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生活

畫魂 瓷器

Ads by Google

昏黃燈光下,一隻粗糙的手,勾住幼細毛筆,在白瓷碟上揮來掃去。
撇捺之間,一頭公雞就這麼活現碟上;然後一筆接一筆,繪出一片靛藍竹林,下面怪石隆然,公雞一躍林中,羽翼閃亮,像有靈魂般英氣勃然!
這兒是坪洲永興街「超記瓷器」。 1975年開業,今天仍在出產全人手繪製的廣彩瓷器,拒絕使用現成貼紙,真正碩果僅存。

 


大量茶杯,全是親手上色。 

店內一牆子碗碟茶壺杯子花瓶,紋飾豐富,既有牡丹公雞鯉魚梅花,亦會尋到零星花鹿、兔子、小魚等外頭鮮見的圖案。
器物沒有嘴巴,卻在訴說廣彩工藝的興衰:老闆林漢超,十來歲在澳門拜師學繪瓷,來港後曾在有名的「粵東瓷廠」打工;七十年代,廣彩瓷在香港風行,他跟同屬畫瓷出身的太太自立門戶,於坪洲設廠,租下五個鋪位當工場──那時候小島不似現在寧靜,是工業重鎮,有燈泡、牛皮、藤器廠,山上還有火柴廠呢。

惦記 曾經燦爛的芳華

「以前成條街都是畫花碗,高峰期鋪頭要請三十個夥計,起稿畫花上色燒爐,缺一不可。」老闆林生說到當年架勢,中氣十足。
美好年華總是短暫。八十年代內地市場開放,大量廉價瓷器湧出來,本地彩瓷廠生意下滑;加上愉景灣交通接駁東涌,常到坪洲買瓷的外國人改往市區,才是致命一擊──花碗店一家家倒下,超記撑至 1989年,工場正式關掉,只剩門市。
為養大女兒,林生放下畫筆,出外找活,做搭棚雜工,林太就留在鋪頭畫瓷,繼續她擅長的「印花」──把模版上的圖案印在瓷上,然後逐筆填色。
現在兩老已屆退休之齡,畫下去,主要為打發日子,守住褪色的行業。
然而今天年輕一輩,誰又曉得曾經響噹噹的本地花碗業?踏進店裏,指着五顏六色的碗碟,還不免叫嚷:哇,青花瓷好美!
那時候林太就會認真更正:「只用藍色的才叫青花。我們做的是釉上彩,是廣彩瓷器的一種;在現成白瓷上繪圖上色,然後放進窰燒成瓷。」


林生擅長手繪,林太精於上印填色,作畫時同樣專注。 

小魚豉油碟$16幾年前林太的隨意創作。有人說像小蝌蚪,有人看見蜻蜓點水,意外地頗受好評。 

這隻「破爛」杯子,是幾十年前為外國人特別訂製的燭台,已停產多年。(非賣品) 

當年林生澳門滿師後第一件作品《紅樓夢》,邊框位畫得鬼斧神工。「唔賣呀,留畀個女做嫁妝。」林太說。 

 

關於超記的種種,近年經媒體廣泛報道,或許你也略有所聞。
但,沒幾多人知道,當中發生過一段曲折篇章,徹底改寫店子命運:九年前,隱在小巷的超記,曾意興闌珊,差點就要正式結業──其時一個陌生人及時出現,這才扭轉結局。
那人是陶藝家李綺薇(Winus)。她的祖屋位於坪洲,間中往返小島,對超記也知一二;有一回路過,瞥見店裏瓷器疊起,林太正在執拾細軟,鐵閘半拉,心感不妙。
「這裏要結業嗎?」 Winus上前打開話匣。
生意太難做,交不到租,打算出去找份清潔工算了。其時林太回應。
這答案,登時如打雷一般,震撼 Winus心神:「那對手一直用來畫花碗,這麼靈巧,怎可能當清潔?!」
她不知哪來一股強大勇氣,冒昧向林太提出:不如讓我合租,闢出一半地方作為陶瓷工作室,反正燒瓷的窰可以共用啊。

結果,本來互不相識的兩代人,因為一點緣份,展開共處一室的日子。
Winus正職是中學視覺藝術科老師,平日鮮有在店內露面,多在其關門才入島做陶;不知底蘊的客人,常見一批新式陶瓷擱在一角格格不入,還以為誰人借用超記地方呢。
這些年來,隨着 Winus加入,不單為林生林太紓解租金擔子,亦不經不覺為店子帶來微妙變化。


青花碟$80素淡清雅,盡顯林生細膩筆觸。 

公雞碗$50全人手繪製,跟平日看慣那頭公雞不同模樣,屬老闆自創;最有趣是地上的七彩三角:原來是雞舍! 

杯子由林太印花,逐筆填色,然後燒製。

九年前,陶藝家 Winus不忍超記結業,成為合租人。 

印版也反映時代:右面的明顯較薄和精細,是三十年前本地師傅雕製;左面厚身的屬內地新製,線條較粗。 

留住 不該失傳的美學

2005年炎夏,陶藝師 Winus誤打誤撞,成為超記合夥人,變作店家一分子。新人帶來新事:第一份「見面禮」,就是門外俏麗非常的壁畫。
看着有點剝落的牆壁, Winus眼角都是笑意:「總覺這幅牆怪單調,有天鬧着玩畫滿它。」很少人路過,還以為那是林生手筆哩。
牆上那株梅花樹,不獨裝飾了幽暗的後街,還有更實際功能:那怕找不着超記位置,遠遠看見壁畫就是,久而久之儼如地標。
而 Winus因為做陶關係,偶會北上景德鎮,每次看見精美的瓷器紋樣,就會挑些帶回坪洲──如是者,超記開始出現從未有過的新圖案:咬蘿蔔的兔子、戲水的鴨子,甚至曾經畫過趣致小狗!


所有人以為璧畫是林生林太大作,事實上卻由 Winus繪畫。 

這荷葉系列,由 Winus啟發林生創作,色彩較他一般作品豐富,將帶到上環 SOIL展覽及售賣。(未定價) 

 

數到她為店子帶來的最大轉變,肯定是林太幾年前開始教班:「要延續手藝,教育可能是一個方法。但今日誰會願意當繪瓷學徒?於是我建議林太開班,讓城市人進來玩玩,體驗廣彩入門也不錯。」
林太最初對教班萬般不願,常覺自己沒資格;性格直腸子的她,試過當面直斥參加者不認真,看見人家畫功欠水準,乾脆一手搶過來狠狠抹淨……
幸而,近年慕名來繪瓷的人多了,為超記帶來額外收入,林太亦漸漸適應;但像每年暑假,體驗班時常爆滿,偶有令兩老吃不消,「畢竟年紀不輕了,又沒正式收徒,再過幾年會怎樣?」 Winus不禁想。

這個念頭,啟發她動手去做一點記錄,為坪洲僅存的工業作見證,也希望告訴人們:香港有過輝煌的廣彩瓷業。
於是,她跟中環文創小店 SOIL合作,為超記辦展覽,做法挺有心思:把店子部分手繪彩瓷帶到市區,展出和發售;並找來兩位年輕設計師,從林生林太平日的畫風找靈感,創作成另一批小茶杯;兩代人的作品放在一起,出奇地不覺突兀,亦新亦舊地和諧。


Winus被傳統廣彩瓷吸引,想法子加以保育。 

超記 x SOIL新式手繪陶器@SOIL上環小店 SOIL跟林生林太合作推出,包括碟子($855/起)和花瓶($945/起),以陶泥取代白瓷,大膽用上黑白原色,帶出另一份清雅。 

手繪陶杯@SOIL$420/隻;$780/對由陶藝家 Winus手捏製作,邊框由林太繪畫,寫上清末廣州流行的粵式英語,向廣彩歷史致敬。 

 

至於 Winus自己,就交出一批古靈精怪的杯子──不用機器,全人手捏製,強調陶泥和手製的溫度;先請林太繪上花邊,框內寫着似是而非的「英文」:香蕉是「巴那那」、兔子是「笠必」、丈夫是「蝦士朋」、西瓜是「屈沱米倫」……小學生學拼音似地,加上抵死幽默的插圖,直教人捧腹!
瘋狂背後,其實跟廣彩歷史大有淵源:「清朝末年,廣州的畫瓷師跟外國人做生意,得用英文說明各種圖案;那時他們就是單靠拼音,說着蹩腳英語。」 Winus解釋。
這些杯子,當然不可能就此令廣彩文化回復鼎盛,但她選擇平常看待文化的興衰。「每件事都有生與滅,或者畫花碗這手藝將完成使命,成為香港歷史一部分,說不定將來因時制宜,又會進化成另一姿態呢?」


釉上彩小杯$280/隻;$490/對數十隻限量食器,由超記跟兩位年輕設計師 Vicky Lau及 Kathy Liu手繪,混在一起,老工藝新作風,是否分得出來? 

Winus不時為超記購入新的圖紋,交予林太繪製。 

工藝小店 SOIL為超記瓷器辦展覽,把坪洲廣彩帶到上環。 

兩老明言做多幾年便引退,沒了超記的坪洲,可會失掉色彩? 

 

正如沒人料得到,林生也會重新出發:自從當年出外打工後,他廿幾年來從沒作畫;直到去年初,林太回馬來西亞探親數月,林生獨個看店,閒着沒事幹,竟心癢癢拿起放下多年的畫筆,白手起稿上色,畫了一隻公雞碟。
「 2013年 1月 1日畫嘅。」七十六歲的林生,記得相當清楚。
年多以來,他愈畫愈多,圖案愈來愈豐富:有雞,有竹,有蝶,有荷塘……每當完成一件作品,他都會在背面寫上名字和製作日期,以作記認,生怕有日想不起。
作為畫瓷師,林生林太窮一生技藝,聚於筆尖,一撇一捺,靈魂早就深烙瓷上──使用器物的人,可會懂?


這個印花動作,看似輕鬆,但要清晰無誤地印在弧形杯子上,極考功夫! 


 

手繪坪洲
日期: 7月 5日至 9月 9日
時間:星期三至日 12nn-7pm
地點:中環鴨巴甸街 35號 PMQ元創方 S307
電話: 9559 3908

 

SOIL土壤文創
中環鴨巴甸街 35號 PMQ元創方 S307
http://www.craftbysoil.com 

 

超記瓷器
坪洲永興街 7號
註:如有興趣參與繪瓷體驗班(兩個半小時),可致電 9193 8044預約,費用每位$150,最少二人成班。


撰文:陳俊傑
攝影:王嘉豪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