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人訪

吾/唔係八婆 莊思敏

Ads by Google

根據網上資料顯示,其中一個有關「八婆」較為有趣的典故是這樣的:

香港開埠初期,有一名女子叫朱燕,她在家中排行第八,人稱「八婆」。後來在富商何東家族當傭人期間,被發現將何東家族秘密售予英國商人,受到當時華人所指摘。此後,人們對諸事八卦、多管閒事的女子,泛稱為「八婆」。

當中「八婆」又可分為姓死,又或者姓臭。
賜姓,只為加強本身「八婆」的特性而已。

在我們日常生活中,總有一個八婆喺左近,娛圈,更加多不勝數。

新一代的八婆 icon,應該算是莊思敏吧。娛圈中無論發生大小事情,記者們都愛問她回應。其實記者問她,因為她比別人夠膽講。
「我是一個喜歡表達的人。現在的觀眾不會喜歡看你扮這扮那,他們希望看見你的真性情。」
真性情,就是接受這個稱謂嗎?

「冇㗎啦,改變不了觀眾對我的看法啦,我只是想,有沒有其他好的字眼去取代這兩個字呢?」
當一個八婆沒甚麼不好,起碼轉數快、口才好、收風快,你估易做㗎?

真性情

被稱為「八婆」,相信沒有一個女生會開心。身高五呎十的莊思敏明明就是 model出身,怎麼會搖身一變,成「八婆」 icon?一切要從 09年說起;要從模潮說起。
對於模寫真大賣,當年她有骨地說:「有冇咁多呀?第一版多數幾千本,好少一開始就印過萬。」周秀娜推人形攬枕,莊思敏曲線說很多人想打她:「始終枕頭讓人發洩用,我指打交時,放自己個樣上去,好多人打。」跟當年還是「模 art」的 Janice Man同場,莊思敏寸對方只是嘉賓模特兒,明顯藐爆身高不夠五呎七的 JM做模特兒。
莊思敏開口批評,只為抱不平。
「可能因為自己 model出身,好感受到她們對 model的影響有多大。那幾年,她們的出現、行為、工作性質,直接影響一些真的有質素做 model的女生不肯入行。我見過很多女生,她們夠高、身形很好,真的有潛質成為下一個香港出名的 model,但她們都怕被套入『模』這個 categories,所以寧願當空姐、去選美都不想做 model。」
沒有 model,品牌不再在香港搞騷。沒騷行, model轉行、沒人入行,惡性循環。

 


香港沒 model,大騷也統統往外跑,擁有五呎十吋高的莊思敏愈來愈少機會走 T台。 

你說她口不擇言博出位,她說這是真性情,性格如此。
「你問我是否要設計一個這樣(八婆)的形象出來?不是!可以選擇的話,我寧願設計一個乖乖女、很清純、高貴大方的形象。但時代不同,八十年代為甚麼會有明星?因為在街上不會碰到他們,你不知道他們的私生活,有種神秘感,他就是一個明星。
「但現在你很容易撞到藝人,撞不到都有狗仔隊幫你影。他們的生活行程你已瞭如指掌,所以已經不能夠再扮甚麼。我不可以扮說話很細聲,我不可以扮純情,觀眾會喜歡見到我們的真身。我是一個喜歡表達的人,加上我做很多不同範疇的工作,變成好像很多事情都關我事。」
加上拍戲不多的她,大部分角色竟是做八婆。被定型,也只好無奈接受。
「擔心過,亦有嘗試去調校。因為我做很多主持工作,需要說話速度要快,令我私低下說話都很快。之前想過不如嘗試從說話速度入手,說得慢點,又或者留長頭髮,不再染色,讓人感覺 decent點。但後來發覺,這個不是我囉!哈哈。
「除非你說話技巧很好,否則說話速度慢,真的很容易令人覺得悶。我覺得大家出來工作都是想開開心心,沒必要為自己設計一個形象,而要大家忍受這個悶場嘛。」
對於一些接受不到的事情,只有兩個選擇,一是改變它;如果改變不了,就只好接受。
「改變不了的啊,我都沒所謂呢……不過會想有沒有其他字眼去取代(八婆)這兩個字。

乜都做

近年,莊思敏在電視台做主持、電台開咪、拍電影、開經理人公司等,閒時又做回老本行,當 model行騷。瓣數多多,不過定位模糊,畢竟三十四歲,是時候「定」下來吧。
「長遠發展是想 focus在演員及主持上。自己喜歡說話,但又很難找到很多朋友不停跟自己說話,做主持便滿足到『講嘢』這件事。我發現當過主持後,整個人反而變得靜態。以前可能會再 hyper點,因為 energy釋放不了,但做完一個騷,我不會想再說話,因為我已經說了很多話、已經很累。我喜歡心跳加速的感覺,就算現在做 live show都會,臨 count down十秒,會突然之間很緊張。但我很享受那種緊張。因為要有那種緊張,才會專注那件事,所以亦是一個很好的訓練。」

當演員,是因為可以嘗試很多不同角色,但最初拍戲,莊思敏不投入也不享受,只是有人找她,她就拍。
「頭幾部戲完全不知自己發生甚麼事。後來覺得幾好玩,便很想投入去當演員,於是便找了詹瑞文及甄詠蓓學戲。」
是否我們已經老了?還是真的認真便輸了?莊思敏想當演員,會找老師學戲。認真看待自己職業,沒甚麼不對吧。但新一代人的思維,恕我這代人不太理解,莊思敏也說到有點氣。
今年,她跟拍檔開經理人公司,但簽回來的九十後,工作態度「一流」得令人咋舌。


10年,莊思敏公開自己整容,手術包括隆胸、割雙眼皮及漂牙。 

 

「我不知道為甚麼現在的人很喜歡旅行,每個禮拜都有人不在香港的啊!我會跟公司的 artiste說:『我容許你哋去旅行,有時間你咪去囉、鍾意咪去囉,但係一定要俾公司知。』試過很多次,公司幫他們接了工作,但人不在香港。可能有人覺得:『吓!你應該問咗我有冇期你先幫我接吖嘛!咁咪唔會產生呢個問題囉!』但在我立場,是否應該掉轉呢?你先向我請假,我再安排你工作。我不會很惡,但我會跟他們說:『如果你覺得朋友、覺得吃喝玩樂緊要過開工,你俾我知就得,我唔騷擾你嘅生活,但你都唔好怪我接唔到嘢俾你做。』通常我說完後,他們會突然間很乖,『好,我明㗎啦我明㗎啦。』」
王晶女兒王子涵亦是莊思敏公司旗下,因為二人認識多年,所以沒有遇上太大問題。
「我們認識了很多年,她很清楚我性格,我一早跟她說有甚麼事都要開心見誠說出來。例如之前她參加大陸一個綜藝節目《我不是明星》,對於她來說是一個艱辛的旅程,她會打電話問我應該怎樣做?怎樣可以配合節目?其實我們都很尊重大家,所以有時去到一些位,大家未得到共識時,我會跟她說:『不如你返去問吓你爸爸啦,睇吓晶哥有乜意見。』始終晶哥是一位很資深的前輩,前輩說的,會比我們正確。」

有 back up

莊思敏十九歲開始當 part time model,大專一年級便放棄學業,跑去當全職 model,氣得他的拿督富爸爸對她經濟封鎖。
「中學時我打籃球,媽咪怕我太粗魯,所以迫我學 catwalk。大專 year 1,我有一科 accounting不及格,要 retake,我不想 retake,便索性不讀書。暑假尾我跟家人說:『我唔返學㗎啦,我今年冇開學日㗎啦。』 daddy好嬲:『我斷你糧!睇你玩得幾耐!你一定要返去讀書!』因為他覺得這是一份不穩定的職業。於是他 cut了我的零用錢、不可以再用屋企車。我為了股氣,死也不屈服!」
當時莊思敏的模特兒工作做得不錯,但此行一般六十日或九十日才出糧,試過兩、三個月沒糧出,捱麵包、冇錢搭車。
「就是不會死返屋企!因為沒有太多積蓄,除了 modeling工作,也會幫人補習、教波。沒錢吃飯就吃麵包,沒錢坐車就走路,試過由銅鑼灣行到金鐘。我沒有特別覺得辛苦,現在回看,都幾得意,是一個經歷,應該沒人估到我會這樣做吧。」
老課題,有點家底的藝人,總會受到一點特別的對待。例如被人寸、突然多了很多朋友等等,莊思敏司空見慣。


與吳浩康拍拖五年,二人於 11年分手。 

父親莊寶(右二)是馬來西亞華僑,從事地產,身家八億;母親是亞視前藝員江玉珠(右);莊思敏對落有一對孖生妹妹:莊思明(左二)、莊思華(左四)。 

坦白講

愈是煞有介事,愈是惹人遐想。

莊思敏剛好相反。

沒迴避家裏有錢問題,她直認家庭環境不錯,屋企就是 back up;
沒有辯稱入行是為興趣等廢話,開宗明義是想紅;
跟吳浩康分手後三年沒拍拖,她沒有聲大大說以事業為重,坦言恨拍拖、會寂寞。

記得當年她沒有說過分手原因。

「最悲哀的是,大家關係去到最後,他跟我說結婚,我會驚!咁你話係咪要分手先?
我見不到跟這個人會有一個很好的將來。

「我不知道音樂人是否比較隨性。他覺得:『我預咗兩、三個月做歌,我預咗冇飯開。』
我不是音樂人,我理解不到為甚麼要花那麼長時間做一隻歌,但他永遠有理由:
『因為冇靈感囉!』、『諗唔到囉!』、『我覺得唔好囉!』

「而我是一個好冇安全感的人,我慣了 muti-task,一日得一個 job我已經唔高興,
何況一個月都開唔到工!」

你說她現實?

不要簡單複雜化,說穿了合不來就是合不來。

我說總比拖拉曖昧亂糟糟耍手段工心計好得多! s


撰文:王健美 
攝影:周義安
協力、錄像:蔡政峰
髮型: Oscarr Yu@iHair Alpha 
服裝: Vivienne Westwood
造型: Bryan@The Flaming
場地: Gaba Concept 3679 0348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