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VAN自講:李璨琛困獸鬥


■李璨琛直言97回歸後,越來越感覺活動空間被縮窄。
攝影:陳志嵐

Ads by Google

講《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難免提到政治隱喻,適逢近年香港不論政治或是社會民生的氣氛日差,遊行不斷,更有人揮舞龍獅旗以表示對港英時期的懷念。找曾經拍過陳果「97三步曲」,今次於《紅VAN》內飾演白粉友的李璨琛(Sam)來談回歸後香港的變化,最適合不過。Sam坦言香港在回歸後改變不少,尤其近年更明顯,活動及表達空間明顯縮窄,更感受到一股無形的壓力。
撰文:文國駿

筆者先利申一下,身為80後的我在成長時期看了陳果執導,李璨琛主演,「97三步曲」的《香港製造》及《去年煙花特別多》,開始對自我身份有了思考,亦首次發現原來沒有劉德華式靚仔也可擔當男主角,仲要幾型。


■於《紅VAN》飾演白粉友的李璨琛,角色甚搶鏡。


■跟伯樂陳果十多年前曾合作,李璨琛指久別重逢份外珍惜。

無形壓力

日前Sam為新片《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接受本報專訪,對於電影的政治隱喻,Sam坦言拍攝時未有發覺,但早前正式看完電影後才覺很有共鳴:「戲入面情況同𠵱家香港發生緊嘅嘢好似,講紅van班人困住咗,我哋呢班香港人都係走又走唔到,有能力都走咗,冇能力走先留低,似係trap咗喺度。連我70後都感覺到,何況係之後嗰啲。我好彩啲,由英國統治到𠵱家中國統治,游鹹淡水交界之間,感受都幾深,不過自己之前都冇刻意參與遊行,除咗香港電視嗰次,有需要表達訴求,香港電視件事係扼殺我哋創意空間。」
Sam又坦言回歸前後的分別頗大:「以前點都會有言論自由,各方面都有空間畀你做一啲嘢,𠵱家可能喺網上講一啲嘢都會俾人告喎,某程度上係開始縮窄咗我哋活動空間,剛剛97時都唔係好感覺到有一份無形壓力喺我哋身處嘅空間,反而今時今日就覺。最近見到王維基先生為自己夢想做一啲嘢啲機會都咁難,反而其他兩個電視台咁樣就得㗎喇?我感受好深,因為有參與香港電視製作,好可惜、好心淡、好灰。」
至於Sam在《紅VAN》中的角色甚搶鏡,他說:「我都係拍完晒先睇小說,怕睇咗先會先入為主影響角色,其實都冇諗搶唔搶,我冇加多減少,好多嘢講化學作用,有其他嘢配合。」Sam笑言道友造型神似,很大程度歸功於兩行用KY(人體潤滑劑)的鼻涕,他說:「陳果想我減番十幾磅先拍,但搞唔掂,惟有化妝上做,我覺得加鼻涕得,叫佢準備可以搽嘅嘢,搽上去又唔硬,舔吓又唔難食,幾得意喎,最後問番先知原來係KY。」


■陳果當年的「97三步曲」當中,李璨琛參演了《香港製造》(左)及《去年煙花特別多》。

心仍未冷

跟伯樂陳果十多年後再合作,Sam表示模式上的轉變最明顯:「第一、二次同阿果合作係獨立電影,人手唔夠,但學到好多嘢,一人幾個崗位,更加有團體精神,不過壓力大同埋好攰。今次舒服,只做演員就OK。」Sam又謂陳果除外形上沒改變外,對電影的拼勁及火依然在燃燒,他笑言:「佢仲係咁嘮嘈同好火,好難得,尤其呢行咁多挫折大上大落,久別重逢,都明白呢行係咁,每次都更珍惜。」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