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重新振作,但 Liddy情緒仍然起伏大。尤其一講到已死的爸爸,即難掩悲痛,眼淚如決堤般湧出。 

探熱針

獨家 彭順再撩翻啅  Liddy哭訴:我叫自己清醒

Ads by Google

今年六月,原本冇人認識的 Liddy(李悅彤),因為戀上人夫彭順被揭小三,繼而父親李德仁在啟晴邨槍擊案中吞槍自殺,事件轟動全港,令她上完 C1做 A1頭版主角,但「成名」代價,是連串打擊。
事隔三個月,彭順箍妻成功,重投舊愛 Simon懷抱的 Liddy,亦不再逃避,剖白曾經的錯愛及喪父重創。
再提彭順, Liddy依然坐立不安,一度緊張得要求中止訪問。講亡父,更加兩度崩潰落淚。兩個傷口,依然不可觸碰。

一張聲明清醒

放下小三包袱重新出發的 Liddy,對於當日有難即閃的彭順,只怪自己天真地相信一張空頭的感情支票。外傳彭順為挽回與李心潔的婚姻,主動斬纜;但實情是優柔寡斷,彭順一直拖住,未有正式給 Liddy一個交代。不想一錯再錯,最後 Liddy拒絕與對方藕斷絲連。
「人生總會遇到錯嘅人,但遇到錯嘅人唔願走就係自己問題。我意識到呢樣嗰時,自己就一定要做個決定。」 Liddy不停搣手指,按住焦慮的情緒。
至於何時醒覺自己錯愛, Liddy說:「當佢哋份聲明出咗嚟,我覺得唔可以再俾一個假象自己,就算之後再有任何暗示嘅說話,都唔可以再咁執迷同糊塗。」


一度面對千夫所指及喪父傷痛,好不容易才企番起身的 Liddy,在整個訪問不停搣手指,表現焦慮。 

與 Liddy維持年多的婚外情,彭順一直開出空頭支票,令她以為呢段三角戀會有出路。 

五年冇見對父親悔疚父親李德仁在啟晴邨吞槍自殺,成為 Liddy不能破滅的傷痕,她非常後悔昔日沒主動修補父女關係,愛得太遲抱憾終生。

承諾順口開河


婚外情曝光,彭順即時返回妻子李心潔身邊。問 Liddy睇到彭順新聞仲有冇感覺,她說:「完全冇,甚至覺得唔識呢個人。」

Liddy口中所指的假象,是彭順曾經給她的承諾,令她以為這段婚外情會有出路。
「當我鍾意一個人,就會相信佢講嘅嘢。我係個唔會胡亂作出承諾嘅人,但有啲人原來可以講得出做唔到,順口講吓,只怪自己天真易信人。」
作為第三者,最失望的並不是人夫偷食爆煲後返回老婆身邊,而是對方可以做到撇下自己一個,留她獨對殘局。
「當你好信任一個人……點知……嗰刻真係好迷惘,覺得:『乜原來係咁樣!』,更加叫自己要清醒。」 Liddy說。
又一次輕易過關!據悉獲李心潔原諒的彭順,一直對 Liddy死心不息求復合,對此, Liddy不願正面回應。「有好多嘢我冇再理,睇唔到。因為我需要拋低過去,重新出發。」
三角關係,攬炒! Liddy亦為當上第三者,後悔不已。
「其實中途我提出過三、四次分手,因為我發現自己原來接受唔到做第三者。但每次我都衰心軟,先令自己繼續錯落去。」

有第四、五者

關係又豈止是三角,慣性不忠的彭順,甚至有第四第五者。「唔……唔係咁方便講。」 Liddy支吾以對。
雖然受盡千夫所指,但比起選擇逃避的彭順, LIddy始終較有承擔得多。
「一隻手掌拍唔響,我當然有錯!我嘅任性,令自己遇上挫折,但我知道做錯咗就要面對同承擔後果。呢次經歷,我話俾自己聽,一個真正愛你嘅人,係唔會令你陷入困局,會搞掂晒啲嘢先嚟搵你。呢個係我銘記於心嘅學習,以後見到已婚男人,都要兜路走。」


父親自殺, Liddy唔想住在內地,情緒病剛康復的妹妹再受刺激,她一度隱瞞真相。 

對於外傳彭順幫她向前經理人贖身, Liddy只說:「並非傳聞所講咁多。」但對幫她租屋及給她生活費傳聞, Liddy說得斬釘截鐵:「我要澄清,冇!」 

Liddy感激天使戰友 Coffee及郭穎橋,還有好友裕美在她失意時,不停以短訊安慰,雪中送炭。「人生低處,先知邊個係你珍惜同認真對待嘅朋友。」

準備復出工作的 Liddy,本週一( 9月 29日)去了金鐘支援示威的學生。 

雖然彭順成功挽回婚姻,但有指夫婦二人出席許如芸婚禮時,全程無乜交流,感情很淡。 

父親死不瞑目


再見已是永別講到再見父親,已是永別時, Liddy哭着說:「點解當日我要等到有成就先肯搵番佢,其實父母只係想我喺佢身邊就足夠。」 

要收拾做小三的殘局,加上突然喪父,短短一星期連環重擊,二十六歲的 Liddy完全崩潰。
「冇諗過呢啲事會發生自己身上,雖然自小我條路都唔係平坦……但冇諗過咁。記得當日下午我上網睇緊自己嘅新聞,之後轉睇港聞……(情緒開始激動)真係嚇親,媽咪都俾我嘅叫聲嚇到問咩事!大家睇完嗰吓係崩潰咗,對佢(亡父)所做嘅我哋一頭霧水,當證實老豆真係唔喺度嗰刻……(無法控制,淚流滿面)覺得人生好似冇晒希望。雖然老豆同屋企關係唔好,但畢竟佢係好爸爸,只係生活艱難,身不由己揀咗呢條路行。
「我同老豆關係好微妙,雖然好憎佢點解搞到同家人關係咁差……但另一方面,又好心痛佢,其實好牽掛大家。幫老豆辦喪事又要避傳媒追訪,好辛苦!有親戚勸我唔好出去,交俾佢哋處理,但我好想見佢最後一面。」 Liddy說。
父女斷絕往來多年,「重聚」一幕,卻是永別。
「我哋已經五、六年冇見,估唔到最後係隔住塊玻璃咁見,佢成身都係血……(再一次狂哭)佢……眼都合唔埋,我知佢有嘢放唔低,就係我同媽咪、妹妹。」 Liddy再度中止訪問,情緒平復過後,她聲稱為未有修補兩父女的感情而好後悔。「我同老豆一樣,想有成就先見番對方,但就俾呢啲面子問題阻礙。其實我好想搵佢,好多次試過攞起電話但又冇勇氣,同自己講都係下次先。太遲,我好遺憾。直至呢刻我仍然唔可以觸碰呢個傷口,試過去按摩,俾人掂到個太陽穴都唔得,會勾起連串佢嘅畫面,會崩潰。之前有個好荒謬嘅傳聞,話我會拍一部以老豆單新聞做藍本嘅戲,冇可能,我做唔出。」

為媽咪放棄自殺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情緒無法承受的 Liddy,一度攞起刀割脈。
「老豆走咗,加上大眾對我做小三嘅抨擊,當時我諗係咪我死咗,大眾對我嘅憤怒同怨恨就會減少?我攞起把刀,成個人都崩潰,好在屋企人及時制止。今日我企番出嚟,其實好想講,人生有好多唔如意,一念之差好緊要。真正勇氣唔係攞起把刀𠝹落去,而係面對困難時,我仲可以繼續帶住家人行落去,甚至爸爸嗰份,都幫佢生活落去。克服到,先知道我前面嘅路,原來係光明。」 Liddy說。


三個月前壓力爆煲, Liddy話媽咪同妹妹成為她生存動力,否則根本撐不下去。 


撰文、攝影:娛樂組
場地提供: Misto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