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說出書只想分享經歷。「我無諗過咁爆,係你哋(傳媒)做爆我。」母親擔心他被尋仇。「一個人要死,盆栽掉下來也會揼死。而且 TVB咁有風度,不會有事的。」 

話你知

金翅大鑊鳥 偽文豪

Ads by Google

多謝偽文豪, TVB才會連續兩日在維穩節目《東張西望》介紹「 PA是甚麼」,讓人明白 PA跟 PK的分別。
偽文豪是誰?你懂的。其剛出版的文學鉅著《 TVB血淚屎》,道盡他 7年前在 TVB當了 7個月 PA(助理編導)的血淚史,還加插 chok峯講粗口,臭蝦哥像比卡超討好監製等花絮。晶哥(王晶)罵他是 X樣,巨人 TVB更空前圍插,事件連日登上 C1頭條,連行政主席梁乃鵬博士都要走出來消毒。
「我出本書啫,無諗過搞到咁大。其實我只是想做個文人而已。」偽文豪說。

 


就是這本血淚屎,搞到全城風風雨雨。 

做烈士從來有代價。 TVB連日「消毒」,幫手寫序的志雲大師都要跪低,偽文豪可有淆底?
「大不了禁書啫,就算告誹謗最多咪罰錢,難道要坐監?坐監都唔拘呀,可以寫本監獄血淚屎,哈哈哈……」
偽文豪說得輕鬆,但這段豪言壯語,他不想我們攝錄,亦拒絕再爆明星黑幕。記者第一日見他還是亂噏 24,第二日再見,說話已小心多了。「呢幾日係有啲不尋常,平日我自在啲。」

文人就是我

30歲的偽文豪笑起來還有點 cute。「我個樣仲唔可愛啲會俾人打。」
真名不願說(有讀者爆料他叫蕭健榮),半年前在 FB以筆名偽文豪寫喺 TVB嘅經歷。「我想謙虛表達我是一個文人,所以叫偽文豪。(文人的定義是甚麼?)有內涵,對世界有洞察力的才叫文人。」
他以前有寫詩,朋友區家麟(前 TVB新聞記者)也讚他文筆好。「可惜今次本書用廣東話寫,表露不到我的才華。」
他自信滿滿,形容《 TVB血淚屎》是文學作品,成本書有晒起承轉合,「要有番咁上下文學水平先識睇。」
書中他論盡小生惡行,行文抵死,訪問時他亦字字珠璣。
「在 TVB就算無做錯嘢都會俾人『小』。(當時何解不反擊?)你有無睇過《進擊的巨人》?巨人行過一啖已經咬甩路人個頭,邊有得反擊?
「有導演話『我們當年都係咁捱出來,係你捱唔到啫!』這個想法好有問題。如果有個斷手的人打籃球好叻,難道叫其他人都斬咗隻手?每個人成長也不同,你為何要人品嚐你的痛苦?成日講以前都係咁,呢個世界唔會有進步。
「數臭舊公司唔啱?即是你唔可以告老公虐待你,因為你跟過他在一起?咁佢真係有打鑊甘過你嘛!」


偽文豪說在 TVB工作時未遇過陳志雲,是《 100毛》老闆之一阿 bu找志雲大師寫序,沒想過牽連他。 

血淚屎其實得一個章節講藝人惡行,數得最多是臭蝦哥,疑似指吳卓羲。「或者他現在改變咗,但當年佢係咁……」書中講林峯雖然講粗口,但人品唔差。「所以大家睇咗書先鬧囉!」 

TVB係煉獄

一張利嘴,遺傳自父母。父親做小生意,母親是公司領導層。「他們辯才很強,兜巴星、權威加智慧三者兼備,跟我有得鬥。」
自小已挑戰權威,上聖經堂問老師點解聖經唔講恐龍:「我問 Where is the dinosaur?好多同學鍾意我,因為老師會成堂鬧我,他們唔使上堂。」
笑臉背後,他來自破碎家庭,父母在他年幼時已離婚,大部分時間跟外婆生活。兄弟姊妹眾多,父母焦點從不在他身上,試過離家出走,遇上不開心,就寄情寫作。「屋企嘢我唔想講太多,都唔關本書事。」
07年在嶺南讀完中文傳媒副學士課程後,他考入 TVB當 PA。「我的夢想是創作,想做馬田史高西斯。你笑咩?年輕人目標是應該 set遠啲。」
他只聽過那裏是木人巷,估不到原來是煉獄。
「 TVB係學到好多嘢,學到如何一個人做幾個人嘅嘢,服裝、道具、剪接、 rundown乜都關我事,連藝人的 show都要我計埋。」
最難忘一次,是拍《大冬瓜》(由陳錦鴻、廖啟智主演)時,他叫道具部準備一個雕上「雪月勾欄」的冬瓜盅。誰知冬瓜來到無字,被眾人「小」完,他要在百多人面前即場雕,還被旁人取笑:「雕得咁 X肉酸!」回家後,他才有空看看自己填寫的道具紙:四個大字明明白白寫在上面。「我即刻流咗幾滴眼淚。」


雖然被傳統媒體及 TVB圍毆,但高登仔或 TVB職員留言撐他,「有個前配音都話要爆料俾我聽,又有同事叫幾條友夾埋一起出書。」 

早前他出席舊同事婚宴,當年跟他一起做 PA的今日仍是 PA,無職升。「兩年前王維基搞 HKTV走了好多導演,但舊同事話 TVB反而請那些已轉行揸的士的前導演回來,都唔升現有 PA。因為 PA難請人,流失率高,無人肯做。」 

做個大作家

偽文豪說, TVB的 rundown是愛因斯坦都唔識排。「例如我要拍『張學友用雕花的冬瓜盅打劉德華』一場戲,張學友 7至 9先有期,但劉德華 9至 10先可以到,而個冬瓜盅 8點先送到嚟但擺一個鐘就變晒樣,咁點度期?」
TVB為節省成本,兩個多月就拍完一齣戲, rundown都排得密密麻麻,他試過連踩 30多小時無瞓過覺,在會議室枱底笠個睡袋瞓幾個鐘又開工,忙到 4日無洗過頭。「藝員都好辛苦,一日趕幾組戲,圈中好多人都話陳鴻烈先生是俾 XXX搞死的。」
結果做了 7個月,只跟了《少年四大名捕》和《大冬瓜》兩部戲,仍未做到馬田史高西斯,就夢碎。
「有 PA做了 10年先升做導演,我唔想等咁耐,最後是拍《新大冬瓜》囉!」
離開 TVB後,他去過廣告公司、高爾夫球及地圖雜誌當編輯,仍未找到出路。半年前加入《 100毛》當編輯,是老闆林日曦見他在 FB寫 PA經歷,便提議他出書,才成就了這本血淚屎。
「當不了馬田史高西斯,我轉當村上春樹。」
其實講來講去,都只是一個𡃁仔出書,想圓作家夢,將自己不快的經歷寫出來,料不到會引起軒然大波,群星圍插。最令人難過是眾人揞住良心,將黑說成白。
這就是一台獨大的可怕。


書中他也有讚藝人。「智叔好好人,試過因為趕戲得一個鐘頭瞓,要求我幫手改 rundown,但我做唔到,他只是做一個扮哭的鬼臉。」書中寫「章魚嘴」對工作人員也好好態度,並沒恃寵生驕,此人疑似徐子珊。 


他總是自信滿滿,問他在 TVB工作 7個月,有何得着?「最大的得着咪可以出書囉。」

藝人 PK事


偽文豪負責做《少年四大名捕》(書中隱名寫《少年四大強暴》)的 PA,片中男主角有吳卓羲、林峯、馬國明、陳健鋒,書中寫四人中以馬明最無架子。 

唱《別怪蝦》的「臭蝦哥」對住監製時如比卡超對主人般非常溫馴,但對其他人則化身囂屎男大講經典奸佬對白。一次服裝部阿姐幫臭蝦哥着古裝衫時,不小心拮親他,臭蝦哥即大聲爆粗說:「好 X痛呀!」之後全程黑口黑面。

 

臭蝦哥與替身拍劇後坐同一架車,臭蝦哥嫌替身一身臭汗,竟大嗌:「啲臭人唔該落車先啦!」

「 Chok峯」為人冇架子,但講粗口程度已達神級境界,經常問候他人娘親。

八婆蜂(《四大強暴》主角之一)跟女 PA唔妥,試過扮無收到女 PA的通告,跟住拍的時候失場,監製大興問罪之師,八婆蜂就屈女 PA說她漏發通告,最後要女 PA跟他道歉。

有次聽到導演老屎忽講:「以前在清水灣電視城拍戲,未輪到港版李察豬耳拍,條友飲了點酒便在自己車內瞓覺。到差唔多要埋位, PA走埋去叫醒佢,點知豬耳突然發狂,仲衝出嚟一拳打落 PA度!」


撰文:阮淑賢 
攝影:劉玉梅 
攝錄:梁幹持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