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傍晚五時五十七分,留守金鐘的佔領者撐傘八十七秒,紀念佔領運動持續了一個月。(鄒潔珊攝)

Ads by Google

壹些事壹些情
佔領月結單
金鐘佔領區本週二傘海再現,香港人湧到干諾道中、夏愨道一帶,紀念一個月前爆發的佔領運動。這一天,雨傘廣場沒有催淚彈的嗆喉氣味,沒有向和平示威者狂射胡椒噴霧的惡警,佔領者默默撐傘,觀看佔中團隊製作的三十日回顧片段。
由學生重奪公民廣場的一刻開始,香港走上了爭取民主的不歸路。有過捱橡膠子彈的心理準備,又抵擋了警黑連環暴力清場,被捕與起訴、抹黑與恐嚇、受傷與抱恙,對示威者而言已變成家常便飯。北京不對普選重新開閘,佔領者絕不輕易言退。
公民抗爭由夏入秋,熙來攘往的幹道已成為夏愨村,留守者由席地而睡至帳篷露營,標語訴求化身不同藝術品;旺角路障由薄加厚,防禦裝備由保鮮紙升級至防毒面具;面對挑釁生事者學懂冷靜,不再驚惶衝動;一度被遺忘的銅鑼灣亦化作文化小社區。
對話或抗爭?留守或撤退?佔領運動前路未明,但過去一個月佔領區內外發生的事情,值得寫入香港的史冊。

 


87枚催淚彈 黃伯:一暴動,我哋輸唔起
九二八當天,數以萬計市民湧至金鐘夏慤道、添美道、紅棉路、龍匯道、干諾道中,高叫「釋放學生」,警方眼見人數愈來愈多,即使出動滅火筒式胡椒噴霧,仍驅散不到撐傘的市民,竟然由傍晚六時起,陸續向手無寸鐵的和平示威者施放催淚彈,亦為長期佔領運動揭開序幕。
七十歲的「細黃伯」,當時身處金鐘現場。他為八十二歲的「大黃伯」戴上眼罩及口罩後,自己亦戴好裝備,卻看到大黃伯中了催淚彈,「咳到佢死吓死吓,我哋四個人抬佢返入嚟。」大黃伯最終送院,他放心不下學生,留下繼續抗爭。
「我嗰陣好擔心、好驚,心諗啲警車肯定被人燒幾架,啲商店或者銀行,一定會被人搶嘢。我都唔顧危險,周圍去巡,但見啲警車無事,又走去海富中心、遠東金融中心睇吓,店鋪一塊玻璃都無爛到,覺得香港人嘅質素真係好高。」
抵住了催淚彈攻勢後的三十多天,他一直留守金鐘,為求心安,每日凌晨約四時到處巡視,為佔領者蓋被,與留守各處的「地主」交談,有一次更與兩名參與快閃龍和道的示威者相擁而泣,勸服他們勿再衝擊。「嗰時嘅情緒係好激動,佢哋明白黃伯嘅苦心,知道我哋無任何條件製造暴動。一暴動,我哋輸唔起!」

細黃伯每天都會走遍雨傘廣場的每個角落,確保眾人無恙才會安心。(郭永強攝)

九二八傍晚大批市民湧出干諾道中,不少車輛被困馬路上。(江永健攝)
328名傷者 郭家麒:冰山一角

警方在多次驅趕及清場行動,使用嚴重武力對付示威者,不少人被毆打至身體多處出現明顯傷痕。(郭永強攝)

佔領運動超逾一個月,多次暴力襲擊及警方清場,和平示威者受傷數字持續上升,不少更遭毆打至頭破血流,頸、臉及手腳均有血痕,甚至連眼睛亦被打至出血。
醫管局指出,由九月二十七日至十月二十七日下午,因佔領運動受傷求醫為三百二十八人,其中兩名男女仍須留醫。
曾到各佔領區域了解情況的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家麒醫生質疑,三百多宗求醫只是冰山一角,未反映示威者遭受暴力襲擊受傷的情況。據他得悉,不少受輕傷者均拒絕到醫院治療,「甚至連急症室都唔去」:「不少年輕人、學生被打後,覺得無大礙就算了,且初期很多人怕政府藉着求醫資料涉及佔中,日後會秋後算賬。」
投訴警察科截至週一收到一千三百零三人投訴,當中二十六宗個案須向監警會匯報,包括公民黨成員曾健超懷疑遭七名警員圍毆事件。
306人被捕 黃同學:難忘廣場過生日

堅持了一個月的雨傘革命,始於學生重奪公民廣場,黃同學踏入十七歲一刻,獲示威者送上生日歌。(蘇智鑫攝)

由九月二十七日截至上週五上午,警方拘捕三百零六人。初期警方以拘捕佔領人士為主,包括重奪公民廣場的學生。
九月二十六日晚上約十時半,重奪公民廣場行動展開,身兼學民思潮成員的中六女生黃同學,一個多小時前已知悉細節,不單表決支持,更親自參與行動,「初時諗住好似反國教咁佔領幾日,嗰陣話十月一日佔中,九月廿六日入去,就可以喺之前打個頭陣,佔幾日就佔中,無諗過因為咁,令佔中提早咗,成個模式唔同晒。」
踏入十二時,黃同學的十七歲生日來臨,在場數十名示威者為她唱生日歌,「有種感覺係,踏入十七歲,成個生活好似扭轉晒。」身處廣場,她眼見很多市民在外擋住警察,心情非常激動,惟她最終選擇提早離開。翌日早上警方清場,學聯正副秘書長周永康、岑敖暉等共六十一人被捕,成為佔領運動首批被捕者。
基於家庭壓力,黃同學及後一星期未有留守佔領區,「後來覺得,嗰晚自己都有份衝入去,算係推動咗成件事嘅開始,同埋自己想透過行動,爭取更加好嘅普選,最後就決定咗,返學都照出嚟。」如今晚晚留守金鐘,她放學後在校內洗衣服及晾衫,至週六及日才回家,並決意留守至清場一刻,「都驚清場被拘捕,但我留守咗咁多日,已預咗留到最後。」
322課民主教室 龐一鳴:義教撐小店

龐一鳴多年來致力撐小店,一場佔領運動,令他發現很多港人對此意識早已「入腦」,令更多小店老闆知道他們不是自私自利地爭取真普選,同時會關心社區幫助小店。(王偉洪攝)

學生為爭取民主罷課一個月,老師們將佔領區變成民主教室,令學生「罷課不罷學」,至今開講最少三百二十二堂課。多年來致力撐小店、反地產霸權的龐一鳴也參與其中,除分享理論,他更鼓勵佔領者身體力行,「我哋唔係自私自利去爭取真普選,而係會去關心社區,無咩可以做最好就係幫襯佢哋。」他替小店在佔領區賣飯盒,又嘗試聯繫小店和佔領者,「有茶餐廳老闆同我哋講,最近多咗佔領者專登嚟堂食,感激嘅同時,餐廳又多種聲音,大家又多個角度了解佔領。」
四年前龐一鳴曾發起「一年唔幫襯大地產商」行動,很多人冷言冷語,認為根本不可能實行。隨着雨傘革命爆發,他的夢想終可成真,當初同樣不被看好的佔領行動,在全港遍地開花,更令他深受感動,「唔係堅持一晚,而係一個月,而且唔會質疑自己無結果,而係要得到結果為止。」面對北京的施壓,他坦言跟很多市民一樣感到無力,但仍會堅持這股信念,「呢股力量係好勁,其他嘢我控制唔到,但面前呢嚿垃圾我可以執到,面前呢間小店我都撐到,至少對得住自己。」
1060個眼罩頭盔 五金店東:太激動
「撐小店經濟」興起,小店亦自動自覺撐佔領。銅鑼灣渣甸街的森泉水電五金東主林先生,除到佔領區靜坐外,每當有客人來買眼罩防催淚彈,他都豪氣地免費送出:「眼罩平時每日賣得一兩個,突然好多人想要,我哋唔係平賣俾人,係送,千幾個左右啦!」林老闆又專誠到北角廠房取貨,主動將六十頂安全帽送到銅鑼灣佔領區,所有裝備價值逾萬元,「放催淚彈嗰日,我真係太激動!錢對我來講又無問題的,生意上自己有一批客路,無受佔領影響,無問題。」
小店撐佔領,支持佔領的市民亦回饋小店。本刊再訪佔領初期曾訪問的旺角 Rimi Café,職員阿 Ling表示,報導出街至今大半個月,最少有三十多名客人表明為撐小店而來:「以前上來幫襯的主要係學生,但之後有幾十個三十歲以上的上班族睇完報導,專登來幫襯,夜晚客人都多咗,情況好番少少。」

提供休息場地、水和充電插座以撐佔領的旺角 Rimi Café,吸引了有心人專誠上門幫襯反撐,阿 Ling喜出望外。(莫智謙攝)

森泉水電五金林老闆過去一個月送出逾千個眼罩及六十頂安全帽給佔領人士,作風低調的他不願上鏡,願在背後支持佔領。(莫智謙攝)
81米旺角路障 留守者:面對挑機變冷靜
旺角佔領區的風險最高,曾遭受警方清場,也得抵受黑社會、愛字頭和反佔中人士的密集衝擊。十月初開始每日到旺角佔領區堅守路障的余先生,見證路障過去一個月的進化。由亞皆老街至登打士街一段不足五百米長的彌敦道佔領區內,便設有六個粗略估計共長八十一米的路障。余先生憶述,當初的路障十分單薄,各個鐵馬只用數條膠索帶固定,現時已進化成以卡板、鐵馬及其他物料砌成的寬闊路障,並以數十條膠索帶加固,「咁樣警察去拆,都要用多好多時間,因為之前俾人清場,又俾人搞過啲路障,所以多咗人去砌路障、運啲料過嚟。前幾日有人淋完天拿水之後,仲有人拎咗兩個滅火筒嚟!」
除路障進化外,余形容佔領者心態亦有轉變,應對藍絲帶挑釁時更加成熟,「有人挑機嘅時候,以前好多人會即刻過去鬧交,依家大家都習慣咗、冷靜咗、成熟咗。大家亦都有組織地控制番自己班人嘅情緒,開始多人叫冷靜。」

佔領一個月,老師們毋忘初衷堅守街頭為學生開講民主教室,不同的是,現每個在街上的市民都成為他們的學生。(郭永強攝)

堅守旺角路障的余先生,不時會高舉冷靜的紙牌,希望佔領者冷靜應對挑釁。
3000個鐵馬 社運老兵:佔領人心
曾幾何時,推鐵馬已被視為極之激進,過去一個月卻變為跨越警方封鎖線,衝出車來車往的干諾道中,警棍、胡椒噴霧與催淚彈齊轟才算激。佔領運動未展開前,單是中環及金鐘已擺放最少三千個鐵馬布防。昔日「激進」代表長毛梁國雄,卻因多次阻止示威者衝出龍和道,被部分本土派等質疑是「阻止行動升級」的內鬼。
長毛認同以往抗爭手法值得重新考量,但認為大部分人仍恪守和平非暴力,罵人阻衝擊只屬少數:「如果佢可以號召足夠人數出來,要衝要佔無人可以阻止,只係佢哋實力不足。」
長毛又批評,這些人在網上號召一批人衝擊後,卻又因害怕被捕而「 hit and run」:「又唔敢見樣,出嚟講嘢都唔敢,將來坐監又無佢份、無承擔,只係想記錄自己有抗爭過。本土派又有幾多人被捕?有無名單?如果無,唔該佢哋收聲。」
另一被罵「左膠」的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在旺角受訪時被路過阿叔詢問:「我們有鬥心,為何不衝?」他解釋:「警方係絕對唔會容忍你衝出去(十字路口),除非你夠人反包圍警察,因為你不是要與警察打,你承擔唔起被人話『暴動』,所以根本不夠實力衝。」阿叔再問:「咁我哋就咁坐喺度,就脫苦海啦?」
他說,運動要佔領的是人心:「如果佔咗路,但又無人,外界睇到就話你霸路又無人,係阻路,唔係集會。」他說大部分人見到有人向警察擲水樽及打架,仍會喝止,心雄想衝前的人仍屬少數。

龍和道對峙猶如火藥庫一點即爆,一向激進的長毛卻多次力阻警民衝突,被本土派質疑是內鬼。(羅國輝攝)

月前曾以「村民唔係咁諗」力阻示威者用鐵馬撞擊立法會玻璃門的黃浩銘指,今天旺角衝擊與否,需要顧及公眾觀感。「我哋要佔領人心。」(莫智謙攝)
2383個帳篷 普查員:港孩成長了
金鐘佔領區的示威者初期大多席地而睡,但十月十日黃之鋒發起「一人一帳篷」運動,令帳篷數目激增。每個帳篷代表一個堅守街頭的決心,公民黨地區主任熊百祥不甘「人人都估估吓個數」,自發逢週二、四和六晚,於各人安睡之時,憑一雙腳和計算機,在金鐘數帳篷,「睇落去好壯觀,但實際有幾多就無人講到,反正決定留守,就不如做啲有意義嘅事喇!」
他發現帳篷大多由路障延伸至一個個住宅區,所以他根據路障的位置,把金鐘佔領區劃分成十二部分,由添美道出發,走到立法會樓底,再回到最熱鬧的夏愨道大街,即使「營口」密度較低的樂禮道和立法會道,他亦不放過,最新點算數字為二千二百六十八個帳篷。
熊百祥認真點算後,驚嘆留守的人愈來愈多,「九二八前覺得會出嚟爭取民主嘅人好少,真係無估到咁多人願意付出咁多。」以往七一遊行遇到風吹雨打,遊行人數必定大減,但九二八後,香港人卻連日冒雨堅守,尤其不少佔領者是昔日成人口中的「港孩」,如今馬路當床板,更自發清潔佔領區,「即使沖唔到涼,日日食乾糧都唔怕,佢哋一啲都唔嬌生慣養,而係好 tough,香港人真係好犀利!」連同記者於旺角和銅鑼灣點算的數字,三個佔領區至少有二千三百八十三個帳篷。

政府擱置與學聯對話,間接促成「一人一帳篷」行動,可說是林鄭月娥引發這場面。(鄒潔珊攝)

公民黨地區主任熊百祥就憑一雙腳、一隻手指和一部計算機,逐一點算帳篷,讓大家大嘆場面壯觀之餘,亦有實質數字反映香港人堅守的決心。(鄒潔珊攝)
1000張保暖氈 露營店東:背後支持學生

何老闆過去一個月以優惠價,出售逾一千張保暖氈、睡袋及過百個帳篷。「小小心意啦。如果有心人一人出啲力,學生喺前面,我哋呢啲無氣無力的喺後面支持囉。」(莫智謙攝)

佔領區搭起二千多個帳篷,背後除了有心人自掏腰包,原來還有露營用品小店東主的低調支持。觀塘「山水戶外活動用品」位於偏僻的工廠大廈小單位內,笑容靦覥的何老闆指,因為小店不接近佔領區,過去一個月生意未因佔領下跌,反而賣了百多個帳篷、逾千張保暖氈及睡袋。
何老闆沒有乘機加價撈一筆,更減價兼送贈品:「第一批人嚟買睡袋同保暖氈,講明係買去金鐘,所以部分就成本價,有啲打七折,半賣半送咁又加啲睡袋。有時見客人買嗰類嘢,都心中有數,就盡量睇吓點樣優惠啲賣俾佢哋囉。錢就大把機會有得搵,其實都唔係咩特別優惠,做得到就做,只係出好少力。」
他認同學生抗爭的方向,又驚訝他們不怕辛苦持續瞓街一個月,希望略盡綿力,助他們「感動政府和大陸」:「佢哋唔知頂唔頂得順,就送兩張保暖氈,萬一夜晚凍起上嚟都有得用。」
12000份連儂牆上的支持 管理員:清場掃不走訴求

「香港連儂牆」由香港人支持真普選的聲音累積而成,希望跟捷克的連儂牆一樣,用人民的聲音抵住專制強權,爭取屬於香港的民主。(莫智謙攝)

色彩斑斕的「香港連儂牆」是「佔鐘」著名地標,社工周子與朋友避過催淚彈,靜坐人海幾天,發現身邊戰友依然陌生,於是以紙條做「媒人」,藉此認識對方,又把紙條貼到政府總部面向干諾道中的石牆,原意想開闢一道「民主牆」,沒想到今天成為一道由一萬二千個訴求築成的高牆,「我無學聯五子嘅口才,但微小又表達到嘅嘢,我做到,就唔可以俾佢熄滅。」
牆上的紙條一天比一天多,最初佔領者的分享,漸被市民留下的鼓勵覆蓋,每張紙條他們都珍而重之,「紙條跌咗落地唔可以當垃圾,整理好再貼上去,係大家表述嘅慾望。」為了保存每個聲音,他們更發起「一 memo一相」行動,十幾名義工將連儂牆劃分成十五區逐張紙拍照記錄,上載互聯網存檔之餘,亦會供大家留言交流,「捷克嘅連儂牆都多次被當局覆蓋,但真正屬於人民嘅聲音都會走番出嚟,我相信我哋爭取香港民主都一樣,政府點清場,都掃唔走我哋嘅訴求」。
無限創意 藝術家:保留佔領痕跡
佔領逾月,激發市民無窮創意,但面對突如其來的清場,藝術作品就會稍縱即逝。策劃「佔中打氣機」的藝術家黃宇軒,一天經過剛被清場的街道,發現一張被埋沒在花槽的油畫,「其實張畫唔特別,只係個底係黃色,有個火柴人拎住把遮,佢無傳統意義上咁似藝術品,但就係咁我先覺得特別。」
這樣的作品不計其數,大至一個「暗角」,小至一張紙皮路牌,「西九想要個創意區,做咗十幾年都唔得,而家廿日就爆咗出嚟,而且全民皆兵,作品仲會同使用者互相對話。」
他於是發起「雨傘運動視覺文化庫存計劃」,立心把有關佔領運動的民眾創意都記錄,更吸引到同是藝術家的魂游和楊雪盈一同策劃,他們召集義工把作品拍下,甚至計劃於清場前收藏。
曾是文化界選委助選團成員的楊雪盈,親嘗功能界別的荒謬,早已決心佔中支持真普選。初時她只自製傳單支持佔領,直至遇到這個庫存計劃,再找到新定位,「我希望之後嘅人,可以好立體咁知道有個運動,曾經互相信任又建立新秩序,又可以用我嘅專長去參與運動,對我嚟講更有意義。」

藝術家黃宇軒和楊雪盈深受民間藝術力量所感動,決心要為這場雨傘運動存留民眾邊生活邊佔領的痕跡。
(鄒潔珊攝)

十月一日,也是「聚傘樹」長出的日子,紀念香港人勇敢上街避過催淚彈,仍再聚首佔領的堅忍精神,外形跟金紫荊相似的作品,從此成為另一個代表港人的標記。(莫智謙攝)

撰文:陳凱敏、李詠珊、林璐菁、馮普賢
news@nextmedia.com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