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問題,同樣是出於代議政制的缺陷,而且是刻意設計出來的,要以行政程序,處理政治問題,是為之行政主導。
事實上,行政主導明顯不能處理政治問題。

Ads by Google

壹擋專政
政治問題 不能行政解決( 2014/11/6)
香港的政制有缺陷,不是新聞;可是怎樣去改革,社會輿論少有深入討論。晚生不才,在未來三星期,在此提出具體的觀點,望能拋磚引玉,激發更多思考。

大概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左右,已經有不少政治科學的學者發現,無論在歐美,傳統的代議政制跟民眾愈來愈脫節。人民政治訴求無法在建制內得到解決,覺得不被代表的人民就自行組織不同的運動。
香港的問題,同樣是出於代議政制的缺陷,而且是刻意設計出來的,要以行政程序,處理政治問題,是為之行政主導。事實上,行政主導明顯不能處理政治問題。相信不少香港人和我一樣,都覺得按照現時的軌跡發展下去,這個城市不能被管治的問題,只會繼續惡化,直到真正的政治危機出現,到時一是香港原有的高度自治和自由法治等基礎,也一併被強行奪去或破壞。
站在官僚立場,只要政府收入源源不絕,這種以行政取代政治的概念,絕對是最為可取。官僚愈是膨脹,當中每個個體相對整體所佔的份額,也愈來愈低。以一般打工仔的講法去形容,魚池裡的魚愈多,其他的魚愈肥美,自己被撈上來被清蒸的機會也愈低。當然,基本法的設計概念,要兩大前提得到成立:一,香港政府資源是真的源源不絕;二,行政程序可以有效處理政治問題。
香港政府的確每年都有盈餘,稅率亦低,但是每分每毫被政府抽掉,同樣是耗損,而且政府無論以任何模式抽掉民資,過程一樣會造成分裂和痛楚,只是形式有所分別;香港政府最大的收入來源就是因資產價格泡沫而來的寃枉錢,資產價格泡沫也為香港社會造成最大的政治裂口。所以,看似沒有成本的香港大政府財政模式,一樣有其政治代價。
看似無窮無盡的政府收入,可以透過不斷增加開支,去抵銷政治上的矛盾和張力嗎?簡單的答案是不能;無論是從香港的現狀,抑或邏輯上的推論,增加開支處理政治問題的效率,會隨開支膨脹而遞減。
缺乏政治的約束,行政機關的膨脹和霸道,剩下唯一的制約,就只有司法制度。事實上,終審庭前首席大法官李國能也不只一次提出,無論是民間抑或政府,都有濫用司法覆核的傾向。政治問題司法解決,只會令司法制度也失去了超然獨立的地位,這一點,往後的幾篇再談。但毫無疑問,本來香港的司法制度運作行之有效,不值得因為行政主導而淪為處理政治矛盾的場所。
說到底,要重新平衡行政、司法和議會政治的權力關係,始終要透過議會架構,處理政治問題。究竟具體應如何去改革,下篇續談。(政治問題政治解決系列,之一)
李兆富 公共事務顧問及時事評論員,自由市場智庫獅子山學會創會成員。

作者 Facebook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LeeSimon.hk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vb4life 的頭像
tvb4life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