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 態度強硬而麻木不仁。

壹觀點 梁振英

執權者麻木不仁( 2014/10/23)

Ads by Google

壹觀點
執權者麻木不仁( 2014/10/23)
以林鄭月娥為首的五名司局長跟學生對話前夕,法庭就旺角及金鐘的佔領區頒下緊急禁制令;梁振英乘勢警告佔領人士「要考慮自己在刑事、民事以至藐視法庭出現的種種責任。」同時以「外部勢力」抹黑這場愛與和平的抗爭,態度之強硬,哪裡像是要「通過對話來收窄分歧」?

按梁振英就二○一七直選特首作的鋪陳——「根據《基本法》,根據人大常委的框架決定落實普選」——確又看不到絲毫可供「收窄分歧」的空間。在這樣的氛圍下對話,除了各自表述,極其量只能讓雙方找個結束佔領的下台階而已,對紓緩觸發這場史無前例抗爭的深層次矛盾,並無裨益。
是什麼的矛盾?那就是北京背信棄諾,先是承諾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一人一票普選特首;事到臨頭,卻又反口,由人大常委落下三道鋼閘後(人選要愛國、愛港;入閘門檻從八分一提高至半數提委的支持;候選人數目局限在兩、三個之間),實質效果是叫香港人當橡皮圖章,為北京欽點的特首背書。
人大常委頒下這「框架」後,民主訴求僅餘的空間是提委會將如何組成。不過,北京還是放心不下,為確保萬無一失,非要用「均衡參與」這座五指山將提委會重重包圍起來不可。
「均衡參與」者何?梁振英有此闡釋:「不是以人數來決定,而是社會各個界別……不是只說以社會收入去界分不同階層之間的均衡參與,還有社會上不同功能的均衡參與。」人數、收入皆可以客觀量度,捨此而不由,而以各個界別、功能的「重要性」為定奪,用心何在?
梁振英跟《紐約時報》表白,單純憑人數定奪,「特首候選人便只會向月收入一萬四千元以下的人拉票。」反之,體育界及宗教界雖然人數少,「但在選舉過程當中都能夠體現它在我們社會當中的重要性,這亦是體現均衡參與的一部分。」至於什麼叫「重要」,什麼叫「不重要」,當然是北京說了算。前有三道鋼閘,後有「均衡參與」這座五指山,這樣的一人一票選特首到底跟北京直接任命有何分別?
三子發動佔中、學生佔領街頭所為者何?說到底還不是抗議北京的真篩選假普選嗎?港大法學院的張達明對當前的撕裂局面心憂如焚,他害怕不加以紓緩,難免流血收場。他給遠在英倫的女兒家書這樣說:「從來歷史和現實告訴我們,抗命能否成功,有賴於其道德感染力,所以抗命者愈能做到愛與和平,就愈能感動身邊的旁觀者。」
愛與和平的抗爭踏入第四個星期,梁振英及北京不為所動。掌權者麻木不仁,往下去的發展又怎能不教人心憂?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