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學生高舉雙手,以令人看得到的和平方式阻擋警員前進,令人心頭一熱。(林文宗攝) 

編輯室手記

先是公民 後為記者

Ads by Google

星期六凌晨時分,身處政府總部一帶,看着沒有太多抗爭經驗的年輕學生努力布防,防止警方戴着重型防暴裝備前進增援,氣氛緊張,心情激動。不過,想到翌日早上須返回公司開封面會議,還得小睡養神,帶着一點不捨的心情離開。

 


大量警員進駐政府總部範圍,是門常開還是門常關?(林文宗攝) 

那一刻,其實我很想高舉雙手加入人群,一起築成人牆阻擋警員進入集會範圍清場。然而,我告訴自己,踏入政總的一刻已經過一番掙扎,決定了這一天我的身份是記者,須暫且放下我參與抗爭的身份。
好不容易把忐忑的心情壓下來,我跑近人群高舉器材,不斷影相拍片,記錄學生的行動,也監察警員有否使用過度暴力。就這樣,我以記者身份見證了這一晚的學運抗爭。
每一次身處遊行集會現場之前,其實我都會先問自己:你來採訪事件還是參加行動?或許兩個角色不一定衝突,就算有也可能找到方法作出平衡,但我只會選擇一個身份。決定的因素,通常是那一個崗位我有不能代替(或有相對優勢)的角色。舉例說,上星期一班大學學生組織的前任幹事舉行集會支持學生罷課,我不用多考慮便答允出席,支持師弟師妹了。
過去一段時間,不斷猶豫是否參與和平佔中行動,也是出於以上考慮。思前想後,雖然我對北京違反承諾封殺香港民主感到強烈憤慨,但如果選擇「去飲」,我估計我的角色僅僅是一名參加者。相反,在香港媒體一片傾斜當權者的歪風之下,我相信以新聞工作者的身份見證佔中運動,作出維護公義的報導,一定較以公民身份參與更能發揮作用。
不過,作為一個記者之前,我先是一個香港公民,有責任捍衞不斷被侵蝕的香港核心價值。面對這個對北京唯命是從的梁振英政府,社會的不滿正不斷燃燒,以上的思想掙扎相信會愈來愈多。(林文宗)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