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北京希望透過提委的篩選程序,獲得對候選人的否決權。公道一點,北京也應該讓泛民有否決的能力。 

壹擋專政

爭取做反對派的空間( 2014/9/18)

Ads by Google

從政,目的就是為了執政?認了吧,泛民成員並未具備執政的條件。自回歸以來,北京和本地建制派,雖然積極地安插「自己友」到行政機關,但距離執政仍然有十萬八千里。事實上,過去三十年,香港的公務員體系,明顯改變了不少;體制膨脹了,酌情權的行使,也偶然顯得武斷。但在香港人想像中,政府官僚機器仍然值得信任。真正在統治操作香港的,是官僚制度。

 

透過選舉讓民意代表當權話事,其實只是美麗誤會。對民主政治有更深切體會的洋人知識分子,早就明白背後大權在握的是官僚,更將觀察編寫成小說和電視劇;也解釋了為何英國八十年代的 Yes Minister,三十年後仍然是世界各地政治愛好者必看之選。
別人夢醒時,香港人卻還在不斷自我催眠。讓泛民候選人出閘參與特首普選又怎樣?難道泛民勝出香港就會真正當家作主?當年梁振英何嘗不是以為自己在政策上可以大有作為?
不要誤會,我不是反對民主普選。我反對的,只是那種原始的奪權慾望。我明白,政治愛好者眼中,從政,就是為了執政,為了權;政黨輪替,就是權力的交換,就是你輸我贏,輸了的,就是少數,要服從多數。假如這是所謂的社會契約,對不起,我可沒有事先同意加入這個遊戲。
假如說民主普選政治,是為了解決人與人之間的糾紛,凝聚社會共識和資源,去解決集體的問題,我想沒有人會反對。解決人際之間的歧見和其他問題,方法有兩個:一,以權力令異見人士屈服;二,做個真正的領袖,令別人心服口服。
無論以什麼方法或手段得到權力,要驗證一個統治者的道德層次,唯一標準是他行使權力的過程。說服不了別人,只會以權力令別人屈服,是極權。少數服從多數,叫多數人暴政,在道德高地上,並無立足之地。真正的領袖,應該有能力讓群眾形成共識,也勇於捍衞少數人應有的權益;現在的社會盲目地遵從百分之五十或以上的民意,我們說不上有真正的民意領袖。
出任公職,是責任,不是權力。議員的工作,不是有權通過法例,而是有責任阻止有問題的法例獲得通過。不尊重自己的身份和選民的信任,草率地去做政府的橡皮圖章,就是沒有盡責。同樣道理,提委的功能,不在於推舉候選人的權力,而是在於「篩選」的責任;這一點,經過大半年的政改爭拗,基本上也確立了。所以,每次聽到「提委有權提名……」我們都應該感到不安;當提委的責任和權力倒置了,這個新的權力架構成為腐化的溫床。
既然北京希望透過提委的篩選程序,獲得對候選人的否決權。公道一點,北京也應該讓泛民有否決的能力。泛民提委,也有責任否決「爛橙」吧。不如將特首候選人出閘門檻由過半提委票加碼到八成、甚至九成,大條道理大幅提升候選人的廣泛認受性。事到如今,泛民應該領悟到,當下應該爭取空間,做個貨真價實反對派,制約那真正長期執政者:行政機關的官僚制度。

 

李兆富 公共事務顧問及時事評論員,自由市場智庫獅子山學會創會成員。
作者 Facebook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LeeSimon.hk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vb4life 的頭像
tvb4life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