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仔強由一名打工仔,進身成為賭王身邊紅人,游走澳門賭場及香港金融界,有不少富豪老友,人脈網絡廣闊。 

封面故事

李志強 獨家專訪 庄家擺賭王頭馬上枱 「飛仔強」:我冇同太子黨爭

Ads by Google

李志強,綽號「飛仔強」,是賭王何鴻燊的頭馬,亦是澳門黃金集團主席,主理黃金廳,估計年賺三、四十億。行走江湖三十年,他經歷不少風風雨雨,身經百戰,不過近日他一樣被擺上枱,捲入一宗細價股斬倉風暴中。
近月多隻細價股忽然暴跌,其中一隻由「太子黨」、中共元老萬里兒子萬伯翱揸旗的「中國國家文化產業」( 745,前稱中鐵聯),五日間連跌七成六。市場流傳,該股已氹得飛仔強入貨,甚至獲對方密謀「𡁻殼」,股價隨即拗腰上。對此飛仔強勃然大怒,他罕有地接受本刊專訪,反擊指:「我無同太子黨爭殼。咪擺我上枱!」他除了講述整件事的來龍去脈,還親述自己的上位傳奇。

 

近來市場一直沸沸揚揚,指飛仔強已入股 745,部分澳門股壇中人,收到此消息,自然亦瞓身炒!加上這隻股找來已故中共元老萬里兒子萬伯翱出任名譽顧問,又公布已經以廿億元,收購北京媒體公司,並取得海外電影於內地的播放權,炒賣的時機相當成熟。只可惜,這股最終因有人斬倉而往下插。這時又傳出飛仔強會聯同其他澳門幫,趁機「𡁻」起隻殼,「收購戰」消息令 745反彈達兩倍,本週二收報四毫二仙。

「擺我上枱﹗」


近日,金融界傳出李志強入股中國國家文化產業( 745),股價因而被炒起,但後來有人斬倉令股價大瀉,又傳出李志強會買起隻殼,本刊上週亦有報導相關消息,飛仔強不滿被人擺上枱。 

上週本刊報導此事,觸動了飛仔強的神經。翌日記者在澳門與他訪問,他劈頭第一句便說:「你話我同太子黨大戰,嚇死我。點會大戰?」原來他老闆何鴻燊早前曾入院檢查,有姑娘給他看上期《壹週刊》有關報導,賭王看過後立即打電話給他問個究竟:「上星期我老細睇見,事頭婆睇見,即刻打電話問我咩事!我話無搞呢啲嘢。咩股票、殼呀,我都唔玩呢啲嘢。呢啲叫擺我上枱﹗我顧住自己澳門馬場(他是澳門賽馬會董事總經理),總之馬照跑、舞照跳﹗」
他堅稱從來沒有買賣 745,但承認有人和他接洽。今年二月,有曾在澳門賽馬會工作的舊伙記,找他並告知當時稱中鐵聯的 745已轉型,會代理荷李活電影於內地播放,將於北京開文化論壇,邀請他出席,但飛仔強回應指:「我都唔去北京嘅!」接着今年三月,該前伙記又指 745於香港四季酒店舉辦一個簽約儀式,「叫我五、六點到一到,但我都無興趣!」他承認對方曾開出一個令人心儀的折讓價:「當時個價$1.3、$1.4,佢話$0.9俾兩億我,個個都心動,八、九千萬你唔係唔要呀?」他即時要求公司智囊替他研究這隻股票,「舊年三毫幾子上嚟,上到兩蚊㗎喇,升咗太多,唔會買!」

「人哋 party唔好預我!」


○五年朱太的黃金集團舉行收購澳門君怡酒店等酒會,澳門富商顏延齡、四太梁安琪、何鴻燊、鄭裕彤、李志強與太太王海萍及他的拍檔李樹福(左至右),齊齊出席。(《忽然 1周》圖片) 

上月初市傳飛仔強以折讓價每股九毫子,買入了二億股,因此賬面蝕了一億多元;見股價已插水至一毫四仙,而買起個殼只是數億元,倒不如乘機大幅買股,收購 745這隻殼,但飛仔強再次強調:「我更加唔會收佢隻殼,要嚟做乜?(幾便宜都唔要?)俾我做乜?我都唔買賣殼嘅、更加無同太子黨爭殼!」飛仔強其實算是股壇活躍中人,過去如恒大地產( 3333)等投資者推介會,他都俾面出席並入飛認購,他亦有開設朗盈證券。
李志強坦言過去會炒消息股,但一定要是熟人介紹,「我又唔識嗰班人,人哋嘅 party,唔好預我!熟嘅朋友就買些少,三、五千萬,但唔熟一定唔買。」他又喜歡玩「即日鮮」:「我多數都玩即日,或者兩、三日,賺番些少叉燒飯啦!」今次「被擺上枱」,飛仔強強烈不滿:「生安白造,死貓嚟㗎!唔係我無能力,係唔會!」據知, 745董事局中人,事後亦透過中間人向他道歉。

「我哋統治咗好耐」

飛仔強行走江湖三十多年,是何鴻燊頭馬,過去專替何鴻燊搞澳門賽馬會,雖然間中以董事總經理身份出席公眾場合,但卻非常低調,從無接受專訪。見到記者,總是避之則吉。他坦言:「最怕你哋《壹》記呀。唔係呢單嘢,我都唔講,我低調到不得了。」除了搞賽馬,他亦與金利豐主席朱李月華(人稱朱太)的父親李樹福,合作搞澳門黃金集團,經營貴賓廳生意,一年轉碼數(即現金兌換泥碼的金額)達八千多億元,估計每月賭廳佣金收入最少三億。
「我哋不嬲統治咗好耐,廿年喇,二○一二年前,都係我哋帶頭。」然而,近年由「洗米華」周焯華為首經營的太陽城集團冒起,爬頭做一哥,飛仔強不慍不火說:「長江後浪推前浪,一代新人勝舊人。佢哋夠衝勁、借得多,而家個世界唔同晒!」


訪問在李志強老友、勵駿主席周錦輝的辦公室進行。記者與他談及騰訊等藍籌股,剛巧周錦輝靜靜走進辦公室拿文件,飛仔強似有後眼,知周錦輝在背後經過,即轉話題笑指勵駿也是好股。 

何鴻燊當年從「台灣幫」手中買入澳門賽馬會,並找來「飛仔強」幫他搞起彩池,於是他把賭團制度,用之於馬場,親自 call客帶隊賭馬,成功谷起彩池。 

「 Coffee or Tea?」


有「鬼王」之稱的已故賭聖葉漢(右),早年已出走澳門,到拉斯維加斯帶賭團搵食,飛仔強亦曾跟他搵食。 

今年六十二的他,三十多年前踏入賭壇,就是當「鬼王」葉漢的助手,他不諱言:「葉漢去拉斯維加斯賭錢,我做 PC,即係兩袖清風,做𡃁仔,企喺佢後面。佢去食嘢,老細唔講英文,我幫佢翻譯。」飛仔強以其「港式」英文演繹一次:「 Coffee or Tea? Tea.多士 two, apple juice, butter and jam,好好笑㗎。」於香港出生的飛仔強,透露中學曾讀威記(威靈頓書院)及聖思定中學。兩校校風一般,但由於是英文學校,中五畢業的他當時在朋輩間,英語算「流利」。跟隨葉漢期間,獲賜「飛仔強」這個稱號,記者問他花名由來,他十分驚訝:「廿年無人咁叫我﹗細個上老細開嘅一個大孖沙俱樂部,個個六十歲以上,得我最後生,留長頭髮,著喇叭褲,成個 Beatles咁款。」飛仔強三十歲前的經歷,十分神秘,市場傳他當年與江湖中人過從甚密。對於過去,他指:「打吓工啦、炒吓股啦,我十八、九歲開始炒股喇。」

「一朝天子一朝臣」

七、八十年代,葉漢從拉斯維加斯回歸澳門,開設賭廳,後來葉漢退隱,何鴻燊收購其股份,並沿用一批信得過的舊人,飛仔強由此開始冒起。其時由飛仔強擔任黃金廳總經理,當時的廳主就是李樹福。由葉漢「過檔」何鴻燊,他說:「一朝天子一朝臣,各有前因莫羨人。」與他一樣、同在澳門打拼多年的勵駿( 1680)主席周錦輝,與飛仔強相識多年,分屬好友,他形容飛仔強是東邪西毒中、武功高強的「中神通」王重陽,「佢份人處事圓滑,永無敵人㗎。多計,識得人多。」
現時飛仔強亦持有勵駿一成二股權,市值近五十億。周錦輝私人與多間中小企合作投資的橫琴地皮,亦有飛仔強一份,這次訪問亦安排在周錦輝的地頭澳門置地廣場進行。另一名與飛仔強相知相交多年的人說:「佢份人唔會過問拍檔咁多嘢,佢信得過你,你做乜就做啦!好 hands-off,好多人都鍾意同佢做嘢。」事實上,飛仔強一眼關七,當記者問他投資股票心得時,剛巧周錦輝從門口進來,本來正在說睇好騰訊( 700)股價的飛仔強,眼尾瞄到周輝,即改口笑說:「周輝呢啲咪長揸囉。」這種性格,令他在富豪界極吃得開,李國寶、廖烈文及劉鑾雄等都是老友。飛仔強在香港掃物業,亦是沿用廖烈文家族的廖創興銀行承造按揭。
當年飛仔強能由一個小小的經理,晉升至賭王身邊紅人,其「捱義氣」的性格亦加了不少分。九四年,來自台灣的湯君年收購上市公司湯臣太平洋,何鴻燊亦有入股。其後,湯君年透過湯臣動用十億元,收購另一間上市公司奔達集團百分之三十四點五股權。而為避過全面收購,找來第三者再買餘下三成一,這些第三者,飛仔強是其中之一。後來財政司委任調查員調查,懷疑錢銀來源是賭王及湯君年,故應該提出全面收購。但飛仔強出面護主,向調查員說是在賭場兌現籌碼得來現金認購,調查最終不了了之。


澳門黃金集團經營黃金廳等賭廳,一年轉碼數達約八千多億,稱霸澳門賭廳多年,但近年被太陽城集團爬頭。 

三年前,李志強(左一)的女兒 Vivian出閣(中),在君悅設宴,當晚不少城中名人都俾面到賀,如鄭裕彤、劉鑾雄、李國寶等。 

李志強○○年以五千多萬,買入大坑嘉崙臺頂層三複式單位,面積約四千多呎,居住至今。(廖健昌攝) 

「我哋頂得住,普通人唔得」


蘇樹輝(右)是當年澳門賭場中,少有的大學畢業生,以勤力搏殺見稱,故深得賭王重用。(林志謙攝) 

賭王其後把收購回來的澳門賽馬會交給飛仔強打理,更當上董事總經理。他上場後,大搞改革,包括請外國馬到澳門參賽,每逢跑馬日都親自 call老友落注,「我都係參考賭場賭團嘅方法,叫啲客嚟玩,每一個客帶兩個嚟。」在他管理下,彩池由每年廿多億元上升至四十多億元。不過,他坦言這幾年搞賽馬,猶如逆水行舟,「而家個個賭波、賭牌,邊個等一個星期一次去買馬吖!」他指今年彩池只有二十億元,扣除開支,每年還要虧損二、三千萬,明年政府檢討賽馬經營權,飛仔強仍決定全力爭取,「做咁多生意,都要回饋吓社會㗎。我哋仲頂得住,普通人就唔得喇!唉,和和果果就算喇。」他已把馬場交給兒子李柱坤任總裁,自己擔任董事總經理。
飛仔強最為香港人熟識,是他經常拍住四太梁安琪炒賣香港物業,多年來斥資逾二十六億掃貨,最引起市場人士談論,是○四年,他斥資近十億元掃入淺水灣道 117號 Grosvenor Place,又曾聯同四太,分別入股澳門實德( 487)。九十年代,四太被賭王寵倖,同時飛仔強亦獲賭王重用,兩人成為生意拍檔,有錢齊齊搵。「好多人話佢靠四太,其實佢都幫咗四太唔少,叫互相幫忙。」一名知情人說。何鴻燊任主席、李志強出任董事的澳門賽馬會,四太亦於後來入主做執董(現為代主席),齊齊管數。其後,他們一同於香港成立的朗盈證券公司,其中一名拍檔楊振邦曾捲入涉嫌洗黑錢案,由警方財富調查組人員搜查,後來四太亦退股,朗盈由飛仔強與家人持大股。

「我係御用閒人」


李志強十分「識做」,訪問完結後,主動走到接待處,向職員大派「紅衫魚」做貼士。 

近一年,飛仔強已甚少沾手股市及樓市,「七月佔中,樓市股市實跌呀﹗」他更指自己是黃金集團的「御用閒人」,「福哥(李樹福)做晒,收錢搵啲伙記做。你借錢俾人猶如送米,收錢猶如乞米,個個同你講『對不起、對不起』(普通話),打俾佢哋(還錢)就『莫應機』(莫應基)。費事做,個個都係朋友,傷感情。」
現時他花上大部分時間於自己的興趣——賭百家樂。「我賭齡四十喇,小姐。以前賭性好強,輸到跑山(即問人借錢),而家由香港去澳門,睇吓啲業務,就去賭吓錢囉,有時鋤弟,有時鬥地主。不過而家識得節制,輸贏一千萬就夠。」其實與老友賭錢,正是他的主要工作。訪問未完結,他已自行除低錄音的咪說:「我一陣約咗班老友玩百家樂。」他笑笑口說:「我要搵戒賭熱線呀!」

賭王頭馬 各有秘笈

學院派 蘇樹輝
現為澳博行政總裁。七三年畢業於香港大學理學士,曾在 3M公司做市場推廣,七六年加入澳娛任助理公司秘書,是當年澳門賭業少有的大學生,故深得賭王重用,更公開稱讚他,「中英文良好,勤力又忠誠,去邊度搵呀!」蘇樹輝出名勤力,七、八十年代,幫手信德船務的他,一邊編排航班、訂票價,連船長、船員制服都由他一手安排。又協助何鴻燊女兒何超瓊改革。他亦是何家的總管,四太梁安琪在香港狂掃物業時,他會找人幫手收樓、驗樓。

 

地產商 馮志強
現任澳門立法會議員,常語出驚人,在澳門立法會素有「馮大炮」之稱。他家族經營建築生意,是澳門的大地產商,有錢有實力,早年曾買入氹仔海洋世界的填海地,興建地產項目。他打理的葡京鳳凰賭廳,是葡京四大廳主之一,為賭王引進不少生意。

 

橋王 周錦輝
現為澳門勵駿主席的周錦輝,八、九十年代已到美國拉斯維加斯做「疊碼仔」,亦即 Marketing。他母親娥姐認識不少台灣幫,在澳門腥風血雨的年代,曾替何鴻燊擺平不少江湖事。而周錦輝自己亦多計仔,深諳湊賭客之道。九十年代回澳門後,把外國的帶賭團制度引入澳門葡京旗下,講究服務,令葡京生意由幾億變幾十億,更幫賭王經營愛都酒店,現時與賭王一同合作搞漁人碼頭。


撰文:梁佩均
攝影:關永浩
資料:黃翠蓮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