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往往把老人說成是個「問題」,長者漸漸變得自慚形穢,造成愈來愈多的世代隔膜。 

壹號專題

空巢無依 揭老人自殺潮內幕

社會的忽視,令缺乏關懷、受病患煎熬的長者,得不到足夠的支援,繼而萌生自我毀滅之念。
過去十年,本港有三千多名長者自殺身亡,即平均每天約有一名長者因此死去。每一名自殺死者的背後,更隱藏着二十人曾企圖自殺,老人自殺率也是其他年齡組別的一倍。

Ads by Google

子女離巢,失去個人價值,只剩空巢老人孤零零,隨着人口老化,長者自殺問題不斷惡化。是什麼令走到夕陽時分的長者,選擇自我了結?
醫生、學者及社工直斥政府及社會大眾只留意老人基本生理醫療照顧,而忽視更重要的心理和尊嚴需求。
本刊從多方面走訪了解,不同老人選擇自殺的原因,不論基層老人,或是中產退休人士,都有各自的晚年悲歌。他們的遭遇,或者能提醒我們如何避免重蹈這種老來悲涼的結局。

 


過去十年,本港有三千多名長者自殺身亡,平均每天約有一名長者輕生不治。圖為去年六月,一名姓鄧的八旬老伯,在荃灣住所吊頸自殺,仵工將其屍體送往殮房。(《蘋果日報》圖片) 

Ads by Google

這兩個星期,天氣嚴寒,白天也有一股肅殺之意,為人子女的阿玉最怕這種時節,瞥見公園有婆婆坐着,心頭不期然揪着痛,因為她的媽媽在七年前一個冬天的下午,在毫無先兆底下跳樓身亡。
「當時我和客人開會,阿爸打來話阿媽跳樓。我成個人呆咗,隔咗幾秒,第一句問阿爸嘅說話係『阿媽响邊度?』阿爸話响平台。我成個人崩潰,好大聲問︰『點解唔睇住佢?』電話筒另一端嘅阿爸比我更激動,反問我︰『點睇呀?』」

逃避生老病死


許婆婆骨痛難當時,須靠窗邊的「救命繩」借力,掙扎起身。 

阿玉趕回家,從露台望下去,媽媽的屍首已被綠色帳篷蓋住。一整個晚上,一家人擁着痛哭,「阿爸好悲涼咁話︰『個天對我好殘忍。』」
母親的喪事完結後,阿玉一直沒有走出陰霾,她咬着嘴唇,內疚地說:「每一日,我都回憶阿媽有幾痛苦。」母親受柏金遜病、糖尿病及抑鬱症折磨了十多年。每次她抱怨周身病痛,阿玉只懂叫她看醫生解決病痛,沒有着實關心母親的內心抑鬱,「佢半夜瞓唔着,睇電視,但我冇關心佢,當時點解要逃避?諗起好心痛。」
阿玉很愛父母,但因為不知如何面對生老病死,所以一直逃避,沒想到因此後悔一生。人生遺憾,莫過於子欲養而親不在。
政府統計處資料則顯示,目前本港六十五歲及以上長者有近一百萬人,不到十年會升至一百四十萬人,到二○四一年,每三人中便有一人是長者。在這個日趨高齡化,但只重生產力的香港社會,退休人士、長者被無形標籤為「沒有用的人」,他們的需要往往被次要考慮。
不少老人更因難抵病痛、孤獨煎熬,終日悲秋,結果患上抑鬱症,走上自殺絕路。

靠一條繩吊命


許婆婆十多年來,長期受骨關節痛及抑鬱症折磨,每天要吃十五種藥物。 

八十四歲的許婆婆獨居一個屋邨單位,窗框綁着一條繩,是她生命的唯一支撐。「有骨的地方都痛,臉呀、手腳,每日要靠這條繩借力才起到床。」她患有骨關節痛,要服類固醇鎮痛,最難受是沒有尊嚴地生活,有時痛到拿不到碗筷,要用手扒飯,有一次痛到行不到,在家中吃了三日粥,「有錢都冇飯食,慘過無錢。」
夜深人靜,濃濃的孤獨感逐漸把她吞噬,令她三度萌生死念,「想過跳樓、燒炭,但身體唔爭氣呢,行到壆位都跨唔到過去跳樓啦。炭咁重攞唔到太多,但買得少,死唔去仲衰,連死都冇本事,真係折墮。」她因長期患病看醫生,被轉介看精神科,服抗抑鬱藥,但情緒仍起伏不定。
跟很多空巢老人一樣,許婆婆早年喪夫,兩子一女因為口奔馳,早移民外國,各散東西,老死不相往來,另一子已六十多歲,卻甚少聯絡。她故作輕鬆地說︰「佢哋衰呀,大家唔理大家,算數囉。」話雖如此,客廳大櫃還是放滿子女的照片。
多次想死,卻從不告訴親人。「佢都唔聽啦,睬你都傻呀。」最好的伴,是幾隻在垃圾站拾回來的熊貓、狗公仔,在那公仔快掉下來的「眼睛」倒影,看到彼此的身影,「每次出門口,我都同狗狗打招呼。」

活着就是等死

「生命熱線」執行總監吳志崑表示,社交圈子萎縮,也是長者覺得生無可戀的原因。
八十三歲的李伯從沒結婚,他的世界同樣只剩下數日子。就只有一百八十呎大,一張單人床已佔了公屋單位一半,床前是一張摺枱,他坐在矮凳上,吃隔夜餸臘味鹹魚。比許婆婆好一點,他的伴是一台電視機,會發出聲音,播放劇集。
李伯的生活十分刻板,每天早上十時起床,到樓下快餐店吃早餐,買份報紙,坐在公園閱報,然後是買餸、煮飯、看電視,日復一日。對他來說,生命是無盡的空虛。
看着其他長者在公園推着鐵杆做舒展運動,李伯望了一眼,自慚形穢,別過頭去。他自嘲五癆七傷,四肢無力,推不動那幾支玩意。
落寞地坐在公園的長者一堆堆多不勝數,李伯可與他們互訴心聲,但他自卑心作祟,抗拒與人埋堆︰「無咩好傾,自己窮,唔同人家有錢、有賓妹服侍。」孤獨老人也有分等級,無人無物最感卑賤。
他顧影自憐,覺得被社會遺棄,「對面屋個師奶,獅咁大個鼻,成日大聲叫個仔唔好行近我門口。我知佢討厭我,討厭有個病貓响呢層。政府成日話守望相助,關心獨居老人。哼!天口咁凍,死都無人睇你呀。」


許婆婆視狗狗為知己,常向它訴心事。 

李伯曾在內地相睇,可惜遇着老千,被騙去所有積蓄,自此決定做寡佬,孤單地過活,也想過自殺。 

半夜痛到喊

入夜後更冷,李伯打了一個冷顫,拿起床上的棉大衣,吃力地穿上,並繫上頸巾。他指着一身衣服說︰「好多衫、棉被都係社工送俾我,慳得就慳。」
他翻開銀行存摺,指着每月三千多元的綜援金入賬記錄說︰「我已經好慳,買的都是十元八塊的魚肉、豆腐、雞蛋,分幾餐吃。」
李伯說,○九年,他發現有心臟病,經醫生證明下,獲發政府基本傷殘津貼約二千元,連約三千元綜援金,每月獲發約五千元,「買餸、覆診、搭車去醫院、用陪診服務,樣樣都係錢,每日得百零蚊,真係好難捱。」
主診醫生的簽署證明通常只有一年有限期,受助人須每年向主診醫生取證明書,才能繼續領取傷殘津貼。李伯表示曾因忘了續取醫生證明,不獲發傷殘津貼,令本已窮慳儉過的生活,百上加斤,「老人家記性差,唔記得攞證明就唔發津貼,會唔會不近人情呀?」
男性自尊心較重,更難接受年老病衰的現實。李伯患有哮喘、冠心病和腳痛,每一樣也令他受盡煎熬。他拉起上衣,展示胸前約四吋長的疤痕︰「之前做過心臟搭橋手術,但唔成功,有時半夜痛到喊,我曾經諗過跳樓,實在太辛苦。」
百病纏身,李伯再鬱悶,亦逃不出去,「早幾年我仲可以返鄉下,而家連行遠啲都唔得。」
李伯年輕時是海員,因遇過不少風浪,鍛鍊出堅強、樂觀的性格,沒想到晚年在無邊無際的苦海掙扎,且看不到曙光,「以前的問題,咬緊牙關過得到,而家我可以改變咩,只可以等死,我點樣活下去呀?」


香港人口高齡化,長者往往被視為社會負擔,部分人受不住被分隔開去,萌生自我毀滅之念。 

李伯依靠政府津貼過活,生活捉襟見肘,雪櫃長期存有冷飯殘羮。 

被退休的壓力

基層、受病痛困擾的長者無奈地接受「沒有用的人」的標籤,中產長者雖然不愁衣食,但亦因被視為沒有生產能力,一刀切「被退休」,用安逸的生活打發餘生,掩飾驟然失去的身份認同和不安全感。由於過去是專業人士,更不願向人承認孤獨,比起貧窮老人,內心可能更抑壓。
六十二歲的 Jackie退休前是警署警長,中學畢業的他因屢建奇功,破格在十二年內升兩級,之後做教官,桃李滿門,在警隊備受尊重,加上他理財有道,○六年退休時,所住的單位已供完,每月有二萬多元的長俸,照說,前半生活得豐盛,退休後可安享晚年,身體又壯健,人生可說無憾,但事實並非如此。
「打工時好恨退休,諗住可以同老婆遊山玩水,但到真的退休,發覺原來日子好難過。」首兩年,他跟太太乘郵輪遊歐洲,到日本浸溫泉,去印尼潛水,「去多幾次,發覺唔可以長期咁玩,一年可以去幾多次旅行?去一個月好未,始終要返香港,而且擔心坐食山崩。」
Jackie坦言,首兩年的生活很無聊,因終日無所事事,變得頹廢,「適逢世界盃,心諗發達啦,可以盡興睇波,點知搞到日夜顛倒,後來無心機睇波,索性睇錄影,養出一個肚腩。」


做了搭橋手術,留下四吋長疤痕,但心臟仍然經常痛。 

日復一日的孤苦生活,是空巢老人的寫照。 

休而不退

他去 city'super上八百元一堂的烹飪班,學煮龍蝦湯、焗芝士蛋糕充實生活,但失落感揮之不去,「有一日,在街上見到賊人搶銀包,才驚覺唔可以再嗌『警察,咪郁』,嗌咗三十幾年,好唔習慣,覺得冇咗身份,突然間好似乜都冇。」
他回警署找舊同袍到飯堂茶聚,因為沒有委任證,要舊同袍代勞開閘,那一個關卡,像是把他自社會分隔出來,「其實仲跑得郁(有工作能力),但到了五十五歲生日就要收工,好疑惑。以前返工,上司下屬樣樣都問我,退休後,電話好少響,有段時間好失落、迷惘,懷疑自己的價值。」
警員工作時間日夜顛倒,加上壓力大,像一條橡筋長期處於拉得繃緊的狀態,退休後一放鬆,積勞疾病如火山爆發不可收拾,不少警員退休不久就得中風等急病身亡。這種壓力如影隨形, Jackie每星期打三次羽毛球,每次打三小時,希望打破這個魔咒。
去年他加入業主立案法團,雖然做義工,有時還要掏荷包,但因為找回個人價值,眼神再次流露自信,「有人覺得你仲幫到手,可以貢獻社會,受到重視的感覺好好。」


發揮其調查強項,改善保安漏洞,貢獻社區之餘,也獲得滿足感。 

Jackie曾經不適應退休生活,大感失落,幸好在做義工的過程中,找回個人價值,延續豐盛人生。 

 


一到五十五歲就「被退休」,那種急剎車的感覺,好不難受。 

上月有住戶被爆竊, Jackie向戶主了解案情,拍攝疑匪在水渠留下的腳印,推測竊匪的犯案手法,之後建議在大廈外的明渠附近加裝鐵絲網,防止賊人爬渠入屋,改善保安漏洞,過足調查癮外,也學到新事物,他神采飛揚地說:「現在要處理交通投訴、維修問題,同政府部門交涉,好似接觸到另一個世界,有增值。」
香港精神科醫學院精神科醫生曾繁光指出,很多中產人士為工作耗盡心血,退休初期,會自覺失去個人價值和人生意義,出現情緒問題,甚至萌生死念。他說曾有一名五十九歲男教師在退休前一年,經常悶悶不樂,無故哭泣和失眠,經診斷後證實他患上抑鬱症,原因是他擔心年老無用,退休後不能見到學生,變成孤獨老人。
曾繁光說,有些中產長者有「唔慣俾人幫,唔敢搵人幫」的心態,十分危險,容易鑽牛角尖,「部分人睇唔起老人中心,就算有問題,寧願去中環睇心理醫生。」

如何老得快樂


曾繁光建議專業人士退休後追尋年輕時的夢想,開展第二職業。 

人生幾十年,其實各行各業的人,到老智慧才得以融會貫通,如能有機會繼續發揮自己的經驗所長,社會又加以重視,便是老而快樂的竅門。除此之外,精神科醫生曾繁光提醒,長者應保持身體、思想、社交活躍,得到親人關心,方能老得快樂,而且趁壯年開始規劃年老生活,包括養成運動習慣,如隔日進行一小時的游水、踩單車及跑步等中等強度運動,同時要有保持健康飲食,控制容易引發腦退化症的三高(高血壓、高血糖及高血脂)。
曾又指,知識水平較高的人,腦退化出現得較慢,因此,年輕時應多做思考或分析性活動,如多加閱讀,即使到老年也要活躍思考,否則會加速退化。
而香港大學秀圃老年研究中心總監林一星認為,政府應設立一個跨部門決策局,由一位政府高官擔任統籌角色,研究應付高齡化的政策,並且通過區議會,展開長者開心指數調查,提升其生活質素及增加歸屬感,發揮老人的社會經驗和智慧。「唔需要使好多錢,但起碼可以了解老人家想要咩。」

長者自殺前五大先兆

1.直接或間接告訴親人有想死的意慾,如「我唔想做人、死咗佢好過」
2.將銀行戶口的全部存款過戶給親人
3.告訴親人保險單放在哪裡
4.告訴親人更改了遺囑
5.表示已為自己安排身後事
資料來源:精神科醫生曾繁光


撰文:陳剛、蕭瑩盈
攝影:金文、王晴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