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傳學聯五子將於下週初上京,直接向中央官員表達意見,但強調行動並非挑釁北京政權,只想直接表達訴求。

Ads by Google

壹號頭條
佔領退場三方案 學生訪京後擬轉戰西環
佔領運動突破四十天後,來到關鍵時刻,政圈瘋傳梁振英在亞太經合組織( APEC)會議後將出手清場,連日來近二千警員在黃竹坑警校加緊演練,令傳聞甚囂塵上。
據了解,學民思潮、學聯及佔中三子,各有退場腹稿。
學聯計劃短期內上京「源頭問責」,並計劃之後將佔領場地轉戰至中聯辦等內地駐港機構。
三子卻打算 APEC舉行期間,在港發動大規模自首,為這場公民抗命運動畫上句號。
泛民則本打算透過辭去立法會議席引發公投,轉化佔領運動。
但這些方案在各組織內及佔領區均惹來極大反響,退場一波三折。
佔領運動到達十字路口,有新聞系博士生以中立人士身份進行普查,訪問逾七百位佔領人士,結果近八成表明撐升級行動。
如何牽引和協調立場強硬的佔領者,相信是未來一週雨傘運動的關鍵。

佔中發起人戴耀廷於雨傘運動滿月之際返回大學教書,但強調並非為退場鋪路,但佔中團隊須局部回復正常生活。

學聯上週提出,趁亞太經合組織會議( APEC)在北京舉行期間,上京找領導人對話,實行源頭問責,但強調行動並非挑釁北京政權,只想直接表達訴求。一如所料,政府和保皇黨大潑冷水,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說不切實際,行政會議成員羅范椒芬指一廂情願,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坦言「官員唔係咁得閒坐低等你」。
擬下週初上京陳情
APEC峰會本月 5日至 11日舉行,重頭戲美國總統奧巴馬與國家主席習近平將舉行「習奧會」。消息指,學聯打算最快下週初起行上京,並擬定了行動細節。有學生認為中央不斷強調香港問題香港解決,特區政府則推搪無法要求人大撤回人大常委會 831政改框架,互相推卸下根本無法解決問題。
消息人士透露,學生上京表達訴求正是面對問題核心,尤其中國《憲法》訂明人大有權撤銷決議,並非不可撼動。況且北京和港府如何看待此次學生行動,將直接影響整代年輕人對中共的看法。
不過,有人不看好是次行動,事實上,上月中學聯曾與學民思潮向習近平發公開信,指出習近平曾表示「回應人民期待,保證人民平等參與」。但梁振英向中央謊稱港人不同意改革,亦因港府報告不實,造就人大常委會頒布連落三閘的政改框架,但公開信發出不久,即傳出習近平在四中全會狠批有人在香港企圖藉政改「翻天」,擺明不接受學生一套。
闖關失敗行動升級

學聯常委梁麗幗(左)及羅冠聰(右)週二在港大出席論壇,解釋上京是為直接向北京政府表達真普選訴求。

再者,根據以往學聯、保釣行動或泛民議員闖關返內地表達訴求,成功機會微乎其微,更曾試過航空公司拒絕辦理登機手續,連出境香港亦有困難。雖然上京之行未必成功,但有知情者稱,這情況在學生計算之內,並已制定下一步行動。
據了解,學聯早在上次與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對話前,已醞釀上京念頭。正當學生被外界質疑沒想過退場,其實闖京失敗正是退場起點,「佢哋評估過形勢,以大陸嘅做法,點會俾學生過關,學生估計會被拒入境、原機遣返,甚至差佬會用《公安條例》拉咗你先,等你上唔到機,總之就一定去唔到。」
知情者續稱:「大家都知道如果佔中再拖落去唔知點收科,市民未必繼續支持,但如果上京被拒,學生就有理由將行動升級。」屆時學生可乘機呼籲佔領留守者圍堵中聯辦或其他內地駐港官方機構,以示表達訴求的決心,「政府唔會俾學生佔領其他地方,到時一定會清場,運動就有機會可以由警察拘捕學生結束,亦係運動另一階段嘅起點。」
不過,究竟是增加佔領據點,抑或呼籲佔領者轉戰場地,全面撤離金鐘等三個佔領區,學生組織亦未達成共識,加上行動引發佔領者的反應亦難以估計,消息人士指短期內完全退場機會不大。
學聯對上京安排不願詳談,副秘書長岑敖暉重申,若港府不回應民情報告內容和多方對話平台時間表,他們被迫直接找北京官員回應。常委羅冠聰則表示,上京是表達政改諮詢報告不盡不實,並要求中央落實民主承諾,強調今次上京非做不可。
正式約見中央官員
學聯常委梁麗幗本週二對本刊稱,學聯現正商討訪京細節,暫定三至五人北上,亦正與其他團體協調,考慮到安全問題,學聯會找有上京經驗人士陪同,但出發日期尚未確定:「唔係外間所講嘅星期六,仲要多啲時間。但希望有傳媒一齊去,所有嘢喺陽光下進行。」
據了解,學聯有意去信港區人大代為約見北京官員,最快下週才有望上京,上京學生亦不完全是上月底會見林鄭月娥的班底,「周永康會同岑敖暉分開,總要有人留喺香港做決策」。若被拒絕上京,會否將行動升級完全取決於市民反應,「如果市民冇反應,行動冇辦法升級,就可能等差佬清場先有可能退到場,因為依家啲人係要攞到啲嘢先肯走。」
雨傘運動滿月之際,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及陳健民決定局部回復正常生活,返回校園教書。一切源於上月底「廣場公投」的爭議,雙學跟三子及泛民的互信基礎已動搖,也是兩代人分手的導火線。
上週六陳健民在金鐘佔領區接受本刊專訪,坦言事前不知道學生決定上京陳情,況且「被通知」也不是新鮮事,學生對三子的說話聽不入耳,陳健民唯有寫文章向他們分析形勢,記者說就像兒子跟父親冷戰,爸爸只好將溫馨提示貼在雪櫃上。「係呀,貼喺雪櫃囉,如果唔係都唔知可以點。」

佔中三子期望透過大規模自首結束佔領,以顯示佔領者承擔法律責任,情況就像曾健超被打案引發大批社工到警察總部排隊報案,彰顯公民抗命的決心。

APEC峰會本月五日至十一日舉行,重頭戲是中美領導人會面,為免領導人尷尬,有傳警方將於峰會結束後清場,圖為去年習奧在美西莊園會面。(美聯社圖片)
陳健民盼集體投案

佔領開始不久,佔領區已出現多張乘機踢走三子的標語,拒絕領袖主導運動。

在不潔的地氈上睡了一個月,陳健民眼皮發炎,但他沒怨言,「我成個月冇返過屋企瞓。議員叫我唔好咁頑固,我嗰時諗住一個月會睇到學生走,點知都未睇到。」學生堅持未有實質成果前不會輕言撤退或自首,甚至會將行動升級,但佔中團隊卻認為不能無了期佔領,其中一個退場方式就是由三子帶領自首,為公民抗命負上法律責任。
陳健民每天經過佔領區,都有支持者表態要跟隨三子腳步去自首,「最難決定係時間,咩時候去做呢?最理想當然係同學生同步,學生覺得雨傘廣場運動完結,轉化做第二樣嘢,嗰時我哋先離場,咁係最理想。」
陳不願透露自首部署,但佔中人士透露,三子已對學生現階段自首死心,週日首次與佔中義工討論落實自首安排。其中一個時機,正是下週北京舉行 APEC會議期間,和平佔中擬在誓師大會後,由三子帶領到警署自首。除了核心成員外,曾協助佔領的義工均會同步自首,期望透過道德感召,喚起更多曾參與佔領運動的市民到各區警署自首,回歸去年和平佔中的原劇本,抗命後承擔法律責任。
據悉,屆時佔中將向自首者發布類似被捕須知的自首須知,詳列各自首者的權利,亦建議他們落口供期間可詳述參與運動的原因及過程,估計每個個案需約數小時才完成。又由於各自首個案內容不盡相同,即使自首者認罪,法庭亦須逐一開庭審理,如自首者認為被控的罪名過重,則應選擇不認罪並作出抗辯。此舉將讓全世界知道佔領者是遵從法治,預計參與自首者可能達數千人,亦無可避免癱瘓司法系統。
自首時機一波三折

佔領來到十字路口,退場機制仍未有定案,陳健民坦言智慧已經用盡,苦苦思索仍找不到出路。

不過,三子與學生雖有不同的退場腹稿,卻面對相同的困難。據知週日舉行的商討會議,部分佔中義工對有關安排卻感到憂慮,尤其是自首時機,擔心此舉變相離棄仍在佔領的學生及市民,亦間接令政府清場機會大增,最終三子答應再考慮自首時機。
陳健民坦言,為佔領行動找出路是刻下最急切卻又最困難的事。「我人生都未試過咁難去尋找方向,好似智慧已經走盡,你唔可以主宰呢件事。我哋係在場認同程度比較低嘅領袖,迷失嘅感覺會更加強。」
運動未有出路,但三子就得承受所有罪名。提早佔領被指騎劫,不提早就是不保護學生;參與討論運動路向被指抽水,不參與就沒承擔;討論退場是放棄學生,不討論就是拖泥帶水。陳健民對於指責是否公道亦無表態,只是輕笑:「哈哈哈,都係咁樣㗎喇。大家對年輕人,就算犯咩錯誤都好,都係比較寬容。如果有咩要攻擊,都係攻擊三子,政府都係咁。」
五區公投隨時難產

由立法會議員辭職變相公投未有定案,卻已引爆出泛民議員及學生的分歧,學民思潮聯同學者上週末連續數晚在金鐘雨傘廣場舉行研討會,盼為公投找尋出路。

除了升級行動或自首,由泛民立法會議員辭職引發公投本是退場方案之一,亦是各方爭議最少的退場機制,事實上,去年和平佔中就已將辭職引發的公投寫進七部曲之內,原意就是透過政府籌備補選的數個月時間,將真普選帶到民間遍地開花。
但到「佔鐘」發生後,學生代表堅持公投不等於退場,泛民議員亦因此對公投有所保留。「公投原意係轉化佔領至長期運動,而家學生唔贊成,佔領者又未必肯走,公投甚至有可能輸,咁仲做嚟做乜?」一名泛民議員說。
泛民連日來就公投形式及議題開會,據知分歧相當大,民主黨、公民黨及工黨的議員均表明對公投操作有疑慮。工黨主席李卓人稱,若實行五區公投,建制派便可於進行補選前的「空窗期」偷襲,例如更改議事規則,若選擇辭職「超級區議會」,則傳統功能組別選民未能投票,泛民將可能失去超過十萬名支持者的選票。公民黨黨魁梁家傑則指,補選通常在議員辭職後四至六個月展開,若政府明年四月提交政改方案予立法會表決,公投意義則大打折扣。在學生及三子贊成,泛民議員反對下,辭職公投極可能胎死腹中。
八成佔領者 撐升級行動

鄧皓文以個人名義發起佔領者民意調查,希望盡自己本分,讓各方持份者更有效掌握實況,以助解決現時困局。

雙學、三子及泛民拋出退場或轉化運動的方案,但隨着上次「廣場公投」被擱置,一直只靠「落區」收集佔領者民意。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博士候選人鄧皓文,早前以個人名義發起民意調查,邀請約廿名義工,上月二十一至二十七日,亦即廣場公投前夕,在三個佔領區訪問共七百五十五名佔領者,相信是雨傘運動開始以來最大型的普查。
本刊以電郵聯絡鄧皓文,他以書面回覆因不想影響調查中立性,故婉拒接受訪問,但願意公開部分調查結果。他稱調查目的是希望讓各方掌握實況,避免誤判形勢,同時作學術研究用途。
根據其調查結果,七百多名佔領者之中,只有約兩成是學生,而大部分佔領者不同意暫停佔領,僅得百分之六同意「應該重新開放行車路,暫時停止佔領行動」。當問及結束佔領的條件,接近八成佔領者同意以「公民提名」作為條件,近一半佔領者則認同「重啟政改程序」作為條件,惟其他如「梁振英下台」及「開放公民廣場」等條件均不獲過半數支持。
一成佔領者撐港獨
有關普查在上月二十一日政府與學聯談判後展開,七成八受訪者認為若政府欠缺談判誠意,則應發起升級行動,不同意者僅得約百分之五,有四成六人甚至願意在新佔領行動當中「走到最前」,但亦有三成未決定會否參與,鄧皓文認為這或反映佔領者須視乎行動性質才決定會否參與。
早前有報導指,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四中全會斥責有人想在香港「翻天」,暗示運動與港獨有關,是次調查結果卻正好反擊所謂「港獨論」,僅得百分之十二受訪者同意港獨為雨傘運動目標之一,近七成半人不同意或非常不同意港獨說法。
銅鑼灣佔領者:我會守到最後

Mon笑言,只要一提到退場,銅鑼灣佔領者的腎上腺素立刻飆升,認為未有任何成果之前,難以言退。

本刊接觸多名來自不同佔領區的留守者,發現他們都已準備長期佔領,反而對學生和三子提出的方案以及辭職公投均有所保留。銅鑼灣佔領區義工 Mon自九月廿八警方施放催淚彈的翌日起開始留守,為了保護學生,任職活動及展覽統籌的她,每日放工後便回到佔領區打理「家頭細務」,凌晨三、四時才返回北角住所洗澡並休息,最近更索性辭工,全身投入運動。
對於學生代表擬發起新一輪佔領行動,她坦言未必參與,「認真講句,我相信一個地方失守,其他兩個都難守得住,所以我諗如果要轉去第二度嘅話,我自己未必會參與。」她亦認為不應發起辭職公投,「我覺得唔係依家要做嘅事,因為大家走晒去(協助公投)嘅話就無人幫我哋。」至於何時退場,她認為只要政府釋出善意便「有得傾」,但對政府現時取態不抱希望。
金鐘佔領者:不應開新據點

為了實踐公民抗命理念,城大女生 Jazy決意自首,亦堅決繼續留守金鐘龍匯道,「真心好攰,但我要捱到最後。」

城大女生 Jazy自九月廿二日起罷課至今,只曾回校參與中期考試,現時僅靠自學以免影響學業進度。自佔領運動開始後,她幾乎日夜留守金鐘龍匯道,僅間中回家洗澡及休息。對於學生代表可能發起新一輪佔領行動,她認為沒有必要,反而應堅守現時據點,「不停地開(新據點)都要諗點收科,再開都未必有咩成效,只會嘥精力。」
但她贊成升級行動,如有人發起集體自首,她會參與,並期望藉以爭取更多社會支持,「唔關三子事,係我覺得我哋真係違法,就要自首。即使咁樣其實無用,起碼對北京嚟講無用啦,但單單講個人承擔同埋成個公民抗命嘅意義,我都覺得應該要咁做。」
旺角佔領者:不認同自首

作為老闆的陳先生指,除非自己性命或「間鋪條命」受到威脅,否則不會輕言撤退。(鄒潔珊攝)

在旺角經營小商店的陳先生,自十月初輪流到金鐘及旺角佔領區留守,十月中開始專門留守旺角,其小店則靠朋友幫忙「睇鋪」,「因為你始終係要食飯,咁你都係要搵人睇鋪。真係夠食飯㗎咋,我八達通都係等到負(餘額)先再增值!」
對於退場條件,陳先生認為撤回人大 8.31決定亦解決不到問題,必須要開放提委會,讓香港市民參與。「如果你話係放棄旺角而去圍中聯辦,我一定唔會去囉!如果阿貓阿狗話去邊就去邊,其實係瓦解緊個活動㗎喎!」陳先生認為任何團體也只是佔領者,沒有高低之分,不會跟隨個別團體的撤退或行動決定。
陳先生亦不認同佔中三子提出自首,「某程度上我哋係有犯法嘅,好老實講,你要求一大班人以你為首去做佔領運動,再要求犧牲埋嗰班人,有無可能呢?」

撰文:袁慧妍、林璐菁、馮普賢
攝影:王偉洪、羅國輝、江永健
插圖:朱桂葉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