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百年老店旗手,馬景煊希望突破框框,率領先施殺出一條血路。所謂的框框,既是來自百年老店的自傲,亦是來自顧客的觀感。(關永浩攝) 

財經人物

先施搏翻身 掌舵人馬景煊:「俾機會嚟啦!」

先施( 244),想當年,是四大百貨公司(其餘三間為永安、新新及大新)之一。
上一代的人──辦年貨去先施、買鞋去先施。它那「鐵價不二」的消費模式,可謂百貨業的先鋒。
這一代的人──「先施?啲嘢殘殘舊舊咁,無去開喎。」正在先施的旺角分店附近逛街、現年約三十歲的關小姐說。
時代過去,一切都今非昔比。
屹立中環逾百年的旗艦店「被逼遷」,旺角新世紀店「被劏細」。百年老店地位早已動搖,如今連經營都岌岌可危,最新業績半年虧損三千多萬。

Ads by Google

先施第三代掌舵人馬景煊,這時着手改革:搬鋪、改 logo、又與電視台合作搞真人 show,希望打破舊有框框。這天他誠懇地說:「請香港人俾個機會我哋!」

 


先施新世紀廣場店因業主決定劏細鋪,面積大縮水。先施即在旺角瓊華中心找到五層的新據點,取名「先施 MK」。但記者在「先施 MK」附近做街訪,不少路過行人都不知先施現址。(嚴寶權攝) 

去年先施在旺角瓊華中心開新店「先施 MK」,開幕時找來𡃁模在門口大跳熱舞。挾着一百一十三年歷史,大搞一百一十三元大特賣,在先施門外,消失了不知多少年的人龍,赫然又再出現。到近日籌備位於銅鑼灣泉章居舊址的第二間新店開業,三層的商場外牆仍在裝修,棚架疊起,連正式招牌都未有,已乘勢急急開業。馬景煊說:「既然都俾緊租,梗係做住生意先啦!」
不得不面對現實,先施去年底公布的中期業績,虧損三千多萬元。先施的客人,早已是白髮斑斑的一群。在先施要變成歷史名詞之前,馬景煊不得已要進行終極改革:「我哋希望吸納三十歲以下的家庭。現階段,至少讓一直幫襯開嘅客人,都覺得著我哋啲衫會感覺年輕。」

破舊

Ads by Google

一間百年老店的改革是這樣的:標誌,由藍色換成紅色,「仲有先施個英文名 sincere,原本用晒大楷 SINCERE,而家用咗細楷。覺唔覺纖幼咗?富時代感咗?」馬景煊繼續舉例說:「我哋仲裝咗 Wi-Fi!」記者不禁疑問:這些不是最基本的嗎?先施還請來身材超突出的模特兒劉馥怡擔任代言人,而新店的設計亦比較開揚,「我哋引入咗韓國時裝,旺角店仲設立 Gel甲部!」坦白說,先施以上的改革,真的不容易察覺。馬景煊雖然宣稱改革是「破釜沉舟」,但也尷尬補充:「係破釜,不過唔會沉舟嘅。」
改革契機,源於先施的中環旗艦店被逼遷。這店本來是自置物業,九二年以十一億八千萬元賣出後再租回,直至最近現任業主南豐收回物業作大裝修,先施唯有另覓地方。馬景煊坦言,若非被逼遷,也未必有這次改革,「以前大家都睇慣晒,改咗都無人覺。而家要搬鋪,係改革嘅最好機會!」然而,先施中環舊址佔地約六萬呎,新的中環店只有萬多呎,加上銅鑼灣新店的兩萬多呎,僅及舊時一半。鋪面大縮水,部門配置亦要動腦筋,捨棄了玩具及童裝用品,「銅鑼灣店主力賣衫同鞋,嚟緊會發展 virtual store,將部分家品擺上網賣。仲會喺鋪度擺 iPad,方便客人用來選購家品。」


「先施 MK」開幕,「破格」請來性感女星周秀娜(右二),徐子珊(左)及百年來首位代言人劉馥怡(右)作開幕嘉賓。馬景煊指,前後選了五十位模特兒才選中劉馥怡。而他看上的是其大學法律學位,予人智慧及美貌並重的感覺。(陳浩樂攝) 

馬景煊早年在美國讀書和工作,所以一對女兒亦一直在當地生活。大女 Shannon(右)在美國從事教育工作,細女 Stephanie(左)在紐約百貨公司 Bloomingdale's做採購。(馬景煊提供) 

堅持


記者隨馬景煊(右一)往員工內部培訓班觀課,發現當中不少都是中年員工。靠他們留住舊客,先施才可撐至今天。同時,先施又要積極求變,攻年輕人市場。如何平衡兩者,就是馬景煊面對的難題。(關永浩攝) 

但對很多香港人來說,鋪址不是問題、面積不是問題、標誌更不是問題;最大問題,是貨款。當 SOGO、一田等百貨公司引入專櫃,賣牌子貨,收入以分成計算的時候,先施售賣的貨品,八成以上仍由公司採購部選購,成敗由公司完全「硬食」。馬景煊認為這是先施的傳統,是優勢,絕不能取締。「名牌店已經有自己嘅專賣門店啦!先施有百幾年採購經驗,我好相信採購團隊嘅眼光,唔會有問題!」
馬景煊為平反,隨手拿起一雙鞋子,「好似呢對 Tosca牌嘅皮鞋,係同某意大利名牌出產自同一個工作坊,由塊皮到設計都係一樣,但我哋只係賣三千幾蚊,價錢只係名牌嘅三分一,價廉物美,客人自然識揀。」他又隨手拿起一個印有狗仔圖案的手袋說:「呢個袋幾靚!係意大利牌子 Braccialini,袋嘅設計有好多 detail位,三千幾蚊,幾抵!」記者認為很多人花幾千蚊,寧願買名牌,馬景煊反駁說:「當大家都有一、兩個名牌,第三個袋就未必要求名牌!」他補充說:「何況我哋每個袋入嘅數量好少。」他說就算賣不出,每年兩次的瘋狂大減價,貨品由幾千元減到幾百元時,「點都會賣得出嘅!」

立新


「先施 CWB」位於銅鑼灣二線位置(右),但馬景煊對選址甚有信心,認為附近有多間連鎖旗艦店,人流有保證。為了趕及農曆新年檔期,即使外牆工程尚未完成,「先施 CWB」亦照開無誤。 

其實先施的困局,在於現時客路,都是買低調名牌的闊太,毛利亦高。若突然全面轉為年輕潮牌,毛利低之餘,亦不能保證一定成功;若然接不到軌,便得不償失。簡單來說,就是難以大刀闊斧、破舊立新。先施於兩年多前,曾於奧海城開設一間「 22nd Avenue」獨立店,「希望前衞啲,間鋪裝修得幾靚㗎。」但他說市場並不接受,「呢間店生意麻麻。」而先施亦於油塘商場大本營,開設 SU-PA-DE-PA百貨店,不過因內地客不多,客流及營業額都低於預期,要調整產品組合及以特價促銷。
另一改革阻力,在於人。馬景煊下一步就要吸納新血。「我哋而家准許門市同事唔著制服,希望佢哋覺得喺度做嘢自由啲,等多啲年輕人肯入嚟做。」為此,他與理工大學紡織及製衣學系及收費電視台,合作搞真人 show,讓學生認識先施,搏他們將來加入工作。「我哋俾錢請學生去韓國入貨,之後啲貨會放喺先施賣, present得最好、賣得最好嗰隊就當贏,會有獎金,將來話唔定可以搵佢哋嚟先施做嘢!」現時馬景煊的女兒還在紐約老牌百貨公司 Bloomingdale's做採購「取經」,他希望女兒可回公司幫手,「但個女話唔想住,我梗係唔敢逼佢啦!」

往昔

這場難打的仗、百年老店積累的問題,都由馬景煊一力承擔。先施現市值三億二千多萬,是馬家祖業,現馬氏家族持股四成多。馬景煊於九○年加入先施,之前在 HP打工十年,位至亞洲太平洋區總監,「當時管理層開始老化,所以叫我返嚟幫手。」先施現任主席是他堂兄馬景華;他是先施的 icon,七十年代,他與太太、永安百貨後人郭志清創立 Joyce boutique。○○年,馬景華把 Joyce五成一股權轉售予會德豐,套現二億元。八十多歲的馬景華近幾年身體欠佳,已甚少參與日常運作;擔任副主席兼行政總裁的馬景煊,有較大空間進行改革。
馬景煊認為,即使香港的新一代,購物會揀一田、吉之島,高檔一點的則揀連卡佛或 SOGO,但先施並未被香港人離棄,「比起十年前,香港依家零售業個餅大咗兩倍半,所以我深信百貨公司仲有得做!經過咁多年,先施都仲企喺度,即係香港人仲需要我哋!」他希望香港人給先施一個機會,「我哋係香港本土嘅,個郵箱號碼( Post Office Box)仲係九號㗎!」

先施興衰史

 



先施於一九○○年開始營業,其時電車公司尚未成立,慈禧太后仍在北京攝政。(《百載光輝繼往開來:先施的故事》照片) 

上海先施位於南京路的分店於一九一七年開幕,同年先施百貨還在新加坡牛車水插旗。(《百載光輝繼往開來:先施的故事》照片)

除百貨業務,先施更曾設自家工廠,生產汽水及化妝品。(《百載光輝繼往開來:先施的故事》照片) 

自一九八六年起,先施每年都會舉行兩次「瘋狂大減價」,每次均會把先施擠個水洩不通。 

先施後人  Joyce最風光


在時裝界的成就出色,馬郭志清( Joyce Ma,右三)曾獲法國政府頒授法國騎士榮譽勳章。她的丈夫馬景華(左三)、胞妹郭志怡(右)、女兒馬美儀(右二)和馬美域(左二)等均有到場支持。(《蘋果日報》圖片) 

馬景華及郭志清夫婦
馬景華現年八十三歲,七八年出任先施主席至今,已三十六年。妻子郭志清( Joyce Ma)為永安百貨創辦人郭順的孫女,二人於七○年創立時裝品牌 Joyce,由郭志清「打骰」。二千年,馬美儀決定以二億元把五成一股權售予會德豐,但馬氏家族一直留任管理層,至○八年馬家才正式離開 Joyce。

馬美儀
馬景華及郭志清女兒,九八年起接母親棒打理 Joyce,將 Joyce由年蝕二億一千萬、負債三億的困局,變為引退前的年純利有逾五千萬。○八年和家人一起淡出 Joyce管理層。一○年和友人成立 Shouke.com(熟客網)經營名牌網購,去年她投資近千萬開設古董店 Bernardini,活躍於社交界。

郭志怡
郭志清之妹,曾於 Joyce做買手,亦是前 Chanel亞太區形象總監。她主理的名人飯堂 SEVVA成為香港景點,其招牌蛋糕 Rainbow Connection,更曾惹來被其他連鎖餅店抄襲的疑雲。


撰文:黎俊鍵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