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徒呂品韜被抹黑諉過於人,教練呂碩開腔駁斥港協暨奧委會黑箱作業,「俾呢班人發展香港運動,冇希望」。(羅國輝攝)

壹週人物

冬奧滑冰四朝元老 呂碩:我要保護呂品韜

別誤會,呂碩和呂品韜沒有血緣關係,但他們情如父子,「因為訓練,佢見我仲多過見佢爸爸,我當佢係仔一樣」,香港短道速度滑冰教練呂碩說。
雙呂結緣,是十二年前的事,那時呂品韜還是一個八歲黃毛小子,滑冰潛質?未見到。「佢細細個跟住我練習,真係好得意!但佢唔特別叻㗎,成日跌。」跌倒了,又站起來,是呂品韜積極的性格,讓他一步一步攀到港隊位置。
呂品韜很單純,受訪時把不滿沒有隊醫隨隊的心底話說出來,換來港協暨奧委會的體壇「老鬼」冷嘲熱諷,呂碩聽到眼火爆。「點解要咁樣鬧我啲小朋友?我真係好嬲,好失望。」連日來呂碩跳出來為愛徒擋住抹黑言論,甚至不怕與港協暨奧委會對質,「鬧我,我唔怕,但我嘅小朋友我一定要保護!」

Ads by Google

這位敢言的教練來自中國吉林省,曾是省隊滑冰運動員,後來因腰傷退役。九七年他應邀來港發展滑冰運動,○二年擔任香港滑冰隊教練,那時他才廿六歲。那一年香港首次取得冬奧參賽資格,是難得宣傳滑冰的機會,呂碩身為唯一教練,當然搏命收徒弟。他在滑冰興趣班上露幾手,果然吸引不少人「入伍」,呂品韜是其中一人。
「嗰時佢得七、八歲之嘛!佢一試就好鍾意,然後同佢個朋友仔一齊跟我訓練。好記得有一次佢跌到盆骨附近一大笪瘀咗,又唔敢同媽咪講。後來佢媽咪發現咗就話我知,原來佢驚媽咪唔俾佢學。」
呂碩最討厭學生懶惰和遲到,更會責罵他們,其實是愛之深、責之切,「有一次呂品韜媽咪同佢講笑,話教練好惡㗎喎,會鬧人,點知呂品韜就話,教練好好人,係想學生好。我聽到之後,嘩……好感動,真係好感動,佢咁細個都明白,呢件事印象好深刻。」呂碩一個大男人,此刻笑得很甜。
他不諱言,最初看不到呂品韜的資質,但小伙子夠努力,不怕失敗亦不怕痛。呂品韜完成小學課程後隨父母移居加拿大溫哥華,放假回港繼續訓練,他的潛能亦是近幾年才爆發出來。
呂品韜向冬奧目標前進,但香港沒有正規訓練場地,唯有外求。四年前呂碩帶呂品韜到長春、哈爾濱等地訓練,他擔當教練不特止,還照顧愛徒起居飲食,「佢嚟訓練時就住喺我屋企,斷斷續續差唔多兩年。」
為了提高水平,呂品韜兩年前休學,到首爾南韓國家體育大學全職受訓。去年十一月,他完成世界盃意大利站及俄羅斯站比賽,自言「計分好叻」的呂碩已計得出呂品韜的成績可獲冬奧參賽資格,兩人相當興奮,「梗係開心啦!又攬又錫!(唔係吓嘛?)係呀,哈哈!不過我哋冇乜時間慶祝,當時仲喺莫斯科,本來諗住去到機場先買啲嘢開心吓,點知架車仲車錯我哋去錯機場,差啲趕唔切上機添呀!好難忘!」


呂品韜(中)首次參加冬奧,呂碩(右)比愛徒更興奮,可惜團長王敏超(左)對落敗的運動員大潑冷水,毫無體育精神。(法新社圖片) 

呂品韜( 221號)在男子短道速滑項目初賽一度領先,可惜同組有多名世界級強手,加上他受舊患影響,最終無緣晉級複賽。(新華社圖片) 

與港協周旋到底


「雙呂」情如父子,趁索契冬奧跑到奧運五環上拍照留念。(呂碩提供圖片) 

經歷四屆冬奧,擔任港隊總教練的他,每次都為出賽選手的福祉,與港協暨奧委會周旋到底,說到港協的官僚作風,他最清楚。出賽前愛徒被捧上天堂,輸了比賽就被踢落地獄,呂品韜被斥諉過於人,呂碩好難過。「香港嘅培訓資源咁少,我覺得呂品韜已經贏咗,佢絕對唔會搵藉口俾自己。王生(團長王敏超)返到嚟仲要咁樣講啲運動員,我真係好嬲!佢哋連對運動員起碼嘅尊重都冇!我覺得我嘅學生係好優秀。」
今次事件,對呂品韜的打擊不小,但他已收拾心情,本週二返回南韓繼續受訓。呂碩本月廿日將離港回到長春,下月初再會合呂品韜參加世錦賽。

Ads by Google

呂碩來港十七年,雖然「住在香港」,但家在長春。他○五年結婚,太太在長春開設音樂學校,兒子七歲,女兒三歲,但他與家人見面的時間很少,唯有每次回家都買一堆玩具補償。過去的週末,家人來港,呂碩除應付傳媒訪問外,其餘時間都陪家人遊山玩水。「而家香港有三個短道速滑教練,遲啲會再請,我就可以退落嚟,多啲時間陪吓屋企人。」當了教練爸爸多年,他的心願,原來還是要做個真正稱職的爸爸。

四屆冬奧香港代表團名單

 


撰文:袁慧妍
攝影:羅國輝
資料:鄭靜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