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生野花賀卡$36@ Open Quote 

綠色生活

上山 尋花去

Ads by Google

這系列花兒賀卡相當吸引:上面繪有黃花,名字是香港鳳仙,棒形果實在秋天成熟,一觸碰即爆,彈射到幾米之外,急欲把種子散播似的,而花語是活潑、充滿力量,正好祝福初生嬰孩。

另外還有土沉香,樹幹一旦被割,就會流出具藥用價值的樹脂,卡片上寄言:「快快復原吧!頑強猶如土沉香」,祝福久病的朋友。

柔弱嬌美的包括小花鳶尾,花語是「端莊賢淑、優美」,贈予心上人,必能討盡歡心。

這些賀卡,出自 80後女生葉曉文之手,畫的是香港原生品種野花。
為了作畫,她一次又一次上山,展開尋花之旅。

溯本追源 給原生花留名

這天,跟曉文來到石崗附近的雷公田行山,不知就裏的話,準以為她是植物學家,因為隨便指指路邊的花,都講得出一段古!「樹上黃黃紅紅的細花是馬纓丹,是本地常見的蜜源植物,吸引不少蜜蜂、蝴蝶來採蜜,試過摘下來吸食,微甜的!」曉文說。
沿路走,她着我們抬首看樹,「這是楓香,秋天時人人逼去大棠觀賞。我小時候誤以為它是加拿大楓葉,珍惜地夾在字典中,後來才知它是本地楓香,葉子只有三裂,加拿大楓葉卻是五或七裂的。」她笑道。

轉個彎,身旁一株小樹掛了點點如指甲的青綠果實,「它就是餘甘子(別名油甘子),可以吃的!」說罷摘下遞來,我半信半疑的放入口,咬下一陣苦澀酸咪,慢慢竟嚼出甘甜。她解釋,餘甘子是廣東、廣西、雲南及東南亞地區的主要果樹,新鮮食能治喉嚨痛聲沙,有人把它的葉曬乾,塞進枕頭,淡淡清香,有助安眠入睡。平日行山沒為意,原來一直錯過很多有趣植物。


餘甘子的果實細小可愛,咀嚼時味道酸澀,及後卻帶有微微甘甜,有助醫治喉嚨不適。 

多少原生花草樹木,才能組成這深淺雅致的綠? 

馬纓丹是外來品種,花蜜甜絲絲的,人和蜜蜂都愛吃。

去年遊人為看楓香紅葉,紛紛湧至大棠,其實它未變紅時,倒有種知性美。 

曉文的尋花之旅,在一年前開始。 

路到盡頭是名氣不大的清潭水塘,以往塘水供應錦田一帶,作灌溉之用。

 

走進山中,處處都是花,怎能逐一分辨?曉文提醒道:「若光看葉莖,的確難以辨認,開花時卻大有分別。而春天最多花開,是學習賞花的最佳時間。」中文系畢業的她,一向熱愛行山種花,豐富的植物知識,都靠眼睛和腳骨力累積得來。

她每次都會帶着漁護署出版的圖鑑,查看當時得令的原生植物,主要分佈地在哪裏,然後規劃路線,一旦遇上就用相機拍下,回家畫草稿,然後用水彩和木顏色上色。除了看書找資料,還會看網上論壇、請教資深行山友,兼且報讀山藝課程。別看她身形嬌小,每星期都會行兩、三次山!為了爭取時間,她會避開熱辣辣太陽,清晨五、六時便起床出發,還在不同季節重訪,觀察植物完整生長過程。
漸漸愈畫愈多,最近更推出一本花卉繪本,記錄尋花之旅。


小花鳶尾長有淡紫色花兒,難怪卡中說:「着迷於你的端莊和優美。」 

土沉香樹幹一旦被割傷,就會流出乳白樹脂,象徵強大的復原能力。 

紅花荷每逢新年便盛開,不愛行年宵的話,可以上山看它。 

香港茶花在冬天中盛放,象徵一份不畏寒風的堅毅。 

 

Open Quote
地址:中環鴨巴甸街 35號 PMQ元創坊 A座 S401室
電話: 2548 3199
營業時間: 12:30pm-8:30pm(一至日)

趁未絕種 捍衞僅餘之美

曉文的繪本名為《尋花——香港原生植物手札》,筆觸細膩,繪畫了 50種原生植物,都是親眼見過;有別一般圖鑑工具書,除了羅列植物特徵、屬性、生長條件等說明,還會細說發現過程和古典詩辭中的文化故事。

這或多或少與她的中文系出身有關,熟讀《山海經》、《詩經》、《楚辭》,甚至《本草綱目》,「以前讀書時,詩人總愛寫花,當時已很想看看這些花草真身,沒想到原來部分在香港都能見到,好像跟古人有了聯繫。」除了瀕危品種,書中亦出現不少常見品種,透露着民間智慧。


假蘋婆有假自然有真,真蘋婆每瓣果莢只有 1、 2粒體積較大的種子,這個「假」的則有約 5粒,曉文試過烚來吃,質感似烚花生。 

以相機匆匆拍攝以外,也可以用畫筆水彩,細寫慢畫。 

 


曉文行山時,會隨身帶備漁護署出版的植物圖鑑,方便辨別貌有相似的花。 

有次她在三門仔遇見黃槿,花朵黃中帶暗紫的,在海濱地區常見,非常實用;嫩枝葉可以食用,樹皮纖維堅韌,可以用來製繩索。更沒想到,其心形葉子用來蒸茶粿更格外芳香,連三門仔巴士站那位賣茶粿的嬸嬸都用它。又例如芋,名字來歷很有趣,「《說文解字》中解釋,當時有人在森林中行走,發現芋的葉很大,把芋一拔出來,根部很大,不禁『吁』一聲驚呼,因此得名。」

 

在她眼中,野花是個大千世界,以往常在花店買種子種花,現在則覺得人工培植的觀賞花雖美,卻比不上郊外野花獨特,「觀察野花能看出一方水土,有些植物只能在酸性土壤生長,有些則耐旱,對泥土中的微生物、陽光需求都不一樣,不能用科學泥去種,在家難以模仿。」
可惜,好些原生植物已愈來愈少見,例如香港馬兜鈴,曉文到大埔滘五、六次都尋訪不着;還有土沉香被非法砍伐,好幾次行山,見到樹身被嚴重砍傷,甚至砍得只剩下一截樹頭,令她心痛不已。


黃槿7、 8月開花,樹皮能做繩索,用它的葉子與茶粿同蒸,更具清香。 

香港金線蘭喜歡長在潮濕林蔭中,可是面對非法挖採,已愈來愈稀少。 

 

野生蘭花也面對滅絕危機。有次她在大帽山,無意中發現香港獨有的「香港金線蘭」,小小的一株,藏身在近溪流的大石底下,花朵白色,更搶眼的是葉子,深綠中繡上金、紅色線,花紋極華麗,「自從 1971年給發現後,只零星出現數次,愈來愈少見。蘭花本身生長速度亦慢,繁殖力低,加上近年內地非法盜挖野生蘭花問題嚴重,植物愛好者都不敢公開地點,怕引人盜挖。」


天氣好時,曉文會先以鉛筆起草稿,靜靜駐足觀察。 

重瓣臭茉莉近聞有臭青味,極淡的粉紅色,不太常見。 

赬桐屬外來物種,愛拍攝蝴蝶的龍友一定要認識它,因為不少蝴蝶極愛其花蜜。

 

野花不能說話,給人摧毀亦只有捱打的份兒,不過最敵不過的,可能是推土機的怪手。今年年初,政府建議把大埔綠化地帶改為住宅用途,包括接近鳳園一帶綠化土地。那裏一直是蝴蝶天堂,養育着全香港八成蝴蝶,「該處過去 30年都沒有山火,有近 3,000棵樹木,包括土沉香、石筆木、紅花荷等原生重要品種,可是政府規劃署的報告,只說那裏有台灣相思樹等外來品種,價值不高,將大片珍貴植被剷平來建屋,是否恰當?」曉文不禁反問。發展步伐急促得叫她心焦,這邊廂興建港珠澳大橋造成海洋污染,那邊廂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又急欲上馬,把綠地變住宅(或豪宅),「一個次生林,起碼需要 50年才稍為成熟,人類卻可在極短時間內摧毀它,發展之前,能否想清楚?原生植物比人類更早來到這土地,它們才是原住民。」曉文說。若繼續下去,後代想看原生花草樹木,或許僅能在博物館看標本了。


勃氏黧豆啡色長豆莢內藏扁圓種子,其貌不揚,想不到開花時是一串串淡青。 

草豆蔻有陣清香薑味,屬薑科的它剛過了花期,根莖肥大,古人會用來做香料。 

《尋花——香港原生植物手札》$108(各三聯書店、商務印書館有售)繪本結合散文,繪畫了 50種香港原生植物的特徵與故事。 

曉文尋花之路:

 


城門水塘標本林難度:入門級全長: 4.5公里時間:全程 1.5小時特色:從前是一片荒廢梯田, 70年代政府將不少瀕危原生植物遷地移植,在此建立全港唯一標本林,當中不少竹、茶花及香港獨有植物,相當集中。 

大埔滘自然教育徑(棕徑)難度:中階全長: 7.5公里時間:全程 2小時特色:路程較長,秋冬步行最舒適,多溪澗,蕨類品種特別多,亦有香港木蘭等不少以香港命名的植物。 

大東山難度:高階全長: 6.5公里時間:全程 5小時特色:全港第三高山,植物品種非常多樣化,曾發現不少僅在大嶼山出現的植物,連「香港細辛」(一種草藥)這極危品種都有。

撰文:陳詠恩
攝影:陳榮輝
鳴謝:插畫由葉曉文提供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