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周融(左)和戴耀廷(右)都同意在少數服從多數的民主基礎上作比試,還不就佔中公投又更待何時?
(《蘋果日報》圖片)

壹觀點

公投解決佔中( 2014/10/30)

Ads by Google

佔領運動滿月,大家疲累不堪,卻又爭持不下。社會上下莫不渴望早日打破僵局,關鍵是如何方能有個了斷。
除了疲累,佔領陣營更見分歧。先前林鄭月娥拿商議政改的多方平台及民情報告來安撫學聯。週末本來要就兩者舉行「廣場投票」(前者表決是否廢除功能組別、公民提名選特首,後者要求人大撤回 8.31決定)。不幸「人民內部矛盾」導致投票「流產」。

 

陣營之外,佔領運動既有司法制裁封路的壓力,又面對民意授權的挑戰——反佔中大聯盟發起「還路於民」簽名行動,周融以此為脅迫:如若簽名多過「廣場投票」的人數,佔領運動便得鳴金收兵。可惜「廣場投票」「流產」,否則便真的來個民意比試,看看佔領抑或反佔領更得人心。
周融這個比試民意的挑戰背後,顯然是有個少數服從多數的民主理念。時至今天,那更是個為所有人接受的普世理念了。反佔中認同這個理念,提供打破當下僵局的共同基礎。剩下來要解決的是如何準確量度民意的技術細節而已:到底反佔中的簽名、佔領運動的「廣場投票」,抑或是別的辦法最能如實反映市民的意願。
這不是個什麼大難題。過去一兩百年來,已有不少地方研創了這種、那種準確量度民意的技術,香港大可以手到拿來,無須「重新發明車輪」。即以當下的膠着局面而言,最好不過的比試民意辦法,是引入從蘇格蘭、加拿大到瑞士都用上的公投。
公投讓市民無須假手代議之士,就大家關切的議題直接表達意向,認受性高。立法會有一半是功能組別的議員,其選民基礎不難只有三數百之眾,認受性一向為人詬病。繞過有欠認受性的議事堂,讓選民直接就應否篩選特首候選人或垃圾徵費般爭議性大的議題,在少數服從多數的民主基礎上取個共識,此又豈不有助於平息紛爭、促進和諧?
儘管政見有別,戴耀廷顯然同意周融作的民意比試之議——他主張政府就人大常委 8.31決定舉行沒有約束力的公投,一方面藉此製造條件,決定佔領區的去留;另一方面,將公投結果列入民情報告,供中央參考。
公投平息紛爭、促進和諧之效毋庸置疑,可政府長期加以蔑視,道理不說出口,而只以沒有公投法為推搪。難得從周融到戴耀廷都同意在少數服從多數的民主基礎上來個比試,主導有責的梁振英政府還不速速制定公投法又更待何時?一旦有了公投機制,當前僵局固然馬上打破,別的爭議同樣迎刃而解。不要老是跟自己過不去了,馬上制定公投法吧。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