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腳小腿一個蚊爛傷口沾上污糟水,就令王婆婆「食肉菌」纏腳,經歷多次削肉除菌的清創手術,婆婆坦言是次可謂「人生最痛」,但多得醫護人員幫助,幸保命仔、免於截肢,實在萬幸。 

頭號健康

決勝時刻 搏鬥食肉菌

踏入春天,隨着氣溫和濕度回升,正是細菌活躍好時機,食刺身、處理海鮮刺傷,又或小至一個蚊爛傷口,都有機會惹上恐怖食肉菌,若然延誤診治,一日內隨時喪命!
找來一位曾感染食肉菌、死裡逃生的婆婆,親述慘被「食」去小腿一大忽肉的經歷;並由瑪麗醫院一班醫護人員,講解與時間競賽、搏鬥食肉菌的過程。

Ads by Google

八十四歲「精叻老人」王婆婆,平日鍾意四圍去,說話中氣十足,一手將褲腳揭起,展示右腳小腿「少了一大忽肉」!「上年五月初惹了食肉菌,搞到差點要鋸腳!後來做義工時同其他老人家分享,想他們增添常識,點知俾人話我因為食得豬肉多出事,唉,完全無常識,講都嘥氣,明明係因為細菌感染!」

蚊爛傷口入惡菌


濕滑的海鮮檔是創傷弧菌溫床,事發當日,王婆婆路經一家海鮮酒家,疑因門前海鮮檔污水濺上小腿傷口,引致壞死性筋膜炎。以後去街市,都要提高警覺。 

浸會醫院駐院骨科顧問醫生何湛安指出,「食肉菌」這叫法只是坊間俗稱,沒有一種細菌叫食肉菌,菌本身亦不食肉,正名應為「壞死性筋膜炎」。「多由化膿鏈球菌、創傷弧菌等細菌引致,它們討厭氧氣,喜歡躲在皮膚與肌肉之間的筋膜生存,從而產生毒素,短時間內破壞筋膜,令皮膚、肌肉等軟組織壞死。病情可以進展得好快,有研究指出,如果在廿四小時內及早處理,死亡風險會低好多。」

Ads by Google

事發當日,王婆婆身處石硤尾元州街一間海鮮酒家附近,忽然橫風橫雨,淋濕婆婆的衣裙,「前幾日俾蚊咬,小腿有個蚊爛傷口,條濕裙黐落去無幾耐,傷口位就開始痛。可能加上酒家門口海鮮檔的水有菌,濺到腳上,行多幾個鋪位直情痛到入骨,唯有立即搭的士返屋企。」
回家後,連忙搽勻屋企三種止痛藥膏,不過全都無用,就去了附近的私家診所,「醫生話我惹到好惡的細菌,開了四日藥,叫我食完一定要去覆診。點知,食了兩次藥都無法止痛,仲等四日?所以當晚我已經叫個仔陪我入瑪嘉烈醫院睇急症。」

割肉保命仔


刨皮的儀器外形如鬚刨,何湛安醫生話,一般會在大腿、背脊借皮,儀器可調校深淺度,刨至真皮層的一半就要收手,讓餘下的部分自然生長。 

幸好當日人不多,王婆婆在急症室輪候一會已好快見到醫生,經檢查後,見醫護人員神色凝重,「有五、六個姑娘圍住我,檢查心臟、血壓,又吊鹽水,個勢好似準備要開刀,無幾耐,醫生同我講,『你應該要鋸腳,否則未必救到你。』我一口拒絕,因為鋸了一隻腳,我以後點生活呢?反正我年紀大,你救到就救,救不到就算,總之不要切走我隻腳。」
結果,醫生唯有退而求其次,為王婆婆做「清創手術」:將右腳受細菌感染的皮膚及軟組織全刮去。手術期間要全身麻醉,婆婆全程不知發生什麼事,只記得經多次手術,並注射抗生素,腳上的細菌先至清除乾淨。
王婆婆是一個「幸運例子」,何湛安醫生解釋,「清創手術通常不只做一次,有些不幸的例子,是病人當初不願意截肢,但經多次大範圍清創手術,第二日再觀察,細菌依然清不走之餘,同時同你鬥快,受影響的範圍不斷向上延伸。若一開始決定截肢,只須截去小腿已可解決,遲了一日先決定,可能連大腿位置都要截去,愈截愈高,病人接連做多次手術,一來會覺得好辛苦,甚至有可能保不住性命。」

植皮補爛肉


清創手術後王婆婆仲要經歷「第二痛」,就是在左腳大腿刨一層皮,移植至右腳小腿的缺損位置。左腿皮膚雖在三至四星期內自然生長,但留下大片疤痕。 

每次清創手術後,麻醉藥散去,王婆婆都痛楚萬分,「手術後姑娘同我洗傷口,要打嗎啡針半小時之後先洗,但都係好痛,一路洗一路嗌救命,叫到成間醫院都聽到。我偷偷望過個傷口,好肉酸,少了好多肉,仲見到骨。」
過了廿幾日,需要做植皮手術,「當時醫生幫我在左腳大腿切層皮,大概七吋乘七吋,移植去右腳的傷口,於是兩隻腳都有傷,要坐輪椅,四十幾日先可以落床出院。右腳傷口不時會痛,左腳因要生番層皮,成日都好痕,兩樣加埋都幾難受。不過,醫生話我好好彩,讚我及早入醫院,先救得番。」

「食肉」檔案

「食肉菌」泛指一種由不同細菌引起的疾病,正名為「壞死性筋膜炎」,指覆蓋肌肉表面的一層軟組織及筋膜受細菌感染,急速壞死,嚴重可致命。公立醫院每年約有一百宗個案,患者多為四十至七十歲男士,死亡率達三成。

話你知

生食甲殼類海產會惹「食肉菌」,因為創傷弧菌可經由腸胃入血,再藉循環系統走到手、腳的筋膜繁殖和製造毒素,有腸胃問題及肝硬化患者少食為妙。

 

一個患上壞死性筋膜炎的病人送入院,就如埋下一個計時炸彈,醫護人員須在短時間內合作搶救,過程緊張,因為病菌會製造大量毒素,病人的情況可能每小時不斷惡化,廿四小時內有機會死亡。

與病菌鬥快

醫生與時間競賽,同時須解決好多問題,做重要的判斷。最明確肯定病人患壞死性筋膜炎的方法是在病人傷口抽取組織,進行種菌,不過香港大學微生物學臨床助理教授謝勰文表示,「種菌報告要等一至兩日,如果等報告出先做手術,已經太遲。所以種菌之前,要先在傷口進行穿刺抽取組織液體,用顯微鏡觀察,通常半小時內已可初步識別出病菌種類,用邊類抗生素。」
瑪麗醫院矯形及創傷外科駐院醫生陳秉強亦同意,「這是一個嚴重、緊急的疾病,做手術的時間好影響病人的存活率。所以一經臨床檢查後如有懷疑,就會儘快安排手術。切開傷口的皮膚組織,檢查內部受破壞的情況及範圍,已大抵能斷症。
「香港大學骨科曾做過研究,發現病人入院時的影響範圍,如果已去到上肢或接近身體的位置,須截肢的機會較高。截肢手術須先切開皮膚和肌肉,再用鋸骨儀器進行切割。」同為瑪麗骨科的游正軒醫生補充,「如果病人已有不少內科病,例如糖尿病、腎病等,未必可承受多次手術,或者感染範圍已好大,影響至肌肉層,則較大機會須截肢,因為截肢是最快將細菌及感染組織清除的方法。」


病人多拒絕截肢,但這一決定,可謂影響生死存亡。陳秉強醫生(左)和游正軒醫生(右)指出,截肢過程先要切開皮肉,再鋸骨。附圖為示範以切割儀器鋸骨。 

醫生一開始會圈起病人受感染的紅腫範圍,密切監察,如果病人惹食肉菌,紅腫範圍會在一至數小時內急速擴大。 

入侵器官則身亡

進行清創或截肢手術,雖然令病人四肢失去某些部分,但最不幸是皮肉切無可切,上肢感染一旦過了膊頭,或下肢感染過了麒麟骹,進入身體、破壞器官,則救無可救,上月初就有一例。瑪麗醫院成人深切治療部( ICU)副顧問醫生鄧佳欣記憶猶新,「一個中年男病人,有隱性糖尿病,因右手手踭痛入院,臨床診斷證實為壞死性筋膜炎。因為血壓偏低,好快已送入來 ICU,骨科醫生亦好快為他安排手術,𠝹開傷口睇,已發覺好嚴重,沿手踭愈𠝹愈高,發覺壞死部分已擴散至右胸,再由右胸延伸至左胸。
「醫生其實已為他𠝹開所有皮膚底層,做了好徹底的清創手術,但都控制不到感染情況,後來甚至出現多重器官衰竭,即使在 ICU有各種儀器維持器官功能,情況依然不斷惡化,他無法再進行第二次手術,因為一離開 ICU就會心臟停頓,結果,慢慢病逝。」


駐守深切治療部,鄧佳欣醫生見過不少情況嚴重的食肉菌病人,血壓偏低、發高燒,並且肝、腎、肺等功能逐漸衰竭,要靠洗血機、呼吸機等儀器維持生命。 

嚴防惡菌入侵 

話你知

蜂窩組織炎引起的皮膚發炎與壞死性筋膜炎的早期病徵相似,容易混淆,但前者細菌感染的情況只停留在皮膚層,亦不會每小時惡化,危險性較低。


撰文:吳穎湘
攝影:陳健邦、徐柏然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