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語錄

似佢塊面 面面俱圓 阮兆祥

Ads by Google

阮兆祥好叻玩食字,又喜歡搞爛 gag。與其說他擅長搞笑,不如說他懂得用笑話跟人打好關係,幾個月前才入商台在《一圈圈》做主持,三扒兩撥就請來有級數的好友張智霖、曾志偉或李克勤做嘉賓,嘻嘻哈哈又一 day;轉頭又話跟商台合作,下月中在伊館開個人棟篤笑。
「我覺得做藝人有天職去令其他人開心,社會已太多負能量。」
他對素未謀面的我,都「唔該」前「唔該」後,難怪在圈內行走江湖三十年都甚少是非。「我對朋友是晒冷式,讓對方知道我是真心的,當然有人門常開,亦有人常落閘。」他的熱情能廣結人緣不出奇,勁就勁在連張曼玉都跟他熟。
問到此,本來侃侃而談的阮兆祥為令記者能交差,唯有以擠牙膏方式回答:「我同吳啟華、 Anna(上山詩鈉)、瑪姬(張曼玉)在十幾年前結拜,我同家姐(張曼玉)相處唔講身份,她又經常不在香港,我不想講太多影響她。」
既不得失傳媒又要保護各方好友,阮兆祥自有分寸,滴水不漏。

主動關心


如果自己唔開心,很難將快樂情緒感染他人。 

阮兆祥話,自己喜歡主動找朋友,即使生活圈子、背景不同無時間見,久不久他會發個短訊問好,最近的例子,要數黃浩然。「有人話見到洪永城在化妝間試造型,係因為浩然得『貝賽特氏症』出事,我即時發個 message問佢發生乜事,關心佢。」然後他叫助手拿來自己手機,分享對方的回覆,「四年前跟他同阿 Mo(陳豪)拍《公主駕到》,大家感情好好,真係交心,雖然我哋唔係成日見,但我哋情義仲在,見佢無事我安樂晒。」
眾所周知,阮兆祥廣結人緣,上至張曼玉、梁家輝,下至無綫的攝影師都是他老友,雖說朋友無分貴賤,但娛樂圈最現實,難得埋到堆,總有兩下「散手」啩,「做朋友係互相關心,就算夜晚幾攰,我都一定聽對方傾訴,對方揀我做聆聽者,個個唔搵但揀我,代表佢信任我,就算我幫唔到,我身邊有不同範疇的朋友,如果對方不介意,我會出聲搵人幫佢。」

 


五月中,契姐上山詩鈉開火鍋店,他跟契哥吳啟華捧場外,還有另一「兄弟」張家輝同張學友。 

雖然答得官腔,但他的處世態度當真讓他吃得開,「你行先一步對人好氹對方開心,我覺得佢都會對我好囉,其實我係自私嘅。」說完他不禁嘻嘻大笑,「有時拍劇導演嗌收工,但攝影師靜靜雞同我講想拍多一 take,我以為自己做得唔好,原來他話我側多啲左邊面會比較靚仔,所以想拍多次。」
他的朋友圈不止明星,三十多年前高主教的中學同學仍時有往來,「十幾個人成日話等埋我才約出來,我話不要用我做借口,五、六個人都約咗先,難得能坐埋一齊,要珍惜相聚的時間。嗱,明天我去酒店做訪問,我的同學在酒店返工,又順便見面兼食飯,你都搵吓你啲朋友啦。」

G點

阮兆祥經常笑騎騎,永遠負責搞氣氛,現實中是否像周星馳一樣,表面搞笑心裡是躁底狂?「不是每個人私下都是寡言,返到屋企就黑晒面,我在家中係會講少啲,但一定保持開心的情緒。 Robin Williams(羅賓威廉斯)自殺對我有好大警號,我跟自己講不是每個喜劇演員都是悲哀,所以時時自我警惕,如果自己唔開心,很難將快樂情緒感染他人。」
但長期 hyper,不攰咩?搞慣爛 gag的他腦筋轉得特別快,不用半秒已打蛇隨棍上,「我未必是長崎 hyper,可能是在九州、札幌 hyper。哈哈哈哈。群體活動時,我會用最大正能量跟人合作,我的情緒如能帶動其他人,大家都不易疲倦,作為領軍人物,如果我都無厘神氣,別人會以為我唔開心,或者誤會為自己做錯嘢,這樣會令大家好有壓力。
「講真,我都係人,梗會唔開心,但盡量將負面情緒縮短,找一些事氹自己開心,每個人都了解自己『 G』點喺邊,對我來講食一頓美食,是最佳的打氣方法。」

 


去年跟拍拖十多年的女友 Crystal(右)扮鬼扮馬去陳國邦、羅敏莊女兒百日宴。對於生 B,他都先問過媽媽意見,「佢表態叫我唔好生,話家姐生咗就夠。」 

除了 EQ高,他的正向思維亦夠一絕,話說廿多年前他由電台過檔無綫做幕前,當時有個電台前輩揶揄他,話他入《歡樂今宵》不過是玩屎玩尿,明明是踩他的說話,阮兆祥當是鼓勵,「呢番話可能係激將法,提醒我唔好重複同一錯誤,每個人表達方式不同,凡事未必要想到咁負面,人又會開心啲,諗深一層我真係欠他一『嘢』。」

裙腳仔


唔靚仔難當歌手,但他樂天知命安於做二把,「我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有幾多斤兩,能做第二都可能寥寥可數,無得做第一亦不代表失敗。」 

今年四十七的的阮兆祥,其實是靠唱歌入行,早在八五年他參加十八區歌唱比賽,李克勤第一,他得第三,獎品是香港電台電視部藝員合約。但唔講唔知,他喜歡唱歌全靠媽媽所賜。「我自小好黐媽媽,基本上是裙腳仔,媽媽成日跟我講一定要讀書,除了書本,我都無其他興趣,後來她怕我黐線,所以每個週日都帶我去大笪地買卡式帶,等我有嗜好。爸爸喜歡聽粵曲,媽媽聽國語流行曲,姐姐就愛歐西流行曲,長期耳濡目染下,我才跟住唱。」
提起父母親,本來笑容可掬的他,亦慢慢變得嚴肅,事關他十七歲時,父親因為血管閉塞突然過身,留下他跟媽媽及家姐相依為命。「我係被迫成長,一下子要做一個男人。後來入娛樂圈,開始搵借口話忙於打拼事業,好少返屋企陪媽媽,一星期都無見一次,我當時真係好差,其實媽媽都會孤單、寂寞。」

死穴

他抽了一口涼氣,感慨地話:「真係人大咗,見到七十三歲的媽媽白頭髮多咗、身體比以前差啲,更加要珍惜相處的時間。我成日聽人講無時間,哪怕得一個小時的午飯時間,食飯都係廿分鐘,點解唔用另外十五分鐘撥個輪同家人傾偈?」
自責以前無盡孝道,所以近年朋友聚會,他總帶媽媽同行,出街又會拖到實,一星期至少有一晚他會回家跟媽媽吃飯,每天有空就跟她通電話報平安,「每年我必定一家人去旅行,趁媽媽行得走得,你知這種機會去一次就少一次。幾日前同媽媽傾偈,佢話好感恩我同家姐都對佢咁好,好多謝我。我答佢,無你當日養大我,我都無今日的成就。」
說着說着,八面玲瓏的阮兆祥終忍不住擦淚水,笑匠都有死穴。


三歲定八十,愛笑的他注定做笑匠。 

阮兆祥跟爸爸同一餅底,「媽媽成日話望住我似望住爸爸。」難怪媽媽特別竉愛他。 

傳媒良心

講吓講吓,開心果又按捺不住吐苦水,尤其目前香港怨氣沖天,負能量極重,香港傳媒不單無打氣,反而火上加油。
「上次祖藍帶我去 Nick Vujicic的布道會,我好認同佢一番話,我哋做藝人的每句說話、行動都影響好多人,所以要好好利用,令社會變得更好。」嘩,忽然覺得經常無句真的阮兆祥頭戴光環,「可能有人會叫我唔好扮高深,諗嘢簡單啲啦,但呢個原則其實我一直堅持。」
「例如香港每日有一百宗新聞,傳媒挑選邊類型的新聞,就成為影響社會有乜嘢風氣。世界上有正負能量的新聞,是否可以取個平衡?就以娛樂版為例,每日都有好多人做對社會有貢獻的事,但報導只係一小撮,緋聞就做到好大。
「當然會有人講無法啦,要賣紙,咁是否有讀者曾經投訴過要睇緋聞,如果無就唔買?」咁有爆料時,銷量又真係高企,算是讀者以行動證明。本來說話帶點激動的阮兆祥,此時轉口氣,苦口婆心講傳媒良心,「商人都有良心,咁地溝油會食壞人喎,你賣油都可以賣質素高少少,呢件事會影響人,唔只買賣關係咁簡單。」


撰文︰鄭子瑩
攝影︰胡春暉、羅錦波
化妝: Tiffi Wong
髮型: Eddy Kwong
服裝: Decision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