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地見聞

德里的一百萬零一夜

Ads by Google

對不起大家,我沒中催淚彈,只嘗了人生首次瞓街的滋味。
政總外的空地,風涼水冷,還見到星星,理應幾好瞓。
但一躺下,便不禁想像自己可能被噴曱甴那樣噴胡椒噴霧;回到家才睡得着。

過街曱甴的恐懼,印度的街童,每天都要經歷。
大佬來收保護費,警察也來收賄,危機四伏。
《一百萬零一夜》裏由貧民窟街童搖身變成百萬富翁的情節,是天方夜譚。

德里有協助街童的志願組織,便舉辦導賞團,由一度流落街頭的少年帶路,告訴你街童的真實生活,帶你到庇護中心參觀。
但到底這是喚起大眾關注社會,還是消費貧窮的” Poorism”?

多事之秋。
秋天,本來就不該關在家中,理應要外出散步,走走。
我們支持上街。
去看清楚世界的真面貌。

 

Salaam Baalak是印度有名的街童志願組織, 2006年開始舉辦 City Walk導賞團。陰差陽錯下,我參加不了定時舉行的公眾導賞團。「你可以預約我們的私人導賞,每人 2,000盧比( 253港元),全數捐給組織。」一位自稱 Max的導遊說,語氣有點像推銷員。一般公眾導賞團,每人「建議捐款」是 300盧比( 38港元)。幾經轉折,終於碰了面。 Max滿面堆歡來迎,帶我們跟真正的導遊 Sangeeta見面。 19歲的她還在唸 10年級(相當於中四),當了導遊九個月;經驗比她豐富的 Max,則從旁監督。


Paharganj有數百家廉價旅館。 

牆上貼上神像的瓷磚,原來是為了「阻嚇」隨處便溺的人。 

 

Sangeeta說,全印度估計有多達 1,100萬個街童,新德里已有 20萬。「為甚麼孩子會流落街頭?第一,離家出走:被酗酒的家長、繼父繼母虐待,或者是不想上學;第二,在屠妖節( Diwali)等大型節日,與父母失散;第三,受 Bollywood電影誤導,以為大城巿有更好的生活。女孩子成為街童的原因有點不一樣:在印度,女孩出嫁要付嫁妝,年紀愈大、就付得愈多。女生不想自己成為家庭的負擔,只好出走。有的女孩,可能愛上異教的男生,最終被拋棄,卻也無面目回家見鄉親父老,惟有離開。」她接着又問,街童以何維生?男孩子會幫人洗車擦鞋、在茶檔工作、撿垃圾,一天賺約 200盧比( 25港元);當扒手的,運氣好一天能有 1,000盧比( 126港元),但也可能毫無收穫。女孩子最常見的工作,就是做娼妓。「在 G.B. Road( Garstin Bastion Road,亞洲最大紅燈區)就有 5,000個女孩賣淫,每個客人收 200盧比( 25港元),但她只能拿 1/4,其餘則歸扯皮條、用來付房租等。」男生賺到錢,會花在毒品上—— Sangeeta稱,九成街童都會吸膠水、天拿水等。為免被警察拘控,他們會買票進戲院吸,一吸就是大半天。


Paharganj的 Main Bazaar,是這區最繁忙的市集。 

Salaam Baalak的庇護中心門口,有鐵絲網保護。 

Mansum(左)來自孟加拉,打算回家跟母親生活。

 

聽完一些背景後,終於開始移步。我們穿過被認為人流複雜的 Paharganj區,經過廉價酒店、貼上一串神像以防有人隨地便溺的窄巷、賣遊客紀念品的巿集,來到 Salaam Baalak其中一個庇護中心。這裏有 5、 60個 5至 18歲的男孩入住,除了有課上,還有醫生每月來為孩子檢查身體。一進去,孩子們七嘴八舌走過來問我們從哪裏來、叫甚麼名字,跟我們握手,叫攝影師幫他們拍照──即使經過險惡世途洗禮,孩子畢竟還是孩子。「他們以為你們是空手道老師!」我們當然啥都沒教,唯一跟一個叫 Mansum的男生聊得久一點。他今年 16歲,來自孟加拉,母親在故鄉,父親在英國。「我很快便會回家找我媽媽。」他說他愛畫畫,在我筆記本上,畫了兩朵盛開的花。


Sangeeta(圖)曾流落到孟買火車站。 

Salaam Baalak庇護中心的裝修,盡量營造歡樂的氣氛。 

 

Sangeeta說「夠鐘」,着我們到中心的辦公室。她繼續講解機構的工作,舉出入住過庇護中心的街童成功故事: Amit現在是工程師, Pankaj是劇場導演, Sonia是時裝設計師。「還有甚麼問題嗎?」你還沒說你的故事。「我在孟買出生,兩歲時爸爸意外身故,之後媽媽帶我和妹妹在孟買火車站生活了一陣子。後來母親也去世,一個波士頓家庭領養我和妹妹,但我不能適應美國的生活,兩年後獨自回來,入住 Salaam Baalak的庇護中心。我很感謝機構給我教育的機會……」 Sangeeta以見面時介紹印度街童現況的背稿語調,訴說身世。本來覺得奇怪,但想想,每把自己的過去掏出來一趟,就是往傷口撒一次鹽。不想創傷永不癒合,便惟有把它變成別人的悲劇。


孩子們以為我們來教空手道,所以特地擺個耍拳甫士。 

中心有教孩子英文。 

壁報展示受助街童的成功故事。

 

但我還是覺得自己沒看到甚麼。問 Max為甚麼不帶我們去火車站,親身了解仍在街上生活的街童?他說因為沒有得到鐵路局允許,也不能保證參加者的安全。回來後,再細想,我是不是用消費者的心態,去看待這導賞團,沒看見瞓街或偷東西的孩子,就認為不值票價?如果真的帶遊客去「遊覽」孩子開工的地方,他們會有甚麼感覺?這導賞團,目的是為了孩子,還是「消費者」?去過導賞團、捐了款,我就成了國際人道主義者?導賞團又是否志願機構籌款、爭取關注的好辦法?在一個個問號之間,我看見 Mansum那兩朵綻放的花。只願他回家後,活得一樣燦爛。願我們那天見過的所有孩子,都能活得燦爛。


到訪時剛好有醫生來為孩子檢查。 

導遊都穿著這款 T恤。 

 

Salaam Baalak Trust
城巿導賞團:每天早上 10時出發,長約兩小時,建議捐款 300盧比( 38港元),須預約
網頁: http://www.salaambaalaktrust.com/ 


撰文:郭瑋瑋
攝影:謝致中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