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敢言傳媒人長平,對中共有透徹理解。現居德國的他,隔岸看到北京處理佔領的一舉一動,寄語學生爭取民主:勿忘初衷、持之以恒。

時事短打

南都前主筆長平:勿忘初衷

Ads by Google

編按
現居德國的《南都周刊》前主筆長平,一向敢言並對中國政治理解透徹。他非常關注香港的佔領運動,替本刊撰文分析為何北京視之為顏色革命,並有感而發寄語佔中新世代:勿忘初衷。 


長平簡歷
本名張平,曾任《南都周刊》主筆及副總編輯。○八年他在《金融時報》中文網發表《西藏:真相與民族主義情緒》文章,批評中共對西藏政策後,被撤去副總編輯職位,後調至後勤南都傳播研究院任研究員。二○一○年起,南方報業集團在壓力下,不再刊登長平的文章,翌年他被正式解僱。
長平二○一一年曾來港出任浸會大學訪問學者,同年透過「輸入人才計劃」申請來港陽光衞視工作,卻不獲入境處批准,他便在德國定居至今,現為《德國之聲》「北京觀察」欄目特約作者。

長平說,習近平政府並非不敢而是沒有必要直接動武,其中一個原因是香港被界定為「境外」,與八九的天安門民運性質不同。(鄭樹清攝)

儘管香港地產經濟給年輕人成長帶來壓力,但是社會並沒有剪斷他們理想的羽翼。在這場運動中,他們做出了美麗的飛翔,讓全世界看到了年輕人的純潔、正直、勇敢和力量。但是天空仍然烏雲密布,他們嘹亮的呼號聲不得不在風雲雷電中艱難穿行。他們顯然具備面對挑戰的勇氣,但是到底能飛多遠,仍然令人擔憂。
中國大陸自八九以後實行「去正義化教育」,年輕人接受了自私自利的實用主義觀念,很多人認為世界上只有利益,並沒有什麼理想、正義和良知。即便是他們透過互聯網看到曾被掩蓋的真相,他們也不會為被欺騙而憤怒,因為他們覺得欺騙是一種可以接受的政治策略。因此,很難想像大陸年輕人為了政治理想而抗議的情形。
北京沒有必要動武

大陸維權者,早前在網上譴責港府,之後有人迅即被捕,可見強權正大力滅聲。

佔領運動舉世矚目,中央官媒及官員反覆表態,對香港運動主要訴求決不讓步。這不僅是因為這些官員們蠻橫,而且因為這涉及到政權的根本性質。
很多人總結說,這場運動至少讓人知道,中央不敢在香港的抗議進行暴力鎮壓。這並不準確。如上述分析,到目前為止,中央不是不敢動武,而是沒有必要動武。事實上,從一開始,《環球時報》論證從內地派兵合乎法理,也就是說,那時候已經在考慮武力鎮壓了。根據現場抗議人士辨認,已經媒體調查,很多反對和騷擾抗議者來自中國內地。如果可以派遣「普通民衆」阻撓運動,又何必浪費槍彈。
運動當然是在散播革命訊息,所以它會在中國內地媒體及網路被封禁。但是這些資訊是否讓當局認為危險到必須用武力鎮壓,那是另外一個問題。當局有更多的應對辦法,比如在內地組織媒體批判,在香港派人到現場搗亂(六四期間這兩點都很難做到)。從現在的情況看,這些辦法相當有效。
「一國兩制」最大受益者是中共自身,即便是這場學運也是如此。對於中國主體政治來說,香港仍然被定義為「境外」。一個在境外發生的抗議活動,跟發生在天安門廣場的學生運動完全不同。罷課抗議的本質,就是犧牲自身的日常生活,阻礙社會某些層面的正常運作,吸引更多人的關注,逼迫當權者直接面對問題,贏得談判空間。可是,香港的抗議活動,從來沒有真正妨礙北京的主體權力運作。因此,從目前看,對北京來說沒有暴力鎮壓的必要。

毫無必要否定革命
有人否認這是一場革命,毫無必要。以為這樣可以避免鎮壓,乃是對中共政權的不了解。八九民運從來沒有直接將推翻中共領導作為目標,而是基於中共領導的民主改革,有人甚至喊了「擁護中國共產黨」的口號,但是照樣躲不過悲劇的結局。
對中共來說,任何真正意義上的民主改革,其實都是一場革命。這些爭論者似乎都不知道,鄧小平很早開始就一再斷言:改革就是革命。鄧小平比現在很多人更明白改革的意思。真正的改革跟革命是一回事,就是要進行性質上的實質性改變。政治改革就是民主革命,民主革命就意味着權力競爭,專制不再。
香港人要求真普選,對中共來說,這就是一場顏色革命。顏色革命比動亂更嚴重,等同於推翻政府。不過我仍然認為,儘管這些概念可能成為當局鎮壓的藉口,但並不是根本原因,為了害怕而否定它,沒有必要。
不怕失敗持之以恒

「對中共來說,任何真正意義上的民主改革,其實都是一場革命。」長平認為,有人否認佔領運動是一場革命,以為可以避免鎮壓,乃是對中共政權的不了解。近日官媒亦將佔領運動,與西方的顏色革命看齊。(路透社圖片)

刺中中共神經的,不是運動中哪一部分,更不是哪句口號、哪個行動,而是整個運動的目標:真普選。中共也明確表態,堅決不肯修改全國人大的決定。只要堅持真普選目標,無論你態度多麼溫和,策略多麼周詳,你都可能被中共列為敵人。
中共顯然不會有任何實質性的讓步,佔領廣場也不可能長期堅持,要麼進行更激烈的抗議,要麼就以失敗收場,現在看來後者的可能性更大。但是,失敗並不可怕,也不可恥。可恥而可怕的是面對如此大規模抗議而毫不讓步的政府。這也從另一方面證明了真普選的必要性。
學生總體表現非常了不起。無論走了多遠,也無論道路多麼曲折,都不要忘記初衷。在這個前提下,持之以恒地抗爭下去。政權不負責任,而且肆無忌憚,對非暴力運動是一個嚴峻的考驗。佔中結束之後,學生們可以分場地分周期地堅持抗爭。同時,也要防止中共的秋後算賬。
香港普選爭端,再一次提出這樣的問題:專制政體下是否能夠實行真正的民主自治?這次運動就是中國民主發展的一部分。它也再一次測試了中共對待民主訴求的態度:決不讓步,還通過派遣反對佔中人士騷擾抗議,揭示了政權的黑社會本質。非常悲哀的是,無數中國大陸的人支援香港運動,但是隨後這些聲音從網絡上消失了,表達支持者甚至只因為照了張相,就被以「尋釁滋事」罪名立案,並被刑事拘留。但是,我仍然相信,每一次抗爭都會留下印迹,最終會成為中國走向民主的階梯。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