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岑麗香 宅女傾情 

新一代女神岑麗香在《女人俱樂部》,與一眾那些年的女神合作,感受到一班姐姐的友情。香香是個獨立女生,但也有感到孤獨或壓力時,幸好她有班閨中密友,雖然都在加拿大,但感情沒就此沖淡,只要一個電話與她們聊聊天,也即煩躁盡消。有真正嘅朋友的確好極!

Ads by Google

【專訪】岑麗香 宅女傾情

新一代女神岑麗香在《女人俱樂部》,與一眾那些年的女神合作,感受到一班姐姐的友情。香香是個獨立女生,但也有感到孤獨或壓力時,幸好她有班閨中密友,雖然都在加拿大,但感情沒就此沖淡,只要一個電話與她們聊聊天,也即煩躁盡消。有真正嘅朋友的確好極!

 

MClub 姊妹情深,香香對於友誼的理解是:「友情不是計識咗幾耐或邊度識,而是大家是否真心 support 對方、愛大家,這是緣份。」她的閨中密友有從小學或中學認識,也有近幾年才結交,有華人也有外國人,相同的是都在加拿大生活。「好朋友得意之處,就是就算大家幾個月冇接觸,但 as soon as 打畀佢都能互相理解。」

 

問香香其一眾好姊妹,在彼岸有否捧場看這位「星 friend」的演出,她燦爛地甜笑着說:「有時在網上 post 一些相片、影片,外國人朋友會話:『我唔知你講乜,但支持你。』要完全唔識中文的人去睇整齣我演出的劇集,就實在難些;看我參演的 MV、廣告、訪問,她們就較易理解。」

 

所以香香紓緩工作、減壓的最佳方式,就是與朋友聊天。「平時會與她們 WhatsApp,但始終喜歡打電話多一些。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就算不能面對面,起碼聽到把聲較好,與朋友傾偈、笑下,就會開心好多。」

 

時差距離擋不了的愛

2010 年,隻身來到香港這個之前未踏足過的地方發展,香香說:「我未必真的很獨立,但想畀個機會自己。」她是父母掌上明珠,甚至管教頗嚴,所以在躁動的青春期時,香香也曾作反抗:「Teenage 總會有點反叛,覺得很多事情父母係唔明白,其實他們不是八卦,只是關心我而已。」

【專訪】岑麗香 宅女傾情

 

有段時間,香香的父母勢必接載愛女上下課,不讓她自己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他們好錫我,但太緊張,可是我比較鍾意 free,而且照顧得太貼,會否太 dependent?那麼將來如何生活?連電話費都唔識交咁點算?這些講出來像是很瑣碎很好笑,卻是很認真的問題,因長大了出來社會工作,有很多東西是需要自己面對,於是我廿歲時向他們說,要去 Munich 學德文,讀 U 時 student exchange 3 個月。」

 

但在《女人俱樂部》卻相反,她飾演的 Carrie 自小與親生父母失散。「我未曾被父母遺棄,但要與角色 contact,就回想初來香港時,突然身邊冇晒親人及朋友的感受。」說到此她不禁歎道:「時差真係好衰㗎,兩地時間不同,不可以想打給媽媽或朋友便打電話,會感到點解剩下自己一個,就用這感覺與角色作 contact。」

 

自小習慣用英語交談以至思想,在香港演戲必定比母語為中文的藝人須多花工夫,但她說:「由開始來這裏發展已預咗自己中文唔好,看劇本記對白較吃力,最初係好緊張,幸好很多前輩都提醒要享受過程,因演戲係好玩,可以在拍攝 3 個月內,感受到另一個人幾年甚至一生的感受,但難處係點能夠演到?唔覺得自己現在做到,但只有盡力,向懂得享受演戲的目標邁進。」

 

要為演出作準備,香香自稱在港生活以來都像宅女。「唔多出街,因覺得成日都有好多功課要做,要睇戲、睇劇本,否則追唔上工作,所以不會多外出。相信在圈中不止我是如此,有人曾對我說而自己一直記着,就是唔好畀自己壓力,盡力就得,道理很簡單但 make sense。當然很多東西需要有壓力才做得好,但也需要懂得調節去放鬆。」

 

跟前輩偷師

香香在加拿大出生及成長,對 80、90 年代的香港可說不認識,但對飾演其母的李麗珍卻不感陌生。「來港之前對本地娛樂圈不太認識,但因初來港時想學演戲、學中文,問同事及朋友有甚麼可推薦,有人介紹了《大時代》。嘩,我覺得好好睇,亦很欣賞李麗珍的角色,所以當知道與她合作時便很期待。其實不止她,今次可與這班女明星合作很開心,她們像一起經歷了很多事情,並感受到女人間的互相支持,感覺很窩心。」

 

向亞洲出發

劇中的香香在挪威成長,現實中她未到訪過,問她可有興趣到當地旅行?「有!因為本身喜歡旅行,冇咩地方唔想去,世界有很多東西去發掘,我唔會 limit 自己。但這時最想發掘的地方係亞洲,雖然係鬼妹仔,但無論如何我都是亞洲人,很想了解自己是一個咩嘢人。」




資料來源: 香港經濟日報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