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的防暴隊沒有嚇倒香港人。(《蘋果日報》圖片) 

壹觀點

球落在北京的一方( 2014/10/2)

Ads by Google

梁振英政府出動防暴隊向和平示威的學生發射催淚彈,滿以為武力威嚇可收「平亂」之效。孰料壓迫力愈大反抗力更大,強暴手段非但沒有嚇倒香港人,反而激發更多的人上街支持學生;示威從金鐘、中環擴散到灣仔、銅鑼灣越過維港到了旺角。

 

泛民議員要立法會召開緊急會議彈劾梁振英,超級「梁粉」羅范椒芬認為警方要就防暴隊發射催淚彈向行政會議交代。屈服於民情,梁振英政府撤走了防暴隊,抗爭看來可欲罷不能。
梁振英在二十九日凌晨作緊急電視講話,向香港人動之以情,呼籲停止抗爭:「香港是我們的家。長久以來,香港能穩定發展,有賴大家和平守法,尊重法律。我們不想香港亂,也不希望大家的正常生活受影響。」
此又不禁令人要問,香港人何以一向都能「和平守法,尊重法律」,今天卻以身試法,更無懼防暴隊、催淚彈上街抗爭,那是像港共宣傳機器所指,無知學子為外國勢力唆擺,為護照、簽證所誘,充當反中亂港的爛頭卒;抑或是像行政會議成員葉劉淑儀所言,是別有用心的人幕後籌謀策劃、組織「不是省油的燈」的學生作抗爭?
一九六七年港英以實彈對付港共暴徒,贏得絕大多數香港人的擁護稱許。差不多半個世紀後,梁振英政府以催淚彈對付手無寸鐵的學生而為全民聲討,導致抗爭全面升級。人心向背,不又清楚不過了嗎?
香港人一向「和平守法,尊重法律」,那還不是因為港英的法律締造了個公平、公開的環境,讓人人得以安居樂業,故此為人擁護嗎?可是打從過渡的那一刻起,即踏入了個香港人完全陌生的小圈子把持、酬庸自己友、顛倒黑白的局面。
從此香港人眼巴巴地看着執權者在自己的家肆無忌憚,像數碼港那樣私相授受輸送利益,像頒授大紫荊勳章給六七暴動首腦楊光那樣混淆是非,像以高高鐵欄圍起以「門常開」為名的政府總部那樣公然撒謊,像把篩選說成普選、把一錘定音說成「有商有量」那樣指鹿為馬,這一切又能叫香港人逆來順受、一一啞忍嗎?
沒有錯,佔據中環以至旺角的交通要道,無疑都是打亂社會秩序、危及公眾安全的違法活動,但是誰把香港人逼上這違法的抗爭路?那還不是指使防暴隊發射催淚彈的梁振英嗎?那還不是背信棄諾落下三道高高鋼閘人大常委會嗎?那還不是一手撕毀《中英聯合聲明》、《基本法》所許下「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承諾的北京嗎?
九二八學生們以血肉之軀向梁振英的防暴隊說香港人是嚇不倒的。球是落在梁振英、在北京那一方了。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