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怕向窮人傾斜,爭取選票的政客在劫富濟貧,壁壘分明。

Ads by Google

梁振英一句話公民提名令施政向窮人傾斜,又再令香港撕裂多一分。
最初,梁振英靠販賣基層出身,裝出一副為弱勢打拼的形象,凸顯自己跟公子哥兒不同,贏盡社會棟樑支持。根據毛澤東的哲學,政治就是矛盾,撕裂是問題,重點透過拉一派,打一派,來穩固權力。從網上的民意看來,梁振英雖然因最新言論犯眾怒,但在銀幣的另一邊,卻更強化了另一群香港市民對民主運動的憂慮。


要促成真正的民主發展,就不可將民主視為推動財富再分配的過程,不要捆綁他們自視為理所當然的福利政策。另外,民主不可以被簡化扭曲成少數服從多數,否則只會令不少保守主義者更加卻步。可惜,民主派鬥士總覺得自己站在大多數的一邊,也對自己的再分配價值觀深信不疑。結果,香港民主運動愈走愈遠離求同存異的共識路線。
在民主陣營人士眼中,保守或許是一種罪孽,是香港行政霸道的幫兇。但從立法會投票記錄分析,就算所謂的反對派,有超過八成的議案都支持政府。對不起,行政霸道幫兇的指控,保守的香港人,頂多只是第二被告。
香港的立法會選舉設計,讓非常少數人的聲音都可以在議會中以不成比例的聲量去發言,這些代議士因此可以隨心所欲扮演自己理想中的角色,不用擔心連任機會受威脅。立法會的結構支離破碎,一定程度上助長了行政霸道的氣焰。
雖說是行政霸道,但不代表施政可以不用考慮政治,為所欲為。行政機器將權力集中在一起,也將政治壓力集中在一起,行政機關問責官員面對公眾,一樣有壓力。從政改、國教和港視這三件事反映,行政機構一旦站在主流民意的對立,又或者社會未能形成支持政府的主流意識,結果可以非常嚴重。大多數政策,尤其是民生和監管,行政機關的取態只可以盡量取悅社會的最大多數人;換句話說,現今香港最民粹,不是立法會,而是行政主導的政府。細心分析各議案,不難發現議員除了在程序和法規上被動,就連許多議題的政治取態,一樣被行政機關牽着鼻子走,也解釋了為何所謂的反對派,要在大多數政策向政府建構出來的主流立場妥協。
理論上,政客為爭取選票,會積極地去劫富濟貧。不過,就算未有普選,香港政府為了維穩,早在七十年代起開始膨脹架構,至今從來未停止過。 1995年,時任中英聯合聯絡小組中方代表的陳佐洱指責,香港政府大幅增長社福開支會導致車毀人亡。不知道今天這位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怎樣評價特區歷年開支增幅大於經濟增長的現象?
有沒有普選,只是左右政策傾向的其中一個因素。收入水平、教育和人口結構等一樣對政策傾向的影響可以更大更深遠。自由市場和民主,兩者沒有必然衝突,相反,在大政府之下,兩者卻同樣受威脅。香港現在的真正問題,不是政府向哪一方傾斜,而是這頭怪物已經龐大到無論向任何一方傾斜,都會顛覆擾亂香港社會秩序。
李兆富
公共事務顧問及時事評論員,自由市場智庫獅子山學會創會成員。
作者 Facebook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LeeSimon.hk
(李兆富)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