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人訪

一切從簡 鄧麗欣

原本想讓鄧麗欣穿上一條白色裙子拍攝這張開版相。
但拍攝當天,店舖才通知裙子還未落舖。
白色裙子、手執鮮花、加上背後教堂窗花剪影,是想為營造鄧麗欣與方力申傳年尾結婚的畫面。
換上黑色裙子,有分別嗎?
「婚紗女王」 Vera Wang在前年的紐約婚紗周上,展示出一系列的黑色婚紗,她說:「黑色是赤裸又真實的美。」
去年,「鬼模」 Cara G.也穿上黑色婚紗出嫁。
鄧麗欣說一直也有結婚的打算,但只是自己想。

Ads by Google

「愈來愈覺得愈簡單愈好,我希望旅行結婚,不想做騷一樣。」
訪問結束,關了錄音機,鄧麗欣說:「這是感情專訪?你不夠寫嗎?」
要是這真是一篇感情專訪,你認為夠寫嗎?

收穫

問到入行十二年,今年三十一歲,但依然童顏的鄧麗欣「十二年來最大的收穫是甚麼?」她還在想,筆者忽發奇想,接着問:「方力申是其中之一嗎?」
她哈哈大笑:「就是『的』了他回來,是嗎?哈哈哈。
「但這樣說很奇怪吧……硬要這樣說也是可以的,哈哈哈哈。如果我不入這行便認識不到他……我覺得他的得着比較大呢!」
雖然是說笑口啓,一方面確認了方力申地位,另一方面她的確認為方力申得着較大,因為她曾經說過自己是九十五分的女朋友,她一聽到便反問:「我有這麼說過嗎?哈哈,我竟然這麼大膽的說?」但最後也沒有否認。
「我想是因為我有很多男性的特質吧。例如:很多男孩子都懶得照顧女朋友,我就是不需要人照顧,變相男生便省了不少氣力呢!「我對節日亦沒有甚麼感覺,不需要收花、不一定要收禮物,那麼男生便會覺得:『正呀!』然後『印印腳』甚麼都不用想。我覺得這些對男生來說是幾好的。」

Ads by Google

雖然口說沒所謂,但始終是女生,說到底也是喜歡浪漫的,奈何身邊的那個方力申卻並非此類,鄧麗欣只好自行浪漫一番。剛過去的雙料情人節,二人也只是吃餐飯,禮物欠奉。

 


六歲的她拍照時已懂得擺甫士。 

「我喜歡浪漫的啊,但我純粹放在心裏,我不喜歡迫人做事,如果對方根本不是發自內心去做,只是為了討好你而做,那麼就不用啦。他也並非完全沒有做過,只是我做的比較多吧。有一次他生日,他在大陸拍劇,我便收買他身邊的人,要保守秘密,然後跑上大陸,突然出現跟他慶祝,都幾長途跋涉的啊。
「其實我自己也是懶得買禮物的人,如果買了對方不喜歡,也是浪費金錢吧。試過買首飾頸鏈手鏈之類給他,不見他戴就知道是甚麼一回事。其實,一段關係這麼多年,便會覺得:『嘩!未來仲有幾多年要送呀?』然後:『都係唔好買啦。』哈哈,一段關係久了就會是這樣。」
有說:「幸福不是努力去愛,而是安心的生活。」二人拍拖八年,鄧麗欣嚮往的正是這種細水長流。
「我不知道悶的定義在哪裏?你年年都那麼激情,其實都是悶的啊。最緊要大家舒服。一段長的關係,經常都處於高位,其實很累。當你習慣這個高位,然後稍微回落,你便會覺得:『唔對路喎。』所以長遠來說,其實水平線是最好的。」

善忘


○二年,鄧麗欣以女子組合「 Cookies」出道。成為「 Cookies」前,她是參加「 YES!全港校花校草選舉 2000」而入行。 

不喜歡大上大落、喜歡「水平線」的感情,但畢竟這麼多年,吵架亦是有的。說實在,沒有原因的,總覺得鄧麗欣有點倔強,就算「贏咗場交」,也總要給她一個下台階,幸好方力申善忘,鄧麗欣坦言「欣賞」他這個「優點」。
「『善忘』很好呀,哈哈哈。好處是一些不好的事情他會忘記,激佢唔嬲的,就算嬲,轉頭他便會忘記;壞處就是一些好的事情他也會忘記。譬如我送過甚麼給他、或者有甚麼好的事發生,他很容易忘記。因為他是一個很簡單的人,所以很多事情他只那一刻才記着。」
方力申善忘的程度,也夠誇張,試過忘記了鄧麗欣入醫院。
「很多年前,我腸胃炎痛到突然間休克暈低,他是在場的,最後我入了醫院。但後來他忘記了!哈哈哈,對我來說入醫院這件事是很大件事的啊!我覺得:『我暈咗喎!入咗醫院喎!嗰件事好嚴重個喎!』這樣也可以忘記!」
說到吵架,鄧麗欣說這是他們八年情的大考驗。早一、兩年,雖然二人齊齊北上掘人仔,但一個北、一個南,見面少,只靠電話維繫,感覺猶如「 long D」,吵架次數亦隨之而增加。

 


除了善忘,鄧麗欣亦欣賞方力申的孝順,包括她母親,「他對所有長輩都很好。」 

「有時我們會互相討論自己的工作,我跟他都是有很多自己想法的人,大家又是同行,所以有時撞埋,我覺得他不對、他又覺得我不對。其實很多時候我們都是因為工作而吵架。最後都是因為他的『善忘』,轉眼間大家又和好。」
拍拖多年,結婚是必然的課題,鄧麗欣坦言有想過,不過是自己一人在想,沒有跟方力申討論過,但如果真的結婚的話,他們會公開。
「我不會不認。結婚是一個承諾,我覺得需要跟大家交代,亦不想大家估估吓,但現在真的未結,就連親戚也問我:『唔係阿姨都唔講呀嘛!』哈哈哈,我答:『唔係,真係冇呀。』
「結婚,我一直也有想,但沒有跟他談過。我的想法是想生小朋友的時候便結婚。剛剛簽了 Paco(黃柏高),我生仔他會殺了我,哈哈。當然,合約沒有寫明不准生仔、不准結婚。我未 ready生小朋友所以未 ready結婚。(如果方力申向你求婚?)那就要看看他怎麼求啦,哈哈哈。」
她更已經想好了婚禮的模式,希望愈簡單愈好。
「去過很多朋友的婚禮,覺得這樣太累了。所以我希望可以旅行結婚,請一些最 close的朋友一起玩,我希望我的婚禮是可以玩,而不是像做騷一樣。」

回歸

未準備生小朋友+未準備結婚=事業上還想再衝一衝。
過去兩、三年,鄧麗欣一路向北,在香港鮮有工作及露面。今年初,她簽約 Paco「回歸」香港。大部分北上發展的香港藝人,一去至少都五、六年,鄧麗欣才兩、三年便「回歸」,她坦言市場難打是其中一個原因。
「大陸市場大、人又多,比例上競爭其實都大。大陸叻的人很多,譬如拍戲,就算一個不太起眼的角色,全都是演藝學院出來,讀過很多關於演戲的課。」
將工作重心移回香港,重投視她為「愛將」的 Paco懷抱,與原本是「太陽一姐」的薛凱琪分庭抗禮。鄧麗欣與薛凱琪年齡相近,又是歌手出身、又拍戲,形象相似。剛回巢,便傳出彭浩翔新戲女主角由薛凱琪變成她;助手數目亦遠比薛凱琪的兩個多,正正是一山不能藏二虎吧。

 

「這是大家的想法,一間公司,除了我們兩個,還有很多人。特別是我們公司,無論男男女女、歌手、演員等,都來自不同範疇,資源方面公司一定有他們的分配做法。其實這樣的傳聞、炒作,我已經見慣不怪,從以前『 Cookies』年代到現在都未有間斷,所以我個人已經很化的啦,就算我們說甚麼、表現怎樣,大家都會講。」
她直言與薛凱琪沒甚交情,不過卻想跟她合作,更說有興趣交她這個朋友,但亦不諱言是競爭對手。
「我很想跟她合作,無論電影或唱歌。她這幾年所拍的電影我都有看,我覺得她是一個很得意的演員,她本身亦很得意,所以很想跟她合作。
「其實每個人都是你的朋友,但同時亦是你的對手。就如跑步,我當然希望跑贏對方;跑馬拉松,我都當然希望自己的時間比對方快,但過程並不是要打低對方而捧高自己,我只是要增值自己,令自己去到高的位置。之前兩、三年在內地,很 focus自己的工作,大家一定會覺得唔見咗我。其實我正在播種,一直為自己增值,到最後成績怎樣是將來的事,希望大家會看到。」


「 Cookies」年代便與傅穎(右)傳不和,她更多次表明與傅穎只是同事,並非朋友。 

回歸黃柏高(中)旗下不久,便與薛凱琪(左)傳出不和。 

事業為重

鄧麗欣說她的性格不適合娛樂圈:慢熱、不 social。
其實 so不 social、慢熱與否,視乎心情、對手、話題。
這次訪問,她的話、笑聲比兩年多前那次訪問都多,當然我不會認為對手是筆者的關係,只是說方力申的話題多了點,她的話、笑聲也響亮點。
她公司同事「溫馨提示」筆者要以「事業為重」。
有說,愛情也是女人事業的一部分,看來,她這部分也經營得不錯呢。


撰文:王健美 
攝影:周義安 
協力、錄像:蔡政峰 
電腦效果:王紹堅
化妝: Cyrus Lee 
髮型: VINCE Pang@ lL Colpo Platinum TST 
服裝: RED Valentino、 mel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