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九龍總站(北)大樓已漸見雛形,但該項工程因更改設計及移除花崗岩等問題導致嚴重滯後,是高鐵延期通車的關鍵,早前更引發大樓是否已到達 B4層的爭議。 

壹號頭條

高鐵爆煲 超支逾百億

Ads by Google

高鐵風暴愈演愈烈,一眾政府及港鐵巨頭本週一在立法會輪流道歉,企圖撲熄公眾怒火,但當被問到是否合謀隱瞞真相,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及港鐵主席錢果豐只諉過溝通問題,至於會否引咎辭職,兩人更避而不談。
但本刊獲得承建商提交予港鐵的內部文件,踢爆早於去年三月,西九龍總站(北)工程已滯後近一年,而單是這張合約已超支達廿四億元,以現時工程進度推算,整項工程勢超支過百億元。
另一份顧問報告更顯示,港鐵早於○九年開展工程前,曾將應急款項定於工程總額的兩成,顯示港鐵早就知道工程艱巨,大幅超支在所難免。
雖然港鐵為平息眾怒,將責任推到已宣布提早退休的工程總監周大滄身上,但政府消息人士透露,公眾對港鐵危機處理手法極度不滿,港鐵主席錢果豐及行政總裁韋達誠極有可能被拉下馬,董事局也面臨大換血。

 

高鐵醜聞曝光後,本週一運房局、路政署及港鐵公司等一眾巨頭到立法會解畫。會議甫開始,局長張炳良、港鐵主席錢果豐、行政總裁韋達誠及工程總監周大滄即輪流道歉。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早前以「驚訝」來回應高鐵延期通車,但多份文件均顯示,港鐵及政府早於去年初已得悉工程出現大落後。 

港鐵主席錢果豐(前左)及總裁韋達誠(前右),週一在立法會為溝通問題向市民致歉,但否認管理出現問題,亦無回應會否辭職下台。 

錢果豐死不認錯

曾指對港鐵只是「疑中留情」的張炳良,終承認去年「太過相信港鐵」而未有向立法會交代工程延誤,於「判斷上、處理上有問題」,對事件感內疚並鄭重道歉;而被外界認為須負上最大責任的錢果豐及韋達誠,亦為「與公眾溝通有嚴重過失」致歉。
不過,當議員連珠炮轟港鐵管理層應為事件引咎辭職,主席錢果豐統統沒有回應,更宣稱港鐵管理並無不當,明言「工程延誤唔係(港鐵)管理有錯失」。而曾經私下致電張炳良,游說他「冚住」工程延誤的韋達誠,更表明會與港鐵團隊並肩作戰追回工程進度,亦即拒絕辭職。
雖然由港鐵以至政府官員,都否認蓄意隱瞞高鐵超支及延期真相,但消息人士卻踢爆,整項工程由施工一刻已不斷發現問題,工程進度一直滯後。「高鐵整項工程現時進度只去到五成半,其中最大問題出現喺西九龍總站北工程項目。」
消息人士解釋,代號 810A的西九龍總站(北)工程項目,合約金額為八十九億元,是全個項目中最高價的一份合約,承建商為禮頓及金門聯營公司。該工地亦即港鐵早前被揭發講大話,聲稱工程已到達 B4層,後來卻被踢爆因地底出現大量花崗岩而引致延誤的項目。


○九年高鐵工程開展之前,政府委託的顧問公司踢爆,港鐵曾將應急款項定於工程總額的兩成,後來才調低至現時的一成,顯示港鐵早知工程非常艱巨。 

早已落後進度年半


立法會鐵路事宜小組主席田北辰(左三)早前實地視察西九龍總站地盤,質疑港鐵虛報工程進度,但港鐵解釋因遇上大量堅硬的花崗岩,辯稱報告只是寫得不夠仔細。(《蘋果日報》圖片) 

根據本刊獲得由承建商發給港鐵公司的內部文件,該項目原定一五年完工,但施工短短一年半,承建商已表明完工日期可能需要延遲五百六十二日。而該份文件更是承建商發出的第四份延期工程文件,顯示工程一開始便落後。文件更提及由於工程延誤及需要極速趕工,承建商就過去一年施工期間面對的困難,向港鐵索償近十五億元。
消息人士拆解,類似 810A在施工初期即提出大額申索的情況非常罕見,除了港鐵向外披露,地底有大量堅硬花崗岩,顯示前期勘探工作不足外,另一主要原因,是總站原先設計有缺陷,施工期間要「邊做邊改」,而即使設計圖一改再改,港鐵及政府在批核程序上又缺乏協調,以致工程出現延誤。「成件事印證高鐵工程一開始太急上馬,根本未做好前期準備工作。」
更離譜的是,雖然港鐵早知該項工程出現一年以上的延誤,但根據政府早前向立法會提交的文件,負責監督該項目的跨部門監管委員會,卻一直沒有提及西九龍總站的實際情況,港鐵甚至於去年八月仍然堅持可追回落後的進度,「整體進度可望於數個月內趕上計劃,西九龍總站承辦商更換管理層後,相關各方均已掌握未來各階段工作的清晰目標。」
政府消息人士透露,負責領導該委員會的路政署署長劉家強難辭其咎。「就算當係港鐵蓄意隱瞞,監管委員會本來係要質疑同監督,港鐵由舊年初到年尾一直話追回進度,但究竟點樣追,追得快定追得慢,成個委員會都無質疑過,一廂情願信晒港鐵,好難叫公眾同情署長同局長。」

總站合約超支廿四億

除了延期問題外, 810A亦是眾多工程合約中超支最嚴重的項目,可謂高鐵工程的魔咒。根據另一份港鐵密件,雖然承建商去年已提出申索達十五億元,但港鐵並無照單全收,截至今年初亦只同意繳付當中的二億元。但原來除了申索外,該項工程為了追回落後的進度,在其他如工人開支及機械成本等方面,港鐵在合約訂明的價錢以外,單是這份合約已額外付出近廿四億元。
該密件又顯示,根據港鐵今年初的推算, 810A連同其他合約項目的額外開支,預計二○一七年完工後,整項工程埋單共六百八十三億元,超支近三十二億。「但係呢個數係假設餘下四成半的工程進度,一個仙額外開支都無,但而家至一七年仲有三年,明眼人都知無可能。」
事實上,根據港鐵每半年向立法會提交的進度報告,單是各大小承建商就工程延誤或困難的索償,截至去年六月已接獲四百三十六宗申索,總金額高達七十五億元。參考 810A的例子,若計及其他因趕工的額外開支,肯定超出當初預留的五十億元應急費用。
記者將有關文件交給本身是工程師的公共專業聯盟政策召集人黎廣德細閱,他亦認為港鐵向外宣稱,「超支金額日後將不會有太大的差異」的說法不合理。「申索金額通常在工程後期才會大量出現,而家工程只進行一半,申索可能只係冰山一角,港鐵舊年年中推算仲係無超支,短短半年就話加三十億,以此推算,埋單應至少超支過百億。」


根據港鐵最新估算,高鐵可能延遲兩年至二○一七年才通車,其中關鍵正是位於西九龍總站的建造工程嚴重滯後。 

港鐵最初解釋,高鐵延期通車是因為一場「黑雨」浸壞了鑽挖機,後來便改稱西九龍總站地盤有大量花崗岩,被質疑是「賴完天氣又賴地硬」。 

港鐵早知工程艱巨


高鐵醜聞四大罪人 

黎廣德批評,高鐵根本是推行中港融合的政治任務,由前特首曾蔭權提出,再交由時任運房局局長鄭汝樺硬銷,說穿了就是「首長工程」。本刊翻查當年的文件,早於高鐵工程展開前,政府曾委託嘉科工程顧問有限公司,對高鐵項目的設計及勘察作出審核,報告踢爆港鐵初期曾建議應急款項的金額高達工程總額的兩成,即近一百億元。但由於之前興建將軍澳線及迪士尼線僅為 12.6%及 11.7%,港鐵最後讓步將應急預算調低至一成,亦即現時的五十億元。
「類似的基建項目要預留兩成預算作應急係好高,顯示港鐵一早知工程複雜,亦明顯對工程無信心。」黎廣德認為,綜合以上文件,港鐵及政府高層早就知道高鐵項目屬高風險的政治任務,卻一直死撐到底,如今被迫引爆後,卻推卸問題屬不可預見。「唔好忘記今日嘅特首梁振英,喺曾蔭權執政年代已經係行政會議成員,一直睇住高鐵工程上馬,而家唔可以一句唔知就算數。」

整頓港鐵棄車保帥


運房局前局長鄭汝樺當年力推高鐵項目,更不惜工本於設施密集的西九龍發展區,打造市區中的高鐵總站,她身後的工地(黃框)正是延誤最嚴重的西九龍總站地盤。(《蘋果日報》圖片) 

為了阻止高鐵醜聞進一步蔓延,政府已計劃整頓港鐵,率先開刀的對象是行政總裁韋達誠。據了解,梁振英大半個月前已密謀清剿錢果豐及部分親錢的獨立非執行董事,以便換上馬時亨及梁營人士,但至週一他提早銷假上班召開內部會議時,卻主動強調港鐵乃香港重要品牌,弄砸對社會無好處,會上雖有人提出要「交人頭」平息今次民憤,但一男子有所保留。
據悉,政府內部鎖定責任歸咎於周大滄及韋達誠,故後者於週二會上,頓成建制派箭靶,紛紛要求他引咎辭職,反而錢受壓較小。消息指,梁不會直接向錢「逼宮」,但當事件淡化後,料年底前有人要自動引退。至於深陷下台危機的張炳良,特首辦週二中午開始聯絡建制派,要求不要支持引用特權法,以及希望對張「口下留情」,故會上只有泛民要求他問責下台。
接近行政會議的知情人士透露,行會成員是四月十五日行會開會時始被告知延誤問題,若公眾對港鐵不滿繼續擴大,政府不排除加快整頓董事局,其中每年領取一百二十萬元袍金的主席錢果豐將首當其衝,部分親錢的董事亦要「齊齊起身」:「港鐵部分獨立非執行董事,喺港鐵都做咗超過十年,最長更有二十三年,我哋睇唔到有乜理由唔撤換。」資料顯示,港鐵董事局共有四名董事包括錢果豐、何承天、施文信及方敏生在任逾十年,其中何承天更於九一年加入。


撰文:林浚源、黃偉超、陳凱敏、林璐菁
攝影:莫智謙、曾春南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