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是八十後的 Jasmine和阿榮,去年一同創業。記者以為兩人是情侶,但阿榮已有老婆仔女, Jasmine指與阿榮合作,因為兩人對這盤朱古力生意的理念相近。 

壹盤生意

裁員也不怕 賣朱古力吸大客

Ads by Google

對 Jasmine(張嘉敏)和阿榮(彭樹榮)來說,裁員又有咩好怕?二人曾在高檔朱古力公司打工,見大品牌使錢「唔眨眼」,一早有意創業,賣「度身訂造」的朱古力,予大公司送客。適逢去年公司裁員,兩人雖然投入失業大軍,卻是創業好時機。
坊間已有名牌朱古力店 tailor-made朱古力,不過動輒要做過千粒,入場門檻甚高;也有 One Man Band行家,接細單生意,但用料又不夠高級。二人集各家之長,即手造的朱古力 Grand得來,入場門檻亦較低,成功吸引一些大品牌,如 BMW、渣打銀行及 TAG Heuer等過檔。現在 K11、 APM等商場售賣朱古力,月入超過一百萬的 Chocolat-ier老闆洪靜雲,亦認同他們公司發展空間大,但要考慮擴闊客路。

 

「以前好多大品牌同我哋舊公司訂購朱古力,都話想加入公司 logo,或者製造某種口味,但以前公司唔做度身訂造朱古力嘅生意,我哋都好無奈。」廿七歲的 Jasmine和廿九歲的阿榮,本來同在一間行高檔路線的朱古力公司任職,女方做市場部,阿榮做餅房,不過去年公司重組業務,二人同時被裁。既然事業走在谷底,決定創業搏一搏,「之前仲有個同事打算加入,但最後佢唔玩,所以得番我哋兩個。」二人也經過一番掙扎,因為他們無人脈、新公司無口碑,要找到大客,難度甚高。尤其是已有家室的阿榮,「太太當初都唔太贊成我做,但我二十九歲,仲輸得起,不如試吓,佢阻我唔到。」
即使有工作經驗和客戶網絡,開業過程並不順利,「係預計之內嘅,舊有客戶,好難帶到過嚟,我哋又試過 cold call搵客,效果都麻麻。」頭兩個月幾乎一單生意都無,但主力 call客的 Jasmine並沒有放棄,她多次與過去較熟絡的舊客戶聯絡,包括手錶品牌 TAG Heuer的負責人,「呢間公司以前個個月都同我哋訂一千盒朱古力,但我走咗後,舊公司再無搵同事湊呢個客,我知佢哋一向想將公司 logo印喺朱古力上,我哋願意照佢要求,咁就做成第一單生意。」現時, TAG Heuer每月都向 La fièvre訂購一千粒朱古力,每粒收費二十多元,成為其公司收入的「中流砥柱」。


上月中秋節, Jasmine和阿榮為渣打製作中秋禮盒,配上特製柚子味朱古力。 

阿榮指,朱古力豆用上法國及南非坦桑尼亞的牌子,因為酸度及苦度較高,因此不會被其他食材遮掩朱古力本身的味道。 

阿榮有家室,坦言在創業前亦有過憂慮,不過認為自己還「輸得起」,所以放膽一搏,上週末趁工餘他與太太、女兒共敍天倫。

落重本搞包裝

這單生意,令他們深信走高檔路線,策略正確,為了找更多大品牌客戶,質素最重要,他們製作朱古力的過程及用料,絕不敢馬虎,這部分全由曾在香格里拉酒店甜品部任職的阿榮打骰,他自豪地說:「朱古力原料來自法國的 Cacao Barry和 Valrohna品牌,另一隻嚟自南非。而唔同的口味,如伯爵茶味,是我叫朋友從英國一盒盒帶回來,忌廉用總統牌。」用料全部謝絕國產。不少客戶要求他們在朱古力上製上公司名字,阿榮小心翼翼從廚櫃取出一個大盒,盒中有一張張透明、印有淺色字體的紙片:「就係全靠呢啲 transfer sheet。」他指只要把紙貼在半凝固的朱古力上,字體就會上色:「呢啲由可可油製成,比其他製字方法更清更靚。喺法國訂返嚟,計埋運送成本,要三千蚊,一盒印到一千粒朱古力上嘅字,所以我哋同客講,要預三個星期造好,因為要等運送。」接着,他取出另一盒購自淘寶的 transfer sheet,顏色較鮮艷,花式較老土,「我哋曾經試過訂內地貨,價錢平一半,但見到顏色同質素後唔敢再用,哈哈。」
包裝由 Jasimne負責。她指做名牌生意,門面功夫要十足。如一個為渣打銀行訂造的朱古力禮盒,單是一層包在禮盒上的紙,成本價已達十多元,「呢隻紙質厚,我哋揀咗花紋同燙金。」每個禮盒成本亦要三十元,佔總成本的三成有多,比朱古力的成本更高。 TAG Heuer除了基本每月向他們訂一千粒外,過時過節更會加碼入一些特大禮盒送客,兩人為此亦是「落重本」,每個禮盒的成本價高達七十元,連朱古力總成本一百二十元,每個售價二百元。


Jasmine在顧及企業客戶之餘,亦曾為婚宴新人提供朱古力禮品,如「囍」字朱古力,全由自己製造。 

兩人在朱古力噴上金粉,令禮品更符合喜事氣氛。 

La fievre多數採用小型貨車送貨,但必要時,住半山的 Jasmine也會出動私家車幫忙送貨。

構思抽象主題

事實上, agnès b.及龍島等亦會提供朱古力訂購服務,不過對方是大公司,亦有其他業務,多提供已做好之禮盒,少為客人度身訂造朱古力,除非數目特大,否則不會接生意,而 Jasmine亦知道行情,「以 agnès b.為例,冇四千粒都唔做,但我哋兩百粒就接。」
知道自己的市場位置,即使是毛利不高,二人也花足心思,幾乎「做埋客嗰份」。阿榮會為客戶研究獨一無二的味道,如最近試用番石榴、柚子味的朱古力,「首先會將番石榴汁混合忌廉,再注入個朱古力模入面,再加一層……」 La fièvre是法文,代表狂熱,正代表着阿榮對朱古力的態度,他天天躲在廚房;究竟果醬混合白朱古力會否太甜、黑朱古力會否過苦等,也逐一試造。採訪當日,他正把伯爵茶( Earl Grey)混入忌廉,廚房頓時湧起一股奶茶味,鮮製出的朱古力亦甜而不膩,「伯爵茶入面有佛手柑,可以中和『漏』的感覺。」
Jasmine則化身客戶的「禮品構思專員」,她先和客戶傾談禮品的主題,再構思如何把主題化作味道:「佢哋諗法有時好抽象,例如話要『意大利風格』,我哋就要諗,點樣嘅朱古力符合意大利風格。」於是她和阿榮嘗試把意大利特色的口味,如檸檬酒、羅勒等試造朱古力,造好後便先交予客戶試味,往往要來回數次,才做成一單生意。


五、六百呎的廠房有簡單工具,如朱古力切割機等,能平均切開一大塊朱古力。 

製好「一底」朱古力後,等待其變乾,再加入一層朱古力漿。由食材到成品,往往要花上兩至三日時間。 

貼在朱古力上的 transfer sheet,由可可油製成,能把字樣加在朱古力上。一盒由法國訂造的 transfer sheet,能貼一千粒朱古力,連運費成本約三千元。

軟宣傳慳成本

去年才開業的 La fièvre,為了慳資源,以八千元租用黃竹坑工廠大廈五、六百呎地方做廠房,而宣傳亦慳得就慳,暫時只有網站和社交平台頁,沒有賣其他廣告。記者在 Yahoo!搜尋亦找不到他們公司的蹤影。「我哋做批發客,唔使做嗰類宣傳,反而 word of mouth最有用」。 Jasmine反而在禮盒、袋子及包裝紙等背面都印上公司名字及網址,讓客人吃過朱古力後,自動找上門,而事實上亦證明有效,「 BMW有負責人搵我,就係話有朋友食咗某次禮品朱古力覺得好味,先搵我哋造。」他們亦有為酒店做 welcoming gift──即客人訂房,會在酒店房間桌面放置的朱古力,「裝住朱古力嘅袋,上面印了我哋公司名,後面有網址,我哋會問客人俾唔俾我哋加自己公司名,多數都話冇所謂呢。」 Jasmine調皮地說。
現時 La fièvre的客戶也有寶馬汽車、渣打銀行及酒店等。平時淨賺約三萬元,上月中秋節,他們就試了新搞作,訂購小月餅,再加上自創的中國特色柚子口味朱古力和設計精美的禮盒,向散客銷售,在網頁及朋友圈宣傳,每盒二百四十五元,結果賣出一千二百盒,出乎意料,令利潤由平時的兩、三萬暴升至八萬,令他們又驚又喜,接着的聖誕節,他們亦想重拾中秋橋段,「聖誕可能用番薑味、肉桂味造朱古力,睇吓效果點!」


Jasmine和阿榮在公司各有自己的角色,阿榮負責製造朱古力, Jasmine則是對外交際、找客戶。 

為 TAG Heuer手錶公司提供的聖誕禮品,單是禮盒,成本已達七十元,比朱古力成本還要貴。 

寶馬汽車亦是 La fièvre的客戶之一,藍色的禮品包裝由 Jasmine構思,客戶相當喜歡。

開業資料( 10/13)

裝修:$250,000
租金:$24,000^
器材:$100,000
雜費:$20,000
總投資:$394,000
^二按一上

營業資料( 8/14)

營業額:$60,000
租金:$8,000
食材:$20,000
水電:$3,000
利潤:$29,000

一點意見


Crystal洪靜雲 

由 Crystal創立的 Chocolat-ier,主要以特許經營的方式,與伙伴在商場售賣朱古力,月賺超過一百萬。如今, Crystal亦有幫助公司造禮品等,她認為只要方法正確, La fièvre市場十分大。

擴闊客路
除了名牌店,可以嘗試着眼多啲咖啡店、糖果店、雪糕店等,他們每間的規模未必大,但密食當三番,有一定潛力。

加強宣傳
除了 cold call聯絡企業對象外,可以試吓與公關公司、 event planner打交道,很多企業會透過這類中介公司取得服務,可能比直接聯絡企業更有效。

改善廠房
全人手造朱古力是賣點,但會拖慢速度,建議部分朱古力製作步驟以機器代勞,產品質素亦更均一。


撰文:李夢帆
攝影:關永浩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