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除膠袋及燒至半熟的豬屍,照掛在行人路上任由暴曬及雨淋,專家指這樣容易滋生金黃葡萄球菌,有機會造成食物中毒。 

壹號頭條

燒味鋪恐怖真相 豬屍暴曬 30小時

Ads by Google

用劣質豬油製成的地溝油事件,在港台兩地可謂高潮迭起,上週五,警方拘捕了涉案三名人士外,至週日,食物安全中心更公布幾百間買入問題豬油的商戶名單,當中包括零售商、食肆及餅店麵包鋪等,而涉案的油商老闆和公證行職員,保釋後則一直避見記者。
有市民爆料,香港豬肉危機不單是豬油,香港人愛吃的燒肉一樣恐怖,記者就發現分別在大角咀和美孚有分店的燒味店,竟不顧環境衞生惡劣,公然將廿多隻豬屍掛在行人路三十多小時,任其暴曬及雨淋,甚至與垃圾及污水為鄰,之後再將生豬燒成燒豬。
可憐一班顧客,不知豬屍早已變腐產生有害物質,食進口極有可能導致食物中毒。事件再次揭露,有關當局在食物安全問題上,一再把關不力,任由腐屍及工業豬油,流入大眾的腸胃,危害所有人的健康和生命。

 

自台灣黑心豬油事件爆出後,引來民怨沸騰,市民除了向記者爆料元朗有黑心豬油山寨廠外,更指市內不少燒味鋪以黑心運作。記者根據線報,發現大角咀一間燒味店,日前為應付中秋節的大量生意,竟不顧環境衞生問題,公然上演一幕恐怖豬屍暴曬事件。
記者在報料人協助下,實地追訪三十六小時,見證生豬肉先焗在膠袋內經歷暴曬雨打,繼而再有灰塵及垃圾污染,之後才被燒成燒豬,可惜排隊的顧客不知就裡,買了有問題燒肉並吃進肚子。

街坊挺身踢爆

位於大角咀道的這間「明發燒腊飯店」,在美孚也有分店,生意一向不錯,尤其每當大時大節,更見客人排長龍買各種各樣的燒味,當中燒肉尤其受歡迎,因很多客人貪其即燒即掛上架賣,以為燒肉會零舍新鮮及入味,但事實卻未如客人般想得那樣美,因他們沒親自目睹燒肉整個製作過程。
住在燒臘店對面的街坊阿威指,因受近日黑心豬油事件影響而有所感慨,他亦想仿效踢爆黑心豬油的台灣屏東農民,以親身經歷來指控燒臘店製作恐怖燒豬的真相,「呢間鋪咁樣整燒豬已好多年,唔單只生意好,仲分銷燒味去其他地方,我睇住啲生豬掛足幾十個小時都無人理,其間沾染好多污糟嘢,但之後照樣燒成燒肉咁賣俾人,如果唔踢爆佢,怕愈來愈多人中招……。」
根據食安中心指引,肉類製品必須儲存在雪櫃內,如放在室溫地方亦不應超過四小時,否則會有機會產生金黃葡萄球菌,並釋放腸毒素出來影響人體健康。


豬鼻幾乎貼至地面,血水不斷從口部流出,這樣便惹來蟲蟻及老鼠等「光顧」。 

泥頭車駛過,惡臭的污穢坑渠水不時濺起沾到燒豬身上。 

冰凍豬屍初時放在膠袋內焗桑拿,在三十多度高溫下暴曬十多小時,稍作處理後,又繼續日曬雨淋。

膠袋高溫焗豬

本月六日下午二時,記者到達燒臘店時,已見店外門口的行人路上掛滿了超過二十隻正在解凍的雪藏大豬,每隻均有透明膠袋包實,兩排大豬如時裝店掛滿衣裳一樣,惹來途人注視。
不過只要細心想想,當天氣十分炎熱,記者手中的溫度計顯示,當時氣溫已超過三十二度,在透明膠袋裡的生豬肉,相信溫度更高,真的是在街上焗桑拿,而且一焗就是十多個小時,由中午至翌日凌晨三時,其間完全無人理會。凌晨過後,燒臘店員工才陸續開工,將已焗了很久的豬屍拆袋,逐隻抱進店內割掉內臟及調味等,之後開始進行「攞皮」步驟,即以文火燒表皮,使其望落金黃色,好讓豬肉「收水」,此舉已去除了部分血水和臭味。
然而工序並未完成,工人將半燒熟的豬肉再次拿出來,並掛在行人路旁,繼續任由太陽暴曬,其間天降大雨也無人理會。
據元朗季季紅風味酒家袁師傅表示,冷藏豬隻一般是以自然方法來解凍三小時便足夠,其間要放在室內有蓋的通風箱內處理,他們一般都是這樣做,對於有其他鋪頭在街上暴曬三十小時來解凍,他則不予置評。


暴曬至翌日凌晨,工人把豬屍像收衫般抬回店內。 

豬肉在店內地下進行處理。 

雨淋塵染

記者現場所見,至深宵時分,在燒臘店樓上的住宅,不少冷氣機正不停滴水,有些更滴至正掛在行人路上的「收水」豬屍上,然而燒臘店員工卻沒任何衞生意識,去蓋好那些豬隻。
不過最恐怖是深宵時,有老鼠在店內及街道上出沒,牠們在豬屍間走來走去,加上有些豬屍更不時流出血水,而地上的血水就像魚餌般,引來不少蟲蟻在飛舞,最要命是附近食肆員工全無衞生常識,竟將一袋袋垃圾及廚餘甚至飯盒放在豬屍旁,這很容易造成細菌交叉感染,而隔鄰的福澤街正有地盤在施工中,不少重型泥頭車及石屎車經常駛過,弄至塵埃處處,連途經的路人也要掩鼻而過,但沒遮沒掩的豬屍卻通通照單全收。


下雨天,客人撐着雨遮來幫襯,他們像不理會正在淋雨的燒豬肉是否合乎衞生。 

燒臘店老闆承認不夠地方,才把豬肉掛出行人路。 

三十六小時掛豬


大角咀明發燒腊店在美孚也有分店,生意不錯。 

至兩日後的凌晨一點,員工將放置在街頭及「煎熬」達三十六小時的豬隻拿進店內燒,並剛好趕及中秋節當日應市,而燒臘店生意不俗,有時排隊的人龍達至十多人。
記者訪問購買燒肉的街坊何女士,並向她粗略說過製造燒豬過程時的衞生環境,但她無奈說:「因為大角咀區僅得兩間燒味鋪,無刻意留心燒臘店處理燒味嘅過程,即使有問題,都習慣咗會照食,因大菌食細菌,當然最理想有個櫃可以封存好啲豬,掛晒出嚟,始終唔係咁好。」
燒臘店每隻大燒豬售價約為二千三百元,跟酒樓價錢相若,由於廿多隻燒豬陣容鼎盛,難免吸引到一班街坊客捧場,加上羊群心理,見排隊人龍出現,客人已沒多大理會掛在街上的燒豬是否合乎衞生。
而燒臘店老闆廖生,接受記者質問時辯稱,是因大廈立案法團不許燒臘店加建簷篷,他才被迫掛出路面,亦承認這樣難以好好保存掛在路邊的豬隻,「唔係成日咁多,大時大節生意多先係咁,總之,問題唔大嘅……」他作出一個無奈表情。

滋生金黃葡萄球菌


季季紅風味酒家袁師傅示範,燒豬解凍及烘燒等過程最好在室內及爐中進行,且要嚴控相關時間,否則容易令肉質變壞。 

浸大生物系教授黃港住表示,從記者拍攝的現場相片判斷,他指出將生豬肉擺放在外一段長時間,若溫度高的天氣下,豬肉溫度也隨之升高,更會有細菌滋生,細菌滋生可能導致毒素產生,加上放置在路邊的環境,如多汽車經過,以及路邊有坑渠蓋等,衞生環境一定較差,「可能有曱甴走上去,又或者污水沾染到,汽車廢氣同塵埃都會黏附在豬身上……而冷氣機水積得多,有不同種類嘅細菌响裡面,若果滴落豬肉度當然唔係咁好啦。」
理大護理學院研究員何浩文則顯得擔心,他指食物解凍時,如長時間暴露在室溫環境下,會滋生細菌,例如金黃葡萄球菌,「呢種菌會釋放腸毒素,腸毒素在燒豬過程中是不能殺滅,毒素仍會殘留在豬肉內,市民食用後可能會食物中毒。」
「好多人以為屙完就冇事,但冇人知腐肉產生毒素,會唔會長期影響身體健康,依家社會愈來愈多癌症如腸癌胃癌,可能就係多得呢啲恐怖燒肉呀,工業豬油唔少。」街坊阿威對此顯得憤怒,質疑食安中心到底有沒有為市民把關。

黑心豬油愈揭愈多

劣質豬油事件中,金寶運涉把不能食用的飼料豬油交易單據,竄改為「適宜人類食用」。上週五警方終於出手,拘捕疑涉及黑心豬油的三名人士,他們分別是六十四歲的金寶運公司董事江桂才,有傳指他知道事件愈鬧愈大,故在律師陪同下,主動到警方新界北總部自首,經警方初步調查,以涉嫌串謀行騙罪拘捕他。之後新界北總區重案組到荃灣拘捕英匯公證行負責人,五十九歲的蘇達偉及到屯門拘捕江的三十一歲秘書黎玉坤。
至下午約五時,警方帶江回他的大角咀公司搜查,並帶走一些文件及電腦等,離開時江要求警方為他除下頭套,並向在場採訪記者表示:「你哋影夠未?我嘅笑容保持唔到咁耐。」態度顯得異常狂妄,似乎不把案件放上心頭。
有法律界人士指,現階段看,較難檢控江較重罪名,如台灣強冠豬油商不來港作證及提供詳細文件等,江隨時因證據不足而獲釋,「商業犯罪案件好繁複,咁多噸豬油,要界定邊啲有問題,邊啲無問題已好困難,有啲仲已俾人食咗落肚,即使依家封存起有問題嘅豬油,但當中經過幾間公司及人士經手過,當中責任誰屬都有排搞,睇佢咁老定兼笑住俾記者影相,可能佢估到自己唔會有事……」


江桂才可能預計自己無事,故被捕後大方給傳媒拍照。 

本地不少山寨豬油廠,從肉檔及屠房收回不少劣質豬肉,布滿蒼蠅,原本只能製作工業用豬油,但有無良商人為賺厚利,卻將工業用豬油賣給本地熟食檔小販及麵包店,有些更出口至台灣等地。 

警方上週五下午到寶源油脂有限公司位於元朗逢吉鄉的工場,進行封廠搜證,檢走電腦、單據、標準租約及三樽豬油等。

豬油世家身家過億


前額光禿的公證行負責人蘇達偉,在其家中應門時知是記者採訪,即大力關門。 

據傳江桂才父親早年在安達臣道開設豬油廠,自製豬油出售,江後來子承父業,至廠房在九十年代末拆卸後,江改為從事油產品貿易生意。而江的兄弟姊妹江桂能、江麗有及江麗娟、妻兒洪彩霞及江仲文等,又合組了不同公司,據公司註冊處資料,江家人名下共持有廿多間公司及其他物業;如持有三個畢架山一號天台特色單位及又一村等豪宅單位等,保守估計,江氏家族資產約過億元。
無獨有偶,江妻子洪彩霞持有的合發祥油莊,兩年前食環署調查金帝濃香花生油致癌物超標事件時,也被揭發是金帝的分銷商,更被食安中心發現違例未有按《食物安全條例》登記。合發祥油莊的登記地址,與江桂才及來自大陸的「北大荒」合組的「港基糧油食品有限公司」地址相同,北大荒兩年前有花生油樣本被食環署發現致癌物超標,看來有人早已捲入黑心食油買賣,並賺至盆滿鉢滿。
不過同被拘捕的蘇達偉,則不像江般一樣富貴,週一,記者到蘇位於觀塘功樂道單位拍門,應門是蘇,當他一聽是記者採訪,即大力關門拒訪。據有份調查的探員透露,蘇在警署落口供時,已承認沒做正式檢測下,就出了報告證明金寶運售至台灣的豬油是可以食用。


撰文:艾馬、程志康
攝影:王晴、金文、林川、張飛揚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