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飛• 20歲•湖南人•書湘門第大廚 

年輕有夢

窮孩子早當家 書湘門第 地址:西環皇后大道西 420-424號冠華大廈地下 B號鋪 電話: 2803 7177

還記得廿歲的你在做甚麼嗎?
廿歲的黃飛,離開家鄉湖南來港六年,在西環的一間湘菜館當大廚。
家住天水圍公屋,正是人稱「悲情城市」中的新移民。
「在內地,有田有地靠父母隨隨便便就能過活了,來到香港,得靠自己努力才行。」
年輕的他,說來有一股和他年齡不相襯的老成。

 

湘菜館叫書湘門第,開業一年,入選本年度《米芝蓮指南》的車胎人美食推介。餐廳靈魂人物,正是黃飛,操着半鹹淡廣東話接受訪問。「這個黃貢椒帶酸辣,青色的湖南椒適合拿來做小炒,這個小米椒則最辣!」
黃飛是湖南永州道縣人,父母二三十年前已來港打拼,他由鄉下的外公外婆照顧。「那時姨姨在鄉下開湘菜館,我從小無辣不歡。還有煙燻的臘魚、野豬、野雞等,我是吃家常菜長大的。」家鄉的口味,種下了他今天當廚師的根。
十五歲那年,外公外婆年邁,無力照顧他,叫他來港跟父母生活。爸爸當電工,媽媽在家中照顧年幼的一弟三妹,沒多時間照顧他。


拋鑊炒菜,火一下搶起來,這小伙子也應付自如。 

裝潢雅致,也是不少港大學生的聚腳點。 

 


班主任對他影響很深,畢業時寫給他的卡和信,他珍而重之。 

他早知道要靠自己,但從鄉下來到大城市,黃飛也有每個新移民都會遇上的問題:言語文化不通。外出買東西,常躲在弟妹身後不發一語。讀書更是難上加難。「學校上課用廣東話,聽得很辛苦,英語更困難。」
他邊應付學業,邊在便利店做兼職幫補家計,年輕的同事嫌他是新移民,冷眼與嘲諷,從沒停止過。
畢業前一年,經媽媽介紹,在九龍城的湖南少奶當兼職學徒,從切菜洗東西學起。才發現,當廚師辛苦得很。不止油煙大,炒辣椒時的強烈氣味,嗆得他連打噴嚏。每天下班弄得一陣汗臭,乘車時都覺得不好意思。他不過是個年輕人,當然想過放棄,「很多學徒很快受不住就走了,但我想起了中學老師給我的一句贈言:『既然選擇了這個行業,就要堅持下去,努力學一門技能。』」結果他又沉着氣做下去,中五畢業,本可選擇升學,但卻決定轉做長工。「繼續唸書對家庭負擔很重,弟妹還小,最年輕的只有十歲,作為大哥,要以身作則,幫爸爸扛起家庭。」其實他扛着沉重責任,知道要學有所成,必得把握每一機會。他甚麼也做,聽教聽話,慢慢大廚讓他學炒菜給員工吃,又教他分辨不同種類的辣椒、香料,他抓着機會學,打下了紮實的基本功。旺場時間在廚房,有空又走出樓面幫忙,熟客對這外省小子,有了好印象。

 

其中一位熟客,就是現時書湘門第老闆,賞識他勤力,煮菜又好,邀請他過檔。最初店子走湘粵菜路線,湘菜非主流,誰知開業不久,湘菜大受歡迎,便主力做湘菜,從入貨、菜式、廚房都交給黃飛打理。「一開始壓力很大,怕做得不好。」他走馬上任,戰戰兢兢,又要管廚務,又要管人。其他廚師見他年紀輕輕,都不服。他知道硬碰沒有好結果,決定以勤服眾。他沒自視為大,甚麼也做。知道自己廚藝未精,每隔兩個月便回長沙周圍學藝,再回港研究新菜式。同事見他年紀少少那麼努力,慢慢建立了信心。「要做得成一件事,就得付出。我很羨慕同齡的人,大時大節能出外玩。可是幹我這行,幹我這個位,不可以。」
窮家孩子早當家,就不能再戀棧孩子氣,才廿歲的黃飛,早已告別年少時代,踏上成人世界的不歸路。也把箇中的甜酸苦辣,化成一道道菜式,讓客人品嘗當中複雜的味道。


鴛鴦魚頭王$129:招牌菜,大魚魚頭蒸得滑溜,鋪滿了紅剁椒和小米椒,湖南人會用剩下的辣油來拌麵吃,辣得盡興。 

臘肉萵筍$108,臘肉以煙燻過,鹹香濃烈,萵筍則鮮嫩清甜,味道很配合。 

餐廳用的十一種辣椒,大部分在香港買不到,都從湖南入貨。

 

書湘門第
地址:西環皇后大道西 420-424號冠華大廈地下 B號鋪
電話: 2803 7177
營業時間: 11am-11pm


撰文:廖健邦
攝影:李日進

Ads by Googl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vb4life 的頭像
tvb4life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