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一早上,榮智健返回位於柏克大廈的隆源企業上班,當日懸掛三號風球,榮仍留至約五點半才離開,十分勤力。至於兩名協助父親打理隆源的子女,則全日未見蹤影。(于港民攝) 

大錢題

未驚過 榮智健死拑中信𢱑銀

Ads by Google

「出來行,預咗要還。」現年七十二歲、人稱「榮太子」的中信泰富( 267,現稱中國中信)前主席榮智健,始終未能「全身而退」,更隨時要為六年前的敗績「找數」。○八年,中信炒燶澳元期權而狂蝕百億,累數千投資者損手。上週四,證監會入稟法庭,要求中國中信(下稱中信)及榮智健、范鴻齡等五名前高層,向數千名受害投資者「回水」。
這宗官司,再次將榮智健與中信拉上關係,但其實,○九年下台的榮智健,與舊東家仍關係密切。一方面以自己的人脈關係,幫中信穿針引線,另一方面亦藉中信的勢力,在中港兩地𢱑銀。拑實中信這個強大的後盾,即使證監會秋後算賬,榮智健仍冷淡應對,未驚過。

 


○九年四月,因商業罪案調查科介入調查,榮智健(左)及范鴻齡(中)召開記者會,雙雙請辭,當時他們聲言對炒燶澳元衍生工具毫不知情。右為另一被告,前副董事總經理李松興。(張國慶攝) 

上週四,證監會在民事索償追溯期屆滿前的最後一日出手,起訴中信及其前主席榮智健、董事總經理范鴻齡、副董事總經理張立憲、李松興及執董周志賢,指他們涉嫌在中信泰富炒燶累計外匯期權( accumulator)後,提供虛假及具誤導性財務狀況資料,須向四千五百名受害投資者作出賠償,涉嫌金額約十九億元。
週一早上近十時,榮智健乘坐名貴賓利房車,返回位於鰂魚涌柏克大廈的私人公司隆源企業。記者上前詢問證監會入稟一事,榮智健表情冷淡,拋下一句:「我依家唔會回應任何嘢。」便在保安包圍下上樓。
身為被告的「榮太子」,仍十分老定,可憐持有中信多年的小股東,就怨聲載道。住在美孚、六十多歲的歐陽女士,二千年時和兒子夾份買入二萬股中信泰富,每股股價超過十九元,現時中信股價十三元多。賬面損手,但不屬是次賠償範圍。「以前唔知佢(榮智健)會呃人,覺得佢幾好人,所以一直冇賣。」歐陽女士表示,○八年時,中信泰富的股價表現麻麻,但她看了公司的通告,以為沒事,才沒有及時離場,「當時佢話冇咩事,我哋以為佢澳元嘅損失唔係好大,就繼續持有。」其後中信股價曾大跌五成至六元多。兒子劉先生亦不忿道:「件事係佢同啲仔女搞出來,仲隱瞞件事,如果犯咗證券條例,政府應該做嘢。」

有買保險唔使孭


去年底,榮智健夥拍太古地產和嘉里控股,斥資三十九億港元,向中信買下位於鰂魚涌的大昌行商業中心,改名為柏克大廈。(嚴寶權攝) 

今次中信及前管理層,可說是衰在一份不起眼的收購通告上。根據入稟狀,榮智健等人,分別於○八年九月七日或之前,已得知中信炒燶澳元衍生工具,但其後簽署一份於同月十二日發布的「收購汽車分銷店」交易通告時,該通告內卻指公司「財務或交易狀況無出現重大不利變動」,結果斷正,被證監會視為提供虛假及具誤導性財務狀況資料。由於中信於同年十月二十號才公布公司出事,證監會鎖定中信等須賠償於九月十二日至十月二十日、盲舂舂買入中信的小股東損失。證監會今次出動《證券及期貨條例》第 213條《強制令及其他命令》,被視為尚方寶劍,過去亦成功追討違規的上市公司或大股東,包括涉嫌在招股書上造假的洪良國際,以及涉嫌欺詐的國美( 493)前主席兼大股東黃光裕夫婦。
前證監會主席兼資深大律師梁定邦表示,六名被告有二十一日時間回覆,選擇答辯或不答辯。如選擇答辯,被告有兩至三個月準備,然後在高等法院審理。梁定邦指,民事的舉證難度低於刑事,比較容易成立,「相信中信會答辯,同證監會傾和解,預計要六至十八個月才有結果。」他又指,中信與五名被告有連帶責任,「假設證監會贏咗,要賠償,可以揀最有錢嘅一方俾晒賠償金,例如中信。但中信當然唔會揹晒上身,佢要再去向其他被告追數。」
前港交所董事 David Webb,對律政司遲遲未有動作,結果有關人等未有刑事責任,感到失望,「商業罪案調查科調查了中信泰富的銀行貸款,至今未有任何結果。」他認為,證監會為部分投資者追數的做法並不全面,「其他股東可能基於通告的錯誤陳述,而決定繼續持股或買入。如果他們早知道真相,可在問題惡化之前,及早沽出。」不過,他指這類小股東難以向前高層追究,而中信當年亦應有為高層購買責任保險,故賠償問題影響不大。

榮氏中信藕斷絲連

○八年中信爆煲後,榮氏勢力陸續撤離中信,包括原任財務部董事的女兒榮明方,以及任主席助理的幼子榮明棣。一○年,榮智健成立私人投資旗艦隆源企業( Yung's Enterprise),兩名兒女均加入隆源任職董事。榮明方去年更突然改名為榮儷芳。堪輿學家麥玲玲指,新名可加強中年運,「以前個名,天地人嘅數加埋都係差,好多波折,新名對工作好,可增加領導能力。」巧合地當年李澤鉅想追仔,太太名字亦由王富信改為「王儷橋」,名字中間一樣有個「儷」字,結果追仔成功。
據知榮家非常篤信風水,榮明方更經常到山西的五台山參佛。如今,面對億元官司,榮智健仍「坐定粒六」,皆因有中信做後盾,雙方關係明斷暗續。隆源企業成立時,即租用中信持有的大昌行商業中心做寫字樓。去年底,榮氏牽頭,與太古地產( 1972)及好友郭鶴年旗下的嘉里控股,合資三十九億元,收購大昌行商業中心,改名為柏克大廈。有指出資五成的太古覬覦該物業多年,因此不介意分兩成權益給榮智健。有估值測量師指,太地銳意重建太古坊,現已展開第一期工程,有傳柏克大廈有機會納入兩年後開展的第二期,「柏克大廈廿年樓都未夠,未必需要重建,但租值都會隨品牌效益而上升。」
另外,今年三月,中信泰富「蛇吞象」,以二千三百多億元人民幣收購母公司中信集團後,引入十名投資者,包括周大福、郭鶴年家族公司等,有指正是由榮智健在背後穿針引線。周大福大股東鄭裕彤與榮智健,早年經常一齊認購新股;而郭鶴年與榮智健亦早有淵源,九一年中信泰富成功收購大昌行( 1828),背後全靠郭鶴年與李嘉誠出資相助。而榮的長子榮明杰,現仍是中信的非執董。


持有中信股票達十四年的歐陽女士,認為自己都該獲得賠償,證監應協助她這類小股東追數,「我哋當年的確受嗰張公司通告影響,佢話冇事,我哋先冇賣!」 

私人王國一味靠黐

出掌中信達二十年的榮氏,直至離職時,共收取七十幾億董事酬金及股息,再加上多年儲下的人脈,日後猶如「食長糧」,但當然難與「執政」中信時相比。隆源企業成立時,曾找來紅籌之父梁伯韜出任副主席及董事,計劃進軍礦產、能源、地產等業務。但所有大計,只聞樓梯響,未見成事。而梁伯韜今年五月亦已辭去董事一職。
當年榮智健在中信話事時,私下已不時黐住中信𢱑銀,拿項目較現在容易得多,包括兩個分別位於無錫及海南市的地產項目。其中,無錫的住宅項目錦繡園,較隔壁中信項目錦園,面積更大。當地經紀王先生指,錦繡園年初才開賣,單幢別墅每套叫價二千萬元人民幣,比錦園的平近一半,但賣樓成績卻不如錦園,「首推五十套,才賣掉二十套。」至於海南神州半島的住宅、酒店綜合項目,也是靠近中信的高爾夫球度假酒店。當地經紀周先生指:「那是養老、度假的小區,三年前已開賣,但賣得不好,距離市區遠,購物不方便。」


離開中信的榮智健(右二),甚少現身社交場合。今年三月,愛駒「飛影」跑出,才罕有與太太任順彌(右一)、女兒榮儷芳(左二)及金管局前總裁任志剛(左一)拉頭馬。(《蘋果日報》圖片) 

中信泰富○六年為「政治任務」,斥巨資買入澳洲磁鐵礦,為了對沖澳元匯率風險,而炒燶澳元衍生工具。這個礦堪稱噩夢,不但令中信改朝換代,更多次延期超支,年年燒銀紙。(歐陽江攝) 

樹倒猢猻散


榮智健主政中信時,私下已愛黐住中信搵食,其中位於無錫的私人住宅項目錦繡園,便緊連着中信項目錦園。(于港民攝) 

近年,失去中信主席桂冠的榮智健,在商界、社交界轉趨低調。另外四名個人被告,除了前副董事總經理李松興仍跟榮智健搵食外,其他人都銷聲匿跡。當年有「公職王」之稱的范鴻齡,曾被視為政壇明日之星。○九年隨榮智健下台後,攬着多年來收到的十億董事酬金及股息,絕跡政商界。不過他手上仍持有多個豪宅,包括壽山村道獨立屋、陽明山莊單位等,市值超過七億,與任職律師的第二任妻子郭桂芳,生活富貴。接下來,幾位昔日的主僕如何為當年的污點「解畫」,小股東可剝定花生睇好戲。


撰文:楊慕珠、余秉峰
資料:黃翠蓮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