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原意叫下口號,邊諗到會搞成咁?」雖被中共及港官大罵,但他說起碼體現香港言論自由的核心價值,亦引起社會人士討論自由行問題。「最希望取消一簽多行,自由行減少 4成。」 

話你知

戇男救港 驅蝗召集人 梁金成

全港沒有倉務員像梁金成般,可以被中共喉舌《環球時報》點名批評他法西斯,還有港澳辦+特首+司局長+ N個親中人士輪流譴責。
被「高規格」招待,只因他早前在廣東道發起驅蝗遊行,
參與者跟內地遊客謾罵,部分商店嚇至關門,梁金成被形容為「老鼠屎整壞了一鍋粥」,破壞香港名聲。
「我係小市民,唔使咁高規格對我呀?!」梁金成說。
梁金成住粉嶺,年前因為水貨客肆虐,才參加光復上水行動。只是淪陷比光復更快,水貨客殺勻全港,他提升光復級別,就係咁「上咗位」。

Ads by Google

警務處處長曾偉雄多次說要搵證據拉人,同事也跟他開玩笑:「黎棟國拉你喎!」「港澳辦又拉你喎!」
別人說笑,梁金成卻壓力大到臉上生瘡。「最慘係話拉又未拉,做 OL的太太好擔心,又驚我無咗份工,叫我收手。之前搞光復上水和元旦反赤化(遊行)都無事,估唔到今次咁多官講嘢。反應咁負面,又唔反省下是否政策出錯,逼到我哋企出來。」
「事發」當日( 2月 16日),他跟另一名網民王鴻基發起驅蝗行動,原意由尖沙嘴鐘樓沿廣東道遊行至港威,叫叫口號便算,路程不過半小時。沿途有人跟內地遊客對罵,其間還與「愛港之聲」互相推撞,場面混亂。
輿論批評指,罪在政府,不應搞遊客。「啱!但政府咁耐都無理(自由行太多),遊行都是希望政府正視,亦俾遊客知香港面對甚麼問題。我點敢搞佢哋(遊客)呀!」
他稱遊行從網上號召,參加者大多不認識,別人情緒不由他控制。「我無後悔。好多人唔認同今次做法,但贊成個理念(自由行設限,取消一簽多行)。最多下次搵多些人做糾察,減少混亂發生。」


遊行當日,有參加者謾罵遊客,又跟愛字組織推撞,商店嚇至關門,他事後對商戶及遊客造成不便表示不好意思。 

搞掂水貨客

梁金成是北區水貨客關注組發言人,《環球時報》揭他是立法會議員范國威的新民主同盟成員兼社區主任。「那是義工。我由始至終都是小市民。」
土生土長,中五畢業,會考 2分,做了十多年倉務員。 37歲的他在外資小企工作,小天地本來只是個九龍灣 500呎的貨倉。 6471從沒參與,就算被反國教感動出席晚會,他亦只是當睇 show。「那時覺得就算行出來都唔會有用。」
成功把他逼上梁山的,是水貨客。
年前,有住北區的朋友在 FB呻,常被水貨客撞倒。他住粉嶺公屋,一日放工,坐多個站到上水,首次見識萬人空巷。「啲貨人咁高,連牙膏都有,香港有黑人,上面都有黑妹啦!我見過 6、 7個男女每人拎住兩大抽避孕套,我問你哋搞咩?係咪咁有需要呀?」
前年 9月,有網友搞光復上水行動,他到港鐵站叫口號,隔兩日林鄭說成立跨部門小組打擊水貨客。「原來出來嘈,政府真係有反應喎!」
但打擊不夠兩個月,上水站又再淪陷。此後他跟北區水貨客關注組十多個成員,一放工就去上水行咇,見有人散貨 pack箱, 9秒 9跑過去影相記錄。
「試過俾水貨客追 9條街,話我阻住搵食,無佢哋做遊客香港早就玩完。我話:『你們邊係遊客?你們是賊來的!?』」
跟水貨客糾纏年多,不是每次「兵戎相見」。港鐵不夠人手疏導出囗,他做埋水貨客人潮管制;有水貨客打尖,他又會調停。「有水貨客熟咗,仲叫我幫手走番轉($800一日),試過就不會反佢哋!」


北區水貨客關注組曾在上水站築起人鏈,阻水貨客入閘。 

扑咪中的他。雖說怕被傳媒圍,他為解畫,連日接受大小媒體訪問。 

呢鑊甘甘甘


有可能因「公眾地方行為不檢」罪名被拉,梁金成連日也很擔心會被捕。係咪拉咗以後收手?「唔會,最多改變下表達方式。」 

關注組成員多是街坊,沒搞社運經驗,十分甩轆。「第一張 banner是在街執,反轉它用。」
有記者到場,問拿 press release,他又不知怎寫。「有成員有份別人的 press release,我問佢可不可以俾個 copy我,改頭改尾就算。」
關注組由網民聚集,本來無領袖,直至記者邀約專訪,梁金成才當起發言人。起初成棚記者扑咪,他係咁震,「背好講稿都唔記得晒。」
經過年多訓練,已淡定不少,但人生考驗,還是一浪接一浪。本來只搞上水水貨客,眼見香港亦被自由行攻陷,他才衝出上水,以個人名義搞遊行,咁就「出事」。網民笑金金大師(他的網名)驅蝗行動自招禍害,十分戇居。「戇居就唔做,他日就無機會做。」
戇居也不怕,或者人如其名將來可大器成金呢!「希望係呢個金,而不是呢鑊甘個甘。」


撰文:阮淑賢 
攝影:劉玉梅、《蘋果日報》圖片 
錄像:李梓軒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