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資本主義自由市場在背後支撐,傳媒在大政府強權之前,又怎不顯得軟弱無力? 

壹擋專政

軟弱無力的傳媒( 2014/2/20)

放諸五湖四海,言論自由的底線,是保障每個人都可以暢所欲言,不會被關進監倉。香港是個進步的社會,在棟樑心目中,言論自由的底線,被提升至每個時事評論員和記者都享有不被炒魷魚的收入保障。我也是靠一張嘴一支筆,賺點微薄報酬,實在沒有理由不支持這個經修正的言論自由新定義。

 

可是,再微薄的出鏡費稿費,也要有人埋單計數。雖然像黎老闆智英般支持自由民主,也不可能無止境地不斷資助言論自由。其他的傳媒老闆也是一樣,打開門口做生意,一定要考慮燈油火蠟租金強迫金。做記者和時事評論員,可以是理想,但傳媒最終是一盤生意,總要有人為現實打算。
「難道為了做生意就可以不顧傳媒道義和責任?傳媒天職是要捍衞公義,為弱勢發聲……」社會棟樑的世界觀,源於柏拉圖的二分世界,現實永遠不完美,完美永遠不現實。賺錢和理想,社會棟樑覺得有無可避免的衝突。
讀者觀眾的眼睛是雪亮的。如果不相信人有追求真相的慾望,做傳媒也沒有意思;換句話說,講真話有市場,愚弄人心的大話不能做持久的生意。
傳媒要講真話才有市場,但要賺錢就必須要靠廣告收入。傳媒和廣告商既是唇齒相依,當中亦不無矛盾衝突。廣告商希望影響傳媒,傳媒則要保持中立,對讀者有所交代。不過,廣告商又不止一家,傳媒也不會為了一棵樹放棄整個森林,這個遊戲規則,基本上大家心照。

Ads by Google

有人說,當下香港的傳媒有股低氣壓,似是山雨欲來之勢。毫無疑問,政府希望少一點雜音,少一分麻煩。但政府權力再大,傳媒作為社會第四權,本來功能是促進透明度,監察政府。現在究竟掉轉頭被政府施壓,倒置的關係,絕不尋常。
為何政府可以影響得到傳媒老闆和廣告商?香港生意人,的確是很害怕得失政府。有大陸生意利益的,固然不敢超越政治正確的底線,可是就算主要收入在香港的公司,也不會隨便得罪政府。說到底,每一盤生意背後都有各種監管和規限,官僚要是每個步驟都以最嚴格的要求來執行,哪怕是最大的財團也未必應付得了。
政府在生意人的頸上架了一張張無形的刀,賺錢就少不免要犧牲一點自我信念。一般買買賣賣的生意,不涉及政治,不對抗政府,不會有任何問題。可是做傳媒,總要談政治,最安全就是順從主流;當每家傳媒都跟着一個口徑,社會雖然有聲音,但聲音當中卻沒有內容。大陸傳媒這種空洞語言的情況最為嚴重,香港也正在向這個方向發展。
捍衞言論自由,口號容易叫,箇中意義卻經常被過分簡化。社會棟樑只希望捍衞他們喜歡的人,認同的話,卻不認同營商的也有言論自由。各種廣告被禁,他們不覺得有問題。生意人被滅聲,他們舉腳贊成。到最後,沒有資本主義自由市場在背後支撐,傳媒在大政府強權之前,又怎不顯得軟弱無力?

 

李兆富 公共事務顧問及時事評論員,自由市場智庫獅子山學會創會成員。
作者 Facebook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AppleSimon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