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9:25
探員大罵阿基「多嘢講」,懷疑他藏毒,阿基反抗,兩名探員上前箍頸。

新聞追蹤

黑暗五分鐘

Ads by Google

佔中踏入第四週,警察動用催淚彈、胡椒噴霧、警棍,更漠視法紀,公然在暗角圍毆佔中人士,引起社會嘩然。
警察濫用私刑的例子,其實早已在香港的暗角,無聲無息地
上演。
今年五月,售貨員阿基到旺角機鋪打機,遇上警察查牌。其間他態度輕佻,探員以懷疑他藏毒為由,把他拖到後樓梯拳打腳踢,再加以掌摑。
經歷黑暗五分鐘,阿基滿身傷痕,卻反被控襲警等罪名。但經審訊後脫罪,裁判官更罕有批評警方「無中生有」、「居心叵測」。
經歷人生最無助的時刻,阿基亦由反佔中,走上佔中之路。 


今年五月九日晚上十一時許,三十二歲的葉兆基,放工後如常到旺角新之城的遊戲機中心 Game Zone打機。過了一會,十多名隸屬西九龍總區反黑組的便衣探員,浩浩蕩蕩到場查牌。
現場所有遊戲機被關掉,阿基見狀,連忙叮囑機友「呢鋪唔計」,卻就此被警員盯上。
一名身材健碩、皮膚黝黑的探員上前指罵︰「𡃁仔咁多嘢講,差人查牌要合作啲!」即使阿基道歉,但探員仍不停教訓,阿基忍不住回了一句:「我都講咗 sorry sir啦,你仲想點呀?」未幾,七名探員上前圍着阿基,有探員作狀安撫,着他不要再高聲大嗌,又聲稱懷疑阿基藏毒,要求把他帶走搜身。阿基見勢色不對,再次向探員道歉,並攤開雙手以示清白。

阿基在警署多次要求到醫院驗傷,但不獲理會,他獲准保釋後獨自前往醫院求診。院方為他拍照,顯示他左眼被打至微絲血管爆裂、面頰一大片紅腫,雙手亦被手銬扯到留有紅痕。

 

23:09:06
三十二歲售貨員阿基(箭嘴)到旺角機鋪打機,其間西九龍反黑便衣探員到場查牌。由於所有遊戲機被關掉,阿基跟友人說:「呢鋪唔計!」
無人之境
本刊取得遊戲機中心閉路電視影像,證實阿基當時掙扎反抗,但遭三名高大的探員箍住他頸項及鎖實雙臂,把他拖出機鋪。
據阿基所講,去到後樓梯,三名探員把他推倒,阿基欲逃離現場,警員立即把他按在地上。瞬間阿基感到頭部、背脊,被多隻腳亂踢,他只好抱着頭奮力死擋,無力呼救。
「打完一大輪我已經無力,跌咗喺地下,佢哋就即刻用手銬鎖住咗我。但佢哋仲未停手,繼續用腳踢用腳踩,左一巴右一巴咁摑落嚟!」後來阿基跪在地上,但探員意猶未盡,只要阿基一開口,便遭掌摑,直至阿基講不出聲。後樓梯沒有閉路電視,阿基陷入黑暗的無人之境。
被狂打五分鐘後,探員故意大聲說︰「𡃁仔,你今次大鑊喇,你做乜打阿 sir,阿 sir依家告你襲警!」施襲者反以襲警為名,將阿基拘捕。
被鎖上手銬的阿基被帶返機鋪,顯得軟弱無力,左右兩邊都有警員捉實他。

23:11:31
三名探員箍實阿基頸項,反鎖他雙手,把他拖出機鋪。四人消失於閉路電視畫面。阿基被探員帶到後樓梯,拳打腳踢。

23:31:37
五分鐘後,三名反黑探員先後返回機鋪。之後旺角區巡邏小隊的警員接報到場,把阿基帶返機鋪。當時阿基已被鎖上手銬,顯得軟弱無力,被幾名警員捉實。
警員砌生豬肉
阿基被帶返旺角警署,被打至氣若游絲的他,向警署值日官要求看醫生︰「阿 sir我真係好痛啊,我想睇醫生。」卻換來冷眼。之後他被帶到接見室錄取口供,再次向警員提出要到醫院,警員充耳不聞。後來警員替阿基拍照,阿基又再提出要求,但同樣不獲理會,反對他說︰「認咗佢啦你,最多罰錢㗎啫!」
阿基在警署被扣查五小時後獲准保釋,他獨自去急症室求醫。醫生診斷他左眼微絲血管爆裂、右邊面頰有傷痕、左肩近頸位置至背部則大片紅腫、雙手有一道道深深紅印。
阿基滿身傷痕,卻反被警方指他「一個打三個」,被正式落案起訴他三項襲警罪及一項拒捕罪,「會唔會係咁?我咁嘅身形,一個打你三個?我真係仲矮過甄子丹喎!」身高一米六的阿基實在連自己也無法相信。
律政司一度提出讓他簽保守行為,但阿基不甘被屈,堅決拒絕。他只是一個月入一萬多元的售貨員,卻決定用盡僅餘的儲蓄,賣掉心愛的限量版首辦模型,自聘律師打官司,也要誓保清白。
案件八月在觀塘裁判法院開審,涉事的三位反黑探員李俊傑、劉家豪、陳凱基,曾在庭上信誓旦旦供稱,查牌時阿基手握拳頭,疑似將可疑物品放入斜揹袋內,情緒激動又揮動雙手,態度極不合作。探員懷疑他藏毒,於是帶到後樓梯搜身,但反被阿基襲擊,他們三人均受傷。
不過裁判官陳炳宙上月裁決時,表明探員版本不合邏輯,認為一個藏有毒品的人,會否偏偏在警察走近時才收好毒品,更大聲講話引人注意。他嚴厲地批評警方︰「本席暫且不懷疑有否作非法禁錮,但警方證人嘅口供被推翻至一個體無完膚嘅地步。本席大膽懷疑警長係居心叵測、本席大膽懷疑警長係無中生有,本席大膽懷疑警長講大話!」法庭最後判阿基無罪釋放,兼獲得訟費,對花費三十多萬律師費的阿基而言,可說是大獲全勝。
重新定義「警察」
阿基家住粉嶺華明邨公屋單位,在銅鑼灣的日本大型連鎖時裝店工作,放工後經常到旺角打機,原因只貪此機鋪「夠安全」:「我喺旺角打機十幾年,一嚟呢度啲遊戲夠快夠新啦,二嚟真係呢間最安全,成日有警察查牌,無咁雜,無咁多古惑仔搞事,安全吖嘛,其他地方真係咩都有。」阿基在其他品流複雜的遊戲機中心曾遇過有人打架、癮君子吸毒飲咳藥水、古惑仔上門收陀地。
好不諷刺,人生最無助的五分鐘,就是在這個被他視為「最安全」的遊戲機中心發生。而他一直以為,警察的職責是保護市民,但這一夜的經歷,令他將「警察」重新定義。
「警察打人,有咩咁出奇?你叫我依家仲可以點信啊?你俾佢打完,仲要告番你轉頭,差人喺庭上發咗誓都可以擘大眼講大話,第日有事唔通搵黑社會?警察會唔會將權力擴得太大呢?」
阿基直言現時對警察毫無信心,亦不知自己應以什麼心態面對警察:「佢哋會好大聲咁重複講同一句說話,講到好似真咁,『你做乜打阿 sir!』、『你冷靜啲!』聲大就大晒?所有嘢都係佢講㗎咋,佢講就係事實㗎喇!」
執法者知法犯法,令阿基以為身處六十年代的警黑合作電影之中,他從沒想過,香港會變成這樣。

位於旺角新之城的 GameZone時常有警察查牌,是較安全的機鋪。但阿基想不到,會被拖入沒有閉路電視的後樓梯,被探員拳打腳踢,呼天不應。

由反佔中到佔中
事後阿基刻意走入旺角街頭,想找回三個打他的探員,公開他們的面貌,讓香港人有所警惕。
想不到深入旺角佔領區,令他有意外發現,「最初作為一個市民去睇,佔中好似真係好侵略性咁,影響商業真係唔得。」他去年底曾經簽署「反佔中同意書」,但現時後悔不已︰「依家你睇到晒,學生都好和平,所以有時我都會同同事講,唉,我真係好後悔簽咗反佔中。我真係覺得依家係你哋(警察)搞事多啲,係你哋(警察)做咁激進嘅事,你用晒催淚彈,人哋做過咩嚟?搞到好多唔關事嘅人都走上街,係你哋(警察)造成嘅。」
在旺角,他看見的是學生的自覺、和平、理性,實在看不出有任何挑釁警方的地方,自己亦由反佔中變成支持佔中。
案件由開始到完結經歷大半年,阿基已向警察投訴課投訴,並正申請法援準備民事索償,他說從不後悔:「最重要係佢哋知道,講大話係要有代價。」

這天阿基重臨旺角佔領地區,希望找回打他的三名探員,公開其相貌以警惕港人。但身處茫茫警察之中,坦言感到不安。

其中一名毆打阿基的探員陳凱基供稱,當日阿基情緒激動,更起腳踢探員,又指阿基主動表示不用看醫生。但他遭裁判官直斥大話連篇( AP解作被捕人士)。

撰文:李穎欣
攝影:李啟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vb4life 的頭像
tvb4life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