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二晚,滿口鄉音的大叔,落力指罵出入的
壹傳媒員工,警員則頻頻表示自己中立。

頭號直擊

黑勢力圍剿壹傳媒內幕

Ads by Google

佔中運動發展至今,真是高潮迭起,反佔中人士將戰線燒至壹傳媒集團總部,自上兩週開始,已不斷派人堵塞壹傳媒大樓出入口,當中更有不少古惑仔乘機挑釁記者及指罵運報司機,妄以下三流手段打擊到壹傳媒,有反佔中人士更誇口說,將發動二千人,晚晚來圍堵壹傳媒,誓令壹傳媒癱瘓,報刊沒法運出市面發售。以這種手段打壓新聞自由,可說是開埠以來從未有過。
行動開首時,與中聯辦友好的同鄉會率先發動攻勢包圍,繼而元朗黑色梁粉也加入,對壹傳媒構成極大滋擾,報刊未能及時在市面發售,當所有人以為壹傳媒即將剿滅時,全港黑幫也發動大吹雞,打算一鋪打殘壹傳媒。
但世事往往以意想不到方向發生,壹傳媒成功申請禁制令消息,使網民嘩然,網上一面倒地支持《蘋果日報》,經網民力撐下,情勢也大逆轉,市民紛紛表示蘋果出白紙也買,只有 A疊頭版也買,一個人買幾百份上街派也有,甚至沒有報紙也寄支票來支持,原本已養成上網習慣,已失去購買報紙意慾的讀者,又走去報攤搶購。
黑勢力「圍蘋」不成,不欲肥佬黎變英雄,達到宣傳之效,偷雞不到蝕拃米,只能草草收兵。

 


上週一晚,為數三百多人的反佔中人士以帳篷陣堵塞壹傳媒全部出入口,當中有約十多名操鄉音的大媽,主力擋住大門,一旦有人出入,她們即上前攔截及指罵,更有些會作勢胸襲男士,場面一度非常混亂。
其間一名婦人透過揚聲器用不純正的廣東話嗌咪:「大家聽住,如果聽日市面仲有《蘋果日報》,我哋就行動升級,全部都唔俾送出嚟!」在場維持秩序的警員多次嘗試與示威者協調,開放車路供車輛出入,但最終不果,警察也一臉無奈。
記者在場採訪時屢遭示威者以粗言指罵:「係咪想打交?」、「你都黐×線,人有自由呀!打×你!」甚至有示威者企圖追打記者,場面有如混亂旺角的縮影。

一班打扮似港人的婦女,估計是新移民,為免被拍到樣貌,她們戴了口罩及墨鏡外,還利用電筒干擾記者拍攝。

圍堵壹傳媒的人群,每次都有監工在現場指揮,兩名口罩男便是監工兼指揮,他們一直拒訪,示威人士離開時,他們還會代叫的士。
汕尾會長總指揮
最奇特是,當晚有不少豪華房車接載示威者到現場,當中一輛屬汕尾市陸河海外聯誼總會會長范振聲所擁有,而當晚他更親自駕車接載示威者前來,可謂出錢又出力,是今次「圍蘋」的其中一個主要指揮者。
范振聲除了是內地政協外,其身家也相當豐厚,如個人持有觀塘嘉樂街地鋪及樓上單位,市值約四千二百萬,地鋪現租予賽馬會作投注站,樓上單位則是他任職董事的高信控股有限公司寫字樓,而高信是上市公司凱富能源集團( 007)旗下子公司,范於上年年尾,更從許智明任主席的凱富能源認購一批股份。
有財之外,范也是有勢之人,尤其親中背景,他於今年七月擔任汕尾市陸河海外聯誼總會會長的就職典禮,不少中聯辦官員和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譚耀宗亦親臨到賀,有知情人士表示,范落力參與圍堵壹傳媒,是得到中聯辦支持。而除了汕尾同鄉會參與是次事件外,也有其他多個同鄉會參與,加上黑社會,都是由中方在背後操盤,希望藉機打殘壹傳媒。
記者致電范振聲求證,為何發動人包圍壹傳媒時,他惡死地說:「肥佬黎,佢自己做過乜事,佢自己知啦!」更斷言沒給一分錢,示威者都是自發來圍堵壹傳媒,之後便收線,記者再致電范,范只拿起電話沉默數秒後,便斷線。
初嘗甜頭,黑勢力其後發動更大規模圍堵壹傳媒,除汕尾大軍外,一班來自屏山的土豪及勝和古惑仔也紛紛出來搶功,記者認出當中有被稱為江湖「梁粉」的鄧志學、廖達文和屏山勢力人士鄧達善等人。
當其後有上水的土豪勢力也想來搶功時,屏山勢力卻在場阻止對方入場,似要獨霸「圍蘋」地盤。

上週二晚,汕尾市陸河海外聯誼總會會長范振聲,親自駕自己的平治房車載同鄉來圍堵壹傳媒。

一班大媽上週日凌晨零時,準時收工,由於沒有旅遊巴安排,她們有些要步行廿多分鐘去康城港鐵站。
屏山土豪抽水
屏山鄉事委員會副主席鄧達善,是服裝設計師鄧達智的同父異母胞弟。有記者致電給他,他說是來趁熱鬧及看看黎智英是否做了賣國賊,答得非常無厘頭。
而坑尾村村代表、綽號「斗雞學」的鄧志學,有不少戴口罩的大漢傍實其身旁,而他名下平治房車週一晚亦停在現場。近年成為梁粉之一的鄧志學,十多年前曾捲入一場江湖風波,被和勝和的黑漢驅車狂撞追殺,幸逃過一劫,早年撈私油起家,但近年則轉而在元朗收地及村屋買賣,身家豐厚了不少,去年更因在梁振英天水圍公眾論壇內,出口怒罵社民連副主席吳文遠而成名,現時區內鄉紳當了他是梁營人,難怪今次來圍堵壹傳媒,抽水之餘,又可再鞏固其梁粉地位,以向其他鄉紳示威,自己是「直達天庭」的梁振英御用軍。
鬼打鬼內訌
至於綽號「大頭文」的廖達文,同樣來自坑尾村,與鄧氏屬好友,立場親中兼挺梁。他去年八月在天水圍特首論壇外打傷人民力量的成員,法庭判其普通襲擊罪成罰款二千元的同時,發現他原來已有八次其他案底。惡慣的大頭文,當晚來抽水,卻被一班汕尾示威者反包圍,令他的坐駕無法駛離現場,據大媽大叔們表示,他們不忿新界土豪來「搶鏡」,即使大頭文發惡說要見現場汕尾話事人,以放行他的坐駕,但一班大媽大叔卻一於少理,最後大頭文唯有坐在車內玩手機,等圍堵壹傳媒的大媽散去後,他才得以脫身回家。
上週一圍堵壹傳媒後,幕後主使人臨走前更口出狂言,預告說將晚晚來,人數將增至二千人,誓令壹傳媒運作癱瘓。
一個名為「香港綠色和平大聯盟」的反佔中組織,也透過 WhatsApp以五百元報酬及酒店到會來吸引人,翌晚來參與圍堵壹傳媒,甚至揚言在壹傳媒門外,準備了麻雀、撲克及乒乓球等活動供參與者耍樂。
至週二中午,記者從各渠道收到消息指,各黑幫包括新義安龍頭家族及勝和高層都吹大雞,召集數百名古惑仔到壹傳媒搞事,一時間氣氛相當緊張,甚至傳出有泥頭車來撞大閘。但翌日凌晨,事態來了個急轉彎,黑幫吹大雞忽然被叫停了,到場的古惑仔也紛紛散去,記者於是找來勝和一名大佬阿龍問個明白。

上週二晚,一班土豪及古惑仔被警方包圍,就順勢坐在地上休息,有「呃工錢」之嫌,有古惑仔表示,收得八百元,又山長水遠入將軍澳,計落冇着數。

屏山村大頭文一心來抽水,但最後,自己及坐駕反被汕尾鄉民包圍,因他們不忿香港土豪來爭食,他們為利益鬼打鬼,跟齊心的
金鐘示威者相去甚遠,自暴其醜。
Facebook網民救壹傳媒
甫見面,未及記者開口,阿龍笑說是網民救了壹傳媒,「都替你擔心,啲風吹到話會打記者,幾個社團已吹大雞,加埋新界土豪及班新移民同內地大媽大叔,真係推冧你哋公司。」不過事態發展卻出乎意料之外,明明圍蘋黑勢力佔了上風,但最後卻被一班支持壹傳媒的網民反撲成功。
原來,自上週一晚開始,全港網民及《蘋果日報》 facebook專頁內,都有人挺身而出支持壹傳媒,他們不單是「鍵盤戰士」,真的是付諸實行,如買了《蘋果日報》便拍照放上 facebook以示支持,更有熱心支持者連掃百多份《蘋果日報》,之後在街頭免費派給人。
網民揚言,即使《蘋果日報》出白紙也照買,最落力的一位網民更說若壹傳媒號召反圍堵,他會參與行動。支持壹傳媒的風頭火勢,一時間燒得火紅,在短短數小時內,其中一個支持《蘋果日報》的帖便有過二萬個 like,及不斷有網民回應發言支持,聲勢強勁,都說要去報攤和便利店買《蘋果》、買《壹週刊》支持。
吹大雞急煞停
在一片愈打壓,變成愈支持的風氣下,圍堵壹傳媒幕後主使人見勢色不對,怕弄巧成拙,反而幫了壹傳媒造勢。為免再「煲紅」壹傳媒,部分黑幫收到指示,突然煞停吹大雞,而土豪見沒「着數」,自然也停止來圍堵壹傳媒,只有一些三、四線的反佔中團體,未及時收到叫停訊息,於上週三晚依然來圍堵壹傳媒,但場面則十分騎呢,多是道友及「三尖八角」的金毛少年。
上週三記者已在 WhatsApp報名參加「香港綠色和平大聯盟」行動,至晚上十一時去到康城港鐵站 A出口,也照樣來圍堵,當時已有約三十人等候。不久,一名身形矮小的光頭男子出現,並大聲說:「邊個參加綠色和平大聯盟活動嘅,就跟我嚟。」記者認得他於本月初,曾帶隊到旺角搞事,不但爆粗辱罵集會人士,還多次推撞學生。其他他帶隊來到壹傳媒門外,但因未準時十二點開飯,而被參與者責罵,及後又因無現金出糧,被人懷疑是「示威騙局」,極盡騎呢。

除大媽大叔外,上週三晚
連道友也來圍堵壹傳媒。

香港綠色和平大聯盟上週三晚以千一元報酬,召來數十輛的士堵塞壹傳媒出入口,但司機以被上線扣剩九百元為由,拒絕履行堵塞任務,繞圈慢駛交差了事。

光頭穿白衫的香港綠色和平大聯盟負責人,上週三晚在康城港鐵站外,等候為了賺五百元車馬費的職業示威者。
的士司機慢駛
有的士司機爆料,指當晚香港綠色和平大聯盟還召來九十輛的士,想阻塞壹傳媒出入口,但一班的士司機來到壹傳媒大樓,慢駛及繞了一圈後就收工。該司機不諱言,是收了九百元來圍堵壹傳媒,「我仲知綠色和平大聯盟出千一蚊搵的士圍壹傳媒,上線俾我哋九百蚊,就想我哋去塞門口,我哋無咁傻,警察抄牌及拖車兼上庭,嗰條數點計先?剛才上線响 call台上面話我哋辦事不力,大聯盟嗰邊爆晒粗口,話使咗十萬蚊都冇作用,挑!收幾百蚊得閒同你去衝咩。」
香港綠色和平大聯盟主席伍忠榮是地產公司老闆,主打大陸及本地炒家生意,專炒賣旺角區的工商鋪。他早前接受傳媒訪問,承認因生意受佔領人士影響,故組織反佔中行動。
四百蚊圍壹傳媒
週四之後,圍堵壹傳媒的行動,力度變得愈來愈弱,有時甚至無人前來。至上週六晚,只剩下一班為數幾十名操鄉音的汕尾人又來圍堵壹傳媒,但只圍堵了三小時左右便收工,記者扮作在工業邨其他公司上班,藉詞想加入示威大軍及賺些外快,正由工業邨步行出康城港鐵站的龍仔,以不正的廣東話回應說:「今晚收四百咋,唔知幾時再有得做……」
當記者問他認不認識范振聲,他即說約三十多萬人口的陸河縣,很多人都認識范振聲,因范是當地大慈善家,原來近兩年,范捐了約六百萬,在當地修建了一所中學及小學。
週一下午,記者到高信觀塘寫字樓樓下等范振聲,想了解誰叫他組織同鄉來圍堵壹傳媒,他只面黑黑地說沒有做過,推翻之前的說話,然後急步返回公司。
中方操控反佔中勢力,用錢收買黑社會和大陸鄉民,公然想打殘壹傳媒,卻料不到香港讀者反彈如此激烈,刺激了更多人購買,加上觀塘警區連日派人駐場保護,黑勢力連日做騷,變成白花金錢及心力,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撰文:程志康、艾馬
攝影:攝影組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