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ew Yip• 29歲• Wheatfield Kitchen老闆 

年輕有夢

愛總不太遲 Wheatfield Kitchen 地址:銅鑼灣邊寧頓街隆堡柏寧頓酒店 2樓 電話: 3422 8803

珍惜眼前人, 29歲的 Andrew,最明白這句話。
不是因為性格火爆的父親大病一場,報答親恩的機會,就會擦身而過。

 

去年這刻, Andrew是穿西裝上班的銷售員,今天是餐廳老闆,因為:「爸爸的心願,就係擁有自己的餐廳。」
Andrew爸爸是一家俄羅斯餐廳的大廚,一做三十八年。「佢又內向又唔鍾意講嘢。返工早,收工晏,每日只能返學前同佢講一聲『拜拜』,過年先會一家人食飯。」留兩撇鬍子的爸爸,是典型嚴父,在廚房環境又熱又要管人,脾氣不免火爆。

 


裝修帶輕工業味,環境闊落。 

「佢口頭禪係『唔讀好書,第時掃街』!做錯事衣架皮帶侍候,試過隨手拎起張櫈飛埋嚟。」

Ads by Google

如果沒有那場病,兩父子的關係,大概將永遠隔着片空白。零七年尾,爸爸經常口腫脷痛,看到第六個醫生,終於確診患上舌癌。一家人頓時晴天霹靂,「佢日做夜做捱壞了身體,又經常試熱嘢,終於出事。」幸好腫瘤屬良性,只需切除約一成舌頭。「住院期間佢整個人老晒,起身也要人扶,我心目中嘅巨人好似縮細咗咁。」 Andrew請盡大假,便曠工,手術前後兩星期陪在病床側。「佢不斷叫我同家姐生性,多陪媽咪,快點結婚,好似想一次講晒咁多年冇講嘅說話。」這是 Andrew頭一次看見爸爸流露半點軟弱。手術完成後兩天,因醫生縫線不當,一次意外爆線,又令爸爸大量流血,徘徊死亡關。「返屋企見到一地血,嚇到我死,趕到醫院時佢已經反白眼,醫生話佢流咗近七成血,唔係體格好一早頂唔住。」去留就在一瞬,現在說起來仍然驚心動魄。

 


在好友搭路下兩父子到俄羅斯遊歷。 

「如果嗲哋真係走咗,我會好後悔冇認真同佢相處過。」一次難關,喚醒父子間遺忘了的連結。休養兩三個月,爸爸終於好起來。為了多點在家, Andrew辭去推銷員的工作,找了份工時穩定的銀行工,早下班主動找爸爸吃飯。「以前都只當佢經濟支柱咁簡單,現在想多點陪他。」星期日 Andrew會駕車載爸爸到山頂散步,或游水做運動。去年五月,第一次全家去台灣旅行。「醫生話過了五年復發期,我地特地去旅行慶祝!」

 

去年九月,爸爸突然辭去工作。父親沒多言,做兒子的卻看穿他的愁緒。「佢平時已經寡言,今次感覺到佢好沮喪,我知道舊餐廳是他精神寄託。」家裏氣氛沉重。「我一直都覺得爸爸煮嘢食好叻,佢幫人打江山三十幾年,點會唔想自己開番間?」剛好 Andrew也想轉行,便大膽提議「不如自己搞啦」。在幾位好朋友入股幫忙下,開了這間俄國餐廳。

 

在酒店做管理的姐姐 Grace,也加入餐廳。煮過幾年上海菜的二叔,也來幫忙下廚。
爸爸呢?還是口硬。「佢同我講,如果我真係想做, OK啦!佢幫我打工。」說是打工,其實是爸爸重操故業,拿起鑊鏟做回大廚。開業後不少舊客人認出他,叫他「鬍鬚仔」,他笑笑口的握手打招呼。「而家照樣做十幾個鐘,但佢其實好 enjoy,因為間餐廳屬於佢。」 Andrew笑說。
趁開業前的空檔,兩父子還結伴到俄羅斯遊歷一個月,一日三餐試盡不同餐廳菜式。「既然想做正宗俄羅斯味道,就一定要去當地睇下。」 Andrew堅持。回港後爸爸在餐廳使出多年絕活:煲足三日至濃稠的羅宋湯、全無腥味的俄式凍魚、包着牛油的香脆雞卷。
父子倆,有時還會因菜式味道賣相定價等吵架,但互相都在學習忍讓。 Andrew學懂了關心爸爸累不累,叫他多坐休息。「爸爸照樣會教訓我,但收了火。呢排樓面夠人時,我都會入廚房跟佢學吓煮,我唔想佢啲 recipe失傳。」
大概 Andrew也沒想過,有一天,他會跟從爸爸的腳步走入廚房。朝夕相對,只為珍惜現在,追回以往模糊的時光。


Wheatfield Veal Podsharka with Rice$150:家常的牛仔肉片飯,肉片以香草醃半日至入味。 

Borshch$48:厚身足料,香濃又帶微微酸辣,很用心的羅宋湯。 

 

Wheatfield Kitchen
地址:銅鑼灣邊寧頓街隆堡柏寧頓酒店 2樓
電話: 3422 8803
營業時間: 12nn-10pm


撰文:廖健邦
攝影:葉天榮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