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顥曦( Herman)。 31歲。十八座狗仔粉店主 

年輕有夢

給我一個讚 十八座狗仔粉 地址:佐敦寧波街 27號 C地下

八十年代。一個午後。
下午校上課的鐘聲響起,耀目的陽光灑落在石梨貝屋邨二三座之間。
鄰家小孩在喧鬧追逐,餓了,一起走到士多旁邊的小食店。
「王太,一碗碗仔翅!」「狗仔粉吖。」
有位小朋友叫聲最響,他叫張顥曦。
誰也想不到,日後在人生的谷底中,助他重新站起來的,竟是一碗狗仔粉。

Ads by Google

我自小像個人球,居無定所。
爸媽在香港仔開設髮廊,工作忙碌。出生後,一星期有兩三天住在父母柴灣的家,其他日子就住在石梨貝姨媽的家。和表哥、表姊一起長大,在屋邨玩。
回想起來,童年快樂的時間不多。
小學五年班,爸爸欠下一大筆賭債,髮廊沒有了。爸媽離婚。
接下來一兩年,我搬去蘇屋邨跟爸爸居住。爸爸一天做兩份工作,日間做髮型師,夜晚兼職,午夜才回家。
回來就煮消夜。
所以要見爸爸,不是在髮廊,就是在廚房。
我們祖籍江蘇高郵。爸爸擅長做松子黃魚、獅子頭、無錫骨等,做得比在餐廳更好吃。
潛移默化,我亦愛煮菜。人仔細細,走進廚房,不依章法。家中有家鄉帶來的醉蟹仔,就拿來炸,也不怕滾油。椒鹽雞翼、咕嚕肉,吃過甚麼就回家實驗。

中學進入反叛期。晚晚不回家。爸爸管不了,讓我寄住在不同親戚的家。我亦懶理,放學就跟朋友唱 K、去 disco。讀不成書,中三後,去髮型屋做學徒。
嫌悶就辭工。之後學吉他,去印刷公司做排版,自修中五課程。會考合格,又跑去公開大學讀設計。讀到一半,有科「肥佬」了,心想,我不想做打工仔,要學位無用,又放棄了。
二十五歲,自恃懂得設計,決定開公司。幫客戶印單張、小冊子、場地佈置,由設計到印刷一條龍服務。雖然是 one man band,做了三年,生意不錯。每單生意由數千至十萬八萬不等,傑青都是我客仔。
看似順境, 2011年卻一下子跌進谷底。

那年遇上車禍。斷了韌帶,心情低落。客戶要求多多,女朋友又跑掉。可能童年沒有一個家,特別渴望成家。誰知認真就輸了,還輸得很痛。


馳名狗仔粉$19/細、$26./大 

店子生意好,常有人龍出現。 

Herman童年在石梨貝屋邨長大。

Herman曾學設計,餐牌出自他的手筆。 

辣菜脯夠香夠辣,日炒 30斤。 

 


狗仔粉用上湯煮 45分鐘,美味秘密是中間下了自家炸的豬油渣。 

不願外出,不願工作,不願見人。設計的客戶都流失了。三百多個日子,終日窩在家中,唯一提起興趣的就是煮東煮西。
有天心血來潮,突然想起在石梨貝吃過的狗仔粉。就買齊材料,回家搓粉仔、熬上湯,味道竟也不錯。後來朋友怕我悶,來我家,我以這道粉仔宴客,個個讚好。有人讚我就開心,心情日漸康復,但銀行戶口只剩下數百元。
這時老朋友匡仔剛巧失業,兩個失意人碰在一起。他提議,何不開店?這時又想起了那碗狗仔粉。二人膽粗粗向銀行及親友借貸,去年五月,在佐敦租了個地方賣狗仔粉。

Ads by Google

小店百多呎。四五張摺枱。賣狗仔粉和碗仔翅,另有魚蛋、燒賣等小吃。
雖是平民小食,卻是我的心血結晶。試過不同的麵粉,現時的比例最好,煙韌不易斷。上湯用豬骨、冬菇、蝦米煲成。蝦米我都揀過,太大唔香,太細多砂石。
吃狗仔粉不能沒有辣菜脯,我親自炒。先用蒜頭爆香菜脯,再用四種辣椒粉炒勻,香辣好吃得竟有客人順手牽羊。
碗仔翅亦不馬虎。我想重現小時候吃過的鴨肉碗仔翅。最初想找鮮鴨殼來熬湯,結果因為禽流感,沒有供應商肯供貨。其後找燒鴨代替。每鍋用四隻燒鴨熬六小時至骨頭都化了,味道比用鮮鴨更香濃。
開店半年多,生意算是上了軌道。晚上七點開始,都有人龍。回想最初三個月,真是暗無天日。煲湯、搓粉仔、炒辣菜脯、看店、招呼客人、清潔,一腳踢。我和拍檔每日最多睡四小時。換了以前?早就放棄了。能咬緊牙關熬下去,是因為我希望有人讚。
以前父母不在身邊,其他親人為了管教,作風嚴厲,做甚麼都甚少人讚賞。現在人們吃過都讚好,那種滿足感無法言喻。原來讚賞,是會令人奮發向上的。
所以我希望把它做好,讓更多人讚賞,亦把我童年少有的快樂時光發揚光大。

 

 


招牌火鴨翅$19/細、$26/大 

香辣魚蛋$10 

翅滾火鴨髀$22/上髀、$30/下髀(歡迎預訂) 

24小時營業,深宵時分不少明星來光顧。 

 

十八座狗仔粉
地址:佐敦寧波街 27號 C地下
電話: 9360 6644
營業時間: 24小時無休


撰文:關廣恩
攝影:鄧廣基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