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圖:祝健中 

第壹流

𥄫實右後衞

Ads by Google

最近迷上了足球科學,追看這方面的書和網站。稱得上科學,關鍵是證據。未接觸足球科學前,看足球是關於個人感受,而個人感受受經驗影響,現在多了一個科學角度,看足球好像增加了一個全新層次,非常過癮。

 

對足球科學有興趣的讀者,我推介一本剛出版的書,是 Chris Anderson寫的《 The Numbers Game》。這本書的副題非常吸引:「你所知關於足球都是錯的」。我看完其中一章,像發現新大陸,因為作者打破固有觀念。決定球賽勝負,不是超級球星,而是隊中最弱球員。賽前比較兩隊實力,球迷必定列出兩隊球星,特別是在例如前鋒和正中場等重要位置上,預測哪位球星將會在賽事中起決定性作用。根據作者研究,球星決定賽果是謬誤。
足球科學家看球賽,跟普通球迷,彷彿是在看不同的球賽。普通球迷盯着 C朗和美斯一舉一動,而足球科學家在看另一些東西。在修頓球場有一場即興球賽,如果美斯落場,美斯的一隊贏面是九成九。可以這麼肯定,是因為修頓球賽球員之間質素相差很大,有些可能很屎波;相反,世界頂級聯賽球員質素光譜很窄,場上最屎波可能也是國家隊代表。
西甲和世界盃賽事,賽前很難斷定有美斯的巴塞和阿根廷贏波,因為球員平均水平高,而且差別不大,美斯個人能決定賽果的機會,跟修頓相比,大為降低。足球科學家發現,決定頂級球賽賽果,不是球員光芒四射演出,而是球員犯的錯失。犯錯失最多的球員,是隊中最弱的球員,因此足球是一項關於「最弱一環」( weakest link)的比賽。

 

「最弱一環」概念令我發現新大陸,我立即告訴同事,我們的管理思維也應改變。大多數時候我們依賴公司的明星,期望一向表現出色的同事繼續表現出色,帶動團隊前進,卻忽略拖慢團隊步伐的原因,很可能是「最弱一環」表現差勁。一隊人向前進不單靠前面的人拼命拉,而令後面拖慢的人走快一點,可能更着數。
想深一層,我其實應該很理解「最弱一環」道理,毅行者就是一項「最弱一環」運動。毅行者規例是四人一隊,全程走過九個檢查站,一定要四人一齊走過,換句話說,飛人隊友怎快也無用,沿途不停要等最慢隊友。毅行者戰略不是令最快隊友跑得更快,而是幫助最慢隊友跑快一點點。七年前我寫的書《毅行者》,有一金句:「毅行者快不過最慢隊友」,便道出這道理。「最弱一環」不單在企業上用得着,在管理個人人生也大派用場。人生重點通常不是三幾個一鳴驚人的難忘時刻,而是怎過平常日子。
假如我們相信「最弱一環」概念,足球領隊重要職務,是找出最弱球員,想辦法令他們表現更好。記着,最弱一環不會固定是某球員,不同時間不同人可能變成最弱,書中提出四個處理最弱球員的方法:

 

一、把他藏起來。十一個球員中,最弱是哪位置球員?根據這本書作者分析,答案是右後衞,因為主要防守對方左翼,而左腳出色的球員相對較少。
二、幫助他。如果知道右後衞最需要隊友幫助,中堅和右中場須處處關照,走多兩步。
三、儘快換走他。很多時「最弱一環」不是事前預計得到,在賽事進行中才出現,這時候領隊應換走這球員。不幸地,領隊通常換得太遲,原因可能是惰性,總是不願作出改變;也可能是關於面子,領隊不想公開承認賽前部署是錯誤。另一方面,頂級球員是扮嘢高手,當知道自己表現出問題,很懂得掩飾,領隊不容易即時察覺到。
四、改進他。頂級球員「你咁高,我咁大」,要求他們承認需要幫助,不是易事。領隊須創造一種文化,讓最弱球員肯承認需要幫助,及其他球員願意分享知識和伸手幫忙。
球星不能為球隊贏波,最弱球員卻隨時令球隊輸波,因此最佳球隊是全隊都是表現大約 80分的球員,沒天王巨星,也沒明顯屎波人。足球科學家和球迷的分別是,球迷看球賽看美斯,足球科學家看右後衞。

蔡東豪 Tony Tsoi

現任上市公司精電國際行政總裁,他曾任職投資銀行,在《信報》以筆名原復生撰寫財經專欄,對投資及求知有無限渴求,習慣早上四時起床寫作找樂趣。 http://www.facebook.com/TONYTONGHOOTSOI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