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班鄉委在香港機場排隊辦理登機手續,而劉皇發姪兒劉志誠(黑背心者)經常如領隊般一馬當先。 

封面故事

鄉事選舉前夕 選委越南集體叫雞 發叔親姪:大家各自精彩

Ads by Google

新界鄉事委員會,是代議政制中重要一環,村代表進身該會後,再有機會透過互選,進身區議會及鄉議局,最後甚至可入立法會。
明年初開始,村代表和鄉委會選舉將如火如荼,新界各方勢力也開始活躍,此時突然傳出,屯門鄉事委員會一班執委中,竟有過半集體受邀前往越南叫雞。
新界村長及鄉事委員會選舉是兵家必爭之地,也常爆出賄選醜聞,其中簡炳墀便在二○一一年的上水鄉委會選舉行賄,結果成了階下囚。
現任屯門鄉事委員會主席何君堯也承認,此陋習在新界由來已久,積重難返。
本刊全程直擊,這班鄉事委員大丈夫,如何背妻往越南叫雞,當中劉皇發親姪劉志誠更是帶隊人之一,更承認大家各自精彩。
對於這個叫雞團,劉皇發卻以耳朵聽不見為由,拒絕評論。

 


越南之行屯門鄉委名單 

四年一度的新界村代表(村長)選舉,明年一月便會開戰。選完村長後,三月底便會選鄉事委員會執委(全港有二十七條鄉),繼而再選出鄉委會正副主席。
鄉委會選舉規模雖然不及立法會,但對於一眾新界鄉紳來說,鄉委會選舉卻是兵家必爭之地,因為這是代議政制的重要一環,鄉委會主席會自動成為當區區議員,另再經超級區議會選舉,就有機進身立法會。此外,鄉委會主席又可以角逐鄉議局主席位,而鄉議局主席又可循功能組別進身立法會。

賄選有明碼實價


當房門打開時,記者親眼看到一批鄉委成員正攬女作樂,十分開心,相比日間觀光時沒精打采的樣子,完全是兩個模樣。 

每次鄉事委員會選主席前夕,都會出現很多飯局或旅行團等「聯誼活動」,招待一班有權投票選鄉委會主席的選委,從而形成一股黑金政治,「新界人選舉就係咁,鍾意送呢樣送嗰樣,可能佢覺得大家一場朋友,冇問題啩,加上選舉時又花費不菲,搞到而家新界村長同鄉委會嘅選舉好似有明碼實價咁,例如有人想收買一位村長支持,唔計其他利益輸送,入場費就要俾數十萬先。……」新界一圍村叔父、爆出鄉事選舉的黑幕。

發叔失落屯門鄉委會主席


另一旅行團搞手曾展雄,在酒店大堂拿出一大疊鈔票,數完之後再跟其他人對數。 

而在新界二十七鄉中,屯門鄉委會的選戰也備受矚目,因為「新界王」劉皇發屬於該選區(劉是龍鼓灘村長),而劉皇發由一九七○年起,便開始做屯門鄉委會主席,由第七屆蟬聯至第二十屆,足足做了四十一年。
但上屆屯門鄉委會主席選舉時,發叔遭遇滑鐵盧,不少村長因不滿無「着數」,突然「倒劉」,紛紛支持任職律師的何君堯(良田村村長),大家更修訂會章,規定屯門鄉委會主席一職,不能連任三屆,因而令發叔不能再連任主席。而何君堯在沒有對手競爭下,順利登上主席寶座。故發叔對明年鄉委會主席選舉十分緊張,目前已開始進行準備功夫,與各村長打好關係。
就在此敏感時期,在今年三月屯門鄉紳圈中突然爆出,二十多名屯門圍村的村長兼鄉委會成員,會在三月下旬一起到越南旅行,除了某幾名搞手外,其他一律不可以攜眷出席,令這次旅行的重頭節目,叫雞之意不言而喻,「聽講本來諗住返大陸,但因為東莞上面嚴打,所以決定去越南,玩得放心。」
圍村叔父文叔說,今次的「團友」,除了大部分是鄉委成員外,當中十一人還是現任鄉事委員會執委成員,名單中更有重量級人物,包括副主席曾展雄,以及同是龍鼓灘村長、劉皇發姪兒劉志誠等,「村代表和鄉委會成員,幾乎年年都係呢班人,呢班人可以決定下屆誰是主席,手中一票好緊要。」文叔指這班人集體受邀去越南叫雞,背後動機自然被人議論紛紛。

罵團友妻女送行

據悉,該旅行團為五日四夜,團費約六千多元。三月二十四日早上,二十多名鄉委會成員,拖着行李陸續抵達屯門鄉事行政大樓集合,他們有些自己前來,有些則由子女或老婆前來送行,其中一名鄉委說:「我以為你都帶老婆來。」另一鄉委回答說:「搞錯!呢啲地方點會帶女人呀,帶佢飲茶之嘛!」另有一名鄉委到附近的兌換店換錢,各有各忙。
集合後,二十多人浩浩蕩蕩到附近的酒樓飲早茶,之後由旅遊巴送往機場,乘搭下午航班到越南河內。其中曾展雄和劉志誠更如「大佬」般,經常都會一馬當先,又不時向「團友」講話。當他們抵達河內時,已有當地導遊,手持「暢運假期」的紙牌等候。


兩名鄉委帶女 PR返酒店後,立即到接待處安排開新的房間。 

一班鄉委在夜總會卡拉 OK房內唱歌,而房間經常有打扮冶艷的女子出入,且質素不錯。 

第一晚即去夜總會

當晚他們入住河內一間四至五星、名叫 Grand Plaza的酒店(雙人房約一百四十美元一晚),當各人將行李安頓好後,立即全部人出動,由旅遊巴送到附近的 Fortuna Hotel,到該酒店地庫一間名叫 Boss KTV的夜總會消遣。
翻譯告知, Boss KTV在河內屬於高檔夜場。記者假扮客人入內,大廳已看到十多名衣著性感、酥胸半露的陪唱小姐,她們不斷向記者拋媚眼,希望被選中。該夜店收費不菲,房間每小時收費由二百多至八百多港元,未計酒水,而小姐陪坐每小時約二百五十港元,「呢間場小姐可以有性交易,不過只可以喺呢間酒店內房間行事,唔可以帶出街,因為呢度係河內,一樣有掃黃,唔可以做得咁猖狂。」
由於「團友」眾多,其後被安排到二樓的貴賓房唱 K攬女耍樂,雖然身在越南,但鄉委們戒心極高,門外有人駐守。記者扮路過,想行近查探時,立即被保安查問,並叫記者離開。直至凌晨時分,各人才盡興離開,集體乘旅遊巴返回酒店。但期間有沒有團友和小姐上酒店房發展更深入關係,記者則不得而知。


回酒店開心前,鄉委們攜同女 PR食消夜,由於在外地關係,他們除高聲喧嘩外,更毫不避忌對女 PR抽水。 

剛坐完飛機,一班年過六十的鄉委仍不怕辛苦,安頓好行李後,便急不及待出外活動。 

皇家會所有女陪

翌日早上,各人吃完早餐後,還是有正經節目,先到河內的胡志明陵墓參觀,但見他們對觀光的節目不太熱衷,有些團友站在旅遊巴旁食煙的時間,比參觀當地名勝風光的時間還多。之後便坐旅遊巴前往下龍灣(約四個半小時車程),入住一間開業約半年的五星級酒店休息一晚,以準備體力應付明天的精彩節目。
第二天早上,他們抵達下龍灣的觀光船碼頭,登船出海遊覽有「海上桂林」之稱的島嶼,歷時八小時(一般是四至六小時)。上岸後,他們再到「皇家下龍灣酒店」看表演,其中有三至四名鄉委沒看,選擇到賭場耍樂。
經過一輪健康活動後,有村長已經「心癢癢」。晚飯後,旅遊巴先將六至七名鄉委送回「皇家下龍灣酒店」,原來他們是去酒店旁、名叫「皇家會所」的夜總會玩樂,另一些人則返上自己酒店房。
記者跟隨入內,聽見他們仍保持警覺,着導遊吩咐會所職員,不要將他們旁邊的房間給香港人,約一小時後,再有四至五名鄉委自行搭的士到來會合,夜總會媽咪也帶了一批批公關小姐入內招呼。


一班鄉委在夜總會玩至凌晨時分才施施然離去,有些鄉委更意猶未盡,還向夜總會職員拿卡片,像要再來玩過。 

三月廿四日早上,一眾鄉委在屯門鄉委會行政大樓集合後,乘坐旅遊巴前往機場。 

拖女回酒店開心


有消息指,屯門猛人跛榮(右一)入獄前,經常幫一名重量級人士,統籌鄉委間的「聯誼活動」,因他江湖背景可以「食」得住班村長,以防有人拿了着數而不投票支持。(資料圖片) 

記者在走廊假裝講電話,觀察他們的玩樂情況。有鄉委在場內大聲抱怨說:「唔夠女喎,齋唱歌喇。」其間,當房門打開時,記者看到新慶村村長蕭春發、屯子圍村長陶天賜、順風圍村長梁松興和青磚圍村長陶煥林等人,各人均滿臉興奮,攬着衣著性感的妙齡少女唱歌喝酒。
公關小姐雖打扮老土,但模樣卻非常年輕,被這班年過六十的大丈夫又抱又錫,看上去倒有點像爺爺和孫女的感覺。「呢條女一定係食木瓜大,身材咁勁,嘻嘻嘻。」、「今晚一定帶條女返酒店開心,哈哈。」記者在門外時,不時聽到他們的三級對白和公關小姐嬌嗲的招呼聲,顯然大家都很盡興。剛巧房門打開,記者偷望到他們雙手忙於攬摸身旁的公關小姐,面上的笑容是日間遊玩景點時所少見,原來旅行團最精彩的環節是這裡。
約兩小時後,他們結賬離去,其中記者目睹,青磚圍村長、人稱炮哥的陶煥林,和新慶村村長蕭春發雙雙帶着美女離去,而各人分乘多部的士返回酒店後,再到附近食肆食消夜。之後該兩名村長便和女伴上房繼續發展關係。

何君堯聽過叫雞團


劉志誠(左二)經常傍住發叔(左三)出入,外界視他為發叔心腹。(《蘋果日報》圖片) 

由於經過連日跟蹤,鄉委們已發現記者不時在他們四周出現。而他們亦於三月二十八日,乘搭下午航班回港。
記者回港多方求證,不少人都表示聽過這個叫雞團,也有鄉委成員承認受邀,但都不肯透露誰是幕後搞手及出錢資助此行。
記者最後找來現任屯門鄉事委員會主席何君堯了解事件,他初時直言略有所聞,「我知道,有些運動做緊,但我未清楚具體情況,亦無人叫我去(越南)。」
何又說,有人將這次旅行團,猜測到是用來籌備將來的鄉委會主席選舉,是可以理解,「但始終都係猜測。」他又說,作為鄉委會主席,如有足夠證據,一定會跟進投訴,至於不是所有鄉委都受邀去越南,何這樣解釋:「可能有些有骨氣嘅人喇,有好多原因。」

發叔隻耳聽唔到


對屯門鄉委會集體去越南冶遊,劉皇發表示不作評論。 

何又表示,鄉事委員會主席確實可以和地政署和民政署接觸,影響力很大,「所以有人爭做主席,因同土地利益有關。」
其後,當鄉委叫雞團事件於新界鬧得沸沸揚揚後,記者再找何君堯求證,他未知是否擔心惹上麻煩,態度變得十分避忌,拒絕正式訪問,只說這次旅行不是屯門鄉委會的官方活動,「我大概知道邊個搞,但我唔敢講。」
由於旅行團中有劉皇發親姪劉志誠隨團,而他又是發叔任龍鼓灘村代表拍檔,故記者電話聯絡發叔求證。當他一聽到記者的提問,即表示沒有真憑實據不會評論,如劉志誠真的有份帶隊去越南,記者可以向他求證,自己則不會發表意見。而記者欲繼續查問時,發叔突然表示耳朵聽不清,並匆匆收了線。「嗱,我隻耳仔聽唔到嘢,而家聽唔到你講嘢啦……」

發叔親姪爆各自精彩

本週一下午,記者再到屯門找到發叔親姪劉志誠求證,當他一聽越南旅行團幾個字,即面色一沉,之後稍為回過神來說:「純粹去遊玩,去觀光。」當記者問,是否有人涉及是次旅行團贊助時,他則說是 AA制,各自各付費,但就不肯詳細解釋團費是多少,及以什麼形式付費,也無法提供有關單據。
當記者表示,目睹他們到過河內及下龍灣夜總會消遣及坐女時,劉開始有點激動,並承認與團友晚上到夜總會消遣,他搖擺身體,煞有介事地說︰「去夜總會?私人事情我們不會回答!(夜總會)我們有去,但私人事情,玩法如何,大家各自精彩!」
記者再三追問會否有不道德交易,劉志誠開始語無倫次,又否認去過夜總會︰「這些東西見仁見智!我怎會知?去(夜總會時)當然無,我們全部回酒店。」
本週二下午,記者到屯門新慶村找村長蕭春發,他在下龍灣有帶女回酒店,當他從屋外步回家門,一聽記者問越南之旅,即時面如死灰,還不斷說:「無呀,無呀……」至記者說攝到他們相片時,他才轉說與村長去旅行是正常活動,對於誰是發起人及搞手,他以秘密為由,不能透露,之後快步趕回家及關門拒訪。


週一,記者找到劉志誠回應,初時他態度閃縮,後才承認有團友去夜總會,更說是「各自精彩」。 

何君堯說估到今次旅行團幕後主使人是誰,但他卻不願多談,態度有點避忌。 

廉署回應

據前廉署調查員阿 John透露,要偵查在外地進行的賄選活動是十分困難,「跟蹤方面已經好困難,即使影到相關人士有錢銀交收,佢哋可以辯稱係大家夾錢去玩去食,相反,若在本地搞就唔同,廉署及法庭有權要求相關人士交出詳細單據供查閱,而外地搞,當事人一句話當地夜店無發單據,咁就無得查……除非有臥底或當事人做二五仔出來指證,咁先至有證據。」
對於有人搞外地叫雞辦旅行團來賄選,廉署以不會評論個別事件為由,而拒絕回應,只重申根據《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任何人在選舉中作出舞弊行為,一經定罪,最高可被判處罰款五十萬元及監禁七年。


撰文:程志康、艾馬、陳如楓
攝影:金文、田俊、林川、王晴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