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課引發的佔領運動快滿一個月,學聯終於爭取到首輪對話。圖為特首辦公室主任邱騰華、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及副局長劉江華(右),與學聯代表,鍾耀華、岑敖暉、周永康、羅冠聰、梁麗幗(左)。林鄭表示會考慮提交近一個月的民情報告給國務院;及構建多方討論平台。(王偉洪攝)

Ads by Google

壹號頭條
談判難修正果 佔鐘部署退場
佔領行動持續快將一個月,這場令全球注視讚嘆的雨傘革命,本週二踏入另一個階段。代表新世代的學聯秘書長周永康,跟代表既得利益的特區第二把手林鄭月娥進行政改對話。學生代表帶着廣大市民對真普選的訴求,要求官員回應,但林鄭只懂死撐全國人大常委八三一決定,最終只答允考慮向國務院港澳辦提出八三一後香港情況報告,交代港人民情,但報告實效被質疑。
正如特首梁振英不斷表示北京政改框架難以逾越,佔領一方對談判桌上爭取普選不抱厚望,學聯只能保持溝通渠道換取更多時間,應對建制陣營步步進逼。
佔領行動曠日持久,旺角佔領區危機四伏,禁制佔領街道的法庭命令一紙接一紙,佔中三子、學聯、學民思潮近日拋低對運動路向和策略的分歧,共同商討佔領運動的退場機制,三個組織均同意集體自首,自負刑責。

 


本週二黃昏雙方五名代表,齊集在黃竹坑醫專學院,由被指親梁振英的嶺南大學校長鄭國漢主持政改對話。
林鄭月娥率先表示尊重同學堅持及執着,熱愛香港,希望香港更為民主進步。不過,話鋒一轉,她即批評佔領街道影響市民生計,着學生帶頭呼籲佔領者撤離。但周永康稱若非街頭抗爭也不能爭取到對話機會,他稱要求很簡單:「公民提名、拒絕欽點、廢除功能組別。」他說,能讓佔領者回家的,只有特區政府。
學生彈藥充足,梁麗幗質疑八三一人大決定是否不能撼動,根據政改五部曲,第五部由人大決定,但第二部人大便落指令,政府照單全收,質疑政府自斷雙臂,而沒有為港人爭取。羅冠聰隨後引述中大及港大的調查,指市民支持廢除功能組別,但特首提交的政改報告稱毋須修改,與民意落差,令人大錯誤判斷。
林鄭立即反擊否認指控:「引致人大作此決定,不只單靠諮詢報告,有聽各界意見。」譚志源反駁稱民意非一面倒反對政改報告,但他沒有交代相關的民調資料,顯得蒼白無力。被學生猛烈攻擊一小時後,林鄭七時十分稱:「願意考慮向中央提交報告,將本港發生的事、表達嘅訴求交俾中央,會由國務院港澳辦處理。」不過,周永康質疑報告能否改變人大框架。他衷心希望官員能做民主英雄,勿當歷史罪人。

大批市民在金鐘觀看對話直播,場外反應熱烈,當周永康提到佔領區老中青三代都有,群眾鼓掌。(翁少陽攝)

週日傍晚,佔鐘人士分批圍坐討論何時退場及首輪對話的期望,此場面並不陌生,佔中三子不時進行類似商討。但今次意義稍為不同,是收集群眾意見為退場機制作準備。(羅國輝攝)
早研究退場機制

佔中三子戴耀廷週一在金鐘晚會稱,非暴力抗爭進行了二十多天,尚欠承擔刑責,呼籲大家在適當時機一齊去自首。這又回到佔中三子原定的劇本。(羅國輝攝)

雖然政府同意進行下一輪對話,但佔領一方對政府讓步不敢樂觀,佔中團隊近日已加強研究退場機制。週日晚上,有別於平日跟學聯及學民思潮代表一同上台發言,佔中三子之一戴耀廷單獨留在雨傘廣場,其間問佔領者何時應該退場?跟政府對話有什麼要求?然後他邀請有興趣的佔鐘人士進行分組討論。
廣場出現五、六個討論圈,約十人一圈,由佔中代表帶領。「我覺得至少要取消立法會功能組別。」「我認為提委會唔好再有四大界別。」參加者多數是中年人,也有年輕面孔在旁聆聽着。此情此景,令人聯想到佔中運動舉行的三次商討日( deliberation day),近日不少佔中圈內人重新將 deliberation這個英文字掛在口邊,雨傘革命有少許返回佔中原軌道的迹象。
泛民人士稱,三子過去一星期不斷走訪佔領區不同帳篷,與村民討論,聽取意見。「佢哋聽咗一輪,係時候再擴大討論圈子,所以現場分組討論。相信佢哋會因應現場人士嘅意見諗定退場機制。」
其實,由佔領運動之初,三子一直有思考如何退場,但學聯和學民思潮(雙學)以「重奪公民廣場」間接促使三子提早啟動佔領行動,較能主導形勢,況且,頭兩星期三子跟雙學在相處上一直都很被動,原因是三子秉守「和平佔中」的原本概念,對於主動衝擊和佔領更多戰線表現保守,跟雙學的態度顯然不同。每當眾人同台發言,綜觀佔領群眾的反應,又似乎是雙學的路線更受歡迎。
龍和道衝突成關鍵
十月十五日凌晨警方強力鎮壓龍和道示威人士,促成了三子和雙學共同思考退場的關鍵因素。衝突中學民思潮兩名成員被捕,令這個成員最年輕、最進取的組織,也得反思運動路向。向來擅長提高民眾抗爭情緒的黃之鋒,上週四他第一次提出叫留守者「重新思考」佔領運動:「我們要面對的現實是人數不夠,考慮升級前需要有更多人留守。」
據悉,不少佔中堅實支持者也開始問三子有關退場的問題,更表明願意跟隨三子承擔佔領的刑責,集體向警方自首,多位形象鮮明的爭普選人士,也表達了願意跟三子共同進退。
三個組織一改以往對運動「各自表述」的態度,上週四上台發言罕有地一起表達了相似的訊息,流露退意。陳健民把握機會,將演講內容改寫成題為《到了那一天,我們會自首》的文章,上週六在《明報》刊登。泛民中人說:「陳健民上週寫文章話適當時候會去自首,近日雙學代表都表示會承擔法律責任。其實大家都表達緊退場的諗法。」
以前雙學和三子都是各自「分房」討論策略,獲取共識後才聯合開會,但龍和道衝突後,雙學和三子的佔領策略才初次走得更近,這班年輕學生也開始跟三位老餅有更多「私下」的溝通,而非只公事公辦式的開會和合作。以前三子開完會就被請走,現在卻會獲邀留下跟學生一起用膳吹水。
雖然合作基礎重新建立,但要討論一個可行的退場機制,仍是困難重重。學民發言人黎文洛表示三子、學聯曾討論退場機制,不過如何執行、何時執行也未有定案,「如果我們自首,被警方拘捕了,但有些群眾未必會自首,然後繼續聚集,並大叫『釋放學生』,其他聲援者又過來,群眾點都唔會散。」

上週三凌晨有示威者衝擊龍和道,警方重裝備鎮壓,成為三子與雙學考慮退場的契機。(莫智謙攝)

旺角集會人士來自五湖四海,大部分強調沒有大會、自己代表自己,他們是否接受金鐘的退場安排,相信是佔中三子的一大考驗。(郭永強攝)

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左)及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右)上週四首度開腔,會跟隨三子承擔公民抗命的刑責。(羅國輝攝)
梁振英成對話障礙

梁振英「露頭藏尾」,林鄭月娥的低頭不語,譚志源的一臉凝重,充分展現政府高層對與學聯對話取態的大不同。(法新社)

佔領陣營努力解決各種退場的困難,也嘗試在政改對話中完成爭取真普選這個近乎不可能的任務。相反,梁振英卻連環出招搞破壞,首先週日在亞視節目《時事縱橫》首次跟隨北京口徑,指佔領運動有外部勢力介入;週一晚上他又接受外國傳媒訪問,直指窮人不應擁有平等選舉權,否定公民提名訴求,明顯想刺激堅持公提的學聯陣前「反枱」。
不過,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認為, 689不斷出口術,亦難破壞林鄭和學聯的對話,但頻頻小動作的背後,不排除他想採取更強硬手段:「你話佢(梁振英)對現時局面有幾大影響?未必一定有,因為佔領行動唔會理會佢嘅言論,但如果局面愈來愈緊張,就可 justify(合理化)佢用強硬路線處理。」
一名熟悉國情的人士稱,過去兩次學聯與政府達成對話,都有枝節發生,他稱皆因 689多次刻意破壞。據悉,北京曾建議開放添馬公園及添美道,將集會人士集合在金鐘,「如果政府肯行第一步咁宣布,已經係釋出善意,不過 CY唔肯。」
幾經波折,學聯與政府上週四拍板對話。但上週五清晨警方突然到旺角「清理障礙物」,留下一條尾巴,至晚上又聚集達九千人,雙方對峙氣氛緊張,險些又搞砸對話。熟知國情人士聯絡上學聯代表,「我建議他們無論如何也要保持對話,唔好激親,有人刻意攪亂想終止對話。」
搶宣布對話邀功
689一方面破壞對話,偏偏兩次宣布政府與學聯對話,都是他率領林鄭出場。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上週三指,冀醞釀與學聯重啟對話,當時政府已預計短期內有突破。官場耳語透露,上週四原先安排是林鄭宣布展開對話,豈料梁主動要求由他宣布。據悉, 689指若由林鄭交代,他會被指遭架空;相反則會是他架空林鄭。「佢要俾外界知道仲係掌握實權,同埋佢想向北京邀功。」
緣何 689不斷搞破壞?官場中人分析或跟港府評估對話的成果有關,「預咗乜都俾唔到,可能只係痛陳利害,重申番之前放風話提委會民主成分有得商量,其他完全無得傾。反枱嘅結局好難避免。」
預見對話破裂告終外, 689亦因清場未見太大反彈,鎮壓力度便逐漸升級。《紐約時報》十八日引述消息人士稱,北京對梁振英定出的界線是「政改不妥協、清場不流血」,但 689明知難以做到,只有把和平佔領推向為「由外部勢力介入的嚴重暴亂」,他才有翻身的希望。
早定性顏色革命

佔鐘人士目標各有不同,有些誓要爭取真普選;有些要求特首梁振英下台,對話結果是否令各人滿意下退場,看來需時調整大家的目標。(羅國輝攝)

國務院副總理汪洋上週一以「顏色革命」形容佔領運動,中共喉舌《人民日報》週日發表題為《從自主看佔中背後的港獨陰謀》的文章,顯示北京相信佔領運動走向港獨。梁振英之前表面無跟隨北京的主旋律,惟據悉在內部討論時,「佢經常引述北京話佔中係顏色革命,佢亦十分認同。」
時事評論員林和立指出,習近平及梁振英把佔領行動定性外部勢力介入,其實要撇清個人責任,估計下月上旬北京舉行亞太經合會議( APEC)時,梁振英都未必敢動用最大武力清場。「北京有可能待 APEC完結,先逼 689出手。」
不過對話有多大效果?民眾又會否失望,激發起更多人走出來?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兼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家洛做了一項測試,週一晚他在金鐘的公民教室講述東歐民主進程。「我問現場百多位市民,認為首次對話有成果的請舉手,只有幾隻手。認為未必有成果的,佔了大多數。」
邀各界加入對話
他相信佔鐘者已降低期望,反而是研究如何擴大參與對話的代表,不是單獨由學聯承受巨大壓力。「好多外國經驗係到咗呢一步,擴大番代表基礎,可以諗吓邀請學者團、社運代表,甚至邀請旺角、銅鑼灣代表,一齊傾傾對策。咁樣可以增加學聯認受性,唔會俾人覺得係枱底交易。」

雨傘革命為香港民主發展寫下重要一頁,金鐘佔領區將成為香港人的集體回憶。(王偉洪攝)

撰文:陳健佳、黃偉超、馮普賢
插圖:劉志誠
news@nextmedia.co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vb4life 的頭像
tvb4life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