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講 岑美蘭

往事不如煙

岑美蘭,六十七歲。在中環德己立街和威靈頓街交界,擺煙仔檔,專賣香煙、煙絲、濾嘴、火機,為求補貼,兼賣香口膠、萬能膠、電芯、縮骨遮、相思梅等。
煙仔梗檔是前朝遺物,她祖母於一九二○年獲發牌照並開始經營,至今檔口在蘭桂坊腳下已足足擺了九十四年。
她見證煙價由幾毫子一包,賣到今日五十蚊包。
對於有傳政府將大加煙稅,日後一包煙可能要賣八十四蚊,她很無奈:
「對賣煙的人來說真係好難做,不過我自己其實唔食煙的。」

 

阿爺死得早,剩下我阿嫲要養大個仔,那個年代,港英政府好識體恤民情,專門向類似的孤寡家庭發恩恤牌照,包括煙仔牌和流動小販牌,用意是幫呢啲人一把,等佢哋自力更生,搵口飯食。
阿嫲就喺這個角落,開始了煙檔,賣煙仔、煙絲。我在中環出世,六、七歲就幫手睇檔。這兩條街,當年左邊全部是花檔,右邊是生果檔。上邊蘭桂坊好似石板街咁款,石仔路。榮華里成條街都係大牌檔,魚蛋粉和牛腩河好正,三毫子一碗。那時牛腩的用料好靚,依家食唔到。地球不停轉,成個世界唔同咗,所有事物變晒,得我呢個檔口冇變,因為我哋冇用,蠢呀,只係睇住人哋變。

Ads by Google

記:咁點先算叻?
岑:叻的話,就識得喺附近供番個鋪仔,依家發咗達囉。
那時候的煙仔牌子,最普遍的有羅賓漢、三砲台等。唯一一個由阿嫲年代賣到依家的牌子,係 Lucky牌。那時的煙紮實好多,現在的煙似玩具,好似風一樣,好淡。真正鍾意食煙的人,唔啱口味。以前個世界,唔一定有錢人先食到煙,沒錢的也可以逐支煙買,勞苦階層好多時也是靠一支煙,成為一日中最好享受。以前檔口長期點一支長壽香,俾客人點煙。

 

客:「唔該,菠蘿二百蚊盒裝(煙絲)。」
岑:「真正識欣賞 tobacco嘅人咪係佢哋囉。」
七三年阿嫲九十三歲退休,我就接手做。後期報紙檔和便利店也能賣煙,日頭生意難做,同時間蘭桂坊又愈來愈旺,我便決定做埋夜更。第一日開夜檔,是九二年大除夕。人人來倒數迎接九三年,半夜十二點幾有個後生仔,成塊面青晒,行過嚟坐喺我檔口。我問佢為何面色咁難睇,他說大件事,上面踩死人,他啱啱執番條命。話口未完,救護車一架架來到,原來死了廿幾人。
在這裡開檔,夏天三十八、四十度,日日曬住太陽,呢幾日則凍到不得了。我個仔成日叫我唔好做,與其唔做嘢喺屋企睇電視,我不如喺呢度睇街景。老公退休之後,日頭他負責睇檔,我就接力開通宵。好多客問我,如果政府真係加煙稅,賣到八十幾蚊包煙,我點算?難做就一定難做,但一日開得檔,我就唔想個成績表曳,總之做一日和尚,就敲一日鐘。

 

由你開講
一切好人好事,壞人壞事,先吐為快。
你敢坦白,我敢講。
電郵: mailto:voice@nextmedia.com


撰文:鄭美姿
攝影:黃叔榮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