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十日,來自台灣的 Yvonne先後獵食多名港男後,在葵涌街頭擺地攤及提供美容服務籌錢,行為怪異。(《蘋果日報》圖片) 

壹號頭條

台妹「何里玉」 玩殘鹹濕港男

Ads by Google

來自台灣的靚女 Yvonne大鬧香港,令到多名和她有「關係」的港男,被玩到頭痛不已。
僅穿背心短褲的她,先在街邊擺地攤,賣雜物及提供美容服務籌錢,之後竟當街除褲、洗頭,令途人為之側目,警方接報到場了解,將她送院檢查。
本刊連日到醫院追訪這名台妹,發現她沉迷香港電影,自以為人生就如電影橋段般運行,儼如《家有囍事》中張曼玉飾演的何里玉般瘋狂。
她向本刊自爆這趟香港電影之旅,出現了至少六名港男,為她提供吃喝住宿,揭露了她的「集郵」奇遇。
而記者也逐一追尋被她「集郵」的港男,最後有三人肯現身坦白,當中有人坦承是「衰鹹濕」,以為有艷遇,結果卻是惹禍上身。
有人抱着「有食唔食,罪大惡極」的心態,與台妹發生性行為,後來卻覺得台妹屈錢,極速撇甩;亦有港男搭上台妹後,被指強姦,令他緊張兮兮極之後悔。
一個個衰鹹濕的港男,遇上瘋狂台妹,結果譜出了連串荒誕故事。

 


因行為怪異, Yvonne最終被送到醫院檢查。 

這趟旅程的女主角今年二十七歲,名叫吳伊芳,英文名 Yvonne,化了妝的她,貌似女星應采兒及陳喬恩,是一名大眼兼身材好的靚女。沒有人想到她內心非常古怪,對任何男仔都熱情,但「易請難送」,一旦搭上就麻煩纏身。
這名台妹的故事,得由上月十日早上說起。

來港找男朋友

當日僅穿背心短褲,腳踏涼鞋的 Yvonne,沒有化妝,面容憔悴地在街上徘徊。
她一手拖着黃色行李箱,一手拉着紅色購物車及幾袋雜物,走到葵芳興芳路附近,突然在馬路上攤開行李擺攤,途人見狀報警指她阻街,警方到場勸諭後,她就轉到新葵興廣場對開的街邊繼續擺賣。
路經的途人,對這個五顏六色的地攤和檔主都投以奇異目光,但她一於少理,更突然站起來走近花槽,示範她的洗髮服務,拿起樽裝水便照頭淋,當眾洗頭。有不同記者來訪,她也配合擺出各種撩人姿態,更嬌嗲地說:「拍出來會不會以為我沒穿衣服喲!」下午一時許,警方接報到場,經調查後,把她轉送瑪嘉烈醫院檢查。
記者到醫院探望,赫見 Yvonne一到病房,便立即翻箱倒篋,取出衣架、電拖板、膠碟及雜誌等物品,鋪滿病床、儲物櫃及桌上。護士愈看愈火滾,高聲地說︰「別把病房當作你的家。」
Yvonne的行為怪異,但說話並非全無邏輯,細問之下,她透露上月二十五日來港,一半為旅遊,一半為找香港「男朋友」。


港男 Eric以為艷福無邊,料不到卻是惹禍上身。 

化妝後的 Yvonne貌似應采兒,是一名大眼兼身材好的靚女,怪不得多名港男中招。 

艷遇惹的禍

自稱住在台灣新北市的 Yvonne,在台灣做過模特兒和多種工作,七月底發生車禍後因腳傷嚴重,便索性辭掉工作,邊養傷邊乘機到處玩。
上月十九日,就在來港前六天,凌晨時分,她一個人在台北出名夜店林立的信義區閒逛,走到一間夜店門外,她聽到有班港男在說廣東話,立即豎起耳朵。
自言從小便沉迷香港電影的她,對廣東話特別感興趣,於是主動跟這班港男搭訕。
這堆港男中,二十二歲的 Eric成了 Yvonne的主要目標。看見美女送上門,一班港男來台目的也是想「食台妹」, Eric自然飄飄然。
上週三記者在香港找到 Eric。身形高瘦的他,梳着時興的韓式劉海髮型,他憶述︰「我們五個男仔去旅行,在夜店門外抽煙,她主動走過來跟我們搭訕,她說沒有地方去,又說要睡在網吧,又不停說可不可以去我們住的酒店。她拿着很多東西,朋友說她那麼慘,在他們慫恿下,我見她可憐才帶她回酒店。」
可憐才幫人?記者才不信,追問下 Eric起初堅稱純粹幫人,並無其他企圖,但講講吓,港男的鹹濕本性開始表露。 Eric指化妝後的 Yvonne尚算靚女,這種自動送上門的艷遇,實在是「有食唔食,罪大惡極」。
他指上房後, Yvonne穿上其中一名朋友借給她的黑色 T恤,光着雙腿睡在房內梳化,極之挑逗,睡到中途,她突然有所動作。
Eric壓低聲線說︰「她上了我的床,然後她就說很冷,跟着就自行攬過來,說這樣會較暖,跟着她便先上其手,跟着慢慢到下,真的瘋了!以一個男性的角度,有一個女生那麼主動在旁邊,又撩到你「性起」(挑起性慾),那就當然(會發生性行為)。我朋友當晚响隔籬床扮瞓,第二日不停話我哋嘈。」
Eric笑淫淫地續說︰「去旅行當然要盡興!」


上月廿五日, Yvonne剛從台灣來港,港男 Eric到機場接機,並為她拿行李。 

在旺角街頭, Yvonne認識了港男阿杰,並帶返賓館房間,更稱阿杰幫她付了一晚房租。 

殺到香港問借錢

本以為只是旅行艷遇,一夜纏綿中互訴什麼香港再遇都是應酬之語,沒人會當真。豈料,回港後不久, Eric便收到 Yvonne傳來的訊息,表示將於八月二十五日獨自來港旅遊七天,找上門了。
Eric收到訊息後,秉持「有食唔食,罪大惡極」的港男傳統哲學,決定去機場接機。當晚約九時, Yvonne身穿露膊兼露腰的性感上衣,加一條白色熱褲,出現在 Eric眼前。
他帶 Yvonne搭巴士到旺角,找了一個多小時,最終決定租住先施大廈內的賓館,約四百元的房租由 Eric支付,連同請吃飯,買雜誌,及給她一點錢傍身, Eric四小時內,已花了約一千元在 Yvonne身上。
「找完酒店食完飯,已十二時多,她就說,你也付了房租,不如住在這裡,於是咪喺佢度瞓,都有搞(做愛),佢當咗我係佢條仔。」


訪問時港男 Eric說,抱着「有食唔食,罪大惡極」的心態,與 Yvonne發生性行為,後來卻覺得她屈錢,極速撇甩。 

Yvonne之前已有擺攤經驗,試過與友人在台灣開檔,少女味十足。 

天生購物狂

女方一廂情願,但 Eric只視她為一夜情對象,一夜歡愉過後,翌早 Eric便去銅鑼灣上班, Yvonne竟然尾隨其後,表示想參觀他的工作地方, Eric突感驚恐,於是推卻不方便,帶了她到崇光百貨遊花園。在百貨公司內, Yvonne自稱如電影《最愛女人購物狂》的橋段般,開始瘋狂購物,一天內便花光帶來港的二千五百元港幣, Eric更為不安,於是乘機閃人。
到晚上吃飯時,她發現沒錢埋單,於是便發訊息向 Eric求救。
Eric說︰「在訊息裡跟我說沒錢,我就跟她說,你從台灣過來沒帶錢的嗎?」 Eric愈想愈不對勁,認為第一天已付了她一千元,第二天她又說要借錢,擺明當他是提款機,想起出錢就是老襯的鐵律,於是決定立即斬纜︰「我當然不理睬她,我又不是佢條仔。」
之後 Yvonne一直傳訊息給 Eric要求借錢, Eric不勝其煩,索性不再理會。事後他向人形容遇到 Yvonne是桃花劫,十分後悔揦屎上身,當然他不會提兩夜纏綿時自己如何快樂。


Yvonne在街頭行為怪異,被送到醫院檢查,她把雜物鋪滿病床,把病房當成是自己家。 

Eric帶 Yvonne租住旺角的賓館,約四百元的房租由 Eric支付,連同請吃飯及購物埋單,共花了約一千元在她身上。 

五個救台妹的港男


曾試過多次在街邊攤開行李的 Yvonne,在香港買了大量保健品、化妝品、酒及雜誌,當中包括色情刊物。 

向 Eric求救不果, Yvonne迅即向他的朋友埋手,散播速度快過病毒。
曾與 Eric同赴台灣旅行,一同認識 Yvonne的港男 Ryan,這晚原打算與 Eric及另外四名港男,組團到深圳按摩,怎料臨出發前收到 Yvonne來電,要求代她付飯錢。 Ryan見 Eric未放工,於是便聯同其他四個「熱心助人」的港男,一於去幫幫台灣來的「應采兒」。
對着眼前化了妝、穿着性感背心熱褲的台妹,各人都充滿熱情提供幫忙,其中二十三歲的阿良更是表現最為積極,斟茶遞水忙前忙後,其他人見他最有誠意,於是決定把機會留給他。
記者上週也找到阿良訪問,身形瘦小的他指與 Yvonne初次見面,便覺得她很熱情,會主動喝他的飲品之餘,更會吃他碟中的飯。快餐店短聚後,眾港男準備撤退繼續北上行程時,怎料 Yvonne突然大叫了一句︰「你們就沒人來陪我嗎?」話音未落,忠肝義膽的阿良第一個舉手,隨 Yvonne回尖沙咀一間賓館。
眾港男哈哈笑地指阿良最鹹濕,便各自散去。事後,阿良毫不忌諱地跟 Eric等人坦白,與 Yvonne在賓館內發生了性行為,並得戚地表示當然有戴避孕套。

港男強姦我

與 Yvonne過了一夜後,以為飛來艷福,可惜又是另一場桃花劫。
阿良估不到, Yvonne會向記者指他在賓館強姦她,更形容與 Eric及阿良的關係,就如電影《古惑仔》的情節,她就是被兄弟勾了的義嫂。
無端端被指強姦和搞義嫂,還被安排成了一個奸角,阿良即時傻了眼,他立即推翻自己的說話,更向記者認衰仔。他指在朋友面前承認與 Yvonne發生過性行為,純粹出於認叻,其實並沒做過。
阿良憶述︰「那晚 Eric還沒下班,見未齊人上大陸,我便買了兩罐啤酒上去酒店,上到去我見她把整張床鋪滿東西,我覺得唔舒服,喝完酒坐了一會就走了。」
阿良聽到 Yvonne指他強姦,他邊咬手指,邊多次堅稱從沒碰過她,但他同時又緊張兮兮地多番追問 Yvonne是否已報警。
得悉 Yvonne未有報警,他即鬆一口氣說︰「由她吧,都沒做過,怕什麼?就算真的要告,被法官問,我都是這樣回答,清者自清。」
到底阿良曾否與 Yvonne發生性行為,並不重要,重要是阿良知此刻中招,碰了一個不該碰的台妹,除了十分後悔外,也覺十分笨,「當唔好彩囉。」


Yvonne指阿良強姦她,阿良卻向記者堅稱從沒碰過她,但同時又緊張地追問 Yvonne是否已報警。 

阿良指 Yvonne對香港身份證十分有興趣,覺得無所謂便讓她拍下照片,怎料資料落入她手,更放上 Facebook,回想起來,似乎他更傻。 

網上搖一搖 街頭打游擊

被玩弄的其實不只阿良,跟着還有其他港男被搭上後,不斷被致電要求付房租、食飯埋單及請飲酒,然而她的旅程尚未完結,因其回程機票原定於八月底。
盤川用盡的她繼續發功,分別在網上及街頭結識更多港男,供應她食住。
Yvonne向記者展示了一張滿頭金髮的港男相片。她憶述有一晚,在旺角朗豪坊附近,透過微信認識了該港男,二人談了不一會,便約在旺角見面。
在街頭覓免費住宿, Yvonne自爆尚有另一套策略。
她會選擇凌晨拖着行李在街上徘徊,看到獨自一人的港男,便上前搭訕,又或等待港男自動送上門,港男總是好心人多,不乏有人會提供幫忙。
為打開話題,她通常會聲稱自己將舉辦一個派對,問他們要不要來玩,然後再進一步。「聊天的時候,他們會知道我沒有地方睡,他們就說,那我陪你就好了,然後便一起找地方去睡。」對於把房租與身體掛鈎,她淡然地說︰「我沒有錢,(只有)身體,如果我不討厭你,你要就拿去呀,大家也開心。」
其實, Yvonne也明白隨街向陌生男人借錢不好,但因遷怒在台灣的親人不肯匯更多錢給她在香港花,所以直至機票過期,仍不肯回台灣,聲言要在香港自力更生,於是她一直用這些方法,在街頭找港男接濟。
直至被送院前一晚,她仍在太子街頭捕獵港男,並與一名三十多歲貨車司機搭訕,讓司機同情她沒地方睡,主動帶她回家過了一晚。


Yvonne自稱在香港瘋狂購物,是學電影《最愛女人購物狂》的橋段,她一天內便花光帶來港的二千五百元港幣。 

Yvonne向記者展示一張滿頭金髮的港男相片,指二人透過微信認識,談了不一會,便約在旺角見面。 

戇男純為溝女

Yvonne在香港遇到不同男人,發生關係後,又會繼續收到她的電話,要求再「埋單」,煩上多次之後,有人便會關電話極速消失。但偏偏有一個港男,在沒與她上過床之下,仍對她不離不棄。
Yvonne在葵涌因行為怪異被送入院當晚,一名架着眼鏡、穿恤衫西褲的港男 Amos,收到電話後,不理現場有記者拍攝,便極速趕去醫院探望。
Amos依足 Yvonne吩咐,帶同報紙及麥當勞食物衝向她的病床。 Yvonne一手搶過報紙,發現沒有她的報導後,即對乖乖站在一旁的 Amos發惡︰「沒有(報導)你拿來幹什麼?」 Amos聽後隨即打開手機,在網上努力搜尋關於 Yvonne的報導供她閱讀,並邊找邊批評傳媒把她寫得太差。
Amos對 Yvonne奉若女王,罵不還口,但原來他們只相識了兩週,且沒有發生關係,當真是純如蒸餾水。
Yvonne憶述︰「在地鐵站,我問他怎樣走去旅館,他說不如我帶你過去好了,他還幫我拿行李,我便說不如一起吃飯,他就說好。」
Yvonne的主動邀約, Amos十分受落,更無條件地為她付了兩晚合共一千多元的房租。 Yvonne亦十分識做,帶 Amos去超市買餸,然後穿起圍裙在酒店煎牛扒氹他開心。 Amos被 Yvonne俘虜,沒有進一步要求,反而享受台妹的溫柔,他說要港女煮飯,「很難囉。」所以就算 Yvonne有時野蠻,也默默承受。
港男也有不鹹濕的, Amos算是難得的一個。


港男 Amos對 Yvonne奉若女王,罵不還口,更用手機上網搜尋關於 Yvonne的報導供她閱讀,邊找邊批評傳媒把她寫得太差。 

港男 Amos無條件幫 Yvonne付了兩晚酒店房租,她識做地在房內煎牛扒氹他開心。 

姑姐內疚太寵愛

據 Yvonne家人透露,她其實患有躁鬱症,三年前病發,曾在台灣住過一個月精神病院。她指一年多前自行停藥,如今病發, Yvonne其實很清楚自己的病徵︰「爆發就是容易生氣,情緒比較不穩,我可能現在跟你好好的,然後又罵你。」
經醫生評估後, Yvonne已從瑪嘉烈醫院,轉到葵涌醫院接受進一步治療。
本月十三日, Yvonne的姑姐專程來港了解她的情況,她一面憂心地去到葵涌醫院,打算接她回台灣,可是,院方卻指她情況不穩,暫未能出院,須再作觀察。
Yvonne的姑姐透露,她的父母自小離異,之後便與祖父母同住。姑姐內疚地說︰「阿公年紀那麼大,也沒辦法跟她說什麼,我又疏忽照顧她,沒有天天陪在她身邊,讓她孤獨。」 Yvonne姑姐把她的病,怪罪於自己,指自己對她過分寵愛,幾乎她說什麼都會做到,包括明知她瘋狂購物,仍不停匯錢給她,令她永遠長不大,停留在十七、八歲那種心態,做事不計後果。
Yvonne則表示,三年前她同時與父親及好友吵架後,加上當時失戀,覺得一直渴望得到的親情、友情及愛情,全部都沒有了,所以才會發病。
台妹 Yvonne因受情緒病困擾,行為偏差大鬧香港,周旋於多名港男之間;反觀沒病的港男,對速食情慾關係爭先恐後,事後又不願負責任,在這個荒誕故事中,看來大家都有病。


本月十三日, Yvonne的姑姐專程來港,希望接她回台灣接受治療,但醫院指她情況不穩,暫未能出院。 

Yvonne自言打扮性感,是希望引人注意,獲得被重視的感覺。 

撰文:陳剛
攝影:金文、王晴、田俊、林川
mailto:news@nextmedia.com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