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人訪

坐困愁城 文詠珊

望着面前的文詠珊( Janice Man),出道十年,但才二十五歲。
已經是中女、開始邁向剩女的我不禁欷歔地嘆聲:「青春真好。」青春真好。
五年前她簽約黎明,黎老闆立即御賜「模 Art」銜頭;但五年過去,除了這個名銜,她的工作寥寥可數。
她也得承認:「作品是比較少。」
情況,有點像最近她有份演出的電影《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 Van》,十七個人困在小巴內,前路茫茫……
其實「困」的定義人人不同,可能她只是希望找到一把可以開啓閘門的鑰匙,踏出一步,海闊天空。

Ads by Google

矛盾

很多人對文詠珊最有印象,可能仍然只限於她跟楊穎( Angelababy)孖公仔拍時裝平面廣告時期;當然,「模 Art」這個 term亦曾令她受人注意。至於近年的「佳作」,應該是與謝霆鋒的緋聞。
說實在,當年文詠珊與 Angelababy以孖妹形象拍廣告,身邊十個有八個朋友都只知文詠珊,知名度比 Angelababy高。其後,文詠珊與 Angelababy分道揚鑣,各自簽經理人公司。 Angelabay跟隨從小把她湊大的經理人 Kim;文詠珊則經朋友介紹認識黎明。審時度勢,她當然揀簽黎明公司,單單是「名氣」這個牌頭已經贏了一大截。
誰知道,五年下來的工作少之又少,每年只有一、兩部電影,一、兩個廣告,其餘時間,只是間中出席活動。外人如我看來,幾慘不忍睹。
「每間公司做法都不同,這間公司是這樣,我會尊重他們,最重要是怎樣與公司溝通。
「一直以來,有時我會迷失,覺得:『其實係咪應該咁做?』或者會想,每一個 artiste都希望有多些作品讓觀眾見到,但所有東西是需要配合。公司同事會跟我分析,有一些工作、角色不適合我,所以便要等一個適合時機去做。無可否認,他們確實比較緊張,做法也比較重質,對所有事情的要求相對地比較高。當然我好希望兩樣可以並存,重質又重量,這樣最開心。」
不是說重質不好,只是要選最精、最好來做,在現今香港市場,明顯供不應求。講真,要等多久才能遇上《紅 Van》這樣的劇本?難怪有傳她減價、甚至奉上片酬都要拍。
「量方面,確實不夠多。沒辦法,現在香港女演員的機會愈來愈少,高質素的電影亦少。尋求一個好劇本,是每個演員最大的夢想,但連一個好劇本都難求,其實真的很難做。」
難做還得要去做,不做的話,就算遇到好劇本,若連經驗都少過人,蝕底的最終是自己。文詠珊說自己也有這樣的一個矛盾位。
今年,她與黎明公司約滿。說到合約問題,她說每個階段、過程都很重要,不可能倉卒地下決定。
「我覺得大家都要談談將來的方向,或者再去 set up一個 target,要怎樣做才能做得更好。
「唔……可能我以前做 model,觀眾都是從雜誌看到我,正常來說他們對我認識真的未夠深。



剛出道,經常與曾經是好姊妹的楊穎(右)孖住出現。 

死𡃁妹

「我這幾年才開始拍電影,可能很多觀眾未見過我的作品,或者不夠認識 Janice Man這個人究竟是怎樣。我的 target是希望觀眾每一次看到我的電影,都會覺得我有進步。或者見到我的時候,並非想起我是 model,而是一個演員。這都需要時間慢慢令觀眾接受。」
對,曾幾何時,她是風靡𡃁界的「女神」。今日她那朕「𡃁味」已經洗得七七八八,多得黎明賜予她「模 Art」這名號。
「對『模 Art』沒有特別感覺,就是模特兒加 artiste囉。其實我打從心底覺得 Leon是一個很聰明的人。為甚麼他會給我『模 Art』這個 term?當初『𡃁模』只是形容一班年紀較小、只是拍廣告、平面上的女仔,加上她們 young,所以就『𡃁』啦!最初這兩個字沒有負面的含意,我亦不抗拒。久而久之,風氣開始轉變,『𡃁模』變成沒穿衣服、性感、言行舉止出位,已經變質。
「所以我覺得 Leon可能想 protect我,不想人家將我跟那些性感的『𡃁模』混為一談,不想將『𡃁模』這個字眼放在我身上。一直以來,我沒有穿過很性感的衣服,連三點式都沒有穿過呀陰功!」
除了抗拒「𡃁模」稱呼,她同樣抗拒提起曾經跟她是好姊妹、同是「𡃁界女神」的 Angelababy。
「始終大家是從小便認識的朋友,我覺得作為一個朋友,應該要保護大家,不想再搬這件事出來讓別人討論。
「當時出面太多聲音將我們比較,外界寫我們不和,一次又一次的負面報道。不要緊,有甚麼事我們都會說出來,盡量不想受外間影響。但這些新聞愈來愈多時,很影響我們之間的感情。因為外面太多的 compare,令我們的壓力爆出來。最後大家 keep不到(朋友關係),真的沒辦法,要無奈接受。」
她說與 Angelababy仍然是朋友。
「當然沒有像以前那樣經常見面、那麼 close,但久不久會 contact。現在科技那麼發達,很多事情只要你有心,便可以維繫到。」


上一次同老闆黎明見面傾偈,是兩個月前。 

與(左起)黃又南、卓韻芝、林雪、徐天佑、任達華及惠英紅拍攝的電影《紅 Van》,早前入圍柏林影展及烏甸尼斯遠東電影節。 

小學雞

十四歲那年暑假,文詠珊在街頭被星探發現,由於當時騙人的 model公司成行成市,加上要應付功課、考試,她沒有將此事放在心上。一年後的暑假,她在街上再遇上那個星探,經母親明查暗訪下,得知星探所屬的公司是正經的大公司,於是文詠珊便簽約,開始 part time model生涯。
「我是抱着賺零用錢、賺外快的心態做 model。我的第一個廣告是 SONY,是一個大 brand,很開心。很記得第一次出糧,給了媽咪家用,然後便拿着自己第一次賺的錢 shopping,買了一個返學袋。用自己賺回來的錢買東西,感覺佷好。
「那時候,每日上午六時半起牀上學,放學便由荃灣衝去柴灣影樓影相,影完返屋企做功課。雖然那時候差不多每天都是這樣,但很充實!」
日子過得充實,但她的中學生活,過得並不愉快。
「我不太享受我的中學生活。同學在 lunch time刻意買我拍過照的雜誌,然後在班房、在我面前取笑我。她們會刻意提高聲浪:『有人上咗雜誌呀!快啲嚟睇呀!』難聽的說話很多,你想像到的都有!她們要奚落你、令你難堪。」
受不了嘲諷,哭是家常便飯,而且亦是最好的發洩,不過她不會哭於你面前。
「那段時間真的不想上學,很想逃避,因為真的很難受。一受不了便跑到廁所喊,在學校有、在家裏都有,不過我很少在媽咪面前喊,因為不想她擔心。我通常都是一個人、睡覺時才喊。其實都明白那時候年紀小,我想很多人都經歷過。」
雖然被同學取笑,但她從來沒有想過放棄。
「因為影相是我的興趣,其實拜媽咪所賜。我小時候,媽咪拿着相機甚麼都影一餐,食飯影、睡覺又影,所以我對鏡頭很敏感。做到自己喜歡的事情、又可賺零用錢,何樂而不為?」
中五畢業後,文詠珊當起全職 model,正式入行。
她說:「這一行是持久戰,要慢慢去行。」
慢慢行,大概只有擁有「青春」這本錢的人才可以這樣說。



三歲的文詠珊已經識得繑腳擺甫士影相。 

與肥仔男友李冠峰拍拖七年分手,後傳與家族經營製衣廠的太子爺衞以德(左)撻着,最後不了了之。

有幾多個十年?

我問文詠珊,青春是她最大的本錢嗎?
話音未落,她已答上:「是呀!每個女生也是的啦。」
很認同一句話:青春就是用來浪費、消耗。
「我工作從來沒有 hea過,沒工作在身時,我會做 yoga、打拳, keep好自己狀態……(下刪數百字)」
不是抹煞她的努力,只是十年過去,雖然說不上原地踏步,但坦白說,是否要再加把勁、急起直追呢?


撰文:王健美
攝影:袁家樂
協力、錄像:李梓軒
化妝: Da Da Au Yeung
髮型: Matt Chiu@ Xenter Hair Salon& Foot Massage
服裝: LOVE MOSCHINO、 blugirl
造型: Bryan@ The Flaming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