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貴的自由行止步,取而代之是二、三線城市的內地客,但願他們的消費實力,跟舉止一樣奔放,延續「自由行」打救香港零售業的神話。 

封面故事

劣客自由行 香港人找數

Ads by Google

自由行實施十一年,為香港生產總值帶來 1.3%貢獻,但同時大量內地人壓境,搶佔本地人的資源和空間,製造出各種矛盾。
過去自由行仍有豪客掃貨,但今年的五一黃金周卻走樣,首三日的內地旅客入境人數,比去年同期跌 1.6%,是○三年自由行開放以來,首次錄得黃金周自由行數目下跌。而金鋪、參茸店等奢侈品商戶均指出,自由行高消費預期破滅,內地旅客豪情不再。
豪客消失,其他自由行客消費能力大不如前。更有來港行乞的自由行乞丐,及連酒店都慳番的紮營客,滿街都是蹲在地上,赤腳踩在欄杆上,甚至隨手扔垃圾的內地人,一片烏煙瘴氣。
除了自由行簽證,近年內地更湧現大量「 L簽送關」服務,令幾乎十三億人民都可以低至五元成本,便隨時進入香港,沖淡本土文化,本質上香港已不設防。
長此下去,遺下滿目瘡痍和各種問題,最終迫使香港人來「埋單」。

 

上星期四始,是五一黃金周連續三日假期,但跟往年不同,在旺角、尖沙咀、銅鑼灣等遊客區,名店門外,並未出現自由行豪客人龍,滿手名牌戰利品的盛況,取而代之,是珠寶店、名店冷冷清清的場面,店鋪經理愁眉苦臉,店員打呵欠的情景,隨處可見。


以往來港的內地旅客,大都是穿金戴銀的富戶,新一批的多數是打扮樸素的平民,實力迥異,但喜好一樣,就是愛踎地休息。

L簽送關服務促使大量劣客攻港。 

三個客一個買

旺角一間珠寶店的營業經理吳兆波從事該行十多年,經歷過沙士、金融海嘯等風浪,他形容今年黃金周的生意十分慘淡,「○三年,一日做三十至五十萬元營業額,舊年一日都有十五萬以上,今年一日唔夠五萬。好似今日,得三個客,有兩個得個睇字。」
比起以前,他說自由行豪客數目不但少了,而且質素也較低,跟自由行開放初期比,消費力一個天一個地,營業額只及十分之一。
「以前一盤戒指,他可以點幾件,其他全部要晒,闊綽到我唔敢相信有人會咁樣買嘢,一張單閒閒哋十萬八萬,一次過買幾十萬珠寶也試過。而家冇呢支歌唱啦,今年佢哋只係買啲金鏈仔,幾千蚊都諗完又諗。」
究竟財神爺去了哪裡?很多旅遊業界、零售業界代表把黃金周「甩色」的問題,歸咎於中港矛盾,站在業界最前線的吳兆波卻有不同看法:「最重要是內地打貪,佢哋有錢都唔敢使呀,戴隻幾十萬的錶出來,會俾政府查,你的錢從何來?收入與官職不相稱!以前佢哋好興買奢侈品送禮,而家冇人敢收,因為怕有貪污嫌疑,結果剩番低質素的內地客,對我哋冇好處。」
吳兆波說有時白忙一輪後,還得為無消費能力的內地客做善後工作,「打開門口做生意,有冇幫襯我哋都會招呼,但有啲客蹲在鋪頭門口,撩鼻屎、亂丟垃圾,唔係咁好囉,香港係旅遊區,俾其他國家遊客見到會影響形象嘛。」


過往的五一黃金周,旺角珠寶店都塞滿內地旅客大手掃貨,今年卻只剩百無聊賴的職員。 

黃金周退色,上環一間海味店竟出現真空狀態。 

不敢買金送錶


五一黃金周帶來一班搵快錢的內地丐幫,旺角等購物熱點成重災區。巡警見到丐幫,會先給一次機會,趕他們走,並警告下次會作出拘捕,但丐幫之後會轉到其他地方搵食。 

西環一間老字號海味店的老闆梁泳潮亦說,中央提倡公務員節儉,自由行客一擲千金的豪氣也不復再,他指剛步出店門的客人說:「佢每次來都買幾萬蚊海味,今次買八、九千蚊就算。」
他說內地客愛大量搜購燕窩送禮,求過於供下,一度把香港的燕窩的價格搶高,一斤售價要一萬多元,但今年少了內地客買燕窩,售價回落至六千多元。他最擔心少了富貴的自由行,會令海味業蕭條,「未至於有行家結業,但長此下去,都唔敢樂觀。」
昔日的豪客不來,剩下的就只有非一線城市或偏遠地區的內地旅客。他們知慳識儉,不住星級酒店,住深水埗、佐敦日租數百元的賓館劏房,有些更索性扶老攜幼,拖着幾個喼到貝澳紮營,連酒店錢也「慳番」。

紮營慳房租

上週六(三日),記者到貝澳營地視察,發現該處早被自由行攻陷,逾半營友是內地客,他們早上與孩子在藍天白雲的沙灘逐浪拍照,在陽光下玩遊戲,下午就乘巴士到市區行街,晚上在營地的更衣室沖涼,然後在位處有無敵風景的自備帳篷大覺瞓,慳得開心又放心。
而風水輪流轉,另一批內地客來港不單不花錢,還向香港人要錢。其中最食腦是一班內地丐幫,他們只須籌措到夠來港的數百元人民幣旅費,就可以零成本在港擺檔搵快錢。
在五一黃金周期間,記者所見,遊客區特別多內地丐幫搵食,不但中環娛樂行對開的行人路淪陷,就連牛頭角住宅區都被內地殘障乞丐攻陷。


內地客會自備帳篷紮營,數夕歡愉後,現場像經過戰火洗禮。 

新一批內地客知慳識儉,識得到貝澳紮營,節省房租。 

港人包丐幫三餐

中年內地婦人阿芳直認來自湖南,去年因煤氣爆炸嚴重燒傷,臉部燒到不似人形,雙掌折斷,經親戚介紹,於五月一日抵港行乞搵快錢,滿臉燒傷甚是嚇人的她,可憐巴巴地說:「住了醫院兩、三個月,花了十多二十萬元,我還要養個十幾歲的兒子,就來香港賺錢。」
因為旅遊區有太多行家搵食,為免僧多粥少,於是她到有住宅又有寫字樓、工廠,人流不俗的牛頭角地鐵站外擺檔。記者所見,一小時間,約有十名途人放下十元廿元,一小時約賺到一百元。當膠兜儲到數十元,阿芳就會將錢收藏在背囊,「佐敦人多,又有警察趕。」
她自稱單槍匹馬,沒有被集團操控,但卻懂得門路,算盤打到啪啪聲,「一日平均賺到千多元,來七日,大約有八千,在佐敦租房,房租每日一百,扣除坐地鐵、來往鄉下的車費、旅費一千,來香港一次,大約都賺到六千元。」
訪問期間,剛巧有熱心市民給阿芳送上麵包,雖說最近激發中港矛盾,但還是有很多香港人好心,三餐也由港人代她包辦,內地丐幫此行可謂賺到盡。

網民大搜查

女途人 Cindy說,雖然知道她是內地丐幫,但見她身世可憐,最終忍不住給她錢,「聽聞佢哋搵唔夠錢嘅話,返去會冇飯食,會被操控人打,只係少少錢啫,幫得到咪幫囉。」
律師梁永鏗指,內地丐幫的行為違反逗留條件,一經定罪,可被遞解出境或判處監禁。而他們擺檔後,現場會留下一大堆垃圾。很多市民也留意到問題惡化,最近紛紛在網上呼籲市民拍下其照片,向警方舉報。
記者在旺角巡視,發現丐幫也很識做,警察行過,他們會立即作勢離開,見警察沒理會他們,又會回到原地繼續擺檔。後來一名女警經過驅趕,向乞丐說:「不許來香港工作,知道嗎?他們現在拍了,我剛剛看到你,第一次,你要走啦,第二次看到你,我要帶你坐牢。」

五元成本來港

劣客成行成市,也與近年內地湧現大量「 L簽送關」服務有關。內地原本藉着向四十九個城市開放自由行,透過自由行簽證來控制來港旅客的數量和質素。但有些不法商人,利用未開放個人遊的城市居民,可憑簽注「 L簽」隨旅行團訪港這個漏洞賺錢,一人便可成團起行,費用低至數元。此招更令自由行政策名存實亡,幾乎十三億人民也可變種「自由行」來港,最後變成黑工、丐幫氾濫。
在深圳羅湖、福田等關口,賤賣「 L簽送關」服務的旅行社門市很多,單是羅湖口岸一帶就有近百門市,打正旗號張貼「二十四小時服務、即辦即走、一人成行」招徠,有些更派員在走廊拉客,服務費由二十至六十元人民幣不等。
記者在門外經過,即被職員拉住:「辦咗 L簽未?扱個印就行得,啱就五十蚊,五分鐘搞掂。」就連士多也分一杯羮,淘寶更離譜,五元人民幣有交易,恍如陷入瘋狂。
有經常往返中港的人慨嘆,廿年前內地人由深圳二線進入一線也須過關,當時邊防證也要數十元,甚至要派出所有關係才弄到,現在香港關口的不設防狀況,卻是幾元就可入境,比剛開放初期的深圳還不如,故此湧入香港的內地人,肯定「乜人都有」。


有內地乞丐見在遊客區搵食有難度,索性轉到住宅區搵食。一名面部燒壞毀容,兩掌斷掉的女乞丐,坐在牛頭角地鐵站外行乞,她聲稱每天能乞到港幣一千多元。 

近日本港湧現大量殘障乞丐跪地行乞,有市民看不過眼,在網上呼籲不要給他們錢,並建議拍下照片,放上網或報警。 

黑幫聘自由行殺手

內地自由行旅客為香港帶來不少問題,如街頭行騙、店鋪盜竊、非法擺賣、黑工、行乞、偷鐵及斬樹黨,以及內地女子來港賣淫等罪案,隨着內地自由行人數增加而同時增多。
據老江湖堅叔表示,內地自由行衍生出上述罪案外,其中最受本地黑幫歡迎是聘請內地打手或殺手來港,比以前方便及便宜了,以前動輒要數十萬或以上,有時甚至要過百萬元,但現在幾萬元便找到內地黑漢來港「做嘢」,而且這些自由行多以假身份來港,做完事馬上返回大陸,香港警察也無法追查。
上年十二月中,一名本地黑幫十四 K九江街大哥紅蕃因一筆欠款,而被六名平頭裝及穿黑衫的北方大漢,在佐敦新廣場一間海鮮酒家內追打,事後紅蕃向人坦承這班打手是內地武警及黑幫人物。

營運成本泡沫


李鉅威認為,自由行對本港 GDP影響不大。 

香港零售管理協會主席麥瑞琼也指,業界亦看到,相對一線的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與非一線城市旅客的增長,兩者有百分之三十的分別,兩者的消費力亦相差三至四成,「打個譬如,如果前者嘅人均消費係一百蚊,後者就只有六十至六十五蚊。」
她指出,本港零售業從業員約有二十六萬人,以往自由行除刺激零售業暢旺,亦帶挈飲食、運輸、廣告等周邊行業,同樣道理,若自由行消費萎縮,直接或間接受影響的從業員估計會有六十至七十萬人,長此下去,情況令人憂慮。
「大部分零售業從業員的收入是佣金制,生意差咗,收入肯定下跌,佢哋亦係消費者,收入少咗,自不然會慳啲使,所以會造成漣漪效應。而且租金太貴,一千萬租金,四十、五十個伙記,有營運成本泡沫,感覺係冇乜揸拿。」
過去因為來自自由行豪客的生意可觀,鋪租有支持,自○三年起不斷攀升,現在財神爺止步,促成營運成本泡沫面臨爆破,去年起,中環、旺角、尖沙咀等地就相繼出現大吉鋪,反映鋪市響起警號。

租務市場受衝擊

自由行客對香港經濟的重要性,業界中人和學者,也各有不同看法。
人稱「太子鄧」的太子珠寶鐘錶主席鄧鉅明表示,剛過去的五•一黃金周生意比去年下跌兩成,他無奈地說:「一線鋪都唔會再開住,要守吓先。唉,如果香港人去巴黎,人哋唔鍾意我哋,我哋都唔會再去啦。」他年初在上水廣場開鋪,主力賣兩、三萬元以下的中價錶,未來將繼續走中價路線,他解釋:「始終香港係免稅城市,大陸會愈來愈多小康之家,佢哋都想平平哋買隻錶戴吓。」
過去亦有投資鋪位的鄧鉅明表明,若生意淡況持續的話,預期二、三線的鋪位租金將大跌三成,「好似銅鑼灣白沙道,以前係茶餐廳,幾年前都開埋金鋪、錶鋪,但而家根本好少自由行去嗰度。而廣東道、羅素街一線亦都會放緩,但喺嗰度開鋪,始終都有廣告效用,撐得住。」


內地淘寶網站上,湧現多個販售「 L簽送關」的產品,部分更低至人民幣五元。 

海怡半島商場也被名店攻陷,中產居民為維護家園,罕有地上街抗議。(《蘋果日報》圖片) 

豪客減少影響經濟

中原(工商鋪)商鋪部董事黃偉基則指出,由於內地打貪,去年下半年開始,來港買鐘錶或珠寶的內地人減少,令高消費零售業的租金壓力加大,相信當租約到期時,續租會減少,只有大型連鎖店先會搶。「不過,近內地嘅北區如上水等,多水貨客,人流多,自由行嘅生意仍然有增無減,商鋪租務反而好。而銅鑼灣和尖沙咀等高檔消費地區的商鋪,則見空置率上升,整體而言,兩者都從 4%,上升至 5%左右。客觀來講,如果冇咗自由行呢個消費群,香港死咗好耐。長遠來講,除非政府拉閘唔俾或減少自由行旅客,否則旅客都未飽和,鋪頭市道受嘅影響不大。但如果政府拉閘,自由行少咗,就會有好大嘅影響。」
中大酒店及旅遊管理學院會計與財務高級講師李兆波認為,中港矛盾對本地零售業有負面影響,「一啲想來香港玩嘅內地旅客,知道有香港人唔歡迎佢哋,當然會卻步,或者會轉去澳門玩或購物,或者去其他地區玩。」另外,本港對很多內地人來說已沒有新鮮感,加上內地經濟較以前差,於是少了內地客來港。他認為,今年黃金周訪港旅客下跌近百分之五,未到警戒線,「如果下跌兩、三成,到時租金會跌,進一步,可能令失業率都上升。」

自由行十一年


中港文化迥異,港人受惠自由行帶來的經濟效益,同時亦付出了社會成本。(資料圖片) 

內地「個人遊」或稱自由行來港計劃,自二○○三年七月二十八日起實施,是《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開放各項旅遊措施中其中一項。二○○三年香港經歷「沙士」,中央便以「個人遊」或自由行計劃以振興香港經濟。最初只開放廣東省四個城市,即東莞、中山、江門及佛山的個人遊。之後再陸續擴展至其他省市,如上海和北京等,至今已涵蓋內地四十九個城市。
此外,在二○○九年四月落實讓合資格深圳戶籍居民申請一年多次赴港「個人簽注(深圳戶籍)一簽多行」,更擴大來港自由行人數。自由行佔來港旅客總人次的百分比,也從二○○四年的 34.8%增至二○一三年首六個月的 67.1%。
根據商務及經濟發展局的數字顯示,在二○一二年的「個人遊」旅客消費中, 76%為購物消費; 8%為酒店及住宿賬單;酒店外膳食佔 7%;跨境客運服務則佔 4%,為香港生產總值增加二百六十一億元的增加值,相等於生產總值的 1.3%,並創造了超過十一萬個職位,佔總就業人口的 3.1%。在不同直接受惠的行業中,以增加值計算,「個人遊」計劃對零售業的貢獻最大,其次為酒店業。

不需要太過悲觀

美聯旺鋪董事盧展豪表示,自由行實施後,本港每年五月零售業銷售總額一直有增長,其中受惠○九年金融海嘯後經濟復甦,二○一一年五月銷售總額約三百三十一億元,按年增長率達 27.3%,屬增長率最高峰時期。隨後兩年,增長放緩,去年五月零售業銷售總額錄得四百零六億元,按年增長率僅 12.8%,加上商戶營運成本增加,但旅客量及其購買力未追上,令零售業百上加斤,預計今年五月零售業銷售額增幅不足雙位數,估計按年增加 7.9%,約有四百三十八億元收入。而因應零售市道疲弱,連帶商鋪承租力減退,今年一線街鋪租金料跌 5至 8%。
根據香港旅遊事務署早前發表的《香港承受及接待旅客能力評估報告》指出,內地自由行二○一二年貢獻香港的 GDP,只有 1.3%。城大商學院經濟及金融系副教授李鉅威就認為,旅遊業對本港的 GDP貢獻其實不算大,「雖然佢會為飲食業等相關行業帶來收益,而從事零售業的人亦真係可能因為收入下跌,消費少咗,但佢哋本身唔係搵好多,消費力唔高,所以自由行少咗,消費少咗,我覺得唔會對 GDP造成太大影響,唔需要悲觀。」


旺角一間珠寶店的營業經理吳兆波指,現時來港的內地旅客質素下降,消費力低,貨比十家也未必買,昔日內地客大手掃貨的風光,已不復見。 

自由行效應下,本港遊客區如銅鑼灣、旺角的地鋪租金屢創新高。部分業主加租迫使原有租客遷走,卻因無法以高價租出店鋪,寧願丟空。圖為旺角豉油街的丟空地鋪,原本是鞋店,現以約月租六十萬元放租。 

香港人要找數

內地豪客止步,零售業商戶對此叫苦連天,但在尖沙咀一間銀行上班的李小姐卻說可以鬆一口氣,「可能我唔係地產商,又唔係老闆,所以我會從民生的角度睇,少咗內地人,至少日常用品唔會不停加價。我出去食晏,有時會俾遊客嘅行李箱整親,所以平日都唔係好想出去,而家唔太擠逼,終於可以吸啖清新空氣。」
自由行帶來經濟收益,亦叫本港付出社會成本,近年中港矛盾和衝突不斷升溫,師奶不滿因內地人掃奶粉,令 BB冇奶飲,網民抗議內地人在港隨處便溺,發起攝影行動,就連中產的海怡半島居民亦上街示威,抗議名店 Prada Outlet殺入民居海怡半島商場。
嶺南大學經濟系教授何濼生表示,受自由行帶挈,過往零售業生意升得太急,鋪租持續攀升,部分業主「飛擒大咬」,租金跑離生意額,若然鋪租回落,未嘗不是好事,「而且人流太多,硬件負荷不到,兩地人容易發生衝突,不過關鍵唔係少咗人落嚟,而係政府點樣解決,控制來港的旅客人數和質素。」
然而,即使港人付出了昂貴的社會成本,內地貴客也不復再來。


有網民抗議內地遊客在港隨處便溺;部分內地客坦言受歧視,不想來港。(《蘋果日報》圖片) 

內地客質素下跌,所到之處不時留下大量垃圾。 

撰文:陳剛、盧茵、余秉峰
攝影:林川、田俊、江永健、龍馬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