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路的位置在蠔涌新村村口,除了水泥石屎,近日地主再加上柱躉,所有汽車,連電單車,一律都過不到,居民用僅餘位置步行出入。(于港民攝)

大錢題

西貢惡土豪 謀 5億趕絕封路

Ads by Google

佔中愈演愈烈,為的是一場「公民抗命」。在西貢的蠔涌村,亦正在上演一場「封路運動」。「封路者」為的,卻是一壇涉及五億元的搵銀大計。蠔涌村口只有唯一的一條車路通往外邊,近月被地主擺上大型石屎封路,旁邊還要加上柱躉,令私家車、電單車,甚至嬰兒車都過唔到!居民苦不堪言。
路,是這裡土豪的武器;而蠔涌村居民,就是其中籌碼。原來有人想藉此「要脅」政府,加速發展蠔涌地皮。這條「財路」,既通往一向有「西貢地主」之稱、發展商黃才平的豪宅王國,亦直達他籌建多時,佔地十八萬平方呎的五億元港版少林寺大計。

 


西貢蠔涌,分新村及舊村,位置在匡湖居外大迴旋處附近,屬西貢的大村落。而被封的通道,是西貢蠔涌新村的主要出入口。地主一早預告封路,上月某日下午,果然找來重型田螺車,在地上灌上水泥及擺放大型石頭,並在石頭旁加上柱躉,私家車、電單車一律「過唔到」,只餘僅僅一個人的身位,讓居民步行進出。當日有車主在外駕車回家,才發現無路可入,無奈在附近搵地方泊車。
「你話有無搞錯!車出入唔到都算,問題係村屋冇排管道,要用化糞池。吸糞車經常要來吸走洗手間啲嘢,你封咗條路,啲車入唔到來吸糞。如果化糞池爆埋,就廁所都無得用啦!」朱先生是蠔涌新村的租客,他表示今個月滿租約後即刻搬走,「我養狗,所以鍾意住村屋,原本仲想喺呢度買個單位,而家唔買喇﹗」

蠔涌村居民在通道被封後,在封路處示威,抗議地主封路及有關政府部門行政失當。

上月中,一部田螺車駛入蠔涌新村村口,進行「封路儀式」。灌上的水泥及放置石頭後,居民難以把障礙物拆毀。

由居民提供照片顯示,當日負責封路的地主謝譚有(左),向警察表示只是將水泥倒在自己的土地上,在場警察亦無計可施。
封路儀式起衝突

黃才平(右)曾表示,少林寺方丈釋永信(左)認為蠔涌風水極佳,地理環境好像嵩山少林寺,才想選址這裡起寺。在黃才平的辦公室,放了二人的合照。

據直擊「封路儀式」的居民憶述,當日很多居民蜂擁而出抗議,並與地主理論,最終報警處理,「不過警方都話無辦法啦,因為封住嘅係私人地方。」原來該條車路,大部分地方屬於官地,唯獨是關鍵的出入口,卻是私人地方,地主要封路、甚至要淋屎淋尿,亦無人可管。現時該處是窩尾村原居民早年買入的祖堂地,由鄉紳謝譚有作代理人,封路當日,謝譚有向居民直指:「我哋喺自己地上面,淋水泥設路障,係合法嘅!」
蠔涌新村住的,絕大部分都是非原居民。過去,居民要使用該條車路,已經要每部車繳交每月六至八百元的「過路費」。現時無路可去,車都要暫時泊在村外、政府劃出的臨時停車場,再等待「發落」。鄉紳們還合理化他們的舉動,指夥伴黃才平被西貢民政處「背信棄義」,製造白色恐懼,他們才決定封路!
汽車維修員出身
鄉紳開口埋口,都是「黃才平」;這位富商,深得村內原居民歡心,多少摻了點鄉紳與富商「合作」的意味。今年十一國慶,黃才平亦出錢出力,贊助數十圍盆菜宴,「佢識籠絡人,每年條村有乜活動,人哋捐一萬,佢最少捐十萬嘅!」
現已成為西貢「權力核心」的黃才平,並非原居民,原來他早年只是汽車維修員,其後轉做承建商,開設建築公司,並成立宏甫地產,專接興建丁屋生意。他旗下亦有財務公司,讓原居民向他按地借錢周轉,以作建屋之用。根據土地註冊處資料,他名下多個物業及地皮,大部分位於西貢。
有認識他的村民說:「佢借錢俾村民,如果村民無錢還,咪還塊地囉,令佢喺西貢嘅地皮愈來愈多。」近年黃才平有更大的圖謀。一○年他成立豐盈行公司,籌組香港少林寺籌建處,由他自己出任籌建主任,更印製一本重達三磅的刊物,向政府力銷方案。去年三月,他更邀請嵩山少林寺方丈釋永信,親到蠔涌村視察。黃才平指方丈認為蠔涌村風水一流,故希望選用當中十八萬呎土地。這個少林寺大計,將複製嵩山少林寺的建築格局,有大雄寶殿、練功場及塔林等。整個建造費達五億元,將由少林寺出資,成為建築商虎視眈眈的生意。另一個關鍵的,是寺內會建骨灰龕場,提供逾四千個龕位供少林寺圓寂弟子使用,如西貢區民需要,可興建更多龕位。大計如箭在弦,能否開通,就要睇政府取態,民政事務署回覆指,會按既定程序處理。

少林寺計劃在蠔涌村建寺(箭嘴示),佔地約十八萬呎,由黃才平捐出近八萬七千呎土地,其餘希望由政府借出官地。相中上方為蠔涌新及舊村範圍。(林志謙攝)

封路地圖

南邊圍路旁是黃才平的豪宅王國,包括這個新落成的聚皇府,現招租每間五萬五元。(嚴寶權攝)
佢出豉油人出雞

黃才平與部分鄉紳在單線雙程的南邊圍路,擅自興建避車處,數日後即被路政署圍封;但不久黃氏一方人又找來工程車剷路。

然而,西貢民政處卻仍未有表態支持。當初黃才平為表「誠意」,表示會無償捐出八萬七千方呎土地起寺,聲稱市值達三千萬元,另外十萬呎希望由政府提供官地。事實上,黃才平的地皮由○八至一○年間購入,花費只是六百多萬,正是想「人出雞、佢出豉油」。同時他與鄉紳已私自擴建一條公家路,可直通少林寺所在地。
這條公家路,正是村內另一條主要道路南邊圍路。黃才平與部分村民,今年初在沒有政府許可下,竟擅自在南邊圍路修路及興建三個避車處。西貢民政處指在其協助統籌下,與其他部門採取聯合行動,即時將三個在官地上興建的避車處移除,修復路壆。惟有人在避車處被移除後,又再次興建避車處,當正政府「無到」。
這條南邊圍路的重要性,還在於打通了黃才平豪宅王國的「任督二脈」。他在蠔涌村持有不少土地,部分以數十萬元購入,建屋後最少已獲利五千多萬。早年在南邊圍路旁,他興建了三十棟三層獨立屋豪宅帝湖居,近年再興建新一期共九間的聚皇府,現時正在招租,每間月租五萬五千元,「租得入去都有啲錢,吓吓將架名車剷上路壆避車,架車仲使要?」一名村民說。有傳,嘉華等發展商亦有向他及其他村民收購附近一帶的農地,把丁屋豪宅王國繼續伸延。
土豪手法具爭議
過去黃才平「土豪式」的處事手法,已引起不少爭議。由他興建的帝湖居,曾有居民投訴買入單位時,發展商曾承諾會有車路直達,但其後竟把鐵閘大門上鎖,要求每戶居民每月繳付一百五十元「買路錢」才開閘。三年前,在西貢斬竹灣,宏甫地產相關人士曾被當區居民指,私自用推土機剷走十多棵樹木,懷疑用作擴地,引致居民不滿。
本刊多次到黃才平居住的匡湖居及其辦公室,找他回應,但職員都指他不在香港。本週一,記者再到他尖東辦公室,職員張先生表示代為解釋。張先生說:「我哋明白佢哋(居民)入來住時已經有路,但無人確保係一直都有㗎!你哋唔好再話黃生不是,政府自己諗辦法啦。
「嗰度牽涉好多業權,黃先生係當區鄉事顧問,民政處當年叫我哋幫手,同各方面傾借地,起條車路俾居民。我哋咁做背後有無動機?係無動機㗎﹗」他指責是民政處現在不念「恩情」,「避車處由地政路政管,但點解係民政處出聲要佢哋拆?」記者問他為何不按程序申請,他反指責政府動作慢:「南邊圍路係單線雙程行車,好危險㗎。我哋申請咗成年,政府都唔理,起呢條路全村居民得益,大家忍無可忍,先自發性去起啫。等政府做嘢?你睇吓斬竹灣村,居民想申請鞏固斜坡,十年都未有回音,山泥傾瀉點算呀?」黃才平不肯退讓,最無辜是夾在其中的居民;由於被封的道路,同時亦是蠔涌新村的消防通道,這成為居民向政府施壓的唯一「理據」,他們已準備遊行抗議。這場混仗,有排打。

少林寺方丈釋永信(左二)曾親自來蠔涌村,在擬建少林寺的位置視察,黃才平(左一)及西貢區議會主席吳仕福(左三)親自迎接。

黃才平的職員張先生指,香港政府有措施優惠基督教、天主教,但佛教支援甚少。故他們提出的少林寺計劃是為香港着想。少林寺大計,將複製嵩山少林寺格局,亦會招收少林弟子。
律師教路 防土豪封路
這類封路事件,在不少鄉村不時上演。由於該路段往往屬於私人土地,居民很難追究法律責任。律師鍾卓成指:「地政署審批丁屋都有個政策,就係睇你有冇 EVA(消防通道)路,證明你啲屋係符合安全,如果條通道係涉及私人土地,咁土地業主喺起條通道時,就要交份同意書俾地政署,不過呢啲村屋事件好多時未必寫好啲文件,或者好多同意書係上一代簽訂,到下一代村民接手時又有唔同決定,結果帶來好多問題。」他建議,買家日後在買入村屋時,應透過地政署,與土地持有人,簽署一份土地使用同意書,預防日後被封路時,用作申訴之用。

撰文:陳新政、梁佩均
資料:黃翠蓮
插圖:朱桂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vb4life 的頭像
tvb4life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