力成為好好先生,受眾人愛戴,平日午飯時前呼後擁,生日時大伙兒圍着切蛋糕,便是 nice波士的舒適地帶。 Nice波士最計較是下屬是否喜歡他。你追隨計較自己是否被視為 nice的波士,我的看法是,大鑊!
二十一世紀,辦公室危險人物不再是青筋暴現,大呼大喝的野蠻波士,這類人數目愈來愈少,取而代之是 nice波士。對, nice波士是新一代企管危險人物。這種 nice感覺是假象,不能持續下去,受不起現實挑戰。衝突無處不在,因為觀點總有不同,和諧多數是假或短暫的感覺。全世界政治最和諧地方,是北韓,但所有人都知道,這種和諧是以威嚇製造出來,和諧內裡是被壓抑的衝突。衝突不一定是壞事,各持己見,據理力爭,以文明方式逐步解決衝突,代表進步泉源。解決衝突不一定是一個 nice的過程,過程中或有人自尊受損,過程或者暴露人性醜惡,着意維護一個 nice的氣氛,可能根本解決不到衝突。 Nice波士很快露底,因為辦公室布滿衝突,和諧內裡是活火山。
不肯面對衝突的企管人,得不到別人尊敬,特別是下屬。在辦公室, nice的同義詞是「怕事」和「縮骨」。其實,日常工作中,波士作用可有可無,下屬知道自己的崗位和工作範圍,各自做事,不須波士特別照顧,最需要波士的時候,是衝突場面,而 nice波士偏偏在最需要的時刻隱形。最常見衝突源頭是,跟其他部門爭拗、或跟大老闆爭資源、或跟客戶爭公道,這些都是辦公室大是大非的重要時刻,波士須站到最前,面對衝突,無得 nice。
在關鍵時刻, nice波士突然潛水,想辦法避,避無可避, nice波士受壓後,很多時發爛渣:「你們應該幫手想出 solution,不是增加我的 problem。」這句話是呃人,如果下屬真的有可行 solution,一早說了出來。最需要上司為自己出頭時刻,上司把問題歸咎下屬,久而久之,粉碎互信基礎。面對衝突,較好脾氣的 nice波士或不會發爛渣,但會說一大堆講完等於無講的廢話,你的波士是否正是這模樣?這篇看似平和的文章,對你來說,像是驚慄文章,因為你的波士正是這種危險人物,你應怎辦?我認為要想辦法變,並且要快。
Nice波士得不到別人尊重,這波士的下屬在公司內外也沒地位。你可能以為,地位和面子這些外表東西不重要,最緊要是學習和吸收經驗。學習過程中一個重要元素,是回應( feedback),回應可來自不同人,但來自上司的回應最重要。上司是過來人,走過你所走的路,應該最清楚和最緊張你的感受,如果上司的回應是可有可無的廢話,這學習過程也變得可有可無。
在 nice波士庇蔭下,你可能覺得舒服,環境和諧,人與人之間盡是真善美,不過這些都是假象。 Nice波士作風公司內外皆知,人家當作是笑話。更壞消息是, nice波士不會改變,因為他不覺得 nice代表問題,人是應該 nice的。撞一次大板前,人是不會輕易改變,而 nice人未必會撞大板, nice人的前途是,在和諧氣氛中無聲消逝。追隨 nice波士可以是一個自我麻醉過程,你隱約覺得有問題,又不似是大問題,三年又三年又三年,時間過得真快。
你波士好 nice,應設法尋改變,快跟公司其他人建立關係,找機會調去另一條 team,跟另一個上司。沒機會的話,轉工。
蔡東豪 Tony Tsoi
現任上市公司精電國際行政總裁,他曾任職投資銀行,在《信報》以筆名原復生撰寫財經專欄,對投資及求知有無限渴求,習慣早上四時起床寫作找樂趣。 http://www.facebook.com/TONYTONGHOOTSOI
(蔡東豪)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