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vonne一戰成名後,引來傳媒關注,每次走在街頭,總是圍觀者眾,當晚記者拍攝此照片,便須多次「清場」。

Ads by Google

焦點人物 梁麗幗
娘娘:我想靜靜瞓街
梁麗幗,英文名 Yvonne,現年二十一歲,在香港大學修讀政治與法律雙學位課程,中學時期至少奪過十次最佳辯論員,屬典型乖巧天之驕女,卻在機緣巧合之下當上學生會會長和學聯常委,走上公民抗命之路。學聯中人愛叫她「娘娘」,「我真係唔知點解,好似姓何嘅人會被人叫何 B,姓梁就會變咗梁娘娘,應該係咁。」上週二,學聯與政府展開世紀對話,她作為學聯唯一女將,盡顯娘娘身份,不卑不亢卻語氣堅定,引述中國憲法列明人大有權改變或撤銷人大常委會的決定,直斥師兄兼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自斷雙臂,放棄向北京爭取真普選,從此被高登仔封為新一代民主女神。


世紀對話, Yvonne(左)獲得無數掌聲,但她自問表現普通,只是在官員面前重申前輩、市民的觀點。(王偉洪攝)

娘娘一戰成名,訪問期間,卻不下五次透露受不了活在鎂光燈下的生活。她堅持港人才是佔領運動的主角,自問能力不高,只是碰巧成為學生代表。她的心願,原來是隱沒於人群中,帶着帳篷,走入佔領區,靜靜坐下來。
T恤拖鞋牛仔褲

旺角學聯總部內有床與沙發,供成員休息之用,但 Yvonne透露,該床擺放多時卻從未見有人清潔,乾淨程度可想而知。

每次碰到 Yvonne,她總是穿着人字拖,上身是黑色學聯或學生會 T恤,下身是短褲或牛仔褲,間中紮馬尾,有時配個髮夾,典型大學生返學 look。她專責聯絡傳媒,對着記者總是「唔該」前「 thanks」後,對着朋友則展露本性,嘟嘴、托腮,表情多多,更曾在記者會期間,因副秘書長岑敖暉搞爛 gag而忍俊不禁,與那個在袁司長面前字字鏗鏘的 Yvonne截然不同。
談起袁司長,她變回一本正經。對話期間,她最感失望是袁司長顛倒是非黑白,竟稱○四年無人反對全國人大的政改決定,與事實不符,難以接受他企圖以法律解決政治問題,「好似禁制令咁,係民事訴訟,法庭無可避免有個角色喺入面,但係袁司長以落咗禁制令為由叫啲人走,作為政府,佢明知啲人出嚟有政治訴求,唔應該用法庭判決去叫人走。」
父母反對搞學運

Yvonne出身名校協恩中學,曾任辯論隊隊長,至少奪過十次最佳辯論員獎項。那些年的參賽片段被網民「發掘」出來,至今點擊率已超過七萬。

為應付這數個她認為閱歷、知識遠比自己為多的高官,她花上三晚時間鑽研大學前輩提供的法律觀點,最終換來群眾掌聲。然而,努力的背後卻得不到家人支持。他們仍以影響前途等理由勸阻她參與運動,「 Daddy有 send番四個字 WhatsApp過嚟,『講得唔錯』,但係無其他 feedback(回應)。屋企人態度都係同以前一樣,會叫我唔好亂咁講嘢。我知道佢哋苦心,但係責任所在,良心所在,我必然要做依家做緊嘅事。」
責任,是指她的學生會會長一職。她原打算擔任內務副會長,專責校內事務,讓會長和外務副會長在外打拼,惜原先人選退出,她臨危授命,亦成為學聯常委中唯一女將,在亂世中背負公民抗命的責任。但她最大的壓力來源,並非政府、家人,而是群眾,「我好驚上金鐘個大台講嘢,因為大家會無啦啦拍手掌。」她怕群眾視她為英雄,尤其是對話過後,每逢走入佔領區,總有不少市民要求合照,讓她感到不自在。她自言與同學相比,所懂的遠遠不及,「其實我能力唔係特別高,我識嘅嘢又唔係特別多,只係好多意外令我 take up咗一個好前嘅 role(角色),企咗喺鎂光燈底下。」
第一次公開落淚

週日晚, Yvonne到旺角佔領區解釋撤回公投決定,不少市民上前要求合照,確實有娘娘出巡的架勢。

外界視她為學聯繼周永康、岑敖暉後的第三把交椅,既定印象由九二八那天開始。周、岑二人被捕後,她成為學聯發言人,上台解釋何以佔領中環運動順勢啟動。面對佔領者批評佔中騎劫學生運動,她拿着咪高峰,語帶激動地呼籲港人:「依家唔係要問邊個係呢場運動嘅主導者,而係每一個人都要行出嚟!」下台後,她哭成淚人,依靠着朱耀明牧師,這是她唯一在公開場合落淚,「我經常情緒波動,但唔會喺第二個人面前喊,除非我好信任嗰個人。嗰日係好大壓力,我唔想 Alex同 Lester出到嚟,見到啲人唔見晒。」
就在她發言後的下午,警方施放催淚彈,群眾「被團結」,再次群起出現對抗高牆,運動更維持超過一個月,完全超出她的預期,「其實去到依家,即使未爭取到任何嘢,我已經覺得唔可以話係(運動)失敗,最起碼行出一步,成個公民社會真係犀利咗,由大家唔知點擋催淚彈,到依家好似習慣咗,改變咗一代人。」二月中,她便正式落庄,屆時若運動尚未結束,她仍會與群眾堅持下去,「我會用個人身份,做一個好正常、帶個 tent,去金鐘、旺角、銅鑼灣瞓嘅人。」

撰文:林璐菁
攝影:羅國輝
news@nextmedia.com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