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佔領者形容,這條暫緩公投的直幡非常震撼,首次將佔領陣營之間的矛盾完全暴露出來,亦令佔領者開始認真思考退場問題。

Ads by Google

時事短打
北京企硬 三子淡出 學生獨撐佔領
和平佔中兩名發起人戴耀廷及陳健民宣布將佔領事務交棒學生,強調不是撤退,但已局部離場返回大學復課,反映佔中三子等與學生積累的分歧終爆發出來,導火線則是週日的廣場公投。據悉,由宣布舉行到擱置投票的六十多個小時內,各佔領陣營曾發生激烈爭論。
學生與一眾「成年人」的最大分歧是如何退場及何時自首,學民思潮及學聯均認為,特區及中央政府沒有實質讓步前決不撤離及自首;泛民及佔中等人卻認為,不能無了期佔領,應盡快自首以體現公民抗命原意,再透過公投逼政府讓步,可惜公投出師未捷已然拉倒,更引爆了雙方的矛盾。
雨傘革命抗爭逾月,北京及港府的策略是一味靠拖,隨着三子與學生分歧愈走愈遠,各不相讓下,退場已陷僵局。曾協助學生與政府對話的港大教授陳祖為坦言,政府及學生都有責任各讓一步,並特別寄語學生,即使退場不能滿足廣場上的強硬派,但這正是領袖應有的承擔。

 

 

佔中和雙學等代表在舉行公投前三個半小時突然宣布擱置,並一起鞠躬道歉,卻埋下佔中三子淡出的伏線。

本週二佔領運動滿月之時,一直陪伴學生留守的戴耀廷,在金鐘佔領區向記者表示,計劃週三返回大學復課,但強調不是退場。他形容佔領逾月,體力及精神上均有局限,始終要回復正常生活。另一佔中發起人陳健民週二更率先返回中文大學上課,他較早前對傳媒表示會將糾察、醫療和物資隊等實務交棒給學生,又希望自首行動可與整個運動同步。據悉,戴、陳離場的決定,事前曾與佔中協調委員會商討,但直至本週一才陸續通知學生及義工。
學生與三子及泛民之間的矛盾非一日之寒,引爆點是廣場公投突然難產。事實上,擱置的消息來得非常突然,多名義工上週六晚仍通宵趕製近十五萬張密碼紙,預備週日晚上七時給市民登入網絡投票。有負責網絡技術的義工透露,原定週日提早到三個佔領區架設無線網絡及進行測試,但一直只收到消息「 hold住」,當時各人都心知廣場公投可能出現問題。
公投議題一再改

學聯代表與政府對話後,據悉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曾透過中間人,詢問學生第二次會面的意願,但學聯認為政府只是「遊花園」,無意再次會面。

直至週日下午三時半,戴耀廷、周永康、黃之鋒、梁家傑和支援學界聯合陣線的胡美蓮一同向傳媒及佔領者正式宣布擱置投票,並三度鞠躬道歉,又承認公投決定倉促及諮詢不足,學聯秘書長周永康更直言「學生今次係做錯咗」。
多個佔領團體表面上團結表示歉意,更直認公投未獲其餘佔領者接納,但原來自上週四晚宣布公投消息後,各陣營之間曾多次激烈爭辯,由公投地點到議題內容都有極大分歧。
消息人士透露,泛民、雙學及佔中各方每日均會早午晚開三次會,但週四晚決定實行公投時,部分泛民代表沒有參與會議,形容決策過程非常倉促。但礙於三子及雙學已對外發布消息,他們亦忍氣吞聲,期望學生收集民意後,與政府保持對話。「一開始公投只係就政府拋出嘅民情報告同對話平台投票,原本係結集同量化民意,為之後同政府對話做準備,而且當時只打算喺金鐘舉行,因為銅鑼灣同旺角佔領人士亦未必贊成投票。」
到了上週五晚的會議,情況卻急轉直下,當晚除了既定的代表出席會議,還加入了更多民間團體,包括保衞香港自由聯盟的何芝君。據悉會議開了數小時,其間有人認為只在金鐘搞公投,等同放棄其他佔領區,對旺角戰友不公平。亦有人認為原本的公投議題是被中央政府牽着鼻子走,在政府定下的框架下難以尋求突破。
泛民無人願站台

在廣場佔領者強烈反對下,公投被迫擱置,佔領者事後讚賞學生及三子有勇氣承擔錯誤,但事件同時反映退場愈陷僵局。

結果當晚會議後,公投改為在三個佔領區同時舉行,議題內容亦大幅修改,包括「特區政府向中央提交的報告必須包括建議人大常委會撤回八•三一決定」,及「多方平台必須確立二○一六年立法會選舉要廢除功能組別,二○一七年特首選舉要有公民提名」。消息一出,一眾政界人士嘩然,多名自稱中間人立即傳話,此舉如同將對話逼向死胡同,和平退場機會幾成泡影,武力清場機會卻大增。「將公民提名同人大撤回決定綁死落去,港府同中央可以點答你,咁樣唔係談判,咁樣只係攞彩。」消息人士說。
中間人狂數公投不是,連泛民立法法議員亦不看好,消息人士透露,本來體諒學生不想公投被說成退場的下台階,各方都統一口徑否認,旨在爭取民意和政府再次談判。但自學生與政府對話後,學聯成員當晚即在金鐘會場狂踩政府,翌日又對外宣稱不急着與政府對話,即使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派人試探學生對首次會面的評語,以及何時進行第二次談判,學生依然冷淡回應。現時更將公投議題捆綁公民提名等訴求,議題內容一改再改,不少泛民議員均拒絕週日到金鐘會場站台支持。
公投兩面不是人,有關決定亦激怒一班佔領人士,週六晚學生代表曾到各佔領區,就廣場公投與在場人士交流,部分人認為佔領區民意清晰,不須以公投加以確認。「佢哋有啲覺得點解唔問我哋先,嗰批人唔係熱血公民,而係一啲支持我哋嘅人都有。」亦有來自旺角及銅鑼灣的市民親身到金鐘,聲言要找三子或學生代表理論。金鐘大本營上週五更開始有人貼出多張「必須制止廣場公投」的文章,週日早上更出現一幅寫着「勿忘初衷暫緩公投」的巨型直幡,呼籲立刻停止公投。
戴耀庭憤而離場

保衞香港自由聯盟的韓連山(戴草帽)及何芝君(持水樽)主張公投擴至三個佔領區,並認為公投議題應反映佔領初衷。(羅國輝攝)

結果週日舉行的會議,學生認為現階段進行公投,將會嚴重分裂佔領人士,投票人數亦未必如預期多,建議暫緩公投。消息指,會上戴耀廷認為突然擱置如同破壞誠信,曾憤而離場,冷靜十分鐘後始折返,繼續與各方商討,並一同向佔領者道歉,以體現團結。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認為,今次事件源於佔領運動並非由單一領導層決策,這個階段運動亦缺乏方向,民間社會組織開始滲入,並發揮影響力,令運動進入各方角力情況,導致四日內有三個決定。「相信學生本身比較缺乏政治上面嘅經驗,比較容易受周圍嘅環境,甚至係情緒牽引咗佢對好多問題嘅睇法。」
事實上,面對梁振英及中央政府一味靠拖的策略,據悉佔中三子及泛民早已認為不能無了期佔領,並商討退場機制,包括暫時撤離會場,將運動轉化到長期不合作抗爭,如拒絕交稅或少交稅款及差餉等,並集體自首以體現公民抗命的原意。另一方面,則透過港大民意研究計劃進行全民公投,又或透過超級區議會議席立法會議員辭職引發公投,以民意迫使政府讓步。但學生代表拒絕有關建議,只贊成以公投方式宣示民意,更希望繞過特區政府與中央直接對話,誓要爭取實質成果。
難以滿足強硬派
曾協助學生準備政改對話的港大政治及公共行政學系教授陳祖為表示,政府及學聯應各讓一步,他特別寄語學生,應再與政府談判,起碼回應溫和支持者的訴求;至於廣場上強硬派的要求,雖然很難達到,但學聯應現實地告知,並一同分析退場利弊及延續抗爭運動方法,「係好難諗,要佢哋承擔番一定嘅思考責任,大家都諗唔到的話,佢哋就要面對呢個現實,佢哋嗰邊無乜嘢彈藥㗎嘛。」
學聯秘書長周永康週二表示,願意與政府展開第二輪對話,前提是政府承諾民情報告包含撤回八•三一人大決議,以及選舉辦法包括公民提名及廢除功能組別的路線圖。學聯又首提到若港府無法處理,希望與總理李克強直接對話。

三子與學生愈走愈遠,一班曾作出支援的學者包括中大校長沈祖堯,亦不約而同發聲,希望學生認真思考退場時機。(翁少陽攝)

佔領各方提議由立法會議員辭職引發公投,迫使政府讓步,但亦有泛民成員以一 O年五區公投
為例,若建制派冷待,公投效力存疑。(李育明攝)

撰文:林浚源、馮普賢
攝影:李啟華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